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一回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8-03-23 21:52
点击:264
章节字数:43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妳值得更好的選擇。」


『而妳是我的唯一選擇。』那瞬間,差點脫口而出的答案,是對方不願意聽的,「我只是自私選擇我不想後悔的。」


「即使咱們的時間不再相等?」


「每個人的時間本就不相等。」


東條希始終掩蓋在棉被下的左手掌心中,是那被她握到有溫度的懷表,她擔憂地注視著對方,「是無法重來的。」低下了頭,瀏海掩蓋住她眼底情緒




咱…不能自私…如果再次接受了真姬的感情,再讓真姬付出了,到時候…到那個時候…。


與其失去後被回憶吞噬,到不如一開始──。




「是呢…早在那時候,在我選擇離開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


西木野真姬一點也不意外的會被東條希所拒絕,應該說如果對方就這樣答應或許自己還會錯愕是不是轉性了。


她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及手機,習慣性將雙手放進了白袍的口袋中,也習慣性地想握住懷錶時才想起自己來此的目的。


「懷錶還是還我吧…」已經習慣了時不時的把玩著懷錶的舉動來平復自己的煩雜的情緒,或是凝視著靜止不動的鐘面放空讓腦袋休息,「它已經陪伴我多年了。」


「對不起…。」


「我知道妳在顧慮什麼。」西木野真姬再次伸出手在東條希的面前,「但是請不要把我的物品給扣留住。」


望著西木野真姬清澈的紫藤瞳色,東條希將手掌從棉被下抽出,將手掌連同懷錶覆蓋在對方的掌心上。


「謝謝。」感受到熟悉的沉重感,內心也落實了許多。








被東條希所擁抱的時候,東條司隱約嗅到了一絲醫院特有的味道,那個被母親帶去醫院做身體檢查時總是能聞到的消毒水味。


「姊姊?」鬆開了懷抱,東條司查覺東條希的臉色不怎麼好,也好像也瘦了不少,掌心貼上了對方的臉頰,唔…說不出那裡怪異的他緊皺著眉頭,隨著思考臉頰也不自覺的鼓了起來。


看著東條司的表情,東條希雙手貼上了對方小小的手掌,將貼在臉頰上的小手抓了下來,「怎麼了嗎?小小年紀不要學妮可總是皺著眉頭,會老很快。」




此時在廚房準備午餐的矢澤妮可連忙掩蓋了自己的口鼻打了個噴嚏,隨後開啟水龍頭洗手。




終於感到哪裡不對勁的東條司一臉嚴肅並認真的小大人語氣,「姊姊,要乖乖地吃飯!臉頰都沒有肉了!還有!姊姊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是不是又是因為沒有吃東西,肚子又痛了所以去醫院?這樣不行!姊姊要好好顧自己的身體。」


「姊姊現在覺得身體怎麼樣?胃還會痛嗎?」擔憂的詢問。


東條希摸了摸東條司的臉頰,搖搖頭,看來妮可親並沒有和司說自己的病情,這讓他這樣誤以為下去吧,「不會痛了呢。」


凝視姐姐一臉知錯的模樣,東條司在內心替姊姊多日來的沒聯絡私自做了個解釋,一定是姊姊的胃病發作,又不想讓自己擔心,要我先把作業寫完,於是聯合了妮可爸爸騙司說姊姊因為在趕稿於是不方便接電話及視訊電話。


自我推斷近期東條希的音訊全無及矢澤妮可的隱埋,做出合理解釋更讓東條司對東條希不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上多了埋怨,於是唸了更加起勁。


東條希哭笑不得的乖乖地接受弟弟的諄諄教誨,因此當矢澤妮可走到門邊準備叫房間內的姊弟出來吃飯的時候所看到的畫面是東條希被自家弟弟叮嚀的畫面,於是準備敲門板的舉動停了下來,就讓司多念希一段時間吧。




直到矢澤妮可覺得飯菜快要冷掉了,於是敲響了門板,「吃飯了兩位。」制止了小大人東條司訓話的時間。


對於東條希傳來的見死不救的埋怨眼神,矢澤妮可聳聳肩並回給了愛莫能助目光及看活該的微笑,這讓東條希的心情更加鬱悶。


看著東條希難得吃鱉的模樣,讓矢澤妮可心情大好,握起了東條司的手邊往飯桌前進,「飯後甜點是司最喜歡的布丁唷。」


「萬歲!」








罹患了這種疾病就有如將一顆不定時的炸彈綁在身上般。


只要一個正常人能痊癒的小感冒,對患者而言,都有致命的危險性。


如果這疾病能像其他癌症般提早發現提早治療…痊癒的可能性是否就能大幅提升?




西木野真姬表情凝重,目光更是從東條希的體檢報告及電腦螢幕中的數據來回穿梭。


電腦螢幕中所顯示的資料是近幾年,研究團隊對該地區的血液取出並做出的無數臨床前實驗以及藥物合成的程式。


病毒進入人體後的繁殖需要一定的時間,在開始階段,感染者的免疫功能還沒有受到嚴重破壞,因而沒有明顯的症狀,體內的含毒量也不多,因此不會被免疫系統也偵測到,當感染者的免疫功能被破壞到一定程度後,又加上外來的病原體結合,刺激活化了病毒進而突變成具有破壞正常細胞。




那時候的研究團隊立刻著手進行了一連串的研究,最先開始研究疫苗接種來達到人體免疫來對抗該病毒。


疫苗研發的技術相對不高、獲利也低,主要的銷售對象也都是各國的衛生單位,用以幫助國內的兒童抵抗疾病的侵襲,因此疫苗的發展也很順利,也研發出治療性疫苗(註十八)來防止了病情的惡化,好讓研究團隊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找出有效的藥效化合物來研發更有效的藥劑來對抗該疾病。




然後他們發現了一種化而合物,開始著手檢測藥物及進行動物試驗過程,透過了兩年多的臨床前試驗,蒐集足夠的藥物資訊並集中彙整,藥廠才開始向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提出了NDA(新藥申請報告)進行了臨床研究。


他們將新藥的研究來到了該疾病的發源地,對當地的有意願參加臨床實驗的居民進行了安全性及有效性的評估。


但是第二期臨床研究的結果並不盡人意。


主要是因為疾病的結果通常不可預測,療效會因體質而異,有些居民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卻也有居民因為這個實驗而產生排斥反應。


原本是想,只要研發出的這個藥劑的臨床實驗第三期完成,通過了NDA審查通過後,並確認有效及安全後,便讓希進行投藥治療。


可是…西木野真姬將報告放在桌面,隨著嘆氣將自己的背部依靠在椅背上,垂下的雙肩更顯得她的沮喪。


現在別說新藥劑的研究,希本身對治療性疫苗的有效性並沒有其他病患來的有效。




東條司開心地背起了自己的背包,興奮的情緒有如準備去參加郊遊,相較之下,一旁還在懶散系著自己的鞋帶,還帶著疲倦的神色的矢澤妮可,只想脫掉鞋子繼續窩進被窩內補充睡眠。


等東條司上了車替這好動的孩子系好安全帶後,矢澤妮可拿出了鑰匙準備進入駕駛座時,鑰匙已經備跟隨在後的東條希拿走,「咱來開車吧。」


衡量了自己的精神狀態,矢澤妮可沒多說什麼,走到了副駕駛後方的座位,打開了車門鑽進了車內,系好了安全帶後便沉沉入睡。




這一日東條司是開心的,終於要一家子出門遊玩了!雖然和自己規劃的行程有所誤差,加上妮可姊姊的假期也沒想像中的來的多,三人商量之後,決定去奈良一日遊。


可以近距離去觀察傳說中的鹿島了!真的和報導所說的到處都是小鹿嗎?會亂咬書包要食物嗎?




「司真的很開心呢…」東條希透過看見了自家弟弟的模樣,像是被渲染了那股朝氣,顯得有精神些。


「因為很久沒有和媽媽和爸爸一起出來遊玩了嘛!」開心的笑容說出了年幼時習慣的稱呼。


「司,要注意你的用詞了。」雖然明白,東條司因為是他們所帶大的,在他的認知來說,她們便是他的父母,但每每聽見還是要糾正他的觀點。


聽見了東條希嚴厲的語氣,嘟著嘴不滿的,「我知道了…」




一方專注開車一方沮喪的兩人,沒有注意到原本應在沉睡的矢澤妮可睜開了雙眼,有所思的模樣。








絢瀨繪里坐在西木野真姬車內的副駕駛座嘆了口氣,早該知道真姬會主動找自己出門沒甚麼好事。




『繪里,妳下週的假期有沒有什麼預定?』聽到詢問後,他停下了正在書寫的舉動,思考了一下她最近的假期是不是在下周一,又想了想有沒有什麼活動後,『沒有,大概就是在家吧?』


『那陪我去奈良一趟吧…』




還想說這孩子懂得放鬆心情,想找個人陪伴,結果竟然是希望他陪同去找已經退休的血液學教授。


西木野真姬將車停好,看了一旁正在伸懶腰的絢瀨繪里無聲嘆息。


「難得都來了奈良了!就去買一些土產或是晃晃吧!總不能總是窩在醫院的辦公室吧!」


「我…」


「就當陪我散散心吧!」




於是她們現在若草山往春日大社一路散步著。


絢瀨繪里喜愛這種像寧靜漫步的感覺,悠閒的腳步、綠油油的草地、大自然的味道、宜人的氣溫,與醫院內隨時要與死神比賽的急促腳步、綠慘慘的手術服、消毒藥水的味道、為了控管藥劑的溫度,成了對比。




「繪里,妳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就樹葉被風吹動……」好像夾帶了什麼哭聲?絢瀨繪里停下了腳步,現、現在可是大、大白天,不對,已經下午四五點了,不、不可能吧?


「別、別嚇我!」




西木野真姬看了看已經蒼白著臉的絢瀨繪哩,伸手握住了她顫抖的手,「聲音好像在那傳來的。」




※  




『東條司?』


『…為什麼大姊姊會知道我的名字?妳是誰?』


『我叫西木野真姬,希呢?怎麼放你一個人在這?』


『我和姊姊走散了……』




不久前,他和姊姊們走散了,然後是被這兩個阿姨…嗯…大姐姐們發現的,只是…那個人為什麼一開始就知道他的名字?而且這個人好眼熟?


只見對方拿出了手機撥打了電話,於是他們一同到了春日大社匯合。




絢瀨繪里驚訝地看著東條姊弟們,要不是知道兩人是姊弟的話,還真會讓人誤以為是母子呢。


她欣賞著這有如年輕的伴侶帶幼子出來遊玩,而調皮的小孩亂跑走散,此時接受大人訓話的畫面。


該說不愧是姐弟還是該讚嘆對方父母的基因強大的相差多年的姊弟會如此神似?是多麼神奇的基因?




另一方面。


「謝謝妳們。」


「不…沒什麼。」


西木野真姬注意著東條希的神色,似乎有起色許多,從口袋拿出了未拆封的口罩。


「雖然出外走走多曬太陽,是件有益身體健康和增加免疫的好事,但是口罩還是要戴著,避免細菌和病毒。」邊說的同時幫對方戴上了口罩。




矢澤妮可拎著東條司的衣服,「司,還不和人說謝謝。」


「…謝謝您們。」




東條希歪腰致謝,「謝謝妳們,不打擾妳們……」


矢澤妮可的手機鈴聲響起,聽聞公司專用的鈴聲時,她不悅的眉頭緊鎖,聽著電話一頭的話後,掛掉電話,「希。」


東條希和東條司一同看向矢澤妮可,東條希看見她為難的模樣,也明瞭了。


「剛剛公司來電,我現在要回去一趟,妳們…」


「矢澤小姐,如果方便的話,能順路載我一程嗎?」




這下換西木野真姬一臉困惑地望向絢瀨繪里,只見對方給她看了訊息,「亞里莎說晚上要借住我那,我要先回去準備。」


「那我…」載妳回去,順便回醫院。


「可以唷。」矢澤妮可一臉無所謂的回覆,隨後眼神望向西木野一會兒後,摸著東條司的頭,「接下來你和希繼續逛,我先回去公司。」


東條司拉住了矢澤妮可的外套,「那我們──」一起回去。還沒說完的話就被矢澤妮可打斷。


「我不想因為我的緣故,讓你期待許久的行程就這樣打斷,你們就繼續逛吧,那邊那個阿姨,司你就將就一下,等等她會開車送妳們回去。」




對於矢澤妮可總是言語上的刺激,西木野真姬已經學會了沉默以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