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13弹 雷姬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3-25 22:58
点击:910
章节字数:607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雷、姬……」

虽然亚里亚的意识还很模糊,但她的身体却行动了起来——恍惚中好像听到了雷姬的名字。

『——亚里亚!小金!听到了吗?』

金次的耳塞中传来了白雪着急的声音,而亚里亚的耳塞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啊,听得很清楚。怎么了?」

金次的伯莱塔与炮娘的乌兹互相指着对方。

『在那飞机上的、是雷姬。』

白雪犹豫了一会说出了这个名字。

「我知道。」

金次露出了苦笑。

身受重伤、又是在光线昏暗的晚上,而且还是在高速飞行的直升机上。

雷姬仅用2发子弹就让猛妹失去了战斗力——这2发子弹全都命中。

这种高水准的狙击水平在武侦高里找不到第二个。

『她不肯离开。』

从耳塞里传来了嘈杂的噪音。

应该是飞机上的莳江田在和雷姬争论。

「白雪,帮我接通飞机上的无线电。」

『啊好……』

金次的视线略微下移,看到了正拿Government指着猛妹额头的亚里亚。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是亚里亚占上风,可事实却与之相反。

先不提武侦不允许杀人,亚里亚的Government最多只是吓唬猛妹。

其次,猛妹虽然失去了战斗力,但如果她拼命抵抗的话以亚里亚现在的受伤程度来看根本拦不住。

大概是有什么顾虑吧,还是在等待救援?

炮娘只是站在远处,没有急于打破这种僵持的状态。

『——远山大人,我是星伽的莳江田。』

正在金次分析着珂珂下一步会怎么做的时候,从耳塞中穿来了莳江田的声音。

她是武侦巫女们非常信赖的司机,之前在驱车赶来救援雷姬的司机也是她。

『非常抱歉,雷姬小姐看到电视上你们遇险的新闻……拿着枪逼着要乘直升机救援白雪小姐的风雪小姐下去,命令飞行员的我带她飞过来。』

『真的非常抱歉!』

莳江田再次道歉。

雷姬的身份非常尊贵——至少对星伽的巫女们来说。

有传闻成吉思汗和源义经可能是同一个人、也有传闻说是兄弟,到底哪种关系才是正确的现在已经无法考究。

不过像星伽这样有长远历史的家族都会把成吉思汗的后裔和源义经的后裔当成非常尊贵的上宾。

所以,莳江田对雷姬的命令无法不听从。

「没关系莳江田小姐。」

金次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雷姬很固执这点丝毫不输给亚里亚。

但是好在雷姬会听金次的命令——虽然金次也不知道为什么。

「把无线电给雷姬,我来劝她。」

『请稍等——』

——哐当。

新干线再一次加速——此时的速度已达到300KM。

『……不可以雷姬小姐,已经超过禁止速度了。再加速……机体会承受不住的……!』

似乎为了跟上新干线,雷姬又逼着莳江田加速。

可是,直升机的速度已经达到极限了。

更糟糕的是——

新干线正沿的缓弯向隧道前进,而隧道上方是、山。

这样下去直升机会撞到山坡上的。

「——莳江田小姐!快让飞机上升!前面是隧道!」

「雷姬!你这区区只会打鸟的——北狄!」

哒哒哒哒哒!

炮娘完全不顾直升机在射程范围外,向着夜空横扫着。

而雷姬则是做出了让亚里亚都惊讶的动作。

她的脚尖勾住直升机舱外的起落架,倒吊着举起了SVD。

接着。

——砰。

「唔!」

炮娘的乌兹被打飞,掉到了铁轨上。

「雷姬危——」

亚里亚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一样发不出声。

——轰隆。

新干线保持着300KM的速度冲入了隧道。

无论是金次还是炮娘都不得不在那连呼吸都困难的风压中趴在车顶。

轰隆轰隆。

新干线的底轮和铁道猛烈地碰撞在一起。

『……金、小金,你还好吗?』

「啊、我没事。你呢?雷姬她们呢?」

『雷姬……莳江田小姐说她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了。』

「什!」

开什么玩笑!

金次咬紧了牙齿。

先不说雷姬加入战斗会对战局产生多大影响,但是她身上有濒死的重伤——就连站起来都已经是强人所难,更不用说是她战斗了。

直升机没有撞上山坡发生爆炸是因为莳江田在千钧一发之际拼死将飞机拉了上去,可同样的雷姬也在千钧一发之际跳下直升机。

如果有万一的话……

——轰隆。

巨大的声响打断了金次的胡思乱想。

伴随着这声响声,新干线冲出了隧道。

「雷姬……」

因为视线刚好对着新干线的车尾,亚里亚看到雷姬正扛着时速300KM造成的风压前进。

「金次,快阻止雷姬!」

「我知道……」

不用亚里亚提醒金次也知道要阻止雷姬,可是……

「——把车头分开。」

亚里亚的意识似乎已经恢复。

从她的口中清晰地说出与之前相同的话。

「——猛妹!快拦住他们!」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由于距离太远,炮娘也没有阻止金次的方法。

「嘿亚里亚!想不想再尝尝那东西的滋味。」

趴在车顶、一手一脚丧失了活动能力的猛妹毫不在意Government正抵着她的额头,用语言向亚里亚挑衅。

「你还真敢说啊!」

亚里亚警告似的把Government往猛妹额头用力戳着。

「给我老实待着,否则我就会在你身上开几个洞!」

或许是受了伤让亚里亚的大脑更清晰了,她无视猛妹的挑衅示意金次联系白雪。

「喂喂,你这是虐待人质!」

「少罗嗦!金次快点!」

「呼。」

金次深呼了一口气,不再理会像小孩般吵架的亚里亚和猛妹。

「白雪,为了不让雷姬战斗,为了救乘客们。」

「我和亚里亚、对你有个请求。」

他轻声地喊着白雪的名字。

『啊……请、请求?』

「用你的刀、把新干线的车头与其他车厢切离。」

然后把之前作战会议时亚里亚对白雪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而且根据武藤所说,新干线的每节车厢都是全驱动运行构造的,只要切断自动列车控制装置就能手动让车停下来。

所以不用担心剩下乘客的安全——况且还有这么多武侦在。

『……什!』

金次当然知道白雪不肯这么做。

「白雪。」

所以,他再次不断地喊着白雪的名字。

「相信我。」

这是远山家家传的「呼荡」——是某种、催眠术。

通过在女孩子耳边甜蜜的用这样的声音不断重复呼唤名字使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把一切判断都交那个人。

没有时间用理性让白雪听从了,金次只能用这种方式让白雪听话。

『可、可是……』

「也相信、亚里亚。」

『……』

耳塞的另一头变得沉默起来。

『……我知道了。』

白雪的决心通过声音传达给了金次。

『我会、斩断。』

(哎呀呀……)

金次忍不住多看了亚里亚一眼。

亚里亚的名字似乎比「呼荡」更有用。

「好。白雪,动手吧。」

『是……小金、亚里亚、好运……!』

正在蓄积力量的白雪深吸了一口气。

『星伽侯天流——绯绯星伽神·斩环——!』

随着这个声音,在16号车厢后端迸发出绯红色的光芒。

接着——

咣!

沉重的声音响起,15号车以后的车厢全都停了下来。

只剩一节车厢的头车因为气动学上的不安定而发生剧烈的摇晃。

无论是金次还是炮娘都压低了身体,防止自己被吹走。

「——雷姬!停下!」

强风中,金次听到亚里亚突然大喊。

被甩在15号车厢之后的雷姬反而加快了速度。

可是那已经是人类无法跨越的距离,就连亢奋状态下的金次也做不到从数米的距离跳到正在加速且时速超过330KM的列车上。

雷姬一边跑着一边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武侦弹!

那是瞬爆弹——是能引发大爆炸的、超小型燃料气化炸弹。

她将那颗瞬爆弹扔向自己背后,头也没回地全力向16号车厢跑去。

「……八艘跃……」

——轰隆!!

在猛妹的惊讶声中,瞬爆弹在雷姬身后发生了爆炸。

而她在那卷起暴风烈火的爆炸下跳了起来。

「雷姬!」


哐咚。

飞越了两节车厢之间距离的雷姬摔在车顶的边缘。

接着,她把刺刀插在车顶稳住自己的身体,艰难地站了起来。

但是刚刚的冲击使她的伤口裂开,染红了缠绕在她身上的绷带。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冲到这种地方来!」

金次忍不住朝着正一步步向他走近的雷姬大喊。

就连炮娘和猛妹都不可置信地看着经过死亡边缘却依然面无表情的雷姬,甚至都忘记了去阻拦。

机器人雷姬。

金次不由得想到这个外号。

雷姬真的连对死的恐惧都没有吗?

「理由吗……」

雷姬的视线向下移了数公分——亢奋状态下的金次注意到了那是在看亚里亚——但很快又直视着金次。

「因为金次同学在这里。」

她举起了SVD对准了躲在立着的被用来格挡子弹的青龙刀后面的炮娘。

「而且,我发过誓。」

(风的命令、吗。)

金次转过身看向还在跟猛妹僵持的亚里亚,嘴角露出了苦笑。

「蓝帮的珂珂,我只给你一次投降的机会。解除炸弹,让车停下来。」

「哼。」

无论是猛妹还是炮娘都没有失去斗志。

(是在等……救援吗?)

金次不禁想起了雷姬出现的时候炮娘曾说过「狙姐」。

难道——

哒哒哒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架电视台的直升机以紧追新干线的速度向这里飞过来。

亢奋状态下的金次看到了驾驶员的身影。

——那是长得跟炮娘、猛妹一模一样、身后背着狙击步枪的双马尾少女。

那天晚上狙击雷姬的就是她!

(三胞胎、吗……)

「雷姬趴下!是敌机!」

从后方靠近的直升机的螺旋桨产生的强风让金次和雷姬无法行动。

因为武侦不能杀人,击落直升机就等于杀害了珂珂,而且还有可能撞到新干线上。

所以雷姬也只是举起SVD,没有开枪。

珂珂似乎很清楚这点,她故意将直升机飞低、打开了直升机的舱门。

「猛妹、炮娘,生意就到此为止,没有人质了。日本政府不会付赎金的。」

被叫做狙姐的珂珂用直升机的对讲机大声说着。

「不过在那之前……」

「——尝尝这个吧!」

从那打开的舱门那掉下来的是泡沫炸弹。

「小心!那是炸弹!」

吃过两次亏的亚里亚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

「雷姬!」

金次拉着雷姬向前卧倒。

但是炸弹的威力超出他们的意料。

被爆炸引起的强风吹散的两人分别掉落在车顶两侧。

金次勉强能抓住车顶,但雷姬却似乎支撑不住、几乎要沿着边缘滑落。

「金次!」

还没稳住身体的金次收到亚里亚的暗示立刻拔出了挂在肋边的第二把枪——沙漠之鹰。

那是他父亲遗留下的大型手枪,威力比亚里亚的Government更大。

砰砰。

两发子弹命中撒克逊猎刀前的捆绑着亚里亚脚裸的钢索。

恢复自由的亚里亚立刻向身体已经掉到车顶边缘的雷姬冲过去。

但是——

砰。

「别想过去。」

跟金次一样拔出第二把乌兹的炮娘射中了亚里亚的左腿。

亚里亚的身体突然失去力气向旁边倾倒。

「想过去?我送你。」

哐。

抓住亚里亚跪地机会的猛妹单手扣住亚里亚右手腕,在把亚里亚扔向雷姬的同时逼得她松开Government——而Government从车顶掉下了铁道。

然后,把亚里亚往山坡那扔了出去。

「——亚里亚!」

想去救亚里亚的金次被乌兹的子弹限制住了行动。

「……什!?」

亚里亚的身体在撞上山坡之后又冲了回来——简直就像把球打到墙上又反弹一样。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其实只是因为亚里亚正好穿着平贺改造的运动鞋。

她在撞到山坡之前略微调整了自己与山坡的碰撞点,在触碰到山坡之后立刻开启鞋子上安装的全力加速推进器。

——之前在跟维拉德战斗的时候亚里亚的鞋子上装的是人体推进器,但由于故障太多而不得不废弃。

而这次平贺又重新改良了推进装置,舍弃复杂的多功能、主攻冲刺。

咚。

重新落在车顶的亚里亚在翻滚了几圈之后刚好落在雷姬的附近。

「雷姬……手……」

顾不上身体疼痛的亚里亚向外探出身体,将因为强烈的撞击而忍不住颤抖的手伸向雷姬。

「……!?」

「快、把手给我……」

亚里亚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似乎是因为刚才的撞击又造成了二次伤害。

「……」

可仅仅只是眨眼即过的犹豫,雷姬的手指仿佛被人强掰开那样松开了。

「雷姬!」

啪嗒。

在雷姬松开手的下个瞬间,亚里亚抓住了她。

——为什么。

雷姬看向亚里亚的眼神是这么问的。

她不明白为什么亚里亚会拼命来救她——明明之前为了金次的事情已经闹得绝交。

但她似乎也忘记了为什么在猛妹要袭击亚里亚的时候她开了枪。

「呼、哈啊……现在就、拉你上来……」

「——好,感人的拯救同伴到此为止了。」

话还没说完,亚里亚的太阳穴上已经多出了一个红点。

——那是来自M700狙击枪的红外线。

「金次你不许动。」

猛妹能活动的右手上拿着的是泡沫炸弹。

只要金次一动,她就会把整瓶香水瓶扔过去。

不仅如此,炮娘的乌兹也瞄准了他的前额。

当。

鞋上附着钩爪的狙姐,从与新干线平行的直升机上跃下——那是与能和小行星几乎平行飞行的探测卫星拥有同样功能的、通过摄像头测量自身与新干线的距离从而保持速度和高度进行自动飞行的设备。

「你们破坏了这笔生意。」

接着,她端起哑黑色的M700。

红外线在金次的眉心、雷姬的侧颈转了两圈之后又重新回到亚里亚的太阳穴上。

「都是你的错,亚里亚。」

狙姐将食指搭在扳机上,做出要射击的动作。

「哈、你还真敢说。」

狙姐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亚里亚。

「那么雷姬、自杀吧。」

「!!」

无法理解!

这种情况下几乎半残的亚里亚和仅靠亚里亚才不至于掉下去的雷姬是不构成任何威胁的。

通常来说只是后背承受了一些泡沫炸弹的金次才是首要击杀目标。

但狙姐却命令雷姬这么自杀。

是为了避免开枪射击金次后、在下一发子弹上膛之前就遭到雷姬的反击吗?

顺带一提,M700是栓动式步枪,无法连射。

「你明白我的意思,不照做的话,我就、杀了亚里亚。再下一个、就是金次。」

「……」

——狙姐这么做是有顾虑的。

前几次『伊·U』的成员在袭击亚里亚的时候曾经被反杀。

HSS状态下的金次也是个不稳定因素,稍微不慎就会被抓住破绽、功亏一篑。

「你没有讨价的余地。但是我跟你不一样,我给你一次机会。」

「只要你死了,我就不杀他们。」

「……如果我自尽,你就不杀他们吗?」

「雷姬!?」

绯红色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雷姬,但看到的却只有一如既往的冰冷。

「刚才的话我以曹操之名发誓——」

「——别被骗了!」

亚里亚大声地喊了出来。

「那家伙根本是在骗你!别——咳!」

——砰。

「亚里亚!」

从M700的子弹射中亚里亚的侧腹——仿佛是在警告亚里亚一样故意射偏了。

「刚才的只是警告。」

「等待、对珂珂不利。雷姬、现在马上自杀。要是让我等,珂珂就杀死亚里亚。就算在那之后被杀也没关系,反正比起失败,珂珂宁可选择同归于尽。」

「珂珂,蓝帮的公主。兀鲁斯的雷姬问你,刚才的誓言、你能遵守吗。」

雷姬再次向狙姐确认诺言。

「小看我可不行呢。珂珂可是高贵的魏国公主。」

「雷姬……住手……」

明明已经进入亢奋状态却仍然束手无策的金次悔恨地咬着牙。

「雷姬、不要……」

「亚里亚同学。」

雷姬抬起头注视着亚里亚。

「我、对亚里亚同学说了很过分的话。」

她把SVD背在身后。

「可是、亚里亚同学还是抓住了我的手。」

雷姬回想起在昏迷时有一双温暖的手紧紧地握住她。

「我不希望金次同学死去,也不希望亚里亚同学死去。」

她从裙子底下拔出护身用的战术匕首。

「金次同学命令我不能杀人,不过我现在要杀掉我自己。」

漆黑一片的夜里战术匕首发出冷冽的光芒。

「我没有违抗命令,因为我——」

——是一发子弹。

「——你才不是什么子弹啊!」

呲啦。

刀锋划破皮肤的声音被强风遮盖。

但鲜血沿着雷姬白嫩的肌肤一滴滴滑落。

「……雷姬。」

那不是割破颈动脉的鲜血。

「你、是人啊。」

而是来自亚里亚掌心的血液。

「——去死吧亚里亚!」

一直注视着亚里亚动作的狙姐立刻扣下了M700的扳机。

「亚里亚!雷姬!」

「——奥尔良的冰花哟!」

一层薄冰突然沿着车顶立在亚里亚面前。

砰。

薄冰层和子弹同时应声落地。

「贞德!?」

这是只有超能力者才会使用的神奇魔法。

而在珂珂所认识的人中会这招的只有福尔摩斯和贞德。

另一个让金次熟悉的声音从车头响了起来。

站在那里的是贞德和白雪。

她们破坏了驾驶室的玻璃,从那爬上了车顶。

不过她们因为现在无法使用超能力,所以贞德在结成薄冰之后跪坐在地上喘气。

「呵呵呵,就是你们吧。竟敢把我的亚里亚……」

变身成黑雪的白雪举起了平时只有在惩罚亚里亚时才会拔出的M60——这次是真的愤怒了。

「没关系的,就算被射中也不会死。」

「——只要还留一口气。」

「……」

白雪的发言让金次和亚里亚听了都不禁留下冷汗。

这一刻,胜负已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