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决不放弃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5-09 22:40
点击:1271
章节字数:34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六十三、决不放弃

“千绘!”

原田千绘和来自地方警署的新搭档刚走到停车场,就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叫她,她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夏树,你怎么来了。”

经过调查,夏树的嫌疑已经消除,可是因为违背了“不得拒绝任何平民的正当求助”这一警察原则,导致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她还是被停职反省。而又因为在水野长官面前说出那番“报仇”的话,她已经被勒令在停职期间不得进入任何警察机关,也不得和办案人员接触。

可夏树还是忍不住,悄悄地潜入进了警视厅,想来旁听搜查本部的会议。可没料到却差点撞见了静留,那时她的背紧贴着墙,都能感觉到心脏在猛烈撞击着墙壁,而她竟生怕静留听到,会循声而来出现在她面前。

她是多么渴望见到静留,可是又多么怕见到静留啊!

可她现在更急切的是想要找到碎尸案的线索,她不能在家等着,她答应过自己,一定要给死者报仇。

这是她对友绘的赎罪,也是对静留的救赎。

如果她能够找到凶手,为友绘报仇,是不是就可以堂堂正正地面对静留,请求静留的谅解?

所以,即使要冒险,她也要试一试。

“千绘,我要碎尸案的最新线索,你告诉我!”

面对冲动的夏树,千绘则是稳健很多。她先打发新搭档到车里等她,才压低声音道:“你疯了,跑到这里来!如果被发现连警察都做不成的!”

夏树依然执着地说:“我知道,可是没什么比抓到凶手更重要!”

千绘皱起眉头,指着外面:“你看看,有那么多警察在奋斗,不是没有你就抓不到凶手的!”

“我是警察,我已经失职了,不能在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奋斗自己却袖手旁观。”夏树上前一步,“求求你,你告诉我今天的新线索,也许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案子就很快破了,也不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夏树,我知道你的想法,没有人比你更想破案。”千绘比她冷静很多,“可是我也是警察,我不能失职。我是不会告诉你线索的。”可她想想,还是补了一句:“如果你真想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只怕你不愿意。”

“只要能破案,我怎么样都可以!”

“警察厅外事课,是不亚于公安部的情报组织,那里不隶属警视厅,水野长官的命令到不了。”

“你是说……”

“我们都认识那里的一个特工,是原先我们搜查一课的前辈——武田将士。” 说罢,她赶紧地转身离去.





武田将士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夏树会打电话给他。他气喘吁吁地跑到不远处的咖啡厅,坐在他对面的夏树比上次见面时瘦多了,五官褪去了原有的三分青涩之气,更加的锐利锋芒,可无论是面容还是眼神,都带着挥之不去的憔悴,就像是失侣的孤雁,总有种无法言喻的悲苦。

“玖我……最近的事,我听说了。”作为情报部门的特工,有关夏树被停职的事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我很抱歉。”

虽说是抱歉,可是他心里还有几分窃喜。他还打听到夏树和那个藤乃医生的恋爱好像也玩完了,此时失恋又失意的夏树来找他,是不是……

“没什么可抱歉的,这和你没关系。”虽然是来求助,可是夏树的语气还是那么生硬,她自己也觉得不妥,放缓了语气,“前辈,我想来寻求帮助。”夏树深深地鞠了一躬。

被呛声有点失望,可是又受了一鞠躬,武田又慌了,他连连摆手:“你不要这样,如果能提供帮助,我尽力而为。”

可是他听到夏树简述了要求,又沉默了。向被停职的刑警提供案件详情,这非同小可。更何况是公安部水野长官的命令。

“前辈,我真的很需要帮助,我一定要破案!”破案昭雪,是她赎罪的唯一途径。只有这样,她才能对自己有一丝的安慰,才能去面对静留的眼睛。可是无论她如何低声下气,等来的还是武田的犹豫,这样尴尬的沉默让她再也没办法待下去,低头道,“我不想强人所难。告辞了,前辈。”

“夏……夏……玖我!”不管多么想喊她的名字,最终武田喊出的还是这个疏远的称呼,“我不是想拒绝。我……”他还是鼓起勇气,“我听说,你过得不太好。”

“你想说什么?”尽管身处逆境,夏树周身的冷意和骄傲仍然没有任何改变。

“还是那句话。”虽然那句话已经说过好多遍,但武田仍然额头冒汗,脸色发红,“虽然自不量力,但还是想照顾你,特别是现在。你可不可以和我……”

“不可以!”夏树当然会知道他想说什么,也当然会厉声拒绝,“我可以用我的一切去换得破案的机会,时间、精力、汗水、鲜血,可即使走投无路,我也不会用自己的感情去换取任何东西,我喜欢的人只有一个,只有那一个人!”那所爱至深的人,只是在心头掠过她的面影,也足以让夏树眼泛泪光。

那个人都不用露面,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将武田击败,让这个高大的汉子顿时无话可说。夏树见状苦笑了一下,此时的武田失魂落魄的样子,与当时被静留拒之门外的自己何其相似。可是同病相怜,并不能让她和不爱的人同声连气。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丢下一个鄙夷的眼神离开,可是遭逢了那么多坎坷,让她多了对他人的同情和谅解。夏树又是鞠了一躬,起身离开。

“夏树!”

夏树转过身,看到这个脸涨得通红的男人。他好不容易用尽了勇气喊出夏树的名字,却又在夏树锐利的碧色眼神之下嗫嚅了:“如果我可以帮你,你可以容许……我叫你的名字么?”

夏树默然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





警察厅外事课不愧是和警视厅公安部、内阁情报调查厅、防卫省军事侦察厅并列的情报组织,夏树正在操作着武田给她的频道接收器,可以接收到东京所有的一般加密的警用频道,除非是公安部的那种高度机密,所有警方呼叫在这个接收器面前毫无秘密。

简直就像是狐耳。

夏树本能地调到了她熟悉的频道,那是杉浦係的,她知道今天係长没来开会,在外搜查的千绘一定会向她汇报线索和搜查进度。

果然,她听得很完整,而且真没想到,其中最宝贵的线索,居然还是静留想到的!

即使是在这种工作通话中听到静留的名字,她的心仍然会狂跳不止。

可是偏偏这两个人又提到了静留。

“早知道首席法医这么厉害,我今天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就表达感谢了。”耳机里传来杉浦係长的声音

“您打电话给她?”

“我今天不是和地检署的人到东京女子刑务所去确认北条彰子的服刑情况么?这个案子首席法医居功至伟,我总要告诉人家一声啊。”

接下来千绘还和杉浦碧说到另一个在今天搜查会议上大出风头的人——鸟居江利子,不过提到这个人,杉浦碧的语气可就没什么善意了。

鸟居江利子的情况,夏树也没有任何兴趣,可是静留,为什么她们不再提静留了呢?她多想听听静留的消息啊。

静留,你在哪儿,在做什么呢?






夏树当然不知道,她们提到的静留现在身处何处。

她在东京的日本女子刑务所。

今天在车上接到杉浦碧的电话,也勾起了她想搁置已久的念头。

这个案子背后的秘密实在太多——北条彰子的心声、科警研的夜半验尸、恐怖的短信,让她无法停住寻找真相的脚步。可是那天她为了这个案子赶回科警研,却因此差点遭遇不测,随后又出了那么多惨事,她分身乏术,也没有心情。

可是今天她提供给搜查本部最后的线索,作为法医,至少她的工作告一段落了,那么是不是可以暂时抽身,解开心中的谜团了?

她是不会放弃的。

此时的静留正坐在刑务所的会见室,隔着厚厚的有机玻璃,注视着面前那曾经雍容华贵、不可一世的贵妇人。

可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位莉莉安曾经的白蔷薇,到现在表现得更像一位贵族。身着囚衣、剪短头发的她,仍然不改变的是眼神里的高傲和举止的沉着,原先的跋扈此时变得平和,反倒增加了几分优雅。

“真没想到,我入狱之后,第一个来探望我的,居然是美丽的首席法医。我应该感到高兴还是悲哀呢?”北条彰子一开口,还是那么从容不迫。

静留笑着回应:“这话我倒听不懂了。”

“美丽的首席法医在百忙中来看我,我当然高兴。可是入狱至今,没有一个朋友来探望我。原先北条家高朋满座,可是如今我尝到了树倒猢狲散的滋味,世态炎凉,难道不悲哀?”

“夫人果然是充满智慧的人,此时还能悟到人生哲理。”静留对这种失意不失态的人,历来都高看一眼,“不过,您的独生爱子,他怎么没来探望您?我记得他也没有出现在法庭上,这让我很意外啊。”

提到爱子一成,北条彰子眼角一颤,而一直聆听她心声的静留,心弦也是一震。她看到北条彰子貌似不经意地说:“一成去美国学习了,他原本就有交换留学的计划,我不想耽误他。这个案子本来就和他没有关系。”

可静留紧逼了一句:“没有关系,您这么认为?”

“你说什么!”北条彰子的声音本能地略微提高了,可是又刻意压下来,转换得几乎没有痕迹,“当然无关,这还用说么?”

她在社交场合里历练多年的掩饰功夫,也许能瞒得住对方的眼睛,可是瞒不住那可以聆听一切的耳朵。就在这一瞬间的破绽,静留就听到了。也就是这短短的一刻,足以让她的脑海中重建了一个杀人现场。

静留那双如血的赤瞳,注视着北条彰子的眼睛,缓缓说道:“不,我们都知道,您的独生爱子北条一成,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