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FIVE:未曾注意到的开始

作者:せら
更新时间:2018-05-07 21:38
点击:117
章节字数:52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FIVE:未曾注意到的开始


————

看见了似曾相似的光景。


一年前,满是硝烟的臭味和死亡气息的那个地狱。


自己是为了什么,间宫明理是为了什么,才从那个地狱中存活下来,一直挣扎至今的呢。


一直思考着的,其实是十分简单的事情。


因为那时候,心底的某个深处对渺小而又软弱的自己这样叫喊着。


“想要……活下去。”


只是这样罢了。


—————

沙——!


刺啦——!


啪——!


透明的细线,在明理周围的植物身上缠绕起来——树干、树脂、甚至是树叶上都缠有用防弹制服材质的极细纤维做成的TNK绳索。虽然作为武器来说不入流,但只要形成像现在这样的包围网。


只需少女轻轻一拉,就足以让明理四分五裂!


少女也确实这样做了,像是捕食幼小飞蛾般的蛛网也确实收束了,但在那一瞬间,明理对朝自己收束而来的线伸出手。


啪啪啪!!!


随着一连串的断裂声,原本朝内部中心收束而去的包围网猛然绷断,分解成原本的纤维落在少女脚下。


“我,不改变是不行的……”


踩着断裂的细线,明理看了看自己破开口子的双手指腹。


虽然是以靠鸢穿的速度在细线动作起来之前靠指甲切断了纤维,但也没能完全切断。


其实动作如果再慢上一点的话,断的就是自己的手指了。


“我对那时候的记忆,和在那之后的约定。以及一路走来的现在,我全部都记得很清楚。对,最初确实是很难以忍受的事情,孤独、痛苦、悲伤,弄得我简直快要疯掉。”


但也只是那样而已的事情罢了。


抹去伤痕,擦干泪水继续前行。因为是重复过无数次的事情,所以已经不会再变得那样难看。


“我不会输给你的,我怎么可能……输给你这种人!”


伴随明理高亢的叫喊,少女原地跳起,从随风翩飞的黑色水手服裙摆中丢出了某个东西。


接着在明理面前,那东西炸开了。


砰——!


突如其来的白光,将视线渲染成一片雪白。


(遭了,闪光手榴弹。)


由铝、钛和镁的合金粉末在瞬间燃烧释放出直视的话足以灼伤视网膜的强烈闪光兵器,这是武侦组合里担任前锋位置的强袭类武侦经常会用到的视线遮蔽手段。好歹在东池袋高中上学时自己也是隶属强袭科的,居然会被她这种犯人用这手摆了一道。


白芒消失后的原地,已经失去了少女的踪迹。


不过明理清楚她并没有离开。先不说根本没有听到退走的脚步声,也想不出少女逃走的理由与因素。而且即使身形、气息、甚至是存在感都被消除,从自己皮肤上传来的这股冰冷的战栗感,使大脑神经本能紧绷着的这份危机意识,也绝不会是假的。


在攻击随时都有可能袭来的这份重压下,明理缓缓呼吸,连身体都变得沉重起来,这份让人毛骨悚然的死寂中,就连移动脚步似乎都变成一件费力的事。


人的精神高度集中的时间是有一定极限的,并不是单纯因为肌肉的疲劳反应,更多的是由大脑中枢在心神耗损过多时发出的维护措施。神经作为人体很脆弱的部分,经不起多大的折腾,神经系统一旦损耗过多,便会引发头痛、身体无力、视线模糊等问题,严重的可能进一步引起脑溢血等。


而当精神消耗到一定地步时,大脑中枢便会发出警告提示。



斑驳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撒下细碎的光影,明理的眼睛也随着落下的光芒眨动。


唰———!


仿佛终于等到猎物放松戒备的毒蛇般,眨眼间,少女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明理的身后。脱掉一直戴着的白色手套的她,白皙的食指缓缓伸出,刺破明理洁白连衣裙背部,让那份黑浊,渗入心房。


结束了……


少女是这样想的。


然而……


呼——!


随着划破空气的旋风声,明理强有力的一脚狠狠踢在少女的右肩上,伴随赠送地得意表情将其踢飞,撞上身后的杉木。


“防着这一手呢。”


压下翩飞的裙摆,将手伸入背后的衣服中,明理从少女刚才刺入食指的地方抽出一把白金色的精致匕首。


“由防火防毒防腐蚀的特质材料合成的特指匕首。很贵的啊,不过能派上用场也算是值回票价了。”


明理看着捂住被踢得震痛的右肩缓缓起身的少女……


“这个可以用也说不定……”


“?”


“不过有些过于无聊了……”


“??”


“真是小孩子气呐,明明都是这样的年龄了。”少女一边用口袋里拿出手帕擦拭右肩的污迹,一边叹气:“白色。”


“你、你在说什……咳唔!”逐渐明白讲得是什么的明理满脸通红地用力压住裙子下摆,咬牙切齿地瞪着少女:


“你这个……H、SKETCH、ONE·TOUCH!”


居然趁刚才偷看!


少女对那满是怒意微微一笑,同时明理的心也用力一跳。


这……似乎是自己第一次看见她的笑颜,不是那种叫人害怕的施虐,也不是那种居高临下的高傲,而是随处可见的普通少女应有的笑容。


面对那一闪而逝的笑容,明理松开紧绷的身体。


她们为什么,非得像这样战斗不可呢。明明有更好的办法。


“呐,为什么……你会那么想要鹰卷呢。”


疑问化作话语说了出来。


“告诉你理由的话,你就会把它给我么。”


少女的反问让明理不由得一噎。


“我不想战斗……”


一片树叶飘过少女眼前,落至左手。接着……那片树叶在少女手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枯萎、腐烂、化为飞灰。


不战斗的话,你的下场也会如此。少女仿佛在这样对明理诉说。


不管多少次看到这份光景都会感觉毛骨悚然,也对这样的她感到无从适应。


“我真的……不想让我们成为这样的关系!”


明理注视着少女。


眼前的人是袭击间宫一族,毁掉自己故乡,遣散她们一族,逼迫自己和妹妹分离,无可饶恕的敌人。


这份事实无可动摇,明理也根本无需对她抱友好态度。


而面对那样看着自己的明理,少女不紧不慢地端正身姿。


“那你愿意把鹰卷交给我么。”


“……”


话仅仅是听到这里就够了,虽然早知道谈话一定会变成这样的死循环,但她却还是在心底的某处期待着,期待着那微不足道的可能……


“确实,你的成长让我感到惊讶,甚至是惊愕。”对于沉默的明理,少女将耳边的发别到后面,自嘲地笑了笑。


“不过,这样还不够。如果你不战斗,不在这里打败我的话。你就会失约了……和那孩子。”


“——!?”


一瞬间,明理感觉到体内血液像是沸腾般加速流转起来。她努力控制住情绪,用阴沉且透着嘶哑的嗓音朝少女质问。


“那是什么意思。”


面对没有丝毫动作却如同野兽般盯着自己的明理,少女笑了一下。


“对,不是这种眼神怎么行呢。只有这种眼神才会让我这样渴望你,这样地……想要得到你。”


“回答我的问题!”


明理不禁带着怒意大吼出声。


“不~要~”


少女静静笑了一下。


听到这句话,在剧烈的情绪波动和浓重的杀意趋势下,明理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是么……那我就靠实力问出来好了。”


她将脚稳稳地踏在地上,像是古流空手道的架式般,将下身压低,弯曲膝盖。张开的右手掌往前伸出,同样张开的左手则后缩到自己脖子附近。同时,将两手的手臂与手腕用力扭转到极限。


两边手掌都扭转朝向天空,摆出与众多流派招式都不一样的——异样招式。


“用这——鹰卷。”


对其吐露出这份招式名字后,明理将意识沉入深海。


调整呼吸,倾听呼吸的声音,从那份频率中寻找自己,寻找能战胜少女的……仅仅一丝的灯火(Akari)


“是么,那你来吧。”


少女微微眯起双眼,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


那过于平淡的反应让明理感到一丝的违和感,但也没有去理会——


(三分之一的成功率……要赌么……)


虽然无论怎样集中精神,每三次的鹰卷都会失败两次。母亲也曾经说过,这样的成功率根本无法用在实战上。


但就算能躲开一时,这份处境也迟早都会到来。


所以,她要赌。


(来吧……)


少女静静地站着,暖风扫过两人身前,荡起涟漪。


………


———!


就在少女的手指微微动作的时候。


明里往地面一蹬,往前冲出。


(可以看见……)


几乎把所有躲避方位锁死的线网,以这个速度撞上去的话,身体一定会四分五裂。


但是明理心底很平静,甚至与这样的危险擦身而过也不会感到畏惧。


从无数锁死的线路中找寻能够通往胜利的……仅仅一条的路。


(这个角度吗!)


唰——!


沿着与地面平行的轨迹,明理头前脚后地跳起。


让前后延展的身体如螺丝般旋转,飞向少女。同时,两手也像解放扭力似地转动起来。借此进一步加速!借由这份动力,明理终于找到了体内该有的东西!


以身体的中心线为轴,像螺丝一样旋转的同时——明理将右手往前伸出。


(鹰卷——!)


与少女互相擦身而过之时,明理确实地将指尖前端伸出——指尖划破空气,切断一缕黑发,发丝随风飞散。


明理在那之后落在少女身后。


(失败了……?!)


明理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


(不对,刚才确实用出来了,鹰卷的感觉确实有……)


但是……


“间宫一族,其能穿过千万飞箭、一触即可致命、尸体上不留伤痕的奥义·鹰卷。其真面目是透过旋转全身造成的陀螺效应,将流窜于人体的脉冲震动增幅、集中的招式。”


少女靠在杉木旁,点燃了烟管,如此陈述着。那不大的声音,让明理的双眼不可抑制地睁大。


“集中到使用者身体中心的脉冲,会在与其使用者以外的物体接触的一瞬间,由指尖以微秒单位传导出去,借由通过震动来破坏万物。”


少女将‘鹰卷’的原理给完全解释了出来,明理对其目瞪口呆。


“人体的结构,百分之九十都是水。基本上就是装满水的袋子,借由从外部给予袋子震动,从内侧进行扰乱。虽然以前有看过类似的拳法,但鹰卷的威力还是远远地超越了我的想象。”


少女捡起脚下断裂的一根细丝——


“明明经过特别处理,借由防弹制服分散冲击的设计原理,将其制造成可以把电流、脉冲等光子能量也分散开的类型……”


但即使分散了脉冲,靠震动也能达到这种效果么。



滴答……滴答……


背对着身后的少女,明理扶住一旁的树干喘息,温热的液体从左侧额头缓缓流下,滴在脚边。


如她所说,鹰卷是属于通过集中身体内的脉冲,通过接触将其释放出去破坏一切的招式,而因为其性质,所以必须通过接触到对方身体才能起作用。


刚才,与少女擦肩的瞬间,虽然指尖确实接触到了,但相对的,也被少女的指甲划破了额头。


“哈啊……哈啊……”


(虽然避开了……但也没完全避开……鹰卷……没能起效……糟糕……)


“呜……”


数秒后,难以忍受的头痛伴随强烈的晕眩感传来,同时皮肤也开始大量冒汗。


(她的左手指甲涂有不同成分的剧毒,不妙……)


明理用力咬着自己的舌尖,想用剧痛来保持清醒。


那个人平时一直戴在左手上的白色手套,本身就是代表那上面涂着对自己也很危险的剧毒的意思。明明最初见面的时候就鹰卷注意到了,明明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对自己强调了。


“结束了,间宫明理。”


缓缓渡步走到明理身边的少女,神情极为放松。任由漆黑的直发与百褶裙的下摆在風中不断摆荡的她,比起女高中生来说更像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女生。而不是给于明理那么多痛苦回忆的敌人。


满是鲜红与火焰的记忆闪过脑海,头疼进一步加剧,连咬住舌尖的力气都失去了。


原来从那天开始,什么都没有改变过吗……


自己还是这样的弱小,这样的无力……


悲伤与怨恨的心情交织在心中,意识快要消失的瞬间,明理扯出刚才插到身旁树干上的匕首,朝手臂上划去。


(不能在这里倒下……必须……站起来……站起来……打倒她……)


噗嗤——!


利刃划裂皮肤,割破血肉。


但明理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


“为什么会笨拙到这种地步……”


模糊的视线中,匕首被少女稳稳地接在了手中。大量的鲜血正从刀刃割破的伤口流出,染红了少女白皙的手掌。


“为什么就是注意不到……”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此刻正因为明显的情绪变化而显得有些生气。


少女将匕首从明理手中夺去,然后用力摔到一旁,朝明理低吼道。


“你……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明明是为了用这一年的时间来让你清楚认识到差距然后放弃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注意不到呢……”


“……欸……”


“为什么你会笨拙到这种地步……这样下去你会毁掉‘间宫明理’这个人,你为什么就是注意不到!”


少女这副认真的表情,她好像在哪儿见过……


对了,是一年前最开始交谈的时候。


‘我很中意你哦,间宫明理,从各方面来讲,都是。’


对,少女此刻的表情和当时一样,不,比当时要来的严肃与真切。


“为什么……”


心中所想化作话语吐露了出来。


“为什么?”


少女仿佛遭到天大的讥讽般伸手用力遏住明理的下巴。


那双漂亮的眼瞳中有着不顾一切的危险光芒。


“你问我为什么?好呀,反正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东西了就让我来告诉你!”


啾。


(欸?)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几乎让明理的大脑陷入完全的宕机情况。


嘴唇贴上了什么冰冷的东西,黑色的发丝散落在颊边,好闻的洗发精味道窜入鼻间。在大脑意识到某个信息之前,十万伏特般的颤栗感便穿透全身,从勾勒着自己的唇形的舌上,传来宛如鹰卷作用般的强烈震颤之感。


(被……吻了?)


“唔……放开……呜!”


明理用力推搡着少女,却被少女生气般地在唇瓣上咬了一口。


(好痛,说不定都出血了啊。)


“唔……唔呜……”


深入心底的火热让明理紧张地快没了呼吸,但少女的舌却依旧在她口中不断纠缠、挑逗、夺取。


深入的吻让两人呼吸都变的灼热起来,明理只觉得连脑袋都变得晕晕乎乎起来,吮吸着自己唇瓣的这份狂,让明理感到少女想要夺走她的一切,将其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最后大概是用尽了氧气,少女终于松开了嘴,那粉嫩的舌头外转一圈舔去了唇瓣上的一抹血丝后,她对着脑袋晕晕乎乎的明理轻声说道。


“谁知道开始是怎么样的,回过神来已经是这种情况了。去思考那种开始并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也就放弃思考了。不过,只有这件事而已,我确实认识到了。”


少女用力扼住明理的脖子,白皙手指轻轻抚摸着明理的脸。


“我迷上你了,间宫明理……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开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hi12340505
chi12340505 在 2018/05/08 20:12 发表

哦哦哦~這文好讚 !

好好龍
好好龍 在 2018/05/07 22:26 发表

給更新頻率和質量給個讚!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