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北冥有鱼干
更新时间:2018-03-22 20:40
点击:962
章节字数:13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高野岛死了,官方给出的死亡原因是虚血性心脏病,说白了就是传统意义上的意外死亡。

马场手里还有着他回国后去医院全面体检的结果报告单,报告单上所有的数据都在告诉她按照常理高野岛的绝对不会因为这样的突发病症离世。只可惜世事一向无常,就是马场再怎样不愿相信也没有继续调查下去的手段,她和高野岛并无法律层面上的关系,她唯一能做的只剩在高野岛的追悼会上再见她最后一面。

好在不认可他死因的不仅她一人,即使警方拒绝了高野岛的父母重新调查高野岛死因的请求,他的父母依旧拜托了UDI实验室对这件事在法医层面进行进一步的分析。

有关UDI实验室马场略有耳闻,她虽不完全了解那究竟是怎样水平的一所实验室,但这已经是她和高野岛父母最后的希望。

不过有希望总归是好的。

马场这才又想起来因为高野岛的死亡来的突然,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再去过他的住所。房间里的碧萝和景观番茄多日没有搭理可能已经处于枯萎的边缘,平日间备着的新鲜蔬菜可能也已经因腐败发出难闻的味道,报箱里估计也已经被塞满了广告和邮件。哪怕高野岛已经去世,这处房子也因为出过人命一时很难再有人居住,但马场还是不愿他最后的居所会变成那样一副样子。

年假还剩下最后一天,马场决定借着自己最后的休息时间再去高野岛家里去一次。她要带上一小支白菊,给房间里的植物重新浇水,在那里住上最后一夜。再之后她就要重新投进自己繁重的工作里,上司对这次的药物研究催得极紧她这几天的年假修下来其实已经让组里落下了不少的进度了。

马场去了信箱里的报纸,上楼却发现高野岛家的房门只是虚掩着,她脑中走马灯般的闪过“凶手回来毁灭证据”、“家里进了小偷”一连串的假设。直到房门在她面前被打开,马场看到屋内穿着UDI工作服的三个人她才忍不住感叹一句UDI工作的高效。

“我是UDI实验室的三澄。”右手边短发的女人摘下手套走上来递出自己的工作证件。她声音极为柔和,让马场不由地想起来那日在十字路口把自己从车轮下救出来的“金平糖女”。

“马场,和高野岛一个公司。对,就是最先发现他尸体的那个人。”马场觉得自己是神经有些过于敏感了,先不说那日她神情恍惚间根本无法对那人留下太多的记忆,就单单是三澄身上从实验室带出来的浓重的消毒水味也足以让她把这两人区分开。

有关“金平糖女”马场唯一尚且算得上深刻的记忆是她扯住自己的时候身上有些发甜的气味,那是早上新出炉的红豆燕麦面包在她身上留下的香甜,那个气味温暖又让人舒适,和自己与三澄身上同样冷冰冰的试剂味道判若两端。

“更何况那样香甜的女孩子怎么会从事着法医这样的工作呢?”这个念头一出马场不由地为同样可爱的从事着法医工作的三澄道歉,更何况再退一万步来讲同样从事着冷冰冰的实验室工作的她自己也是女孩子啊。

马场的身形让三澄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像是那天她在十字街口扯住的女人。三澄想起那人的失魂落魄又想到马场和死亡的高野岛的关系边更加确定了这那就是马场无误。

“怎么会有人特意回到死过人的屋子里来过夜呢?倒是听说过有凶手会重新回到案发现场欣赏自己的谋杀作品的事情。”久部的碎碎念被三澄一把堵回嘴里。

“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啊。”三澄偏头去偷看靠在阳台上吐着烟圈的马场,再确认她没有听到久部刚才的话,“如果我能与已经失去的挚爱之人相见,哪怕只是飘荡的魂灵也是好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