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掳获真心(下)

作者:缘本透
更新时间:2018-04-12 08:07
点击:184
章节字数:32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阳明告白后的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


更确切说,又可是有那么些事物在夏树心底不知不觉地变化着。




阳明当时最后所说的话随着周遭女生的聊天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印证,而心想尽可能不去在意的夏树也就传言听到了好几个版本,有共通点又不全相同。


但这同事间一块吃饭也算合情合理吧?毕竟属于一般社交的范畴。作为女朋友的一方,是不是应该对此表示体谅而不应该怀疑呢?




坐在课上的夏树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不经意罗列出传言的关键词,黑色的圆珠笔却在光滑的纸面上的同一处地方重复地打着圆圈。




安静的课室,粉笔与黑板间的摩擦跟碰撞发出了特有的“咔咔”声响。


跟横竖直撇捺的文字无关与逻辑思考,避开迷惑人的陷阱,通过公式运算得出唯一的结果数学不同。夏树脑海中关于传言的整理,虽然可以找到相信的理由,却也有无法辩驳的猜疑。思索着时间上的凑巧,猜想着柊宣的言行,判断着个中的真伪,说服自己的同时又难掩起疑的心等等……


2


总得来说,夏树跟柊宣的相处实际根据较忙碌的一方柊宣来决定彼此见面的时间。这么说来,夏树更多属于自愿听从、随传随到的一方吧?因为柊宣忙碌,所以心甘做个听话的小孩,当对方忙完后一个手机简讯,不然就是直接按响对方家的门铃……


如此简单的方式。


“纯粹”的二人关系,“直白”的身体交流。一方主动给予,一方无私接受。




然夏树在跟柊宣两人相处时的从旁敲问,在对方给予了身心的安抚下放下了猜忌,却在某一天的夜里收到的一则手机讯息,而撕开了谎言背后鲜血淋漓的真实……




+XX2 84501233 22:14:15


夏树快来乐福车站,你的答案就在这里




夏树盯着手机光亮的屏幕,不知怎么身体却是为之一僵。谁给她发来信息,她其实多少是知道的。微微皱起眉头,莫名攥紧了手机。直觉告诉她,去了的话坏事就会成真……离开了书桌,深吸了一口气像是给予自己注入镇定的勇气。




在屏幕的键盘上,手指快速地敲打出文字,一如平日对收信人那般简单的问候。回复时间的等待,书桌上滴答滴答行走的闹钟,彷如此刻无声胜有声的心率。




+XX2 84501233 22:31:53


雷斯顿酒店


(照片)


(照片)


22:32:00


(照片)




大坏蛋 22:32:03


我还在外头跟老师们一块,回去再给你信息?




因照片、信息的接连接收跟显示,除了在震动的手机外,还有被震惊了的心。


脑子“唰”的一片空白,仿若当下的空气瞬间被抽干那般让人窒息。无力垂下的双手,被松开的手机虽与木质地板碰撞出一声闷响,可与此同时碎裂的巨响也回荡在心灵深处,久久未绝。


那互如恋人般亲密的挽着手,倚靠在同校老师瞬辉肩上的柊宣。


那与自己一块总面带着温柔笑容的柊宣。


那……




无声的涙顺着稚嫩的脸颊滑落而下,不久莫名的笑意却带动着整个颤动的身体。眼泪与戏谑的笑容一同展现在那精致的五官上,又瞬间戛然而止在夏树她人抬头看向天花板之际。




长夜漫漫。


3


我10岁那年,23岁的你搬来。


温柔的笑容,好看的身影,每每抓住了我的视线。


是憧憬吗?是爱慕吧?还是人们常说的老话,其实是一见钟情。


我说我喜欢你,你总温柔抚摸着我的头;我说我爱你,你却笑了笑吻住了我的唇。我说我只属于你,你则用实际的行动取代了响应的话语……




——吶,柊宣……你是爱我的吧?我喜欢你,爱你,只属于你……那你呢?




以不舒服为由在家呆了近乎三天的夏树,此刻忽而从床上坐起。


垂下的长发部分映入了眼帘,不禁让她一边用手一顺而下的同时,脑子回想到的是每当两人侧身果体躺在床上时,眼眸被夜色浸染的柊宣总会抚摸着自己,用着那迷人而低沉的嗓音对自己连连称赞。




——吶,柊宣……你是爱我的,不是吗?不然,怎么生成交融一体的欲望?但是,你又为什么选择跟瞬辉走到一起?嗯,是瞬辉……是他从我这里抢走了你。但我知道,你的心肯定是在我这里吧?只属于我的,只爱我一个人的心,谁都抢不走。




13:25:43


柊宣,今天爸妈不在家,晚上你有时间吗?


大坏蛋 13:27:56


有❤你这几天没来上课,我很担心呢……给你发信息也不回。


13:28:42


发烧了……所以在休息。


大坏蛋 13:30:01


那我晚上回去给你信息?你好好休息。


13:31:42






滴…答…


滴…答…


熟悉而有规律的声响源自开放式厨房内的水槽,这样的频率和着钟摆又如此刻身着月白连衣裙的夏树,静待着深爱的柊宣到来时的心跳。


光亮整洁而不失格调的家具装潢,无疑显示出这户主人的品味及身份,然而鲜少的生活痕迹也昭示着双亲与夏树的聚少离多。




——叮咚。


这时家里回荡着门铃的旋律,这让在厨房准备着饮料的夏树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同时,难掩喜悦迈出欢快步伐的她,随即朝大门的方向走去并旋开了深棕色的大门。依旧的人,依旧温柔而迷人的笑容……今天的柊宣身穿着白色衬衫跟黑色修身的及膝裙,在夏树看来这无疑将柊宣的成熟妩媚衬托出了一个极致。




“今天的夏树很可爱呢。”


“只是今天吗?”


“当然不是,夏树一直那么可爱~”




夏树主动挽起柊宣的手,让她随自己往客厅走。如此自然的动作,这在夏树的记忆中最初也是这么邀请柊宣来到自己家,在一声招呼过后,她人走到厨房端出了盛有金黄色气泡液体的高脚杯。




“身体感觉怎样了?”


“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所以这是庆祝么?”




看着柊宣挑眉又玩味的神情,夏树笑了笑。


如两年前相仿的情景,若不是当初错把香槟当汽水喝入口也不会有大胆的告白。而今天的这一次,香槟准确无误地递给柊宣,汽水则好好的留给了自己。透明的玻璃杯面被白色的水雾所覆盖,夏树手拿着高脚杯喝了一口汽水,便带着属于她迷人的笑容面朝着柊宣往她的大腿上一坐。


轻柔而深沉的一吻将冰凉的液体夹杂着独有的温度传递到了对方的口中,彼此注视着对方的双眸,一个清澈如水,一个深邃似海。柊宣双手环抱着夏树的纤腰,尽管14岁的少女,初显女性曲线的身形,好看如她无疑昭显着日后会出落成标志的美女。


而此刻又让人联想到纯净可人的天使。




“夏树终有一天会长大,而你也会找到你爱的人。”


“我爱的人是你,柊宣。”


“等你大了,我也老了,你也爱?”


“那是当然~我只属于你,只爱你,那你爱我吗?”


“……傻瓜……”




夏树凝视着眼前的人,眼前她所迷恋深爱的女人。此时此刻,依旧如她印象那般温柔,笑着说出傻瓜两字。夏树深深吸了一口气提醒着柊宣跟自己碰杯,而就在柊宣喝下了一整杯香槟,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而怀里的夏树依旧保持着笑容注视着她。


此时,当柊宣还没来得及说这酒有问题,人已经昏昏睡了过去……


4


嘀、嗒…嘀、嗒…属于夏树家钟摆的声响。


被塑料扣环和白布双重捆绑着的手脚,想要说话却被毛巾堵住了的嘴巴。


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柊宣意识到自己的状况,难以置信地看着此刻坐在沙发上熟悉的身影,挣扎的她似乎在提醒着自己可爱的小对象,快放开自己。




“柊宣……为什么要你说爱我那么难?如果换瞬辉老师的话,你会说出口吗?”




夏树缓缓来到了柊宣的身前,如此一站一坐的对看,夏树那清澈的双眸不知何时染上了一抹阴沉。手中执着的物件,在昏黄的灯光下闪耀着锋利的光芒,这也让动弹不得的柊宣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同时,惶恐更欲要挣扎。




“瞬辉老师可以抢走你的人,但始终抢不走属于我的,你的心。”


“呜、唔唔唔……!!”


“我是属于你的……你也属于我的。别人不都说得不到人,至少也要得到心么?那柊宣你的心是属于我的。”




夏树伸手轻抚着她所熟悉的脸庞,从那好看的眉形再到高挺的鼻梁,最后目光落在涂有深红的柔唇上。夏树浅浅地笑了,突然有种理解了柊宣的角度看自己的感觉……眼下的人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而自己有种突然长大的错觉。


这无关年龄、身份等等关系……柊宣的涙滑落脸颊却被夏树用吻给拭去。




而就在下一瞬,夏树的表情忽而冷峻起来。手中的小刀从最初的朝上改而朝下……今日的柊宣在胸前敞开几粒纽扣的白衬衫,被夏树不缓不慢地将紧邻下方的两颗纽扣给解开,露出了黑色性感的内衣。


带着起伏而挺立的胸型,夏树将脸埋入当中像是享受着聆听那令她再心安不已的心率。




滴答、滴答……


鲜红的液体顺着刀沿滴落,染红的不单是柊宣那雪白的衬衣,还有,就是夏树身上月白的连衣裙。灯光下被剖开的心房,柊宣早在疼痛与失血中闭上了双眸。而夏树那早已沾满鲜红的双手,此刻则捧着属于她所爱的人的心脏,倍感珍惜的用脸凑过去轻抚着。




“柊宣,这样你的心永远是属于我的了。”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疯狂吸猫者
疯狂吸猫者 在 2018/04/20 07:30 发表

喵喵喵?!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