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FIVE:未曾注意到的开始

作者:せら
更新时间:2018-05-24 23:51
点击:282
章节字数:52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FIVE:未曾注意到的开始



***

看见了似曾相似的光景。


一年前,满是硝烟与死亡气息的那个地狱。


以及在那个地狱中不断挣扎的娇小身影。


她是为了什么,间宫明理是为了什么,才从那个地狱中存活下来,一直挣扎至今的呢。


自己一直思考着的,对那孩子来说大概是十分简单的事情。


因为那时候,名为‘间宫明理’的那个孩子在那份地狱中用比谁都要强烈的心愿与声音叫喊过——


“想要……活下去!”



***

咻咻咻——!


从少女伸出手的袖间飞出了某些东西。


借由从绿叶缝隙间洒落的光影,明理可以稍微看清一点——周围的树干、树脂、甚至是轻薄的树叶都被缠绕上了某种像是蜘蛛丝的极细绳线。


(TNK绳索,是一般的防弹制服里都会含有的极细纤维。作为武器来说虽然不入流,但只要像这样使用,无论是制成防御网还是利刃都太方便了。)


脑海不禁浮现出那次和少女之间,连交战都算不上的战斗记忆。


对,那个时候,自己对于这样的困境根本无计可施。


围绕在自己身边的绳线包围圈开始渐渐缩小。


明理保持握紧双手的状态,大气都不敢出。


要抓住……绳线所收紧的那一瞬间。


自己和当初的间宫明理,已经不一样了。


——嚓——!


少女维持伸出状态的手,那白皙的五指柔夷微微收拢。



“———!”


像是捕食幼小飞蛾般的蛛网猛然收紧,同时,将双手呈爪状姿势的明理也朝从四面八方袭来的TNK剩线猛地伸出手。


啪嗒!啪嗒!啪嗒!


随着一连串明显的细线崩断声,原本围绕明理作为‘捕食对象’的‘蛛网’瞬息溃散。


细绳分解成原本的纤维飘落在少女脚下。



“我,不改变是不行的……”


踩着绷断的细绳纤维,明理注视着自己破开口子的双手指腹。


虽然是利用鸢穿的速度在绳线完全收束之前靠指甲将其切断,但也没能完全切断。


其实动作如果再慢上一点的话,断的应该就是自己的手指了。


对那样令人不禁生寒的后果发出苦笑,明理自语了起来。


“我对一年前的记忆、在那之后和你的约定、以及自己一路走来的现在,全都不曾忘记。”


嗯,因为最初确实是那样过于难以忍受的情况。


孤身一人的无助、失去依靠的痛苦、看不到未来的悲伤。


那被负面情绪所填满的每一天,压得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而在那样的时光中,明理也从未放弃过生命、放弃过希望。


一再地抹去伤痕,擦干泪水继续前行。


无数次重复这样的事,明理并不了解那样是否有意义。


她并未想过要赢,只是不想输罢了……


“不想输、不要输、不会输。”


“我怎么可以……输给你呢!”


伴随明理高亢的叫喊,少女脚尖轻点地面,飞身跳起,然后从随风翩飞的黑色水手服裙摆中丢出了某个东西。


砰——!


接着在明理面前,那东西炸开了。


突如其来的白光,将视线渲染成一片雪白。


(遭了,闪光手榴弹。)


白芒消失后的原地,失去了少女的踪迹。


闪光手榴弹——由铝、钛和镁的合金粉末瞬间燃烧从而释放出直视的话足以灼伤视网膜的强烈闪光。常被武侦组合里担任前锋位置的强袭武侦作为视线遮蔽手段而使用。


明明就读东池袋高中时自己也是隶属强袭科的才对,居然会被她用这种方法摆了一道。


心里翻滚起的不甘使明理不禁咬紧下唇,同时戒备起四周来。


(没有逃,她一定还在这附近。)


既没有听到退走的脚步声,也想不出少女逃走的理由。而且即使身形、气息、甚至是存在感都被消除,但从自己皮肤传来的这股冰冷战栗之感、让自己的神经近乎本能地紧绷着的这份危机感,绝不是假的。


午后的林间十分寂静,偶尔只有蝉鸣声或鸟叫声响起。微風穿堂而过,树叶沙沙作响。


在这份让人毛骨悚然的死寂中,明理挺直身体,调整着呼吸。那双清澈的眼瞳中流转着的光芒,明亮而又专注。


寂静的环境伴随流水般逝去的时间毫无变化,明理从刚才开始就从未松开过的双手,也依旧放在身体的两侧。


滴答、滴答、滴答……


恍——


斑驳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撒下细碎的光影,明理的双眼也随着那落与眼前的亮光而微微眨动时——


唰——!


有了动作。


仿佛终于等到猎物放松戒备的毒蛇般,不知从何处出现,又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明理身后的少女。脱去左手所戴着的白色印花手套,白皙的食指轻轻伸出,刺破那件纯白连衣裙的背部,让那份黑浊,渗入心房的位置……


明理的身子随之一僵。


结束了。


少女是这样想的。


然而……


唰——!


伴随划破空气的旋风声,明理回身的飞踢强而有力地狠狠踢在少女的右肩上,伴随那‘得手了!’的得意表情将其踢飞,撞上一旁的杉木。


“防着这一手呢。”


压下翩飞的衣裙下摆,明理将手伸入背后的衣服中,从少女刚才刺入食指的地方抽出一把白金色的精致匕首。


“由防火防毒防腐蚀的特质材料合成的匕首。很贵的啊,不过能派上用场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明理注视着轻抚被踢得震痛的右肩缓缓起身的少女。


“这个可以用也说不定……”


“?”


“不过稍微有些单调了……”


“??”


“还真是小孩子气呐,明明都是这样的年龄了。”少女一边用口袋里拿出手帕擦拭右肩上的污迹,一边叹气:


“还穿白色的。”


明理有些发懵:“白色?那是什……咳唔!”随即明白过来的明理满脸通红地用力压住裙子下摆,咬牙切齿地瞪着少女:


“这个……H、SKETCH、ONE·TOUCH!”


居然趁刚才偷看!?


少女对那满是怒意的小脸微微一笑,同时明理的心不禁用力一跳。


这……似乎是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


光芒撒下细碎的剪影,在少女的侧脸上打了一层淡淡柔和的光边。


细腻如雪的肌肤映衬着粉嫩诱人的唇,随着笑容而轻轻颤动的细长睫毛之下,是那精致到令人无法不心动的五官。


那份转瞬即逝的笑容一时间看得明理有些发呆。


同时心里也不禁有了某种疑惑。


“呐,你为什么……会那么想要鹰卷呢?”


疑问化作话语说了出来。


“告诉你理由的话,你就会把它给我么。”


少女的反问让明理不由得一噎。


“我不想战斗……”


“呵……”


一片绿叶,从少女眼前飘过,落在左手上。


接着……那片树叶在少女的左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腐烂、然后化为飞灰。


‘不战斗的话,你的下场也会如此。’


少女仿佛在这样对明理诉说着。


“但我……我真的不想我们之间成为这样的关系!”


她们为什么非要像现在这样战斗不可呢。


明理只是深深地注视着少女,无可抑制地撩动着心底的某根弦。


眼前的人是袭击间宫一族,毁掉自己故乡,遣散她们一族,逼迫自己和妹妹分离,无可饶恕的敌人。


这份事实无可动摇,所以明理根本不需要对她抱友好态度。


本该是这样的……本该是这样才对的……


面对那样的明理,少女不紧不慢地端正身姿。


“那你愿意把鹰卷交给我么。”


明理几乎是下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唇瓣。


话仅仅是听到这里就够了,虽然早知道谈话一定会变成这样的死循环,但她却还是在心底的某处有所期待,期待着那微乎其微的可能。


“确实,你的成长让我感到惊讶,甚至是惊愕。”对于沉默的明理,少女将脸侧的发别到耳后。


“不过,这样还不够。如果你不战斗,不在这里打败我的话。你就会失约了……和那孩子。”


“——!?”


一瞬间,明理感觉到体内血液像是沸腾般加速流转起来。她努力控制住情绪,用阴沉且透着嘶哑的嗓音朝少女质问。


“那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呢。”


“回答我的问题!”


明理不禁带着怒意大吼出声。


“不~要~”


面对已经发火的明理,少女似乎觉得十分有意思般地歪头浅笑了一声。


而听到这句话,在剧烈的情绪波动和浓重的杀意趋势下,明理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是么……那我就靠实力问出来好了。”


她将脚稳稳地踏在地上,像是古流空手道的架式般,将下身压低,弯曲膝盖。张开的右手掌往前伸出,同样张开的左手则后缩到自己脖子附近。同时,将两手的手臂与手腕用力扭转到极限。


摆出两边手掌都扭转朝向天空,与众多流派招式都不一样的异样起手式。


“用这——鹰卷。”


对其吐露出这份招式名字后,明理将意识沉入深海。


调整呼吸,倾听呼吸的声音,从那份频率中寻找自己,寻找能战胜少女的……仅仅一丝的灯火(Akari)


“是么,那你来吧。”


少女微眯起双眼,那张失去笑意的脸,再次恢复平静。


那过于平淡的反应让明理感到一丝的违和感,但也没有去理会——


(三分之一的成功率……要赌么……)


虽然无论怎样集中精神,每三次的鹰卷都会失败两次。母亲也曾经说过,这样的成功率根本无法用在实战上。


但就算能躲开一时,这份处境也迟早都会到来。


所以,她要赌。


不,是不能不赌!


(来吧……)


少女静静地站着,暖风扫过两人身前,荡起涟漪。


………


———!


就在少女的手指微微动作的时候。


明理往地面一蹬,往前冲出。


(可以看见……)


从少女袖间放射出的几乎把所有躲避方位锁死的线网,以这个速度撞上去的话,身体一定会四分五裂。


但明理心底十分平静,平静到即使与这样的危险擦身而过也不会感到畏惧。


计算、判断、预测落点、然后看清,


从被锁死的无数线路中,找寻能够通往胜利的……


那仅仅一条的路。


(这个角度吗!)


唰——!


沿着与地面平行的轨迹,明理头前脚后地跳起。


让前后延展的身体如螺丝般旋转,飞向少女。同时,两手也像解放扭力似地转动起来。借此进一步加速!借由这份动力,明理终于找到了体内该有的东西!


以身体的中心线为轴,像螺丝一样旋转的同时——明理将右手往前伸出。


(鹰卷——!)


即将与少女互相擦身而过之时,明理确实地将指尖前端伸出——指尖划破空气,切断一缕黑发,发丝随风飞散。


明理在那之后落在少女身后。


(失败了……?!)


明理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


(不对,刚才确实用出来了,鹰卷的感觉确实有……)


但是……


“间宫一族,其能穿过千万飞箭、一触即可致命、尸体上不留伤痕的奥义·鹰卷。其真面目是透过旋转全身造成的陀螺效应,将流窜于人体的脉冲震动增幅、集中的招式。”


少女缓缓转过身,不动声色地点燃了手中的烟管,如此陈述着。


那轻柔的声音,却让明理的瞳孔不可抑制地放大。


“将集中到使用者身体中心的脉冲,在其使用者与自身以外的其他物体接触的瞬间,由指尖以微秒单位传导出去,借由通过震动来破坏万物。”


少女将‘鹰卷’的原理给完全解释了出来,明理对其目瞪口呆。


“人体的结构,百分之九十都是水。基本上就是装满水的袋子,借由从外部给予袋子震动,从内侧进行扰乱。虽然以前有看过类似的拳法,但鹰卷的威力还是远远地超越了我的想象。”


少女捡起脚下断裂的一根细丝——


这是经过特别处理,借由防弹制服分散冲击的设计原理,制造成可以将电流、脉冲等光子能量也分散开的类型。


脉冲也确实被分散了,但仅凭震动,也能达到这种效果么。



“滴答……滴答……”


背对着身后的少女,明理扶住一旁的树干喘息,温热的液体从左侧额头缓缓流下,滴落在脚边。


如她所说,鹰卷是属于通过集中身体内的脉冲,通过接触将其释放出去破坏一切的招式,而因为其性质,所以必须通过接触到对方身体才能起作用。


刚才,与少女擦肩的瞬间,虽然指尖确实接触到了,但相对的,也被少女的指甲划破了额头。


“哈啊……哈啊……”


(虽然避开了……但也没完全避开……鹰卷……没能起效……糟糕……)


“呜……”


数秒后,难以忍受的头痛伴随强烈的晕眩感传来,同时皮肤也开始大量冒汗。


(她的左手指甲涂有不同成分的剧毒,不妙……)


明理用力咬着自己的舌尖,想靠剧痛来保持清醒。


那个人平时一直戴在左手上的白色手套,本身就是警告旁人那上面涂着对她自己自身也很危险的剧毒的意思。


明明最初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明明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对自己强调了。


“结束了,间宫明理。”


缓缓渡步走到明理身边的少女,神情极为放松。任由漆黑的直发与百褶裙的下摆在風中不断摆荡的她,比起敌人更像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女生。


头疼进一步加剧,明理几乎连咬住舌尖的力气都要失去。


满是鲜红与火焰的记忆闪过脑海。


原来从那天开始,什么都没有改变过吗……


自己还是这样的弱小,这样的无力……


悲伤与怨恨的心情交织在心中,意识快要消失的瞬间,明理扯出刚才插到身旁树干上的匕首,朝手臂上划去。


(不能在这里倒下……必须……站起来……)


(站起来……打倒她……)


噗嗤——!


利刃划破皮肤,切裂血肉。


但明理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


“你要笨拙到这种地步才肯罢休……”


模糊的视线中,匕首被少女稳稳地接在了手中。大量的鲜血从被刀刃割破的伤口流出,染红了少女白皙的手掌。


“为什么就是注意不到……”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此刻正因为明显的情绪变化而显得相当生气。


少女将匕首从明理手中夺去,用力摔到一旁,瞪大着那双好看的紫曜石眼瞳,朝明理低吼着:


“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明明这一年的时间是为了让你清楚认识到差距然后放弃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注意不到呢……”


“……欸……”


“为什么会笨拙到这种地步……这样下去你会毁掉‘间宫明理’这个人的!你为什么就是注意不到!”


少女这副认真的表情,好像在哪儿见过……


对了,是一年前最开始交谈的时候。


‘我很中意你哦,间宫明理,从各方面来讲都是。’


对,少女此刻的表情和当时一样,不,比当时还要来的严肃与真切。


“为什么……”


心中所想化作话语吐露了出来。


“为什么?”


少女仿佛遭到天大的讥讽般伸手狠狠地遏住明理下巴。


那双漂亮的眼瞳中闪烁着不顾一切的危险光芒。


“你问我为什么?好呀,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就让我来告诉你!”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明理的大脑几乎陷入完全的宕机状态。


啾~


(欸?)


嘴唇好像贴上了什么冰冷的东西,黑色的发丝散落在颊边,好闻的香味窜入鼻间。在大脑意识到某个信息之前,十万伏特般的颤栗感便穿透全身,从勾勒着自己唇形的舌上,传来宛如鹰卷作用般的强烈震颤之感。


(被被被……被吻了?)


“唔……放开……呜!”


明理用力推搡着少女,却被少女生气般地在唇瓣上咬了一口。


(好痛,说不定都出血了啊。)


“唔……唔呜……”


深入心底的火热让明理紧张地快没了呼吸,但少女的舌却依旧在她口中不断纠缠、挑逗、夺取。


深入的吻让两人呼吸都变的灼热起来,明理只觉得连脑袋都变得晕晕乎乎起来,吮吸着自己唇瓣的这份狂,让明理觉得少女似乎想要夺走她的一切,将她整个人都变成自己的所有物一般。


“唔呜……唔啊……呜……”


最后大概是用尽了氧气,少女终于松开了明理。


那粉嫩的舌头外转一圈舔去自己唇瓣上的一抹血丝后,少女对着脑袋晕晕乎乎的明理说道:


“谁知道开始是怎么样的,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变成这样了。去思考那种开始不是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所以也就放弃了。不过,只有这件事,我确实清楚地认识到了。”


少女用力扼住明理的脖子拉向自己,纤嫩的柔夷摩挲着明理的脸。


“我迷上你了,间宫明理……”


诱人的情话伴随灼热的吐息喷薄在明理耳边。


“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开始,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hi12340505
chi12340505 在 2018/05/08 20:12 发表

哦哦哦~這文好讚 !

好好龍
好好龍 在 2018/05/07 22:26 发表

給更新頻率和質量給個讚!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