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番*有時】

作者:~月魄.狼~
更新时间:2018-03-17 11:37
点击:349
章节字数:46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時,比起言語表達,沒有言明的行動反而更能代表一個人在乎的程度。




「唔…」還沒清醒的打算,感受到晨光在眼皮上的嬉鬧,睡在雙人床右側的女子不免下意識翻了翻身、避開那些溜入窗簾縫隙的亮度,只是當她的手無意識伸向雙人床的另一半時,「…人呢?」預料外的撲空,頓時打散了許多貪睡情緒。


「去哪了…」勉強張開迷茫的眼,確認眼前只有失去熱度的床位和沒有凹痕的枕頭,女子不禁稍稍抱緊可能還有那人味道的棉被後,緩緩伸手摸下床頭櫃上的智慧型手機。


「臨時手術嗎…」雙眼探出被單、點亮手機螢幕的黑畫面,但除了此刻顯示在上頭的半透明虛擬電子鍾,確定訊號滿格的網路訊息夾並沒有半個留言來證實女子的想法。




深吸,輕嘆。




面對自家戀人再一次的行蹤不明,不久前映入眼裡的0719四個數字暫時緩下她有馬上找人的打算,稍微眨了眨眼簾、濕潤整夜冷氣而略為乾澀的雙眸後,難得的第一天假日在想起陽台有一籃衣服還沒洗的那刻,再次成了職業婦女假日早起的原因之一。


「沙沙…」下床前摩娑被單的聲音,略大一號的白色短袖更隨著起身動作向下滑動、露出大片白晰鎖骨以及鎖骨附近的粉色咬痕,僅到大腿三分之一的棉質短褲因為昨夜的特別運動離開纖細的雙腿、躺在女子經過的地板上,「喀拉。」開門,順手拿起鯊魚夾盤上頭髮後將再浴室門關上。


「…真是…」看見上衣脫下後鏡子內反射的點點紅痕,平時個性再怎麼冷靜淡然,雙頰仍不免為此起微微紅暈,只是當她跟著脫下下半身布料時,某個只在手術室常見的顏色意外地染上那薄薄的質料。




受傷了?




第一個印入腦中的想法,畢竟身為一個孩子的母親,說是女人的第一次證明似乎太過不可思議,只是想起昨晚並沒有比平常激烈、下身也沒撕裂的痛感,這個不安的想法隨即被丟進大腦的垃圾桶裡。


想了想最後一次好朋友來訪時間,比原先提早一個禮拜的情況似乎是這個顏色目前最好證明,就連最近的情緒浮動似乎都能為此得到一個好的解釋。


只是當她想拿起架上浴巾、圍著身子出去房間拿新的換洗衣物時,不知何時放在裡面的衣物和每個月生理期時才會出現在浴室的塑膠置物盒、就這麼剛好地放在浴巾架下方的三層玻璃架上的第二層和最上層。


唇角拉出微甜的楓糖絲弧度,因為她知道這些東西絕對不會自己在浴室出現,更別說今天是連她自己都意外的第一天,若說那些物品其實是另一位自己要用的東西、那麼她不會看見拿起的換洗衣物是她的尺寸。


「看來不是只會手術的笨蛋…」 低聲呢喃早就知道的事實,尤其在這個睜開眼就看不見自家戀人的早晨時光,這些細心準備的東西反倒先賠罪一樣地消了女子大半悶氣,「快點回來…」許下每次對方比她晚下班時一貫的願望,接著走入毛玻璃隔出的淋浴間內簡單盥洗。


七點三十五分,離開房間走入客廳的時刻,秒針在自己的注視下依然向前走了好幾格,但真正讓她特別留意的事情不是此刻時間太早或太晚,而是想起昨晚進房間前、指針在某個角度停留許久的畫面。


「窸窸窣窣…」硬質塑膠摩擦,拿起客廳木桌上僅剩兩顆還安穩裝在貼合包裝內的AA電池,幾封昨晚沒看過但屬名“城之內博美”及“大門未知子”的信件則在電池拿開的瞬間、映入那雙美麗的黑色眼眸裡。


「看來很突然呢…」發現信封旁幾個明顯沒有清理的灰塵堆,博美不免想像起另一半起床後可能的種種行為和接到的電話內容,原先勾在嘴角的弧度也因而擔憂地掉下幾許。


即便對普通人而言,臨時接到工作電話並沒什麼特別,但若是知道她們在一起前所遇到的各種困難阻饒,也就不難理解忽地出現在眼中的不安憂慮。


只是想歸想,知道手術未到結束前無法接收外界訊號,再怎麼希望同樣放兩天假的對方不是一早去加班手術的博美,也只能先送一則"你在哪裡?"的訊息,期待對方在她把衣服丟進洗衣機後就會給與回應。


「嘰…」推開戶外陽臺的門,細微的轉動聲響提醒了博美等等要替門軸上潤滑油,微風拂面,仍在天邊一側的太陽讓這個夏季早晨還算涼快。


然而,身處高科技產品充斥的時代,洗衣服其實也不像以前那般複雜,只要將另一位沒正確分類的衣物放進專屬洗衣籃,剩下的和洗劑一起放進洗衣機啟動運轉就行,會那麼早起,不外乎是心中不想繼續待在沒有那人陪伴起床房間的關係。


任由洗衣機在戶外陽台運轉,進屋還未收到任何回音的博美,也就乾脆先把幾天沒做的家事一併做完,直到聽見悶烤三明治的烤箱結束叮聲響起,職業婦女那種一早閒不得的慣性個性才總算知道要喘息地暫停告一段落的工作。


坐在沙發上,細咬著昨晚買來卻沒吃的三明治,重新熱過的味道依舊沒有新鮮現做的好吃,即便這樣簡單的早餐自己做不需幾分鐘,久違的兩人生活,很難讓她確定在三明治完成時會記得不要多下對切的那一刀。


「在擔心什麼呢…這裡可是日本…」訕笑對著手機螢幕呆望的自己,依舊無法輕易相信目前擁有單純生活的不安心態,明明都在一起一年多、同居也超過半年,對方失蹤那四年的陰影仍會在她獨處時偷偷敲響心門。




原來,自己還是沒想像中的勇敢呢…




不再乖乖等待,解開螢幕鎖的同時指尖也按下設置在快速通話第一位的人名,但就如她所猜測,隨著通話嘟嚕聲響過第三遍,博美也只能認命地掛斷電話、放下手機,回到戶外陽臺曬起她們的衣服。


絲毫沒發現她所撥打的那支智慧型手機,一直都被她家只會手術的笨蛋開成靜音且順手忘在拿電池櫃子旁方形置物木盒上方。




* * * * * * *




「唔…」還沒清醒的打算,感受到冷氣低溫不停偷襲棉被外的肌膚,就算寒冬也要穿短裙的某人在無意識打了個哆嗦後翻過身子,並將手伸到雙人床右側、試圖找尋可以溫暖身體的來源時,「…燙…」預料外的高溫,頓時打醒那雙還想貪睡的眼眸。


「…發燒了嗎?」不同以往抱著睡時的肌膚感受,小心翼翼地將掌心覆蓋在仍是熟睡的戀人手臂上,忽地醒來的女子依然不解因為昨夜活動只穿寬大白短袖和一件水藍色底褲的對方體溫為何如此高溫,鮮少露出的擔心也瞬間拉緊眉梢,「…博美?」


「…嗯?」聽見身後人的呼喚,被抱在懷中的城之內博美也在停頓幾秒後勉強和睡神反抗成功地發出一聲虛弱單音。


「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面對少見的睡傻樣貌,身為城之內博美現任戀人和家人的大門未知子,不免一邊擔心還要一邊壓抑心底那句“好可愛、好可愛”的衝動,「有沒有…」


「………」


「什麼?」


「…很…」


「…博美?」


「我很睏…」總算發出能讓身後吵死人的笨蛋聽見的音量,略為不滿的語氣是她們交往後少數被未知子發現的幾個新大陸,「…昨晚……很累……」伴隨這話脫口而出,稍微撐起上半身的未知子忽然覺得眼前的白皙臉蛋又紅了許多。


「……又睡著了?」還沒想到要怎麼樣不吵醒對方又能問到答案,懷中人忽然舒展開來的眉梢讓未知子知道對方再度睡去,看了半晌,總覺得方才反應不太像生病發燒會有的行為,未知子忽然想起另一個可能,原先就放在博美腰上的手也緩緩地向腹部探去。


「…難怪這幾天…」感受著指腹下方的細微顫動,總算能明白比對方晚回家的這幾天,擁抱或擦身而過時偶有的不安和低氣壓是怎麼回事,原有的擔心也瞬間換成無奈的賠罪笑容,接著俯下身體、輕輕地在那張略為燙人的臉上眷戀地吻了吻。




抱歉,讓你擔心了。




沒有言說的話,不是怕此刻熟睡的對方聽不到,而是知道這樣的話要是被博美聽見只會徒增她的擔心,畢竟姓大門的人個個都不善言詞,所以與其說出來擾醒難得在懷中安睡的戀人,未知子寧願繼續這樣抱著她直到對方自然醒來。


縱然大門未知子是個不會說話、也不喜歡和不在乎的人說話,但不表示她不明白博美不安的是什麼,因為在那個她也差點失去對方的時候,自己已清楚體會過下一秒那人隨時會在生命中消失的恐懼。


更不用說自己消失了四年,回到他們身邊時不但帶了一個孩子、還忘記任何和他們有關的過去,所幸那時的失憶只是沒有處理好車禍傷害造成的暫時性症狀,縱使完全想起仍花了些時間,但只要能想起和那些人曾有的時光,無論多久她都願意試試。


不過想歸想,暫時無法入睡的狀態反而引起她其他的生理需求,只好在忍耐一陣後放棄一路抱著睡醒的念頭、躡手躡腳地下床到房內浴室稍微解決一下。


「第一天…」一邊洗手一邊看著鏡子,置物鐵架上的浴巾讓未知子想起了剛剛的感觸,也就在離開浴室、看見掛鐘上六點四十二的時間後,決定在兩人難得兩天假的第一天假日早晨,提早起床出門地幫總是為自己和兩個孩子打理生活的城之內博美買一份熱呼呼的早餐。


這是個看似只要穿個外套、帶上錢包就能出門執行的想法,但…


隨著她貼心地準備好戀人衣物放在浴室後,發現客廳掛鐘時間停止、拿了電池替換、結果為了確認時間去拿手機時左腳小拇指踢到桌腳、但又不能吵醒房內睡美人、只能跌入沙發內忍痛悶哭幾滴眼淚的花掉了十分多鐘後,總算發現會來不及買早餐的未知子才抓著零錢包匆匆出門,並順理成章地忘記帶手機出門。


然後,又如同推理片主角出門一定會遇上必須處理的事件定律那般,未知子也意外地在買早餐的地方遇上老太太莫名昏倒、新手店員過分緊張導致沒戴手套被烤箱鐵盤燙傷,以及骨牌效應似地煎鍋忽然冒起大火、結果被匆忙拿滅火器的店員噴了半身泡沫,可悲的只能在那間早餐店多待一個多小時處理完這堆事情後,連續三次拒絕店家挽留賠罪的她,總算能拿兩份不用付錢的火腿蛋吐司和豆漿回家。


「我回來了…」不似出門那般什麼話也沒說,卻也不敢大聲地探頭報備後,未知子再次躡手躡腳且東張西望地關門走進屋子,似乎很不想被博美看見自己還帶有幾許滅火器泡沫的悲慘模樣,「好在還沒醒來…」


「未知子…」才剛想將早餐放在鞋櫃上、偷偷溜進房間外的浴室簡單清洗時,忽地從沙發傳來的聲音馬上嚇得未知子不敢移動腳步,只是隨著時間過去,沒聽見任何下文的未知子不免好奇地走到三人座長沙發後探頭查看,「…你在哪裡…」


「…我在這裡…」第二次看見戀人不小心在沙發上睡著的傻憨樣貌,再怎麼不想吵醒對方、也很難忍下心中那份覺得可愛的衝動,也就稍微抓著沙發椅背、小心翼翼地從後方俯身偷吻對方臉頰,「我回來了,博美…」


「…未知子?」還是很不小心的把人吵醒,也就只好在那修長的雙手想環住自己時微笑賠罪地向後躲開,以避免被發現和弄髒對方的手,「手術結束了?」


「手術?我沒有去動手術啊。」


「那麼你早上去哪裡了?為什麼我撥電話給你沒接呢?」察覺未知子不明顯的閃躲,滿臉疑惑的博美也不管第一天生理期的疲倦,勉強撐起身體仰望對方,「…該不會你忘記帶手機了吧?」看出笑容裡的尷尬,不久前的擔心也頓時化成無奈和嘴角一抹淡淡的慶幸。


「抱歉,我想著要買早餐回來給你吃,一時匆匆忙忙就不小心忘了。」知道那短暫的表情變化是什麼原因,未知子也順著博美的情緒低聲道歉,「博美呢?是身體不舒服嗎?不然怎麼會睡在外面?」


「只是太累睡著了…」不打算解釋累的原因,博美趁著未知子沒注意到的瞬間成功攬上她曲線好看的脖頸,「歡迎回家,未知子…」


「嗯,我回來了。」沒料到自己還是被戀人抓住,未知子也就不再堅持地再次彎下上半身、深深吻上博美自動貼近的唇。




有時,比起言語表達,沒有言明的行動反而更能代表一個人在乎的程度。




【END】




[後記]


城:…是說,你怎麼買早餐買那麼久?還有這些白白粉末的是什麼?你該不會…


門:不是博美想像中的那樣,只是解釋起來也有點麻煩,可以等我洗完澡再說嗎?身體這樣其實蠻不舒服的。


城:…那我們一起去。


門:一、一起?!


城:嗯,一起,不要嗎?(刻意在對方脖子上吹了口氣,惹得容易害臊的某人抖了一下


門:這、這不是要不要的問題吧…(面對她最害怕的誘惑攻勢,吞口水依舊不是解決這份緊張感的好方法,只能配合對方的要求一起去浴室回憶昨晚床上的溫度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