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真伪莫辨

作者:有撸有理
更新时间:2018-04-22 10:37
点击:187
章节字数:47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加利亚色当,加利亚色当,最强侦探事务所,巴卡德尔侦探事务所倒闭了!王八蛋老板艾萨克,吃喝嫖赌,欠下两个月房租,带着剩余资金跑了!我没有办法,拿着勋章抵工资。原来各国政府发的勋章,统统二十马克!统统二十马克!艾萨克王八蛋,你不是人,我辛辛苦苦跟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你还我血汗钱!”

——黑田那佳的噩梦①


黑田那佳拉上占卜室的小窗,看起了报纸上的求职专栏。艾萨克·福尔摩斯已经出走了约两个礼拜,留给那佳的唯一线索是期间打来的一通电话。

“这案子有点棘手啊,我暂时回不来了。艾琳·艾德勒②这个女人,不简单啊。”透过电话听筒,那佳听到了福尔摩斯小姐咀嚼的声音。

“艾萨克,你还没有给我发工资。”

“喂,喂!什么?啊,‘哔——’的‘咔——’还没有‘唰——’。信号不太好啊。先挂断了。”

她的工资在侦探的胃里化成了渣滓。

事务所的生意也急转直下,犹豫不决的来客在听说艾萨克出差的消息后多会回头走掉。

“拉尔小姐,我作为艾萨克的助手也是积累了足够的经验的。把事情交给我的话……”

“我可以等巴卡德尔小姐回来。”

等不到那佳哭穷,板着脸的委托人就已经消失在了街角。

回到公寓的那佳只得拿出自己祖母赠送的压箱底宝贝。

据祖母称这东西可以救那佳于水火。

“我可不是能预言的魔女,奶奶!《简明易懂!你也可以学会六十四卦③!》是哪个摆摊的奸商卖给您的啊!”



海茵莉凯·祖·塞因·维特根斯坦亲王并不是不会去做下人的工作。在按军衔划分等级的军中,曾是新兵的她也有为前辈跑腿打杂的些许经验。

但是能做并不代表习惯。她还是不能理解来自世交家族的友人提出的跑腿请求。

不信任漏洞百出的邮政系统,但总能相信自家的忠仆。

“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本来我是要亲自去送的。”友人说道,交给了她一封信和一个礼物盒。

粉色的礼盒上系着玫红的蝴蝶结,下面夹着一张做工考究的姓名卡。

放在礼盒上的信件则是另一幅模样,皱巴巴的信纸上带着淡红色的茶渍,信封的左下角被微微烧焦,被烧开的洞口里透出信纸的一角。

“这两样东西真的都是送给一个人的吗?”海茵莉凯十分困惑,但也没有多问那位将要踏上“改变人生之旅”的友人。

对应纸条上地址的,是一座利比里昂风格的住宅。房子的正门上的小窗里,一只顶着透明挡板的“狗头”正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手里的盒子。

“这不是吃的。”海茵莉凯走到门口。“狗头”向前挣扎了几下,透明挡板贴着“狗头”上下晃动。经过数秒的尝试后,“狗头”呜咽了一下,继续望着海茵莉凯。

“找汝的主人来。”

“狗头”闭上眼睛,不想理睬这个没有食物的陌生人……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昆杜菈·拉尔想起了自己在担任502JFW发生的“宣传画涂鸦事件”。

在原本的海报中,一位刚刚归家的欧拉西亚下士拥抱着他的妻子,年幼的孩子拿着木制的手枪模型呆呆地望着激动的大人们。

海报贴出不到一天,就有好事者给孩子添上了一顶索穆斯钢盔。到了第二天,画中的沙发下又露出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索穆斯军靴。④

宣传栏前的混乱惊扰到了机库里训导着破坏魔女的战斗队长。她撕下海报,红着脸冲进司令室,将海报摊到桌子上。司令淡定地把起草中的情书塞到了抽屉里,看了看涨红了脸的波克雷什金上尉,又看了看锦上添花的海报。

“战争时期。”她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个词。

为了维护联军内部团结友好的氛围,该事件以海报撤下告终。

前线征战的军人和后方留守的平民。物质与精神在火线划分出的两片世界内独立地流通着。电话、电报、信件,这些看似能构起两个世界间的桥梁的人类发明,在战火纷飞的战壕里或许还能为士兵们提供最后的心灵支柱,但在有着平和天空的后方,它们的作用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小。

就算自己不在的时候,可能有其他人充当了自己女儿的妈咪,昆杜菈·拉尔也不能怎样。

她无法伤心,也无法生气。

她本来就不曾和葛丽塔有过任何口头与书面上的约定。

她应该感到幸运才对,自己毕竟还能够被葛丽塔接纳。

餐厅的椅子上坐过谁,客厅的沙发上躺过谁,谁抱过自己的女儿,谁穿过自己的浴袍,谁睡过自己的床……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又有谁要去关心。

生活总要继续。

“曾经有喜欢操心的亲戚想为我另寻婚约。”葛丽塔说着,将双手搭到昆杜菈的腰上,魔力顺着指尖流入腰椎。

嘴碎的社会并不待见未婚妈妈。

“有喜欢的吗?”昆杜菈侧过头,把手伸向垂在一边的猫尾巴。

“大多数我都不喜欢。而且我并不想为了名声结婚。”葛丽塔脑袋上的猫耳往后扇了两下。

“也就是说,你后来有喜欢过别人?”

“有一个,勉勉强强。现在想想,也说不上喜欢,只不过她对格蕾丝很好。你看到的那张洗礼后拍的照片。是她后来寄给我的。”

穿着精美的蕾丝洗礼服的婴儿,睡在母亲的臂弯里。

“你们还在联系?”

“最近倒没有。我和她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真想见见她啊。”

“还是算了吧。”

“你怕我们会打起来?”

“不,只是怕她发现你的真面目之后,斗志又会燃烧起来。”

“她只会祝我们幸福。”

“让她祝一个半夜起床偷零食的人幸福?有些困难啊。”葛丽塔掐了一下昆杜菈的大腿,“你该减肥了。”


“维特根斯坦中校,你这是?”拉尔打开门,就看见捧着粉红色礼盒的夜航团成员站在自家门口。

库平斯基难道真的向全卡尔斯兰广播了自己成家立业的消息?难道真的有好事之徒想要来一睹自己女儿的真容吗?

看到长于自己的陌生上级军官就单手端着盒子敬礼的维特根斯坦怎么可能和“好事之徒”这个词挂钩嘛。

按照惯例回礼时,她才发现神情紧张的海茵莉凯偷偷瞄着自己的右边。

尼古拉斯(格蕾丝的使魔)蹲坐在门边,她的小主人则认认真真地向穿着深黑色制服的陌生人行着军礼。

“有……怎么有个迷你版的拉尔上校!是军方的什么机密计划嘛?!”海茵莉凯大叫着,向后退了一步,完全没了刚开始见到拉尔时的认真模样。

“这是格蕾丝·克劳森·拉尔,我的女儿。”拉尔说着,牵住格蕾丝的小手。看来维特根斯坦并不知道自己有女儿这件事。

“妾……妾身当然知道。”海茵莉凯调整了一下站姿,自己刚刚说出这句话,一定是因为看多了利比里昂人留下的科幻漫画。

“小朋友好啊。妾身是海茵莉凯·祖·赛因-维特根斯坦亲王。”维特根斯坦向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介绍自己。

“海茵莉凯阿姨好!”格蕾丝对着维特根斯坦喊道。她不知道这句话给年轻的军人内心带来了多大的打击,尽管她妈妈生下她时的年纪和现在面前的军人相差无几。

“维特根斯坦中校,你这次前来是为了?”昆杜菈叫醒了还在思考“阿姨”这个词语内涵的海茵莉凯。

“妾身是受友人委托来送东西。请问格蕾丝……好吧,就是您的女儿了。”海茵莉凯蹲下来,把那个粉色的盒子递给了孩子。接着,她又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了那封皱巴巴的信件递给拉尔:“葛丽塔·海因里希·克劳森,想必是您的太太吧。友人也嘱托妾身务必要将这封信交给她。”

“谢谢你。”昆杜菈接过充满大吉岭香气的信件。

一旁的格蕾丝已经拆开了盒子的包装:“是熊熊唉。”她把新到手的玩具举高高,在门廊上转起了圈圈。

看到自己送来的礼物,海茵莉凯已经不纠结于“阿姨”这个称呼了。这个熊,这个steiff的熊⑤,这个steiff限定版的“戴着珍珠耳环的熊”,这个在自己无法请假去排队抢购的熊,到底是在自己手里待过两天了!当然,就算自己的友人告诉自己货物的内容,海茵莉凯也不会出于私欲扣留下来的。

“要进来喝杯茶吗?”看了眼信封上的署名,昆杜菈向站在门口的维特根斯坦发出了邀请。海茵莉凯婉拒了长官的好意,便驾车离开了。

昆杜菈关上门,手里拿着信件,跟着格蕾丝上了楼。格蕾丝把新收到的泰迪熊放进了自己房间里的印第安帐篷中。同一品牌的列兵熊、邮递员熊、皇帝熊、蝴蝶结熊、连衣裙熊、医生熊、牧羊人熊、魔女熊……被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帐篷的一角。

“格蕾丝,这些熊熊都是夏洛特阿姨送给你的吗?”昆杜菈念出信件上的名字,坐在了帐篷的门口。

“对啊。夏洛特阿姨每次来都给我带熊熊的。”孩子把脑袋探出头,看着自己的妈咪。

昆杜菈却依然把注意力集中在这封脏兮兮的信件上。

私自拆葛丽塔的信件虽然不好,但是……自己以前就能在人事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拆开并还原调令,谨慎行事的话,葛丽塔是不会发现的。

这么想着,身边出现了熟悉的白大尾巴。

她用脑袋蹭着女主人未婚妻的大腿,喉咙里发出响亮的呼噜声。

昆杜菈把信件放在地毯上,伸手去摸撒娇的小猫的臀部。猫咪呼噜着竖起尾巴,翘起屁股,享受着抚摸。

然后在昆杜菈沉迷于吸自己尾巴的时候,她就叼起那封信件冲出了房门,在走廊里留下了一道白色的直线。

待昆杜菈带着自己的使魔伊莎贝拉(Isabelle)⑥搜索到她时。她已经躲到了安全的沙发底下,黑色的肉垫压着那封信,面对昆杜菈探进来的手,发出“哈——嘶——”的威吓声。一人一猫在沙发边僵持到葛丽塔归来。

“你的使魔怎么了?”在晚餐时,昆杜菈向自己的未婚妻抱怨道。

“一定是你惹到她了。猫永远是正确的。”

“你这说话口气和明娜一样。”

“什么?”

“对于猫科动物特别袒护。”

“我只是陈述了事实。让我猜猜,你干了什么。嗯。你是不是想知道夏洛特是谁?”葛丽塔放下刀叉,转向格蕾丝,“告诉你的蠢妈咪,夏洛特阿姨是妈妈的谁。”

“夏洛特阿姨是妈妈的妈妈的姐姐的女儿。就是奶奶的妹妹的女儿。就是约瑟芬奶奶的女儿。就是夏洛特阿姨。”格蕾丝掰着手指头,向坐在一边的妈咪复杂地解释简单的亲缘关系。

“真聪明。”昆杜菈说道,“妈咪真想见见她们啊。”

一大一小的两个人都摇了摇头。

“他们不喜欢你(妈咪)。”大人和孩子齐声说道。


“您说,您是意外碰到了自己已经成了家的上级军官?”坐在木板后面的卜者问道。前来咨询的客人应了一声,便又不说话了。

“难怪您的挂相里出现了对于恋爱、婚姻的渴望啊。”

“这个就算是普通人也知道吧。妾身说的那么明显了。”

“您别急。这样做,我才能将您的信息传递给天,天才能给我回应。”那佳说着,将手中的木条摊在了海茵莉凯面前,“啊。暗夜幽灵思恋着的人儿,你在迷茫着什么哟。”

“您怎么知道,她是……”

“为了不再寂寞而寻找的朋友竟成了爱人。”

“天哪。”

“白发魔女期待您的进一步行动已经很久了。”

“您真是太厉害了。您怎么知道她是白发的!”海茵莉凯看着面前的木条,占卜摊看板上写着的‘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真不是浪得虚名的。

“天机不可泄露。”

“不愧是大师。那么妾身该如何去面对她呢。”

“这个嘛……”

“求求您了,大师。妾身一定会厚酬您的。”

“你怎么可以说钱这么庸俗的事啊!像我这种大师怎么可能那么贪财啊!”那佳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想要靠疼痛来转移自己对蝇头小利的注意力。

“是啊,妾身实在是太愚笨了。”

“噗呵呵,公主大人,竟然说自己愚笨。”那佳小声嘟囔。

“您说什么了吗。”

“啊,没什么。我说,您应该多做好事,多积德。您看这里。”那佳又指着另一角的木条,“有一位从东方来的贵人来帮你了。她是你的故人。你要无条件的帮助她、关爱她,给她提供最美味的食物、最柔软的床铺。”

“哦?是谁?妾身怎么才能见到她?大师,求解啊,这真的是关乎到妾身的未来啊!”

“别急嘛。在这个位置我看到了西、很近、液体、棕色、一七一五这些信息。”

从小窗里滚进了数枚十马克硬币。

“意思是你在那条街西边的咖啡厅等着,到十七点十五分时就会有好事发生。天是这么告诉我的。”

“多谢大师指点!啊,十七点十五分啊,还有一个小时嘛。那么,大师就此别过!”

“祝你好运。”

黑田那佳收起折凳。

“心灵纯洁的人,是会交好运的。”

——————————————————————————————————————————————————

①neta自江南皮革厂

②艾琳·艾德勒:《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的《波西米亚丑闻》一章登场的角色

③六十四卦:《易经》记载的一种占卜方法。

④neta自ww2时期三德子的策反海报,大致内容一般是士兵在前线,后方的恋人/老婆和别人跑了。

⑤steiff泰迪熊,是玩具,也是很好的收藏品。

⑥伊莎贝尔(Isabelle):作者自设的拉尔的使魔的名字。来源于“法国母狼”伊莎贝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