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EP20

作者:幻想漆夜
更新时间:2018-04-28 11:24
点击:115
章节字数:60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愧是教会的大祭司,果然见多识广”神庙的门口出现了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唔…!”小鸟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愤怒的灵魂波动,牢牢锁定了那个比较矮的身影,“伪灵…”穗乃果见状也轻轻呢喃,眼中划过一丝金色,海未更是已经把魔剑拔了出来,剑尖遥遥指向伪灵,“…我劝你还是把你的手下全部派去外面和帝国交战”那个伪灵此时开口说道,“嗯?这不是你要求设下的埋伏么?”


“我原来只以为是一些高手,却没有想到又是这帮人”他微微停顿,“听我的吧,待在这里只会白白浪费”“…”吸血凤凰点点头,街道两边的飞禽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和突然出现时一样又突然消失了,“灵族,果然又是你们来捣乱我的计划!”那个伪灵话不多说,纵身而起朝着秘意幽思这边扑过来,“凛,你和花阳去找那家伙,这边我们来对付!”穗乃果喊了一声,凛也点点头朝着神庙跑过去。


“至于你,受死!”小鸟早就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了,灵剑含怒出手,无形的波动瞬间就抵达了伪灵的身前,“哼!”伪灵身上的斗篷一掀,一只手臂朝着小鸟狠狠砸过来,“呲——”但是手臂刚刚伸出就被海未直接斩断,血液洒了一地,“哼…”见到突袭无效伪灵又朝旁边一闪,躲过穗乃果的一枚圣剑投影,“…你们这帮杂种,给我滚开!”似乎是见到绘里希真姬和妮可同时扑了上来,伪灵突然怒吼一声,残缺不堪的灵魂波动荡漾开来。


虽然对三位一体毫无作用,但是对于其她人还是有压制作用,让她们的身形也为之一滞,“只不过是创世四族创造的杂种而已,也想介入我的战斗!想死的话就成全你们!”那个伪灵突然扔出无数血色的小方块,炸开了之后无数兽族的肢体便从他那单薄的身躯中疯长出来,“切!”海未刚刚斩断一只老虎的爪子,又被一只猿猴的手臂挡住去路,穗乃果也是,似乎伪灵知道她的攻击方式,她这边全部都是飞禽的翅膀,无数羽毛可以减弱圣剑爆炸带来的冲击。


“…”小鸟也在几只手臂和腿脚的围攻之下无暇发出灵魂冲击,至于那边则更是被重点照顾,无数豺狼虎豹的爪子、手臂、尾巴、甚至是头部都朝着四人疯狂地攻击过去,那个伪灵只有一个人却像一支军队一样一见面就压制住了秘意幽思,“那就是你的帮凶么!”凛虽然担忧,但是她的目标依旧是神庙门口的那只吸血凤凰,每走上一级台阶,她身上的力量波动就浓重一分。


“要拿到最后的神器部件么?无妨”“…什么?”凛的脚步突然停顿,不过他却一点不在意,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我现在拥有的力量已经凌驾于所有的兽族之上,即便是完整的神器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况且…”他睥睨着凛,“杀掉兽族最强者才能够证明我才是兽族唯一的王者!”“痴人说梦!”凛一步跃出就来到了神庙门口和他对峙,而下方街道上的战斗也白热化起来。


“…居然还有次神器,但是杂种还是杂种!”妮可用影子束缚住一只虎头之后挥动双刃将其斩落,还没喘口气就被真姬懒腰抱住往后退,同时她一枪刺出刺穿了一只补充上来的熊头,“呃…!”但是那只熊头化作血水溃散时真姬却发出一声闷哼,持枪的手也在颤抖,“杂种,没有次神器的保护居然还敢直接接触我,去死吧!”又是一只豹头,以豹子飞扑的速度瞬间来到了真姬面前,张大口就要朝着她的脖子咬去。


“真姬酱!”真姬的后方突然窜出一道黑色的身影,把自己送到了豹子的口中,“妮可酱!”虽然知道只是影子,但是受到的痛苦还是会反馈给妮可,真姬心中一阵悸动,灵魂上的束缚感竟然在这时一扫而空,“什么,祖龙的气息!”“受死!”真姬的长枪猛地伸展,越过无数兽族肢体的阻拦,硬是找到了位于中间的伪灵,一枪刺中他的灵体,“啊啊啊!”那只伪灵身影骤然模糊,似乎是祖龙的气息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可恶!”


而另一边绘里也再为希的攻击扫出障碍,结成一张大网的妖族神器把面前的所有兽族肢体一网打尽,全部冻成了冰雕,然后再用力一绞,让其全部成为破碎的冰块,“你们竟也敢!”受伤的伪灵后退一步,伸手扔出血色方块继续掩护自己,“晚了!”希手上的法杖顶端正好对着此刻毫无防备的伪灵,一道噬光发出,正正砸在伪灵身上,“人族不过也是杂种而已…”正当他因为是希的攻击而松口气时,一阵撕裂一样的痛苦让他再次痛吼出声。


“为什么!”他的灵体此时已经出现了一个前后贯通的空洞,四周黯淡的白光而且还在不断侵蚀他的身体,“区区人族杂种…你竟然、竟然是世界之泪!”那个伪灵浑身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希的身份,“世界之泪…哼哼哼!”他似乎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凶多吉少,狰狞地笑了起来,“你一定会死!和那个家伙一样!而你!”他转向绘里,“也一定会承受前所未有的痛苦!比死亡更加痛苦的痛苦…!”


“轰——”一道金色的光柱瞬间将它吞噬,夹杂着紫色和无色的斩痕将其直接解体,“啊啊啊啊!我主定能统治世界,你们这些家伙只会成为绊脚石!”在疯狂的遗言中,那个伪灵终于完全死亡,“没事吧…”穗乃果从另一个方向跑过来,“嗯…”妮可和真姬认真地点点头,倒是绘里和希却有些心不在焉,“那个家伙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么?”深知伪灵手段的海未上前问道,“倒也没有…”希刚想说下去,却被小鸟给打断了,“先后撤!”


“嗡——”街道上面已经打得火热了,凛才站到神庙门口,但刚刚站定一阵轻微的共鸣便从神庙深处发出,最后两件神器部件也飞了出来,被凛一手一个接住,“…”看到吸血凤凰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凛也深吸一口气,同时把力量灌注进两件神器之中,“——”她的腹部骤然亮起土色的光芒,最后两道刻纹也浮现其上,和之前的四道一起共同组成了兽族神器完整的刻纹,一套朴实无华但又蕴含着无穷力量的铠甲穿在凛的身上,花阳化作的伴麟草则生长在那个半覆式头盔之上。


“…”这让花阳有些奇怪,但是她的力量依旧可以完整地传达给凛,契约也没有任何异样,因此她也没有在意,而在凛的对面,那只吸血凤凰也终于完全展示出了自己的力量,血色的铠甲遍布着倒刺,暗红的颜色显得狰狞又邪恶,“花阳亲,辅助就拜托你了”凛在心中呼唤花阳,“嗯,交给我吧!”凛动了动手腕,发现在集齐了神器并且得到承认之后她使用神器力量时和之前使用一只臂铠的时候消耗差不多,甚至还有所减少,加上花阳的辅助,即便是现在的她在进行高强度战斗时也能够维持神器的运转了。


“受死吧!”凛周身气质一变,像一只觉醒的凶兽一样合身扑上,拳头带着开山裂石的力量轰击过去,“证明谁才是兽族之王!”对方也冷笑一声,同样上前一步,朝着凛回敬了一拳,“嘭——”仿佛是两座大山相互碰撞,整个首都的地面似乎都在震动,“…!”凛还想继续攻击,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躯重得像是背了一座山脉一样,让她体内的血管都被撕裂不少,“这份重力,这份悲痛,都给我好好感受吧!”


“唔!”此时已经解决了伪灵的秘意幽思听了小鸟的话也在飞快地后退,并且闪避着一些因为沉重的重力倒塌的建筑,这次连穗乃果她们三位一体都感觉到了体内的压迫,“已经不局限于真正的血液了,已经升华到概念层面了!”“已经接近神阶了么…!”海未脸上微微一痛,伸手摘下面具,发现已经被重力压成了一坨,“我们要去帮忙么…”小鸟有些迟疑,“这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了,使用未来式的话…”


“那个暂时不需要”穗乃果在后退过程中朝她摇头,“这时凛的战斗,我相信她和花阳”其她四人也同时轻轻点头,因为没有脱离重力的笼罩范围,强行开口说话的话说不定会受到内伤,“这种力量,我也有!”凛身上的铠甲亮起,她周围所有土制的东西,不管是房屋还是道路,全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平,在她周围百米营造出一片光滑如镜的地面。


“——”凛重重甩手,镜面瞬间被打破,无数石柱拔地而起,无数裂隙也悄然形成,那只凤凰的头上有十几根几人合抱的石柱轰落,脚下有不停限制他行动的裂隙出现,“就凭这个!”一道血光如同过隙白驹一样硬是从石柱之间的缝隙中挤了出来,锋锐无比的利爪似乎要生生剜出凛的心脏,“锵!”凛抬手格挡,让其一爪抓在神器臂铠上面,但也让凛的手臂隐隐发痛。


“你也一样!”凛挡开了爪子之后顶着沉重的重力扬起右脚踹在对手的膝盖上面,“唔!”在大地波动的干扰下那只凤凰的脚步微微不稳,“把这个沾染了兽族血液的铠甲给我脱下来!”凛抓住机会伸手扣住了他的手臂,就要发力把铠甲扯下来,“想得美!”铠甲上的倒刺猛然生长,朝着凛的面门直刺过来,“咚!”就在此时两片木板从凛的头盔两侧合拢起来,刚好挡住了所有倒刺。


“干得好,花阳亲!”即便看不见,通过大地波动凛依旧可以暂时掌握外界的情况,她的手上再度加力,咔嚓一声终于把铠甲给掰了下来,但是等到她撤出几步仔细看时,却发现自己手上的不只是铠甲,连吸血凤凰的半只手臂都折断了下来,“!”即便是因为震惊而露出的一刹那破绽也会被抓住,凛被一拳逼退,随后对方转身一脚正中凛的右手,让她的手臂都发麻了,那半截手臂也在她手中挣扎起来,让她再也掌握不住。


“你!”“没错!”吸血凤凰接过那只断臂,放在自己手臂的断面上,两边生长出无数鲜红的肉芽,不一会就重新接合了,“这副铠甲,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为了那个王位你居然要做到这种程度么!”“…”两片血红的翅膀是他无声的回答,飞到半空中的他俯视着凛,“匍匐在地的家伙们只配仰望!”“咔!”一根石柱猛地伸展出来,同样带着凛来到了空中,“你…再说一遍!”凛把双手用力往地上一砸,虽然还保持着人形,但是姿态已经和麒麟本体有几分相像了。


“吼——”发出一声不像是人声的吼叫,凛四足同时发力,朝着空中的凤凰猛扑过去,“四肢发达!”凤凰只是灵巧地一转身就躲了过去,正打算酝酿反击时,凛却在后方又升起一根石柱,四肢伏在上面,以此为踏板转身继续扑过来,“滚下去!”凤凰的翅膀后仰蓄势之后,朝着凛重重砸下去,就像一扇沉重的铁板一样,“吼——!”凛非但没有闪避,而是撞了上去,四肢牢牢锁着翅膀开始撕扯上面的羽毛。


“混账!”另一只翅膀上的羽毛纷纷倒竖,像一把钉耙狠狠打在凛的身上,让她飙着血飞了出去,但是凛还是在飞出去时用力一划,一道血线从凤凰的翅膀上飚射而出,“…!”凤凰还没有继续追击,凛在半空中突然一声怒吼,直接变成了麒麟的本体,神器则像是外骨骼一样附着在麒麟的体表,“本体又如何!”体积变得更加巨大的麒麟受到重力的束缚也变得更加沉重,连她的眼睛似乎都充血了。


“吼!”顶着沉重了好几倍的重力,麒麟在整块大地的爬升下差点一爪抓住吸血凤凰,但还是割伤了他的腹部,留下一条深深的伤口,凤凰也是个狠角色,在倒飞出去时手臂化作一只巨爪给麒麟的头上添了一道伤痕,“…凛的样子好像有些奇怪、不,应该说是这两个人的样子都有些奇怪”在远方观战的穗乃果不无担心地说,海未认真地看了一会也点头,“怎么说呢,就像是真正的‘野兽’一样…”


“小鸟”穗乃果转头,“能够探查凛现在的灵魂状态么?”“…有些难,那是货真价实的神器,以我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窥视”“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绘里犹疑地说,“是不是神器的影响,掩盖了凛的‘人性’?”“这么一说”希也缓缓说道,“那只凤凰则像是只有‘人性’一般,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他的本体,那会是神器的效果么?”“还有花阳”妮可见状急切地说,真姬也在她身旁担忧着,“以花阳的力量可以抗衡完整的神器么…”


虽然是大小不对等的战斗,但是双方却硬是打成了平分秋色,“吼!”麒麟沉重的一爪把那只吸血凤凰整个扇飞了出去,几乎嵌进了石柱里面,而他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只爪子差点把麒麟的手臂给卸了下来,血流不止,“凛…凛!”在意识中,花阳察觉到不对劲,连连呼唤凛,“吼!”但是凛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毫无章法地用最原始的方式攻击着凤凰,根本不介意是否是以伤换伤。


“凛…!”花阳十分焦急,虽然隐约知道了原因是什么,但她现在的力量却被神器头盔隔绝了,想要用同样是神器的力量穿透也力有未逮吗,“该怎么办…!”在外面,麒麟依旧在和凤凰搏斗着,“噗嗤——”凤凰的一条大腿被麒麟一口咬了下来,在鲜血的狂飙中吸血凤凰哈哈大笑,“即便我失败了,失去了人性的你也不配做兽族的王者、哈哈哈…啊!”正笑着他又被麒麟撕下了一只翅膀,整个人也被麒麟一脚踩到了地上。


“真是可悲!为了力量只剩下人性的我和失去人性的你,多么可悲!”他周身的血光汹涌地暴涨起来,重力的影响范围也猛地缩小,只把麒麟包裹在里面,“去死吧!连带着那只同样可悲的精灵一起!”“凛!”花阳依旧在呼唤凛,叶片也不断地拍打,但似乎也无法透过神器头盔传达,麒麟则用力抬起前爪,似乎要将他直接碾成碎片。


“花阳——!”就在秘意幽思面露骇色就要冲上去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像是萧声的叫声,不是吸血凤凰的阴森尖锐,而是属于真正凤凰的啼鸣,一头浅黄色羽毛的凤凰从上空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那是…璃桑!”小鸟通过灵魂波动第一时间认出了天空中那只凤凰的真实身份,“还有璐桑,为什么会来这里…”“花阳,接住这个!”化作凤凰本体的璃只能扬起爪子朝花阳的方向用力投掷,一点绿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朝花阳落去,“…!”花阳没有迟疑马上伸展出一根藤蔓接住,“这时…呜!”浓郁无比的绿色光芒在凛的头上爆发开来,无数绿色的奇异文字也流淌到了神器头盔的顶部,“这是…”


“啵”那是种子破土而出时的第一声,虽然只是幻觉,但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一声,“凛!”伴麟草的根茎在绿色光芒的照耀下疯长了起来,那些文字也硬是撑开了神器头盔,让其顶部出现了一道缝隙,根茎趁此机会,终于突破了阻碍重新扎根到了麒麟的头上,“啊——!”一声惨叫,麒麟周身像是一个装满水的气球被扎了无数破孔一样,喷溅出无数血液,滚烫到在空中就自行沸腾化作一团血雾。


“呼…”璃把飞行距离拔高了一些,重重松了一口气,“还好赶上了…”“是啊,没想到在这种紧要关头才有反应,要是再早一些就好了”“我也没有想到完整的神器会吞噬兽族的人性,而且还有对应精灵族的契约伙伴才能够解除”“而且这次应该是凛和花阳还没有把契约更往深处进一步,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嗯…”璃微微沉默,“她们也才十六七岁,这就要求契约深化会不会太早了?而且这种情况也没有人能够预料啊”


“所以这次靠神器种子的升级暂时逃过一劫,那只吸血凤凰还妄想着自己使用神器,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他在接触到神器的一刻就已经疯掉了”“这或许就是不是纯种的麒麟或者凤凰不会被神器承认和神器要拆分成三部分保存的原因了吧,不过她们这次做的还是有惊无险”“是啊,配合上成长过后的精灵族神器,应该就可以驾驭这头猛兽了,你们兽族也终于出现第一位王者了”


“嘛,这跟我没有太大关系,我只想回到教皇城,继续过我们的二人世界”“真是的…”璐的嘴角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和璃一起转身离去,而这边,神器被镇压之后,凛也恢复了理智,变回了人形,收起了神器,裹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走到吸血凤凰的身边,“那才是,我无法使用神器的原因么…”他只剩下半边躯体,但是自爆的血光也已经停下,“神器和凰叔叔都是为了保护你,你却…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吧”


凛抬起手,数根石柱出现在她的手边,“…但是,我也会为那些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兽族们伸冤”“…!”他的眼中爆发出最后的亮光,挣扎着说道,“是你赢了…我们的…王、”凛的手缓缓落下,几声石头刺进肉体声音过后,这里就只余下了一滩血水,顺着战场上面的无数沟壑流淌,渐渐被吞噬殆尽,不留任何痕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