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绝处逢生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4-11 22:06
点击:1266
章节字数:37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五十七、绝处逢生

“静留……静留……”黑暗的房间里一遍遍响起少女甜美而充满欲望的呼唤,让这里清冷的空气也摩擦出了热量。她一边低声唤着,一边埋首于静留的颈边脸颊,轻吻着静留的柔滑的肌肤,感受着美妙的触感,那是她渴望已久的心上人,如今就在她的身下。静留的脸庞、身体、肌肤、怀抱……是她每个辗转难眠的夜晚经历过无数次想象,又在梦境里接近过无数次的,可是那些可恶的梦境,每当她的指尖堪堪触到,静留的身影就会湮入雾中或是随风而逝,如今竟然真的美梦成真了!

发自内心的狂喜和同时伴生的恐惧一起攫取了她,让她的动作像是献祭的巫女,带着战栗的仪式感。她的唇吻到静留的略带凉意的肌肤,自己麻酥酥的,如同电流通过。而那电流从她的唇流淌进取,通过心脏,抵达每一个指尖,她觉得自己内心有一团火被点燃了,她身下的这个女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轻而易举点燃她,以至于她呼唤的声音都带着呻吟。

友绘•玛格丽特,她是一团火,要在静留身上燃烧;她是一朵花,要在静留的人生中盛开!

友绘轻轻地解开静留的衬衫纽扣,一个、两个……昏暗的光线下她看到静留纤细剔透的锁骨、白皙饱满的胸部……

“静留,你是多么美啊!”那一瞬间,她恨不得醉死在名为藤乃静留的这杯酒里。

友绘一路吻下去,好不容易定下了自己的喘息,她轻轻地扶起静留已经无法动弹的身体,让静留靠在自己的肩头,开始脱她心上人的衬衫、解开胸衣……

友绘从未想过,风采翩翩、高高在上的首席法医,会有一天如此软弱地倚靠在自己的怀中,静留的脸颊贴着她的肩头,那浅色的微鬈长发擦着她的脸,透出淡淡的茶香。

“静留,你靠着我,把你交给我吧。”友绘的声音里带着激动的喘息,又有一阵阵发疼的怜惜,“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是喜欢我的,对不对?那天在电梯里你见到我,你盯着我的眼神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根本没看你身边的那个女警,你看着的一直是我!我从那天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你了。我不会在乎你爱过多少人,不会计较你爱我有多少,更不舍得伤害你。所以,你就放心地把自己交给我吧!”

静留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庆幸。友绘舍不得伤害她,给她下的药剂分量很低,以至于她现在还能保持比较清醒的神智,这样可能比稀里糊涂地被人欺侮了要好。可是现在的清醒,也是更大的痛苦。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处在任人宰割的绝望之境。在这一瞬间,静留的脑海里掠过的安田智子的面孔,这个被杀害的钢琴女孩,还有江利子工作室里那具无名的骸骨,也曾经遭受过这样的绝望,不,更大的绝望!

谁来救救我,那些被杀害的人在临终前,会在心里声嘶力竭地呼喊吧?就像此刻的静留,谁来救救我,夏树,夏树,你在哪里?

夏树,我怎么感觉到你?你是不是在我身边?

静留抬起沉重的眼帘,看到昏暗的办公室外间门口,似乎是夏树熟悉的身影,她的惊喜无以复加,整个人也清醒了许多。可是随后她看到那个影子晃了几晃,消失了……

原来童话都是骗人的,童话里你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在你危难时她会脚踏七彩祥云来救你。可是在现实中,那不过是一场梦幻泡影。只不过让你被更深的绝望攫取而已!

友绘将静留放平在沙发上,低头去吻心上人的脸颊。可是她触到的,是一片冰冷潮湿。

“静留?”友绘略略抬起身子,吃惊又不安地轻抚了静留的脸颊,“你哭了?你……不开心?”

静留没有回答她,当然也回答不了。她只是闭上眼睛,眼泪却挡不住地汩汩流淌,淹没了睫毛,浸湿了鬓边。友绘一下子慌了,她连忙用手指想要拭去静留的泪水:“静留,你不要难过,你知道么?看到你难过,我的心都碎了。我不是想伤害你的,我只想……我只想有一个机会,让你知道我爱你,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这一声声的“爱”,伴着友绘滴落到静留脸上的泪水,让静留睁开了眼睛。

被名为“爱”的心魔已经折磨到心理扭曲的友绘,此刻如果看到的是心上人的鄙夷、冷漠、拒绝、憎恨,她或许会彻底癫狂。而一个癫狂的人,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可是此刻她看到静留赤色的眼瞳,蕴着两汪泪泉,目光却在悲伤中带着温润明澈,像是一道光照进她的心里。

而此时她的心里,也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友绘,爱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是首席法医的声音,清润柔和,带着典雅的京都口音。

友绘吃惊地看着静留。在麻醉药的作用下,静留口不能言。那不是静留说出来的,是某种心声,传到她的心里!

进入友绘心里的声音,就如同这昏暗的房间里的一盏烛光,那微弱的光明,却执着、珍贵,令人舍不得让它熄灭。

这是在绝望中,用心点起的烛光,也慢慢地照进友绘的心里,就像照进漆黑的房间,即使房间是空的,也让她看到了自己在墙上的影子。

而她的影子,也得到了藤乃医生的温情疼惜。

“友绘,爱不应该是这样的……”藤乃医生这样告诉她,“我尊重你,感谢你,谢谢你对我的爱。可是,你不能这样……”

友绘如同进入了一个梦境,她所爱的人注视她的目光高贵、同情、理解却又带着忧伤,温和而满怀善意地告诉她:爱情是关怀而不是占有,爱情应该相悦而不是单恋,爱情从不完美,可它却应该让人变得更好,而不是堕入深渊……

也许这些道理普普通通,任何人都能说出一套。可是在绝望中无力反抗的人,却还能如此的平和宽容、充满同情心,她一定有一颗了不起的心,让人不知不觉地心生敬慕,不敢亵渎。

而且这由心到心的声音,就像一点烛火,由一颗心传到了另一颗心,把友绘被疯狂和黑暗蒙蔽的心点亮。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友绘惶然无措地看着静留,这个在最弱势的情况下依然高贵的女人。她也许一辈子也不会甩脱对静留的爱,这个女人太值得爱了,可是她却在此时明白,她也失去了一辈子的机会,她用人类最宝贵的情感,做出了最恶劣的事。

“藤乃医生,我并不想……你原谅我!”静留明亮的眼睛让友绘自惭形秽,她颤抖得都快打结的手指又将静留的衬衫纽扣一个又一个地扣上,那郑重的态度,就像是一个个告别,告别她深爱的人,告别她的爱情。

“静留……”友绘哽咽得说不下去,突然俯下身去,深深地吻住了静留,这是她擅自给自己的一个纪念,一个值得回味一生的吻,尽管她从未得到回应。

当首席法医办公室的门被重重地带上,室内又重归寂静,静留似乎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如果江利子在这里,她会听到静留并不如她的外表那边镇定自若,她心里有紧张、有害怕、有懊悔,有太多复杂的情感和心绪,让她自己都无法分辨。

现在是温暖的五月,已经到了穿一件衬衫就足够的季节,可是在无边的黑暗中,静留却不停地打冷战,这是麻醉后的不良反应。作为曾经的医生,她知道这无法回避,必须接受,等待它过去。就像她现在必须直面自己的内心,黑暗、寒冷、无助、恐惧,这些痛苦也许是上天给她一次思考自己的机会。

她从小就是天之骄子,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让人羡慕,也让自己骄傲。她甚至认为,如果不是那可恶的听心之力,她可以说是完美的了。

可是她何曾想过,她恨不得驱逐之而后快的超能力,在她陷入无望之境时,竟然救了她。

原来从没有邪恶的能力,一切全在于使用它的人。她生而不凡,却一直排斥、抱怨、逃避,却从未想过直面她的能力,去善待它,与它合作。也从未想过,它可以救自己,也可以救他人。

是啊,藤乃静留,你拥有这样非凡的能力,可是你做过什么呢?你今天陷入险境,难道仅仅因为友绘的心理变态、用心险恶?那个天天碰面的女孩子,那个初次见面时带着阳光笑容的女孩子,你为什么从未了解过她一步步扭曲的心?不是你听不到,而是你太傲慢,你富有亲和力的笑容之下,却是从不屑于去扫一眼你懒得关注的人的冷漠,如果听到了女孩的爱慕,恐怕还会得意自己又多了一个裙下之臣吧?

藤乃静留,江利子曾说你内心温柔宽容善良,你怎么配!

那些被你伤害过的女人,圣、千歌音,还有……夏树,在你自以为是的行为之下,你可曾了解过她们的痛苦?可会去听一听她们内心的真实情感,听一听她们泪水落下的声音?

静留闭上了眼睛,她内心很痛苦,身体也好不了多少。她不停地发抖,无法控制。她只能告诉自己,这种反应会过去的,她估算了一下,等到七点钟左右,她就可以恢复知觉,清晨的阳光会再次照在她身上。

可是有的人,阳光再也不会照耀她们了。

就像她验过的那些尸体,在死亡来临之前,她们是多么的恐惧绝望,多么渴望有人来拯救她们啊!

如今她终于体会到了这一点。和她曾有过同样经历的人,一定会更加珍惜生命,更愿意去帮助别人。

她曾以自己能聆听死者的声音而骄傲,可是如果能拯救活着的人,那会更了不起吧?

藤乃静留,从这一天开始,你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长久的自我拷问让她精神疲惫,可是她不敢睡去,在麻醉之下,她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她告诉自己要放松、要坚强,让这波反应像潮水一样顺利地通过堤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好起来的!就像她被逼到四面楚歌,只能背水一战,却迸发出了如此强大的心灵力量。她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强大,可以直面自己的力量,学会驾驭它,可以对自己骄傲地说——我的确生而不凡!

你有这样不凡的能力,弃之不用已经是暴殄天物;若是不能用来帮助他人,简直是有违天理!

虽说如此,可如今在困境中的超能英雄也真的好辛苦好孤单,如果有人在身边支持她,呵护她,一定会不一样的。

静留想起来那个在她不清醒时仍然出现在她眼前的影子——夏树,你在哪儿呀?

如果我需要温暖,我最愿温暖来自你的怀抱;如果我身临绝境,我惟愿被你拯救。

夏树,我想你。

可是静留万万没有想到,她曾经看到的影子,并不是她的幻觉。她看到了夏树的到来,夏树的离开。

在她身临绝境时,她的爱人转身离去,没有回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木晓歌
木晓歌 在 2018/04/07 09:54 发表

这误会的乌云

贤狼77
贤狼77 在 2018/04/07 01:18 发表

静留开始能够正视自己的能力,但是和夏树的误会越来越深……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