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寂寞的恋人啊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4-29 22:19
点击:1337
章节字数:425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六十一、寂寞的恋人啊

“我只是来……做个笔录。”

明明自己是来做讯问笔录的警官,可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蓉子却不知道怎么的有点拘谨。即使是在整个国会面前发言,她也能应付裕如,而此时当她面对的,是江利子那似乎能看透一切的褐色眼瞳。

是啊,讯问证人这种工作,完全可以交给警部补以下的警员,怎么也轮不到警视正这样的高官。就像隔壁对助理技术员熊仓善的讯问,交给原田千绘就得了。那她来这里,是不是太不寻常了?

看到江利子讶异的目光,蓉子虽然不至于低下头,可还是连忙解释道:“今天的事情,是藤乃医生委托给我的……”

对于江利子这样的聪明人,蓉子不需要过多解释。她很快就条理清晰、内容详尽地将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告知了蓉子,可是还是被心思缜密的蓉子找到了破绽:“我记得这里重要的办公室都是自动上锁的密码锁,你难道知道首席法医办公室的密码?”

江利子的回答自然得连眼睛都不眨:“我不知道首席法医办公室的密码,但我知道这里的密码都是四位数字,所以当我听到里面的动静却进不去的时候,我用了随身带的散粉。”她向旁边的包包示意,“将粉吹到密码键盘上,就会粘在常按的几个键上。我很走运,发现那四个数字后,试了两次就找到了密码。”

蓉子在警察手册上写下今天这些内容,就听到江利子问道:“我可以继续工作了么?”

蓉子点了点头:“这是你的新工作?”

“只是临时的,首席法医私人名义聘请的,政府机关怎么可能要我这样的人呢?”江利子的话语里带着自嘲,手上的工作却依旧精准敏捷。

蓉子该问的已经问完了,可是却不知怎么的,挪动不了脚步,似乎贸然离开,她的任务就是有缺憾的。她安慰自己总有继续要讯问的内容,只是暂时想不起来而已。

蓉子坐在高脚凳上,看着江利子专注地往头骨模型上粘贴黏土,时而用手指或刮刀修饰,时而走远一点看看效果。她有点恍惚,好像是很多年以前,在那个散发着松节油味道的画室,也是这样安静,她的女朋友在画布或雕塑上挥洒着才华,而她靠在一边,看她的法律书,不时地抬头看一眼。每一眼都会像一颗糖,在她的心尖上融化。

回忆中的时间似乎总停留在下午四点,就像现在,阳光微黄,从窗外流淌进来,暖融融地将人包围,带着令人安心的浅浅睡意。

她们的回忆一向如此温柔——放课后的山百合会,夕阳下的公车后座,四月的武藏野山丘,午后的佛罗伦萨,路灯下的水野家门口,没有咄咄逼人的烈日和肃杀的严寒,连她们的离别也是那样的悄无声息……

即使是现在,江利子看向她的眼神,依然没有怨恨和哀伤,只有那浅如清溪的疏离和若有所失。

有些东西,是不复当年了。

就像当年她们之间的安静是那样的熨帖,如同温泉水一样抚摸温暖着她们的肌肤和心灵,可是如今这安静像是冰冷的潮水,若不能赶紧退潮,恐怕要淹没她们,无法呼吸。

蓉子清了清嗓子,问道:“我总是不太明白,骨骼可以决定面部的大致内容,可是一些其他的,比方说眼睛大小、胖瘦、嘴唇形状这些,真的可以还原么?”她努力做出兴致勃勃的样子,为了掩饰她对这些知识其实并无多大兴趣。

“的确如此。但是有了骨骼,人面部的80%已经确定。而面部的其他细节,可以从其他方面了解。比如说她,”江利子扬扬下颌,“她失去的是腹部。根据歌舞伎町案件死者失去的是最美的双臂,浅草寺案件死者失去的是最美的胸部。我姑且推测她的腹部是最好的部位。”

“等一等。”蓉子敏锐地打断了她的推理,“浅草寺案件刚刚发生,案件详情还没有公布,你怎么知道死者失去的部位,以及那是她最美的部分?”

面对蓉子的质疑,江利子并没有任何的不满,也许她早已习惯了异样的眼光。她轻叹一声:“任何秘密被熊仓善知道了,就保不住了。是她跑来告诉我的,这不难取证。而且友绘的胸部很美,这也不是秘密。我曾和她在科警研打过照面,她胸部不是顶大,但线条优美,饱满挺拔,科警研的男人们看到就挪不开眼。”

她说得没错,静留第一次和友绘的那个电梯会面,那个年轻人不就紧盯着友绘的胸部么?对于男人,友绘的胸部比首席法医和玖我刑警漂亮的脸蛋还有吸引力呢。

可蓉子听到却有些不是滋味,她笑笑:“只是一个照面,这个你都记住了。你的记忆力还是那么好呢。”

江利子抬起头,像是要探寻蓉子玩笑口吻背后是否有真情或是假意,最后还是说:“作为以绘画为生的人,人体的线条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并无其他。”

“对,可你那时也说过,作为美术生,有了理直气壮饱览肉体的特权。”

江利子愣了,她回忆起那是她刚刚考入美术大学时,两个人在一起开玩笑时的随口一句话,如果蓉子不提,她早就忘了。

可是蓉子记得。

就这一句,好像那时的一切都回来了。武藏野山丘的青草香、散落在草丛里的颜料,蓉子靠在她背后看书的那份重量和温暖。

她们都沉默了下来,可是这沉默不是令人尴尬的,而有一种东西,在她们之间悄悄穿梭,悄悄释放。

过了一会儿,蓉子轻咳一声:“我们回到正题,你继续刚才的推理。”

对于蓉子这么生硬的转折,江利子没有介意:“好的。那么一个腹部很美的女人,应该是经常健身锻炼的。那么她应该脸部紧致、皮肤状态不错。腹部是最难保持的地方,她能够练的很好,可见意志坚定,很有耐力,这种性格可以影响她的眉眼、嘴角和下颌的肌肉走向。她牙齿上有轻微的胶痕,是在做牙齿矫正的痕迹。成年了还做牙齿矫正,那么长期的咬合不齐和牙箍矫正,会影响她的唇部形状,可能会有嘴唇外翻等现象。诸如此类的,综合考量,再取其常量,基本上就八九不离十了。”

蓉子看着江利子轻捷灵巧的动作,听着她从容不迫的分析,内心也像那已渐渐成形的黏土面孔,踏实清晰起来。这个女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有令她折服的才华,从未改变。“这是个不幸的人。”蓉子看着那个颅骨,“可是如果能够因你而让她的面容重见天日,这也是一种告慰。”

江利子也停了下来,和蓉子并肩而立,似乎在端详那团黏土后面,藏着怎样的面容,而那面容后面,会有怎样的故事。“每个人的脸孔,都写满了人生,但是能读懂的,又会有几个呢?”

蓉子不禁看向了她昔日恋人的侧颜,江利子那清秀憔悴的面容,那眼角隐现的细纹和瘦得尖尖的下颌,还有那清淡而怅惘的笑容……这张脸上写了多少过往,多少欲说还休的心声,她是不是有心就能读懂呢?

“江利子……”闻言转过头来的江利子,却看见蓉子那近在咫尺的纤纤玉手手,正向她的面颊抚过来。即便是再淡定从容的面孔,也掩不住一颗突然狂跳的心。她们分别了那么久,曾经有过多少亲密,她曾强迫自己去忘记、去击碎,却又无法忍住跪在满是碎片的地上一片一片地捡拾、拼凑、摩挲;她们重逢之后,她记得她们的每一次触碰,哪怕只有指尖相触,温暖转瞬即逝。

那么蓉子现在要干什么,是不是像以前那样,要轻抚她的脸颊,接下来便用掌心托住她的下颌角,迎来柔情的一吻……

可她微微发热的面颊迎来的只是蓉子手指的轻轻一抹。蓉子的指尖沾着一点黏土,低头笑笑:“不知道你画画的时候,会不会和以前一样,把自己画成调色板。”

江利子也笑笑,没有说话。

她们分别这么久,相处都变得生涩,连肌肤的接触都要给自己一个借口。可是带着惆怅的江利子哪里知道,比起在她昏迷不醒时,蓉子握住又放开的手,到现在这蜻蜓点水般的接触,蓉子走过怎样的路,需要怎样的勇气。而这快到如鸟儿扇动翅膀的一抹,江利子可又体会得到,蓉子指尖滚烫的温度,是发自内心的热流涌动?

这对寂寞的恋人啊,生活得如此千疮百孔,爱得如此狼狈不堪,却还是试图辛苦地去了解。


带着点儿畏缩的敲门声结束了她们今天的相处,站在门口的原田千绘轻咳一声,将对熊仓善的笔录毕恭毕敬地交给水野警视正。水野警视正一目十行地翻看,没有遗漏任何一个内容:“熊仓在离开科警研的时候,正好遇到玖我夏树,不但发生了对话,还目送她上了电梯?”

“是。”作为夏树的同事兼朋友,千绘万不想牵扯到夏树,可是作为刑警,她必须忠于职守,详加询问,一字不漏地记述。

“那么也就是说,她很可能亲眼目睹当时发生的情况。”

“是。”

蓉子合上笔录:“立刻传讯……”还没有等她说完,就看见她的助手快步走过来,向她汇报:玖我夏树前来向水野警视正自首!







平时和煦如春风的水野警视正,办案时的态度严如秋霜,此时她正用这种眼神看着夏树,不带一点儿感情:“玖我夏树,你的供述我已记录在案,有待搜查一课跟进调查。在真相大白之前,你仍然是友绘•玛格丽特案件的嫌疑人。所以,在嫌疑解除之前,停止你的一切职务,随时听候传讯。你立刻交出警察手册、警徽和配枪。”

“不可以!”玖我夏树拍案而起,“我不能停职,我要加入这个案件的侦破,我要亲手为死者报仇!”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没有这个资格。”水野警视正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而且你是警察,不是刺客或游侠。警察是执法者,你的职业不是报私仇或为个人赎罪的工具。请你明确你的职业性质!”

夏树直视着水野长官端庄严肃的墨绿色眼瞳,对方不近人情却毫无破绽的话语,还有那平静中蕴藏的强大力量,让她无法违拗。她慢慢地掏出警察手册,扯下警徽,卸下配枪,一样一样地放到眼前的桌子上。可是在离开之前,她握紧双拳,不知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让她能压住声音说道:“作为警察,我会服从长官的命令。可是作为一个人,哪怕走遍天涯,穷尽一生,我也一定会为死者报仇!”

看着那年轻女警备受打击却依然挺立的背影,水野蓉子只是平静地合上案卷。除了有关藤乃医生的那一段,其他的案卷资料将移交给搜查一课具体执行。可就在她将要拿起案卷的时候,手突然停滞,思忖再三,她抬头对助手吩咐:“叫痕迹鉴定组的人,去检查一下首席法医办公室密码锁键盘的情况。”

水野警视正是在座驾快要到警视厅的时候接到电话的。鉴识课的技术员向她汇报,在密码键盘上检测到了残留的粉状物。

“是什么粉?”

“主要成分是精细的滑石粉,还有颜料和香料,应该是化妆用的蜜粉。” 技术员顿了顿,带着时尚达人的本能的炫耀心理,“不过是最便宜的那种,一罐都不超过一千日元。”

“好的,麻烦你。”蓉子挂了电话,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惭愧,她在怀疑什么?在公安部久历尔虞我诈,让她竟然如此多疑,怀疑起昔日的恋人?可是鉴识的结果又让她心安,车窗外的夜风吹来,格外清朗。她正在考虑,完成工作后是不是赶得及去趟银座,去买一套最好的化妆品。

还有她好久没有敢去接触的,在她记忆里专属那个人的夜茉莉香水。

科警研那头的鉴识技术员也放下电话,心里有点抱怨水野长官在下班前突如其来一个任务,害得她联谊都要迟到了。

脚步匆忙往外跑的技术员当然不会注意到和她擦身而过的那个清寒瘦削的身影。鸟居江利子也只是淡漠地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就把视线转向了天空。

外面的天空如墨染一般,已经入夜了。

江利子嘴角噙起一丝微笑,夜晚是最公平的,无论阴晴雨雪,漆黑的天空都是一样的。

她不讨厌夜晚,她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贤狼77
贤狼77 在 2018/04/29 14:47 发表

终于又见江蓉独处。特别喜欢这对在一起时安静温柔的时光,又为现在的处境感到悲哀。但愿她们终将能坦诚相待,找回失去的十年

酩邩
酩邩 在 2018/04/25 23:06 发表

更……更新了!爱你啊大大!其实比起两人的感情走向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案件真相了!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