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回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8-03-23 22:00
点击:332
章节字数:34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多少人可以獲得第二生命?




二零一六年時,東條希賭上了那成功率不到10%的實驗性療程,主要是利用藥劑最大耐受劑量下投藥,目的是阻止病毒啟動,讓病毒(能讓免疫系統無效化)鎖定在潛伏期(阻止因受刺激而活化),經歷了長達一年半的藥物療程。


但是…藥物在殺死異常細胞的同時也在傷害著器官,而那些藥物的副作用例如食欲不振、噁心、嘔吐、腹痛、腹瀉、甚至便血等等全都應驗在她的身上,最嚴重的時候口腔潰爛無法進食。


望著鏡中的自己,東條希苦笑,這個人到底是誰啊…?


每次的療程過後的痛苦都讓東條希想要放棄,想要結束這痛苦的療程。


就在某一次的療程過後,她突然休克,進行了搶救後陷入了昏迷。


東條希在永無止盡的黑暗中,聽見了西木野的聲音。

她說她永遠會等東條希清醒的一天。


她說為什麼還不清醒,她很想念她。

於是她開始在黑暗中找尋著西木野的聲音,開始奔跑,她不知道她跑了多久?她不知道為什麼習慣放棄的她卻能堅持下去,看到遙遠之處的光芒,不假所思的跑了過去,於是─。

東條希緩緩睜開了雙眼,看見了西木野憔悴卻欣喜的表情,她想舉起無力的手去摸那消瘦的臉頰,卻無法舉起。

西木野則握起她冰冷的手掌貼在自己溫熱的臉頰,東條希虛弱地詢問:「咱回來了…?」


「嗯…嗯!歡迎回來!」謝謝妳一直記得承諾,謝謝妳還願意活下去…。




如果當初沒有西木野真姬的陪伴,矢澤妮可們的鼓勵支持,現在的她早就不在這世上,也無法感受到這般幸福。


東條希確認手掌的溫度不再冰冷後,大拇指指腹心疼地抹著西木野黑眼圈,「如果可以,我希望妳能好好照顧自己。」不要總是顧慮到咱啊…笨蛋。小心翼翼的將人擁進懷中,撫摸著對方的秀髮。


從以前開始就存著疑惑了,那個用努力以及天賦一步步達到目標的高領之花,為何會選擇著自己呢?明明自己除了運氣不錯外,什麼都一是無成。


在最後一刻放棄了醫師這一條路,將前面的努力放水流,打工旅遊也不向表面那樣光鮮亮麗又能學習專業經驗,有的只人情世故以及一些的黑暗面,最後當起了勉強養活自己的小說家,渾渾噩噩的過著日子…然後就是身體上也如此的殘破不勘。


真是個笨蛋呢…世界上明明更多條件比咱好的人在啊…卻選了一個大凶。還緊緊不放。


「咱希望妳能遇見、比咱更健康、比咱更愛妳的人,然後妳們兩走完後半生,而不是跟咱這種隨時都會離開的人一起啊…笨蛋。」


「不要趁人在睡覺的時候偷罵人。」


「醒啦?」


「沒有…還在睡…」西木野真姬移動著身子,使兩人的身軀更加貼近。


「呵…」繼續撫摸著對方的頭髮,過於溫暖安逸的氣氛讓東條希又開始昏昏欲睡,迷糊間聽見了西木野真姬的發言。


西木野真姬手掌緊抓住對方背後的睡衣,聽著對方緩慢又穩定的心跳聲,就像是在鼓勵著自己將內心話說出,在內心默念了幾次後,開口語氣堅定地說出:「我會好好照顧自己,因為我要照顧妳一輩子,西木野真姬此生只願東條希一人。」


「傻子…」


「或許吧…時間還早…陪我再睡一會好嗎?」


「嗯…」




這個疾病的特質就是緩慢破壞B細胞[1]的製造,不可逆性[2],平時是個溫順的小貓,一但與外來病原體入侵感染結合後,就會變成兇殘的虎展開猛攻,大肆破壞,每次感染都是一大危機。


因此才必須將異常細胞全數殺死然後再重新製造新的細胞,但是病毒會潛藏在健康細胞中,從而躲開人體的免疫系統。


長達一年半的療程結束之後,西木野真姬繼續密切注意東條希的血液含菌量,三個月前出院時的檢測報告是檢驗不出確認後,開始了第一階段的停藥觀察。


看了醫院傳來的檢測報告中,東條希體內該病毒沒有任何活動的跡象,是件好事,但是這個病毒本身在沒與外來病原體結合前,都是處於沉睡的階段,因此實驗療程到底算成功還是失敗,到現在還無法下達定論。


而且B細胞的培養技術本身就沒有T細胞來的穩定,現階段無論哪一種方法,數日後試驗管內的細胞全數死亡,是個比T細胞還來的困難的培養技術,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讓B細胞培養成功並能注射回人體增加正常的免疫細胞呢…?


看著對方消瘦的臉龐,不再多想了…當下先將希養胖、有健康的身體比較重要,畢竟三分藥物治療七分營養飲食。




治療主要依靠大劑量聯合用藥的方案進行化學治療,藥物不良反應較大,不良反應可引起患者消化道黏膜炎及功能紊亂,故應注意補充營養,維持水、電解質平衡,給予高蛋白、高熱量、易消化的食物。


拿起了在牆上掛勾上的圍裙穿上,挽起了襯衫的袖子到手肘上,打開了冰箱開始準備早餐。




『真姬…妳要記得,接受過藥物化療的患者們,唾液分泌往往減少,消化酶亦相應減少,味覺較差,常出現胃口不好、腹脹等症狀。就例如日向一般,所以注意選用清淡、少油、容易消化吸收的厚流質食物,清淡、少油、營養燉、煮、蒸等方式做的食物,更營養更健康且易於吸收。』


每當準備早餐的時候,思緒總是會回到兒時,她站在一旁看著父親準備母親的營養餐邊和她說著該注意的事情。


西木野真姬對西木野誠的印象向來就是沉默寡言、嚴肅教導她醫術的一名老師,年幼時候的她不明白,為什麼父親總是要從小就灌輸她有關醫療方面的事情。


直到母親在她八歲那一年,她才明白,為什麼母親身子總是虛弱無法好起。




在母親過世前,她都是在家自學,母親是名教職人員。


『時間到。』母親笑笑地將她的考卷抽起,她嘟起了嘴,『母親我還沒檢查考卷怎麼能收走?』


額頭被輕彈了一下,雖然不痛,小手還是舉起摀住額頭。


『現在可是上課中唷~所以要叫老師。』輕笑地撫摸著對方的頭頂。




當她看見總是虛弱的母親,昏倒在她的面前的時候,她雖然感到恐懼和緊張,但是還是流暢地完成了一切檢查和急救過程,沉默地跟著救護人員,一同坐在救護車的椅子上,看著昏迷的母親。


到達了醫院的急診室門口,訓練有素的救護人員快速的將擔架推下,她在後方怒力的快步跟上,一路跟隨到手術室前。


她不知道母親進去之後過了多久,來來回回的醫師和護理師們說了什麼?她拒絕了蹲在身旁的護理師的話,繼續在椅子上,住著亮著手術中的燈。


手術燈熄滅了,身穿手術服的父親踏出了手術室,沒多久是被護士推出的病床,母親因為手術因素還在昏睡。


父親走了過來,蹲下身抱住了她,『做的很好,真姬。』


那時候的她,才知道,原來父親會如此教導她有關醫療方面的知識,就是怕母親有個萬一。







明明說好輪流準備早餐的…東條希坐在床鋪上望著另一半空蕩蕩的床位,主人已經起床多時,掌心摸了摸那沒有溫度的地方。


啊啊…有個體貼溫柔的另一半如此疼愛著自己,這明明是眾人羨慕的生活,為什麼咱卻感受到沉悶?當真姬越對她好,她就更加的愧疚及害怕,即使知道真姬不會丟下她,也不會離開她,但內心的恐懼依舊一點一滴的累積。


要是真姬覺得累了怎麼辦?要是真姬放棄了怎麼辦?這一段感情從一開始兩人的身分就不是對等的。


每當想要努力追上她的,想成為能與對方並肩而行、能讓對方感到驕傲的對象時,真姬的成就就爬的越高,直到那無法到達之境。


那一年的她在西木野真姬這個醫師充當家庭教師的教導下,看了自己成績單上成為首位時,開心地回到家準備和西木野真姬說這個好消息,但是當看到了被西木野真姬放在茶几上的錄取通知信後。


『嗯…?希?妳放學回來了啊?』


下意識地將成績單藏在身後,『嗯…咱回來了,真姬那個通知單是什麼呢?』


『就德國學校的錄取單,沒想到真的錄取了…』


『這樣啊…』




所以,在那個時候,搶在對方開口放棄她之前,自己就先放棄了那一段感情。


真姬適合更好的人陪伴她。


『那個…希…我…』


『───。』






東條希掀開被子走下床,拿起真姬放置椅背上的外套批在肩上,梳妝後走到廚房坐在餐桌椅子上,看著對方準備好的早餐時的背影。


頭髮似乎又變長了呢…然後不自覺摸了下自己的剛發芽一般的頭髮,說不在乎真的是在騙人的啊…要恢復到真姬喜歡的長度還有一段漫長的時光呢。


「早安,希。」妳端了兩杯馬克杯走到了咱的身旁,將裝了牛奶的那一杯遞給了咱,「今天比較早呢,想說要去叫妳起床的。」


「不是說要輪流準備早餐的嗎?」


西木野真姬輕啜咖啡後,「嗯?不是誰先起床就先準備早餐嗎?」將馬克杯放在桌面,裝傻般地反問。


「真姬。」不滿的喊了對方,只見對方苦惱的伸出手。


「以後有的是機會,等妳的情況穩定後,好嗎?」感受到臉頰的溫暖,妥協的低下頭,「嗯…」




站在玄關處,拿起了公事包,「那麼我出門上班了,在家不要太勉強自己,然後有什麼事情…。」


「嗯!咱知道了!」雙手抵在對方後背肩膀上,「路上小心!」








每一日,有如新生般的感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