第2章 回憶

作者:Šautene
更新时间:2018-05-10 09:36
点击:63
章节字数:24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星期五晚宣告一周工作的結束,貝林帶領的魔女特勤隊尤其重視

大家在這天抱怨工作,談談生活雜事,好不歡樂。

貝林也在其中,當然她只是默默的拒絕同桌聊天的邀約,獨自坐在吧台前喝酒。

不過今天不一樣,有位隊員結婚了,還是跟自己的另外一名隊員,看在如此大的好事份上,貝林跟其他人同桌了既然是慶祝婚事,話題也不會離人間情事多遠。看著自己辛苦培養出來,在任務中英勇瀟灑的隊員一個接著一個被問的臉頰泛紅,才突然想起她們也是群正值二八年華少女的事實。仔細想想,自己也二十四歲了,雖然做過了恢復魔力的療程,但還是有種後浪推前浪的感慨。

俄而,有句話把貝林喚回現實

「隊長有心上人嗎?」被好奇的隊員們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貝林海藍的眼珠子疑惑的眨了下

「說沒有…也不是,應該是吧?」她轉著手中的酒杯「感興趣?」貝林反問

貝林對這種事毫無興趣,冷漠的眼掃視後輩們

隊員們一致地點點頭,張大眼睛,像準備聽故事的小孩子。

「好,我說」貝林放下酒杯,托住下巴「但你們可別嫌無聊」她清清嗓子


(以下省略上一章故事)

剛到索穆斯時,心底有些空虛,貝林每天都會上酒館,物換星移,也交到了不少朋友。直到索穆斯中隊第一次立下大戰功,各地報紙到處散播消息,介紹這支新興部隊。幾個星期後,貝林收到了魯德爾寄來的信。

內容大概就是一般的問候,沒有多餘的情話,說不定對方早就忘記在奧斯特馬克曾說過的話。

說不高興是假的,貝林在索穆斯的日日夜夜無一不想起自己給魯德爾留下的疤,但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於是將其歸類為愧疚。

可是在收到信的那一刻,貝林相信自己的脖子像著火似的燒燙,自己對魯德爾的情感,真的只有傷害她的愧疚嗎。

那幾天貝林沒上酒館,一訓練完便獨自待在角落抽菸,表情仍然冰冷無情,卻多了點憂愁。

艾霍寧曾試著旁敲側擊,想問出點什麼,開口前也被貝林以小孩子別吸菸為藉口強行趕走了。

穴拭看在眼裡可怒了,老菸槍對扶桑軍隊來說可是傷害天皇資產的象徵,既然是軍人就該照顧好身體。而且貝林出擊時心不在焉,子彈消耗和飛行腳損壞率更倍增。

穴拭其實在心底是認為貝林比自己技高一籌,不管是經驗或是超群的戰鬥天份,是隊中可貴的王牌,現在這樣頹廢豈不浪費,那高高在上的眼神根本是看不起我。

她氣沖沖地推開遭貝林打發走正心靈受創的艾霍寧,打掉貝林手中的菸,朝她大罵

「你這死香菸,這樣浪費生命跟部隊成立時成天找死有什麼差別?!

你幫我擋子彈,告訴我怎麼和同袍相處,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這是軍人該有的樣子嗎?這要怎麼說服我團隊比孤身一人更強大」穴拭氣得跺腳,她拿起旁邊的工兵鏟,朝貝林腦門重重敲下去,貝林沒閃開

「貝林少尉!」艾霍寧急忙趕上前,貝林默默的擦拭掉從髮絲滲出的血

「信你為老師是我做過最愚蠢的選擇」穴拭扔掉工兵鏟,憤怒的走回停機棚

「少尉,要趕快去包紮」艾霍寧小心翼翼地扶起貝林

「謝謝了,我自己處理就行,這事就別說出去了」貝林擺擺手,獨自一拐一拐的走回房間。貝林根本沒想到穴拭反應會如此之大,但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種的因,得負責才行。跟在奧斯特馬克時不一樣了,自己不能再這麼擅自行動。

和平短暫,和新型異形的戰鬥陷入膠著,聯隊指揮層日夜不停地收集情報、策劃攻擊,最後結合斯圖卡中隊,不惜將戰地夷平,也要消滅敵軍。

在魯德爾用輕佻的語氣挑釁自己和同伴時,貝林知道這是試探,不過在穴拭出面替自己說話時,魯德爾諷刺的語氣又有一絲真實,在自己耳邊留下「少尉,原諒我」後隨即離去

少尉?這個稱呼讓貝林心中有些小反彈,說不上是什麼原因,貝林皺起眉頭,把手插進口袋。

她真的都不記得了,貝林心中呶呶說著,默默把腦子裡「喜歡魯德爾」這個假設劃掉

接著幾天,貝林對魯德爾依舊和以前一樣稱呼軍銜,不過魯德爾似乎想突破她們之間的薄紗。一張阻隔真心、阻隔夢的薄紗。

她想盡辦法與自己相處久一點。共賞星月極光,給貝林看在任務中使用的新武器,任務前夕在陽台喝牛奶

但貝林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做。訓練狂魯德爾抽出休息時間接近自己,很詭異

貝林摸摸脖子,把認為無解的感情難題暫時放下

「不列顛尼亞一號,on the runway」

這是戰場,她告訴自己,不能帶兒女私情



「接下來、接下來呢?!」眼前的小女警像是恨不得把眼皮撐破似的緊盯著貝林

「接下來就如你們聽過的,異形軍順利擊破,皆大歡喜」貝林打個哈欠「沒什麼特別的」

「不是問異形軍,是跟那個魯德爾的事」另一名女警激動的拍桌「結果呢?」

「最後嗎,執行完任務就趕往下一個戰場了」貝林一口飲盡剩下的啤酒

「欸,就這樣?前面那麼精彩的說」

「都說不要嫌無聊了」貝林站起身,和店員招招手「時間差不多了,你們也回家吧」

「是~」隊員有氣無力的回答


斯圖卡中隊離開的前一個晚上,魯德爾和自己獨處了一夜,這是為什麼貝林知道他們在凌晨偷偷離去。

那天晚上聚會時喝了不少酒,魯德爾好像醉得不輕。艾黛海特以斯圖卡隊員不醉不歸為由,把送魯德爾回寢室的工作交給貝林。

在穴拭想陪同自己時,卻被艾黛海特灌一瓶烈酒,昏倒在酒吧的木地板上。

貝林踢開房門,將魯德爾放在床鋪上,房間一樣整齊的見鬼。

「伊麗莎白…謝謝」魯德爾悶悶的說「麻煩你了」

「那麼請先不要亂動,我幫你整理一下」貝林坐在床的邊緣,輕輕地梳著魯德爾的頭髮。以前可不曾靠魯德爾那麼近,魯德爾身上掩蓋不了的淡淡牛奶香散佈在貝林周圍,心控制不住地小鹿亂撞

「唔」魯德爾身體向外側傾,甩掉貝林的手。

「大尉,別干擾我執行任…」說到一半,貝林感到一陣酒氣衝過來,嘴唇被控制住。

魯德爾敲開她的牙齒,往深處探索。彼此呼吸越加短促,貝林用力將突襲的侵略者推開。

「魯…魯德爾」好臭,到底喝了多少。

不行不行,先去熱牛奶給她好了,貝林走出房間



結果回到房間時魯德爾早就睡了,抵擋不住睡意,自己也趴在床邊睡著了,現在回想那肯定是個很美的畫面

隔天凌晨被魯德爾的鬧鐘吵醒時,才知道魯德爾要隨中隊離開了。

當下的不捨及怒氣全做為激烈的深吻報復在這個酒後亂性的德國人身上。

那位討厭的德國人非但沒反抗,還放下手中的皮箱,緊緊的抱住自己,慢慢的啃咬貝林的唇瓣。

多希望那一刻成為永恆,對方眼裡只有自己,貝林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心。

彼此曾在戰場相依靠,她在自己的護衛下執行任務,任務結束後卻從未並肩回到宿舍

能在分開前擁抱,好開心


伴隨著回憶,轉眼間到了家門口。貝林摸索兜裡的鑰匙,轉開厚重的大門

可惜沒有華麗美好的結局。

果然,這只是個平凡無奇的戰爭故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