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久远妖刀录【下】

作者:天野 原
更新时间:2018-04-22 10:09
点击:256
章节字数:55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5)

早晨来临,从晚梦中醒来的夏至,脑海中依然残留着半夜时看到的景象。

在看到的瞬间,心跳确实是停止了吧——那是绝对的炼狱之景,杀戮与残暴的气息,即使在屋内的夏至也被镇压到。

那是杀人鬼的气场吧,如果不是靠斩落樱瓣而磨练的心境,恐怕早已要被夺取魂魄。

完全可以闭上眼睛的——但是移不开目光。不是因为恐惧而无法动弹,而是一种感觉,让夏至要抑制住呕吐的感觉去看。

——为了,抹杀自己的懦弱。

「……啊哈……哈……呼呼……」

恢复了呼吸,不,是喘息才对。

太过逞强了吗,自己还不能够承受那样的地狱吧——真是不成熟。所以,还需要更多的修炼才行。

「诶……这是……」

在自己床沿旁放着的,是再熟悉不过的东西——青紫色的长刀。

那样美丽的刀,就放在自己的床边。

怎么回事呢?老师从来都没有来过自己的房间——那么是刀自己过来的吗?或者说,是那位宿刀灵呢?

有一股力量握住了夏至的手腕,最后碰到了刀鞘。就是在这一瞬间,夏至看到了——身袭青衣的美丽少女。

一定是太过美丽了吧,所以才看上去是虚幻的,连阳光都可以透过她的身体。青色的长发,萦绕住光子,看上去更加妖艳动人。

这样的美人,就坐在夏至的床边,握着她的手放在刀鞘之上。

——失去理智了。夏至只能呆呆地望着,听到那幽灵发出伶俐的笑声。

「呵呵,什么啊,看到我是这么吓人的吗?」

「啊……啊啊啊……那那那那个……我叫夏至!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是是,虽然早就知道了。我就是舞了,你还是第一次看到我对吧。」

「是的……」是激动呢,还是感到害羞呢?对于双颊染红的夏至来说,时间流动的是那么慢——这么美丽的人,为什么直到现在自己才能碰到刀鞘呢?

……说起来……为什么……

「诶诶诶诶!什么都没发生!不是说我会被妖刀吞噬的吗!老师骗我的吗!超级大大大大大骗子!?」

发现了真相的夏至——几乎是要泪眼汪汪的了。

「谁有兴趣骗你了啊,只能说,现在的你大概也成长到能被妖刀承认了吧。」

樱色的少女刚好从房门外走进来。

「谁会信你啊!就是在骗我吧,老师!」

「哎呀哎呀,小夏至的确是成熟了嘛,所以才能最终见到我呀~」

「是!是的!」

明明是一样的话却完全不一样的态度。绮莲看着两眼都在冒出金光的夏至默默的叹气。

——突然想到了昨晚的事情。

「老师……昨晚……」

「嗯……也罢,的确是该告诉你一些事情了吧。」卡莲走过来,像舞一样坐在夏至的床边,「关于这个杀人鬼的事情。」

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吧——

生来便带有强大杀气的女孩,被周围的一切恐惧着。无法抑制自己杀气的女孩,只是和她相处就会受到极大的精神压迫。

——被诅咒的女孩,魔神的转世。人们这样说。

她是孤独的,没有任何人会站在她这边。仅有着暴魇杀气的幼小女孩,没有足以反抗他人的力量。

所以她被遗弃了,本该将她当作祭品火烧的祭祀,因为害怕那股杀气将她丢到了无人的野外。

一定会死吧,樱色的女孩想到。

但她等来的不是死亡,而是命运的转折。

那是一位药剂师,同样是个被抛弃的天才——于是她不断的杀人,一次又一次地钻研毒药。但她最后终于知晓了答案。

落魄的药剂师,救下了被抛弃的魔神。

「我想要复仇。」女孩对药剂师说。

只有杀气而没有力量是不行的——但饱受折磨的这个幼小的女孩,即便通过训练也难以变得强大吧。

但帮助她的偏偏是天才的药剂师。那一定是足以跨越奇迹的诅咒的魔药吧——

「如果喝下了它的话,你就能拥有超越一切的力量。但同样的,你也必须背负它的诅咒,你会成为只能食人的杀人鬼吧。」

女孩明白这些。

「我本来就是被诅咒之人。」她这样告诉药剂师。

「这把妖刀,看来遇到了比我更适合的主人呢。」药剂师将青紫色的妖刀交给了这个女孩。

于是,在刀内幽灵的教导下,樱色的女孩转生成为了樱色的杀人鬼。携着残暴杀气的复仇之火,女孩将她过去遇到的每一个人杀尽,然后吞噬。

复仇是如此简单就完成了的事情,但杀戮的路途是无尽的。她不断地杀着,无差别的,诅咒着自己也诅咒着上苍。

——那是,她选择的道路。

「但是,再无限的道路,也一定会走到穷途吧。」坐在床边的杀人鬼,对那个黑发的女孩说道。

「现在就是时候了。比起总有一天因为无力而被抓捕的野狗咬死,我更希望能被你杀死。」

——所以,成长为足以杀死我的剑士吧。

——我会等待你,等到你取下我性命的那天。

「是,我一定做到,老师。」

这一天,黑发的女孩从自己的老师手里,接过了青色的妖刀。


(5)

「夏至,要更快速一点才行。诶呀!不对不对,要看准目标才行啊!」

这就是真正的剑术课了。握着妖刀的夏至,向前挥砍着。

不过,剑术老师不是绮莲,而是舞——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绮莲也是我教的啊。嗯,这么说吧,虽然刀是同一把,但是不同的侍者会有不同的剑术才对。而我,就是要发掘出最适合你的剑术啦。」

「诶诶!听起来很有道理!」光是那位幽灵亲自教导就足以让夏至兴奋了,「不过侍者是什么啊?」

「侍奉我的人啊,嗯,妖刀就是我的一部分,就是这样嘛~」幽灵如此说道。

「诶,用过这把妖刀的,不只是绮莲老师吗?」

当然了,你以为我活了几百年啊——幽灵回复道。「准确来说,绮莲是第三位,嫣华——也就是那位药剂师,是第二位。而小丫头你呢,如果能干掉绮莲的话就能成为第四侍者了吧。」

原来在自己之前,已经有三位了啊。不过第一位是谁呢——不,以后再问吧。

「夏至……用刀要有杀气,没有杀气的攻击和纸片没有区别。」

「是。」

大概是对目标的敌视一类的感觉吧,就算是死也要先弄死对方的感觉……但是夏至似乎并不擅长这个。

何况作为对手的是舞,夏至根本不会对她有杀气吧……当然她没有说出来。

「真是难办啊,这就是你的薄弱处了吗。你和绮莲是两个极端派啊!」

——一个有着难以抑制的杀气,一个则是无法用出杀气。但是不管怎么说,前者要比后者有威胁多了吧。

「虽……虽然我不擅长这个!但是一定有其他方面的特长天赋之类的吧!……有……吧……」说到后面自己都开始不自信了。

「或许有呐,合适你使用的剑术吗……」

青色的幽灵与青涩的剑士,开始了只属于她们的漫长训练——


(6)

又是一个弦月,今天,是樱花将要飘零的时刻。执着竹剑的樱色杀人鬼,在樱树下看着一步步走近的妖刀剑士。

「你来了吗。」

「是的,老师。」即将从鞘内拔出的,是叛逆的刀刃。

「我是不会放水的哦,做好觉悟吧,夏至。」

「是,我也会全力以赴的。」

——今夜,确实就是老师的死期!

突进,对着脖颈以极速砍下——青色的妖刀与竹剑碰撞——被挡下了。

「没有杀气的攻击,对我是无效的。」

「是吗。」

——双眼,颈部,双手,足部,几乎是在同时向夏至袭去的竹剑,夏至一边被向后击退,躲过了三击。

左手传来了剧烈的疼痛——眼前的这个杀人鬼,确实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

保持呼吸平稳,用刀是需要心境的。夏至调整着自己,面对着眼前的敌人——没错,那是敌人,是自己要斩杀的人。

为此,镜心。感受着周围一切的气流。

下一击,对准了夏至的胸腹——用妖刀挑开,成功地躲过了。

对方是进攻型的,需要的是时机。

「不进攻吗?」

「不能让老师猜透我的想法呢。」

「是这样吗,那么——」

——让我来看看你究竟学会了什么吧!

一步,无间——

在同样的弦月之下,偷偷观望的夏至已经见识过了这个仅属于杀人鬼的剑法。

任何逃脱在无限缩短的距离面前都是毫无意义的——为此,夏至根本就不需要逃脱。

同样是冲刺。

一步,音越——那是将音波也一并超越的速度。

无限缩短的距离,也意味着无限的接近。

因为距离差值的改变,自卡莲发出的第二步必须有所调整——而这正是身为后手的夏至的时机。

二步,停息——呼吸,连同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凝固起来。名为「六观心法」之一的「停息」,借助自己的呼吸来影响外界。

在停滞的时空中,防御是不可能的。

——那正是在斩落樱瓣中领悟的秘籍。不是去预判樱瓣何时落下,而是去影响樱瓣落下的时机。

足以确立胜利的王牌——但还不行。有着堪比魔神般气息的樱色杀人鬼,仅靠杀气便得以驱动周围的气场。

尽管无法回击,但绮莲足以防御住夏至的下一击。

「老师,因为你,不太喜欢看着我呢。」

——什么?

即将到来的,一定是水平的斩击,绮莲能够把握夏至的动作。但是——感觉不到杀气。

连一丝一毫都感觉不到。

有着怎样的力度?会用怎样的角度?攻击的目标是哪里?——就算知道接下来的动作,也不知道她将要攻向哪里。

没有杀气——不,这是将「杀气完全隐藏」的攻击。若是没有杀气的攻击一定不会造成多大伤害的——但这不一样,这是饱含着杀气却完全无法让外人感知的一斩。

比起剑士,这是只有刺杀者才能掌握的技巧——无法防御的斩击。

三步,樱無。

胜利,在这一斩中被确立下来。

能否被陪伴了自己一身的妖刀刺中心脏,能够被自己的弟子亲手杀死——

对于这个樱色的杀人鬼来说,一定是最美好的结局吧。

为此,她满足地笑了起来。

「呐——那孩子,就拜托你了啊。」

那是对藏在刀内的那位搭档告别呢,还是在对即将走向新路的弟子嘱咐呢?

至少,杀人鬼安详地闭上了双目。

在意识完全散尽之前,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啊,交给我吧。

属于夜晚的樱花,在绵月的勾勒下,飘零满地。


(7)

「我会成为抑制住妖刀的刀鞘。」

葬下了老师的黑发剑士,在即将启程之前,对陪在身边的幽灵这样说道。

她确实是这样做的,杀人鬼的传言,在那一夜便消失殆尽。

但妖刀依然在黑暗中斩杀着恶人。

前路是漫长的,因此,少女剑士也需要休息整顿——比如说,像是茶馆之类的地方。

「啊……好慢啊!为什么还没上茶啊!」

明明不是休息日,店内的客人也不算太多,但上茶的时间却出乎意料的久。

明明练就了镜心的少女,她的耐心被流逝的时间消磨耗尽。

「嗯,耐心是很重要的啊,夏至。」

幸好,还有只有自己能看到的幽灵陪在身边,那样还能聊聊天。

「呐,舞?给我说说以前的事情嘛,你的前两位侍者,是怎么样的人啊?」

虽然在听说自己之前还有其他侍者而饱受打击,但总归,好奇心是另一回事。

「啊,第二侍者的嫣华,如你所知是一位药剂师啦。」

——那是一位天才的药剂师,年纪轻轻便身列宫廷,为王室调药。那时候,她还没有真正发挥她的天分吧。

直到她被卷入政治斗争之中,被陷害,最后被流放驱逐。她开始憎恨堕落——名为嫣华的药剂师,最终成为了天才的制毒师。

一次偶然,她遇到了寄宿在妖刀里的幽灵,那成为了推动毒宴的契机——无人能够看到的幽灵,能够利用灵压携起毒药的幽灵,那是最完美的下毒者。

于是,那是无限的杀戮,曾经陷害过那位药剂师的人,被如今的制毒师在无形中抹杀。

「啊——就是这样了!总而言之她根本不是剑士,也没用过刀。完全是让我帮她下毒手罢了。这么说来,她可是相当独特一位的侍者嘛!」

不过被差遣着去下毒药,究竟是谁在侍奉谁呢——夏至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舞为什么会帮她呢?」

「她可是天才的制毒师啊!中毒者的死相可是一个比一个扭曲来的。我嘛,很开心看着他们吃下毒药,欣赏完扭曲的死状,最后再回去报告——嗯,简直是再有趣不过了,哪有不帮的道理啊!」

……这是再病态不过的乐趣了吧。

「您要的茶,客人,请慢用。」

「啊啊啊!终于来了,我都快等死了!」

装在精致的白色茶杯中的茶水,散发着自然的清香——不愧是附近有名的茶馆,想来是有秘方的吧。

夏至迫不及待的端起茶杯,正要喝下——

面前的幽灵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夏至呐,拜嫣华所赐,我对各种罕见的药剂也是了解颇多的哦?」

——所以?

幽灵的下一句话,让夏至把含在嘴里的茶水全部吐了出来。


(8)

阳光无法照入的后房,是一场已经结束的杀戮——黑发的妖刀剑士,将刀缓缓地收入鞘中。

「明明有调制的才能,却偏偏要干这种勾当。」在地上躺着的,三具已经冷掉的尸体。

「呵呵,毕竟,是有利可图啊。你也知道现在是什么世道。」

那些关在地牢里的女孩子,都已经获得自由了。

——打着茶馆的旗号,却在茶水里掺入迷药。配合着茶水自然的香气掺入的迷药,那不是一般人能调制出来的。

而目标是,偶尔来到茶馆里的年轻女孩子们。将她们迷倒,再拖到地牢里关起来。想必最后,不过是卖给有钱人家里当玩物。

「所以……上茶才会那么慢啊。」

夏至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从没人的道上走出了茶馆。她只是刺杀者罢了,善后的事情,交给等几天后才赶到现场的人员吧。

「呐,舞,继续之前的话题吧。那个第一位侍者,是谁啊?」

「啊……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吧?那时候,我也还是个人类,这把刀也还不是妖刀呢。」

夏至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原来这个幽灵,曾经也是人类吗!?

「是哦,我没说过吗?」摆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夏至坚决地摇了摇头。

「嘛,她啊,叫作近月,是一个铸剑师的女儿。」——目前为止的侍者中,她是最强的一位。不如说是「无法超越」。幽灵如此说道。

「无法超越?连绮莲老师都?」

「嗯。如果说绮莲是最强的杀戮狂的话,那近月就是最强的剑术师。嗯……嫣华的话,就是最强的制毒师吧。」

听上去都是很了不起的人物。那么自己的话也是——

「最强的受。」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喂!?为什么到我这边就是这样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为了抑制妖刀就不能过度地杀戮,但妖刀本身依然在渴求着鲜血——解决的方式,不用说,就只有「体液交换」了。

「今天晚上,就定为三次吧。」

「诶!?明明有杀过人!」

「一天里的最低记录是二十七,最高记录是五百二十三……你要是能做到绮莲这种程度,我也不必如此啊。」

——而且,从血液变成体液,我还蛮喜欢的。舞在心里补充道。

黑发的刺杀者,也只好妥协了。

「然后呢!关于那个近月的事,继续说啊!还有你以前是人类,这把刀不是妖刀的事情,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啊啊……这么古老的事,回想起来很难的啦。不然你每天晚上十次起步……我就考虑一下?」

虽然稍微考虑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尽管还很好奇。

黑发的刺杀者与青色的幽灵,还将继续她们的道路。或许在下一个时代,还会迎来第五位侍者,但在那之前——

「那么今天晚上就是四次了。」

「变多了一次!?」

希望宿刀的幽灵,不会提前变成淫魔吧。


因为好久没有更新最近又没有脑洞就看着传上来了其实我觉得还可以的这篇!是以前为某个痴女读者写的……夏至那篇也是……
唔唔,还有呢,下一个真正的新文正在考虑中!真的啦!我也不想摸鱼的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