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04-10 02:56
点击:427
章节字数:41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棟雷米的第一個夜晚,向來能避聖女多遠就多遠的Alter再次無法抵抗殷殷企盼的藍色眼眸,答應少女睡在同一房間,躺上二樓屬於缺席姊妹的另一張床。

貞德向她道了晚安,朝著她的方向閉上眼睛。

Alter枕著自己的手,聽著少女安穩的呼吸,她該趁夜調查村莊是否有其他異狀的計畫,但天秤在搖擺。遲一個晚上不會改變什麼的,她想,況且也不太可能突然找到回迦勒底的門,先這樣就好,沒關係的。

這裡似乎也沒什麼不好,她邊想邊闔眼,和平安樂,遠離打打殺殺的貞德也依然被所有人愛著,就如在迦勒底同樣受歡迎的聖女。

挺好的。


Alter沉沉入睡。

她好似做了夢,回到她的迦勒底,那個聚集所有英雄與惡棍的地方,從者們總肆意妄為,天文台守護人理卻難得安寧。

夢裡的迦勒底又更混亂了些,吉爾高舉螺湮城教本,巨大海魔以他為中心伸出觸手,在迦勒底的牆上打出凹洞。她看到不列顛的騎士王為難地舉著聖劍,礙於場地限制不敢放出寶具,來自愛爾蘭的槍兵刺穿觸手卻還有下一根,唯一的亞從者護著御主左支右絀。

她看見觸手終於打穿了牆,在造成更大破壞前被旗幟擋下。

全副武裝的聖女緊握旗幟,神情凝重得彷彿回到被蹂躪的法蘭西,擋在盤旋的巨龍與人民之間,厲聲質問魔女為何作惡。

但與當時相比,好像又多了些什麼,Alter難以分辨,或許是旗幟飄揚的角度不對,或許是把旗幟當成長槍使的動作比平時浮躁,露出破綻,以防禦力見長的聖女竟傷到臉頰。

憤怒著灼燒Alter,氣聖女的不中用,氣她所認同的地方遭受攻擊而她無能為力。

這裡似夢又非夢,無法以意志干涉走向,她只能眼睜睜看著。


她看著聖女喊出吉爾全名,勒令他立即停手,陷入癲狂的元帥只回以淒厲的悲泣,那是她熟悉的音節,更是聖女與魔女共享的名。

被刺激的巨大海魔更顯瘋狂,身經百戰的從者們堪堪避過橫掃的觸手,聖女以主之名高舉旗幟,神聖的光輝中又趕來其他從者,尚未墮落的元帥與經歷成謎的紅衣弓兵。

趕到的紅衣弓兵匆匆展開固有結界,吞噬海魔,破壞力強大的從者們也進入結界,只要不必擔心毀壞迦勒底,縱使是能毀滅城市的災難,他們也能從容應對。


方才還擁擠不堪的空間倏地空曠得寂寥,僅有被破壞得認不出模樣的房間留下痕跡。

脫困的御主跌坐在地上喘氣,接受亞從者的關心,另一邊的吉爾蜷縮在地,黑色的袍子皺得難看。

聖女輕輕喊著吉爾,一聲一聲重複著像安撫受傷的幼獸,吉爾匍匐向前,直到聖女腳邊。

聖女跪坐在失意的舊日戰友旁,手按上無力的肩膀。

「沒事的,吉爾,我們會找到她。」聖女話語稍頓。「Alter會回來的。」


這實在糟糕透頂,Alter憤憤不平,她沒辦法大步上前揪住御主的領子,吼出這是怎麼回事快找解決辦法,沒辦法以此拒絕看見總筆直的聖旗幾乎垂至地面,更不能避免注意到聖女不復光彩的藍眼睛。


「Alter、Alter……」

她聽見聲音,不屬於迦勒底的聲音,輕柔又猶疑的語調是結束的預兆。

等一下,她想說,再等一下,起碼要確認消滅海魔,只要再一下下。


然而她的世界開始破碎,聖女和吉爾在眼前扭曲消散,宛如夢境的時間終結在御主的幽幽嘆氣。




貞德與陽光同時睜眼,她半撐起身子揉揉眼睛,看看在另一張床上的Alter。

Alter死死閉著眼睛深皺眉頭,貞德下了床到Alter身邊,手覆上微涼的臉頰。

「Alter、Alter……」她輕聲喊,想把人帶離夢魘,數秒後Alter繃緊的身子鬆懈下來,眉間卻沒有輕鬆半分。

貞德長呼出口氣,至少狀況好一些了。


此刻窗外陽光耀眼,Alter卻遲遲不肯睜眼。是太過疲倦吧,貞德判斷,並輕手輕腳替Alter拉好被子。

新的一日已然開始,她在腦海裡列了清單,練字可以再稍等一會兒,Alter吃不慣家裡的粗食,或許可以向做麵包的狄奧叔叔願意分她一些提供給貴族的白麵包,另外就是熱水澡,和所有能夠讓Alter開心的事情、所以能讓Alter想要留下的事情。

決定好後,貞德小小聲說了Alter好好睡吧,照進房裡的陽光隨著她關上房門而暗下,猶如床邊的夜燈。

門板外,依稀能聽見少女的愉快歌聲。

「跳金盞花之舞吧,家裡沒有麵包,雖然鄰居家裡有,但不是我們的……」













房裡有些昏暗,甫清醒的Alter難以判定時間。昨夜纏著她的少女已經不在,床鋪也不留餘溫,雖然聖女在迦勒底就有早睡早起的良好習慣,早早離開並不奇怪,但她這次大概是真睡晚了,畢竟陽光都不怎麼刺眼。

當然,也可能是這房間剛好背光,她忘了分辨方位,過去為迦勒底平定特異點的混亂時,這事都有其他從者主動去做,像最熟悉叢林的羅賓漢,或在沒有路標的大海討生活的德雷克,而那個聖女最莫名其妙,居然連要往哪邊拐彎都能得到啟示。


然而比起時間,好像還有很重要的事,卻記不清了。

Alter煩躁地揉揉發脹的頭,她可不是人類,照理說不該有睡太久的後遺症,這頭痛得莫名其妙,但在這與她的認知大相逕庭的世界裡,似乎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時她還不知道,更莫名其妙的會是等疼痛退去後下樓見到這屋子的熱情主人,旁邊還有冒煙的一大桶熱水,而她被催促著脫掉衣服,被趕著洗澡。

如果換在其他時間或對方不長著聖女那張臉還特別認真,脾氣糟糕的復仇魔女肯定冷笑,接著一腳踢翻裝滿熱水的木桶。

但她沒有,居然沒有。




Alter泡在熱水裡頭,水霧氤氳,模糊了另一端忙碌的少女身影。她往下縮著身子,整張臉一半在水裡,彷彿這樣就能藏起暈紅的臉頰,或將臉上的熱度推給水氣。

「Alter,水夠熱嗎?」貞德雙手提著另一桶熱水,興致勃勃地湊到浴桶邊上,沒怎麼在意她重要的客人慌慌張張背過身子,大喊著不需要。「真的嗎?」她半信半疑,伸手碰了碰水溫。

水確實很熱,暖著她的手指,更使得Alter稍嫌白皙得過分的背添上一層淡淡粉色。貞德滿意地笑笑,把手邊那一桶熱水倒入,水似乎漫得更高,Alter的身體更深地埋進水裡。

她想碰碰Alter沾著水珠的髮梢,指尖在離銀白短髮還有一吋之遙時停住,縮了回去。隨便碰Alter的話,對方會很生氣的吧?不可以讓Alter生氣,生氣了就不會留下來了。


Alter聽著貞德離開的腳步聲,悶悶的腳步聲硬是被踩出輕快的節奏,她抬起半泡在水裡的臉,徒勞地用手背抹去從下巴滴下的水,十足心煩意亂。

自從到了這個鬼地方後,任何決定都就變得奇怪,包括她居然就在少女模樣的那個聖女邊上脫衣入浴,她似乎難以拒絕少女的要求——明明拒絕那個聖女可簡單了,只要當著那女人的面砸上自己房間的門就好。

她早該走的,找這個世界更多的異常或想辦法找一個魔術師,甚至出去閒逛看看能不能撞到一個回迦勒底的門都是好的,然而她還在這裡,還在這裡像個悠閒度假的笨蛋一樣泡澡。


雖然不管怎麼說,熱水澡都是好的,就算某個人就在她背後哼歌也是一樣。

Alter微微轉過頭,眼角正好能瞄見不知在忙些什麼的貞德。還在迦勒底時,聖女好像也總是這樣,無論做什麼都開心又專注,鬼知道是哪來的耐心。

或許是感覺到她的目光,貞德轉過頭來,對上她的視線,揚起大大的笑容,Alter低低吼了一聲轉回去,縮回水裡的動作有點氣急敗壞。另一邊的貞德好像在笑,該死。

水似乎又變得更燙,熱得Alter不舒服,她想起身,想早點逃離這莫名的情緒,她掛在一邊的衣服卻不翼而飛。

「喂!」她克制住對著貞德開罵的衝動。「我的衣服呢?」


貞德一聲驚呼,丟了手邊的工作,三步併兩步地上到二樓,下來時抱著一套粗布衣裳。

「抱歉。」貞德說,拉來一張椅子把衣服放在上頭,再往上疊了條乾毛巾。「Alter的衣服我剛剛拿去洗了。」


Alter確認貞德完全背過身後,才起身擦乾身體,換上農村衣物。


「Alter,衣服還合身嗎?」貞德的問句比Alter對粗糙布料的抱怨要早了一秒,在一聲不甘不願的還可以後走過來替Alter理理衣襟,開心笑了。「太好了,我原本還擔心Alter沒辦法穿我的衣服。」


當然能穿,Alter忍住白眼,記著眼前的少女不知道她們幾乎可以算是同一個人。

微妙的是,聽了這是貞德的衣服後,那種粗布帶來的不適感竟減輕不少。


沒發現Alter在想些什麼的貞德滿心只有招待客人,Alter被推到餐桌前坐下,少女說餐點馬上就好,Alter煩躁地敲敲桌子,半點也不期待又乾又硬的黑麵包。

但貞德端上來的食物精緻得出乎意料,要不是聖女幾乎是美德的同義詞她都要以為這一餐是偷拐搶騙來的。

鬆軟可口的白麵包,上頭塗了一層厚厚的果醬,一盤豬肉撒著胡椒,酥脆的表皮冒著熱氣,還有半尾鮭魚及蜂蜜酒,相形之下旁邊一碗燉蘋果實在毫無存在感。


貞德眼巴巴看著她,問說喜不喜歡,喜歡的話就會盡量準備這些,還變了幾輪菜單,規劃得好像她會在這裡長久居住。

Alter勉強點頭,沒有問究竟普通的農村少女如何能得到這些食材。




棟雷米的小村莊太過平和普通,村民忙碌農事,孩子們聚在一起偷懶玩耍接著被大人趕回去做事,用完餐後Alter跟著貞德零零散散幫村民的忙,像是曬衣或喂馬。

直到太陽最烈的時候,貞德就拉著她回屋裡,她趁著日光還在,督促貞德再多寫幾遍字母,那鬼畫符根本不能見人。或許該再找幾本書出來,讓農村少女學學拼字和閱讀……但Alter一想到她得指著單字一個一個唸活像老媽子就打消念頭。

然後黃昏,教堂晚禱的鐘聲響起,她在貞德期盼的目光下掙扎沒有多久,就乖乖跟去教堂。

一切一切,都和昨日沒有太大差別,甚至也像昨日一樣,沒有村民來詢問她的來歷,簡直像Alter本來就該在這裡。


她沒有問貞德怎麼回事,隱隱約約知道問了也不會有答案,所以她只是在晚禱結識後,讓貞德牽著她的手回家,一路上聽對方嘰嘰喳喳說話,她同樣沒說對方早就提過那位會給孩子糖吃的安德雷叔叔。


Alter只是等著,安安靜靜等著,等到入夜,等到貞德鑽入被窩,對她笑著說晚安,等到貞德閉上眼睛。

她數著貞德的呼吸,淺淺的吸氣與吐氣,越發平緩。她喊了聲喂,隔壁的床沒有動靜,她掀開棉被下了床,陷入沉睡的少女依舊無知無覺。

Alter打開房裡的窗,看著貞德的目光比確認熟睡要多了一瞬,她轉回視線,從窗口一躍而出。







TBC


註1: 「跳金盞花之舞吧,家裡沒有麵包,雖然鄰居家裡有,但不是我們的……」節錄法國童謠Dansons la capucine,此節錄參考網路上各種翻譯在此不一一列舉。假如估狗這首童謠的話,應該會看到貓咪拍手歌,很可愛XD

註2:洗澡的靈感來源是《XENA:Warrior Princess》S2E15,小粉絲一直給偶像倒洗澡水我覺得很好玩,基本上可以說是只想寫這幕XD這集很好看很好笑很可愛,整部劇也很好看,在此竭誠推薦(對這是安利


下一回收掉農村生活篇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