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四章 - 第六章

作者:维她命水
更新时间:2018-04-14 22:38
点击:64
章节字数:16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章


易小卉最后一次找我,是2017年11月2号。那天下着小雨,她脸色不是很好,眼下带着明显的青黑。

“我跟她……她抱了我。”

这是那天她跟我开口说的第一句话,随后就像是终于被压垮了,哽咽着哭了起来。

那是下午三点,还很早,外头天色却是阴暗,因此我不得不开着灯。就着淅沥的雨声,我看着她哭了近半个小时。

“梦里我过的很快乐,但醒来之后,再回想起梦里的内容,我就变得很难过,难过得喘不过气来。”

“童医生,求你,我求你帮帮我。”

“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

“我有男朋友,我们都很爱对方。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梦到这些。”

“太痛苦了……”

“我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我梦见这些?”

“她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梦里,为什么……”

大哭了一场后,她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明亮的灯光下,她偏头望着窗外阴沉的天色:“我不知道这些到底是真的发生过,还是仅仅只是我的一些梦。”

“我不想再管了,我只想就这样好好过下去。”她说,“谢谢你,童医生。”

她跟我道别,接着走出诊所,走进了雨里。

然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童素,”电话那头的人说,“我要结婚了。”



第五章


两年前,尹楣玟突然找上我。

自上次她的婚礼过后,我们已经许久没有联系。后来陆陆续续听说她离了婚,独身生活过的潇洒,很是快活。

可事实再次印证了传言是不可信的。

见面那天她没化妆,神色疲惫,看起来像是很多天没睡过好觉。

她来找我帮忙,带着一身浓郁的烟味,说她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易小卉。

她坐在医院的病床上,穿着一身过于宽大的病号服。尹楣玟带我走到她病房门口时,她正望着窗外发呆。

那时候还没蓄起现在这样的长发,留着很俏皮的西瓜头,整个人却散发着沉沉的阴郁气,见到尹楣玟后才显出点活气儿来。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大概才……这么高吧,”深夜里医院的走廊人员稀少,我们坐在靠墙的座椅上,她抬手虚虚比划了一下,“很害羞,躲在家长后面不愿意叫人。”

“再见就是十多年以后了。那次本来也没打算回家过年的,还是我爸一直催着。那时候不经意看见她在笑,很灿烂,带着年轻人特有的鲜活气。”

夜里有些冷,我搓了搓手,看见她笑了一下。

“你也知道,对于已经丢失的东西,我们这些人十有八九都是怀念又渴望的。更何况是这么热腾腾的、像个小太阳一样的人物。我抵抗不了。”

“你体会过那种感觉吗?像是重新回到了少年的时候,生活很轻快,连空气都是香甜的。”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把手探进随行的手提包里,然后又想到什么似的,最终掏出了团空气,于是只能双手交握,轻轻搁在腿上。

“后来被她爸妈发现了,就把她关了起来,手机电脑都没收了,学也不让上,谁都不给联系。”

“她着急想见我,从窗子爬了出来,结果摔破了头,她爸妈见实在阻止不了,这才让我们见了面。当我在医院再次见到她,却发现她跟变了个人似的,身上那种活泼热情的少年气几乎消失不见了。我不知道那段时间她经历了什么,想来也不会什么好的经历。”

“但是你知道吗,前两天,就在这儿,”她指了指病房门口的空地,“她妈跪下来,哭着求我放过她女儿。”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答应下来。哪想到那时候她就站在门后,结果第二天一早就听见她差点想不开的消息。”我看见她把脸埋进了手掌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打着心理治疗的幌子,我对易小卉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催眠。与此同时,尹楣玟联系了所有知道她们关系的人,各种恳请拜托。又扔掉了她送给易小卉的所有礼物,把易小卉身边她的所有痕迹删的片甲不留——

三个月过后,易小卉就仅仅是因为发生了一场车祸、而不得不请假养伤的普通病号而已。


“她会去吗?”我问。

“邀请了她父母,”我听见她在电话那头这样答道,“不过那天她男朋友好像有场比赛,大概是不会去了。”



第六章


2017年11月12日,星期天。

下午下班前,我把尹楣玟送来的婚礼请柬留在了办公室,然后驱车回家。

这是立冬后少有的艳阳天,我把车停在J大校门口。隔着车流如织的柏油马路,仿佛能够听到里头体育馆隐约传来的欢呼声。

我把车窗摇下,抽了这两个月以来的第一根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