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異變

作者:22026123
更新时间:2018-03-19 20:39
点击:218
章节字数:73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從那晚被AE哄睡後,海未大概已經有快一週沒見到她了。大概是忙著送靈魂去更好的地方吧,海未已記不得多少次這樣安慰自己,但心中那股失落感卻沒有因此被撫平,反而像一個逐漸擴大的黑洞,一點一點地侵蝕著內心。


海未總會在某些時刻突然停下手邊的動作,抱著或許AE又出現了,這樣的想法回過頭,卻發現身後空無一人時,失望與寂寞傾刻便漲的胸口發疼,尤其是在獨自一人時,這感覺更是強烈。


這天黃昏,買好晚餐準備回家的海未又遇見小泉花陽。如前幾天看到的一樣,花陽手上提著便利商店的塑料袋,神情看上去既焦急又帶著難以掩飾的期待。


眼見學姐又要朝廢棄的神社跑去,海未趕忙叫住她,「小泉學姐。」


「海未醬?」花陽腳步一頓,轉而朝海未看來,「怎、怎麼這麼晚了還在這……?」


面對花陽的關懷,海未只是笑著揚了揚自己手中的塑料袋,「買了晚餐要回去吃,學姐呢?」


「我、我稍微有點事……」


花陽面露難色,丁香紫的眼眸不由自主朝石頭階梯看去。注意到對方這舉動,海未也不繞彎子,直接指著階梯問道:「學姐去上面是有什麼事嗎?」


花陽略顯驚慌的看向海未,好一會兒才怯生生地說道,「我、我可以告訴妳,但不要告訴其他人,好嗎?」


跟在花陽的身後走上通往神社的石階,正逢黃昏入夜之時,石階旁的樹林顯得幽深而可怖,海未伸手想去拉花陽的手,卻因考慮到禮貌又縮了回去。


花陽從上樓梯後便一直沉默著,加上看不到她的表情,海未不由得胡思亂想了起來,難、難道上面藏著通緝殺人犯什麼的……


這麼一想,她簡直害怕的想轉身就跑,但現在跑掉的話對學姐又很失禮……


就在海未糾結的時候,兩人也踏上了最後一格石階,旁邊的草叢抖了下,一道黑影直直朝兩人撲來!


「小泉學姐,危險!」海未趕忙衝上前想護住對方。


但還晚了一步,在海未趕到花陽身側前,黑影已經撲到花陽的身上……


「喵~喵嗚~~咕嚕嚕……」


「別這樣,好癢啊……」


「……是貓?」海未這才看清楚原來是只小貓,橘白相間小貓爬到花陽的肩上,以身子磨蹭著她的臉,看上去與花陽很是親近。


「餓壞了吧,這就弄飯給你吃。」花陽將小貓放到地上,轉而從塑料袋中拿出罐頭,打開挖給小貓吃。


小貓馬上埋頭吃了起來,咀嚼的聲音伴隨著略大的咕嚕聲,看上去很開心。

看著小貓這模樣,花陽露出了笑容,這發自真心的笑容海未也看過幾次,但自從小白死後便再也沒看過了,海未想說些什麼,但卻想不到說什麼好,張著嘴好一會兒後她放棄了,也跟著花陽蹲下身,看著小貓進食。


「這只小貓是我在回家的路上撿到的,我家附近有一戶人家,養著一只很兇的狗,每次經過的時候牠都會衝著我吠……」花陽幽幽地說著,像是回憶起當天般,眼神有些飄渺,「那天……大概是綁繩斷了吧,那隻狗掙脫了束縛朝我撲來,就在我害怕地動彈不得時,這只小貓從圍牆上一躍而下,撲到那狗的臉上又抓又咬的,把狗逼退了。」說到這花陽伸出了手,輕輕地摸著小貓的頭,「我很感謝牠,如果牠沒有及時出現的話,我肯定會被那隻狗咬傷的吧……但我家不能養貓,所以只能把牠養在這。」


「這樣啊……」海未點點頭。


「海未醬要摸看看嗎?這小貓很親人的。」花陽提議道。


在對方鼓勵的視線下,海未緩緩地將手落在小貓的頭頂,停頓幾秒確認沒有引起牠的不悅後,才來回摩娑著牠橘黃的毛,被指尖傳來的觸感所吸引,海未忍不住勾起嘴角,「好柔軟……」


見海未這反應,花陽露出了有些驕傲的神情:「是不是很可愛!」


海未點點頭,看著小貓的金色雙眸盈滿了憐愛,「嗯。」


「海未醬的家可以養貓嗎?」


花陽忽地問道,一雙紫色的眸子轉向海未,被這充滿期待的視線看得很是不自在,海未連忙搖著手,「不、不行的,父親不會讓我養寵物的,就連學校的昆蟲觀察作業,都是把蟲托在同學那養著,每天過去……」見花陽臉上的期望逐漸化為失望,海未再也說不下去了。

她有些困擾的握緊放在胸前的手,忽地一個想法自腦中閃過,「雖然沒有辦法養,但我可以幫忙找新飼主。」


「可、可以嗎?會不會太麻煩你……」


「父親的道場正要開始招募學員,我可以在印傳單時順便印小貓的傳單,我朋友家家裡是開日式和果子店,也可以讓她幫忙問問,還可以問看看學校其他同學……」見花陽的目光仍待有些遲疑,海未索性一把拉起她的雙手,「總之,請務必讓我幫忙。」


興許是被海未真誠的態度感動,花陽的眼神裡的遲疑消失的無影無蹤,揚起的笑容滿是不可思議的堅定,「我也會一起努力的。」


但這堅定在第二天早晨會面時就走樣了。


看著眼前怯弱不安的小泉花陽,海未在心中淺淺的嘆了口氣,但是這才是她認識的小泉學姐。海未認識的小泉學姐,為人十分靦腆又怕生,話少又不善於與人相處的她,只有在與小動物相處時才會露出笑容,也只有在講到小動物的事時才會特別健談。


海未走上前拉起花陽的手,「我知道這對小泉學姐來說可能很困難,但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讓我們一起幫小貓咪找個新的家吧。」


「……我知道了。」花陽點點頭,拿著海未印好的傳單,步伐僵硬的朝高中部的教學大樓走去。


海未這才放心地朝自個兒教室走去。


一走進教室,穗乃果便掛著大大的笑容朝她走過來。


「吶吶~海未醬~~」


「給。」


海未二話不說地從書包內拿出傳單,塞到了穗乃果懷裡。


「這是什麼?」穗乃果一臉困惑地將紙張拿到面前,下一秒看清上頭內容的她雙眼放出興奮的光芒,大喊:「是貓咪欸!!!還是小貓咪!!吶吶!那隻小貓現在在哪?穗乃果可以看看牠嗎?」


聞言,海未從書包內拿出手機,將昨晚學姐發給她的照片點出來給穗乃果看。


「好、可、愛!!!牠的毛好漂亮~看起來超級柔軟……」一看到照片,穗乃果更興奮了,略大的聲音幾乎吸引教室所有人的注意,正當其他人朝兩人這投以好奇的目光時,穗乃果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又喊了一句,「咦?海未醬,妳什麼時候有手機了?」


「嗯……父親怕我出事不好聯繫,所以給我買了一隻。」海未回答著,伸手想接過自己的手機。


但周圍的人被穗乃果這一鬧騰,全都湧了上來。


「吶,你們剛剛在說什麼?可以也跟我說說嗎?」


「有貓咪的照片?我也要看!」


「園田同學買手機了?是買哪一家的?我最近也想跟父母要一隻呢……」


被蜂擁而至的同學們擠得透不過氣,海未求救似地看向坐在教室最裡面的小鳥。對上海未視線的小鳥先是眨了眨眼,掃了一圈她周圍的人群後,對海未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等、等……!」


最後,海未的呼聲隱沒在興奮的人群中。


「啊……真是好可怕……」放學了,海未與兩位好友走在回家的路上,一想到早上的狀況,海未仍感到心有餘悸。


「或許小貓咪很快就可以找到新家呢!」小鳥安慰道。


海未淺淺地笑了笑:「可以的話就好。」轉頭對穗乃果說,「……穗乃果,那些傳單就麻煩妳了,如果有人有意願的話請隨時聯繫我。」


穗乃果點點頭,「沒問題!」


走到分道揚鑣的路口,海未朝穗乃果與小鳥揮手道別,在回家前她還要努力將包包內的傳單給附近的鄰居,一定要幫小貓找到主人,握緊書包的背帶,海未的雙眸閃爍著堅定。






「吶,你最近都沒有去找那個小鬼嗎?」將收到的靈魂丟入門內,妮可對著從剛剛到現在都不發一語的AE問道。


AE冷冷地看了妮可一眼,沒有回答。


妮可挑挑眉,AE的性格有多冷淡,妮可自認沒有人比自己更清楚。AE不愛講話,也不喜歡牽扯過多工作以外的事,但她與自己一樣雖沒有多喜歡現世,卻也不喜歡待在幽冥界休息,這樣的她居然連著好幾天都留在幽冥界,實在有些詭異。


說也奇怪,其實幽冥界內的總部還是挺舒適的,一反常人對死神肯定是黑暗與血腥的誤解,總部可說是四面採光良好外加窗明几淨,整棟建築以明亮寬敞的白色系為主,在每個Death的休息室中可隨各自喜好裝修,內部隨時播放著舒心的輕音樂,讓收完靈魂疲憊不堪的他們能獲得最高質量的休息。


這樣的地方,妮可也說不清為什麼自己會有排斥感,也許是討厭其他死神將自己所收割的靈魂生前的悲慘故事,拿來當作嗑瓜子的笑料;或許是討厭每每死神們遇見時總喜歡問問業績,這種似炫耀又似比較的行為;又或許是……對在那休息會不自覺放鬆到記憶一點一點模糊起來感到害怕。


拉回自己漂遠的思緒,AE仍是不發一語,妮可淺淺地嘆了口氣,試探地問道:「你跟那個小鬼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發生什麼。」見妮可一臉不信似的抽抽眉,隨後緩緩舉起手來,大有不實話實說我就動粗的意思,AE垂下眼,「我只是覺得……或許我們不要在見面,對她比較好。」


「哦~妳倒是突然轉性要做乖寶寶了啊?也罷,這樣希那傢伙就不用老是在操煩妳跟現世接觸太多了。」絲毫不管AE是否不悅,妮可說完自己想說的話,抬手打算再次回到現世,卻被AE捉住了手,「做什麼?放手!」


AE皺著眉頭,看上去有些不悅,但話語卻仍是如止水般地平靜,「妳就不怕這樣頻繁的去找那醫生,會給她帶來什麼災厄嗎?畢竟我們可是……」


妮可不耐地嘖了一聲,甩開他的手,吼道:「我當然知道!我們是死亡的化身,生靈避之唯恐不及的死神,這不用妳說我都知道!」說完後她沉默了好一會兒,再次開口的聲音軟化不少卻充斥無奈,「還記得我上次說的嗎?人類這種生物跟我們長的實在太像,這句話?」


AE點點頭。


「我啊,有一個很看不慣的人,她總是會在有病人死在她手術台的那天晚上,到自動販賣機買一罐最苦的冰咖啡,一個人躲在更衣室,蜷縮作團無聲哭泣。她很聰明卻也很傻,失敗了那麼多次卻還是毫不猶豫的沖入手術室,試圖從我手上搶回生命;她很冷酷卻也感性的過分,在與家屬說明病情時總是簡潔二要,絲毫不顧慮他們的感受,但卻會因為無法挽救生命的逝去,自己躲起來痛哭……」說到這,妮可露出了有些嘲諷的笑容,「我覺得這人實在蠢的沒救了,凡人跟死神拔河什麼的,怎麼會有勝算呢?」


將妮可的神情變化盡收眼底,AE直覺有些不妙,「妮可妳……」Death們最忌諱對生物產生多餘的情感,但她張著嘴好一會兒,卻也不知道跟對方說什麼好。


妮可的情緒向來都較自己來的豐富,這點AE是再清楚不過了,倒不如說現有的死神中自己才是最缺乏情感的一個。


剛成為死神的新人,每個都猶如機器般,只是按表操課的完成任務,鮮少有情緒上的波動,但隨著時間一久,像是沾染生靈的七情六慾一般,每位死神會漸漸發展出各自的性格。


唯獨只有自己,除了偶爾被妮可惹的不耐煩外,鮮少有其他情緒,一如剛成為死神般,保持著心靜如死水的狀態。


到底是為什麼呢 ——


AE還沒想出個合理的答案,妮可的聲音已幽幽地傳來:「我知道我在她的身旁肯定會帶給她更多與死亡接觸的機會,甚至說不定哪天我得親手奪取她的靈魂……但我還是想到她身旁。」妮可眼廉半垂,艷紅的雙眼中似有晶瑩閃爍,她捏緊了胸口的布料,「一想到那傻瓜肯定又獨自一人躲起來哭泣,我就覺得這裡很難受。」


說完妮可沉默了一會兒,忽地朝AE看來,「那妳呢?妳又是為了什麼選擇不去靠近那小鬼?是真的為了她好?還是為了妳自己好?」


妮可的嗓音乾淨而直率,眼神澄澈而直接,如此簡單一句話,卻問的AE啞口無言,她狼狽地躲開了妮可的目光,兀自盯著腳下的雲層。


自那天她從海未的口中聽到『亞里沙』這個名字後,她就時不時的會感到頭痛,有時甚至還會出現片段的影像,那到底是真實存在過的記憶又或是她的幻想,這點AE無從得知。


但有一點她很清楚。


這些幻影深深地影響她,除了因頭痛不時會昏睡外,她可以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在逐漸流失……


「欸妳沒事吧?」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嗓音,AE慌亂地轉頭望去,只見妮可一臉擔憂地扶著她的肩,「妳在發抖?發生了什麼事嗎?要不要我去找希……」


一聽到這個名字,AE不知哪生出的力氣,一把將妮可推開,「不——!」直到看見妮可一臉莫名其妙地盯著她,AE才發現自己的行為有多麼地失常,她將手縮回長袍裡,背過身,「妳走吧。」


「可是妳……」妮可的臉上難得出現猶疑,她掛念著現世的那個人,但AE這模樣又讓她直覺有什麼不對勁。


察覺妮可仍留在原地,AE不由得扯開嗓子,幾乎是怒吼一般下了逐客令,「走啊!」


被AE這一吼,妮可也不好在留下,臨走之前她深深地看了AE一眼,「去找希吧,趁妳尚未昏倒前。」


隨著一道刺眼的紅光,妮可離開了。


AE瞬間腿一軟,攤坐在緋紅色的大門旁喘氣,扶著作痛的頭,正當她想著要不要回總部休息時,耳旁一道銳利風聲,熟悉的牛皮紙袋出現在她的面前。


望著那漂浮在空中待自己承接的牛皮信封,半晌後AE發出了聲放棄般的嘆息,牛皮信封化為一團火球。


幽冥大門前瞬間被耀眼的金色光芒所充盈,待光芒消失後,又恢復了一如既往的空蕩與寂靜。






一早海未便逐一詢問昨天看上去很感興趣的同學們,但得到的答案卻無一不讓她失望,雖是如此,海未仍撐起笑容,安慰著那些看起來比自己還失望的同學。


或許小泉學姐那邊會有好消息呢……


抱著這樣的想法,中午海未推辭了好友的邀約,帶著自己的便當朝約定好的地點跑去。


令她挫敗的是,花陽這邊也一無所獲。


但海未並沒有低落太久,嚥下口中的飯菜後,她向花陽提了一個新的建議,兩人約定好放學後再一起努力。


放學後,兩人各自到了商店街與車站,這類人潮較多的地方發傳單,身形瘦小的海未還幾度被撞到,直到手裡的傳單都發完,身上已有多處擦傷,海未卻絲毫不介意,只要小貓能找到一個新家,什麼也都值得了。


但是,當天晚上手機都只是靜靜地躺著。


隔天兩人一樣又去發傳單,於結束時去給小貓餵食。


看著花陽一臉憂心忡忡的模樣,海未抿著唇,捏著書包的手微微泛白。


揮別花陽,海未的臉上盡是疲憊,她倚著便利店的玻璃窗席地而坐,隨後抬頭望著已經染上夜色的天空。


當事情的發展不如預期的順利時,到底該怎麼辦呢?


「吶,這麼晚還在這幹什麼呢?」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至頭頂響起,嚇得海未連忙抬頭看去。


原來是便利超商的店員。


「對不起,打擾了。」


海未趕緊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匆匆朝那人鞠躬便要離開,才剛走沒兩步就被對方給拉回來。


那人揚著燦爛的笑容,如此說道:「還沒吃飯的話,要不要一起吃飯啊,喵?」


大概是那期待的眼神讓人不忍拒絕吧?海未跟著她走進便利店,那人朝櫃檯的中年大叔喊了一聲,「老闆,凜休息了,喵!」便領著海未走進後頭的休息室。


『叮——』剛打開休息室的門就聽到微波爐的聲響,凜興奮的跑上前,將裡頭加熱的便當和飯糰拿到海未面前,「吶吶,妳要吃哪個?」


「那個……」海未猶豫地看著眼前的食物,讓個初次見面的人請自己吃飯果然還是有點……她偷偷瞥了凜一眼,這微小的動作卻被凜捕捉到。


凜出聲催促:「快點挑一個嘛,凜肚子餓了。」


「那……那就飯糰吧,謝謝……」拿過飯糰,海未邊吃邊看著凜狼吞虎嚥地吃著便當。


這位自稱凜的小姊姊有著一頭俏麗的橘色短髮,笑咪咪的臉蛋與時不時會加上喵的語癖,有種青春有可愛的感覺,看上去應該是高中或大學生。


這樣的人,為什麼會找我一起吃飯呢?


海未思索著低頭又咬了一口飯糰,再次抬頭卻見凜放大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還一臉渴望地盯著她手裡的飯糰,只差沒留口水而已……


「……妳不介意的話,就拿去吃吧。」海未無語的將飯糰奉上。


「妳不吃了嗎?」


海未點點頭,看著凜接過飯糰,吃得又香又滿足的樣子,她忍不住露出微笑。


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那個,可以給凜看看嗎?」吃完飯糰後,凜指著海未放在一旁的傳單說著。


「啊……請。」海未愣了一下才遞給對方。


凜看了會兒傳單,隨即又問:「這個,有照片嗎?凜想看看。」


「……在這。」海未急忙從手機裡翻出照片,遞到凜面前。


凜看到照片後,瞬間雙眼放光,指著照片對海未說:「這隻小貓!現在在哪呢?」


海未一會兒還沒能反應過來,只能愣愣地看著凜,只見凜的雙眸內滿是欣喜,聲音也因興奮而微微上揚:「凜啊──想要養隻貓呢!」


海未怎麼也想不到,她千辛萬苦地想要替小貓找的飼主……原來就近在眼前。


但這件事並不是海未說了算,於是她先跟凜要了聯絡的方法,並將這件事告知花陽。花陽很快便回覆了消息,敲定好明天會面的時間後,海未便踏著輕鬆的步伐回家。


雖然回家後因為身上的傷挨了一頓罵,卻完全不影響海未的好心情,替一個小生命找到家的喜悅,讓海未渾身充斥著難以言表的滿足。洗過澡仍歡欣地難以自持的她打了電話,將這個消息分享給兩位友人,兩人自然都是替她高興,也分別都講了好一會兒電話,海未才心滿意足返回自己的房間。


但睡前縮在棉被裡的海未還是感到一絲的不足,是什麼不足呢?小貓有了新的歸宿,自己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啊?


那到底是有什麼不足呢?


想了好一會兒仍沒有個結論,意識倒是先不敵睏意的侵擾,眼簾閉了又張,張了又閉,在意識即將沉入睡眠的前一刻,海未卻突然想通了。


原來是……最想分享的那個人不在身邊啊……





隔天放學後,海未便迫不及待地拉著花陽來到了神社階梯旁的便利店,像當班的凜打過招呼後,花陽和海未走到專區挑選貓罐頭,花陽一邊說著新主人看起來是個好人真是太好了,一邊又面露寂寞地說著這是最後一次餵牠了呢……


看著這樣的花陽,海未也忍不住有些鼻酸,她趕緊暼過頭卻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通往神社的階梯處……


──是AE!


正當海未這麼想時,那影子卻倏地消失了,海未愣愣地看著階梯,突然像想到什麼一般,抓起花陽的手便往神社的方向跑去。


「海未醬,發、發什麼事了?」


被比自己矮小的多的海未拉著跑,花陽半彎著身子顯得狠是狼狽,海未沒有回答她,只是拉著她一路跑,踏上最後一個階梯的瞬間,花陽被眼前的畫面嚇得傻住了。


不遠處一隻黑色的大型犬正咬著那隻橘白色的小貓,小貓渾身是傷、奄奄一息,灰白的石磚上滿是刺眼的血跡。


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花陽握緊手裡的書包,衝上前對大黑狗就是一頓亂砸,黑狗吃疼後跳開身,亮晃晃的眼睛卻仍是緊盯著趴在石磚上的小貓。


花陽趕緊彎下身將小貓抱起,朝海未喊道,「海未醬快走,這狗很兇的!」


原先愣愣地看著另一個方向的海未,這才像回過神一般,跟上花陽的腳步,兩人一同往下衝去。大黑狗也追了上來,一邊再後頭追趕著,一邊大聲狂吠。


海未時不時地轉頭向後看,神色看上去有些古怪,喃喃地似乎在說些什麼,花陽雖是感到奇怪,卻也顧不得那麼多,只是一個勁地往下跑。


毫無預警地後頭的大黑狗撲上來,將花陽撞個正著,失去平衡的她便這麼沿著樓梯滾了下去,直到撞上最底階後才停下。


「小泉學姐──!」


花陽死抱著懷裡的小貓,靜靜地躺在冰冷的地面,已經昏厥過去,從頭部溢出的鮮血漸漸染紅身下的地面。海未趕忙跑到她身邊蹲下身,卻被這樣的場景嚇的不知所措,她無助看向身後的AE,問道:「為什麼?為什麼是這樣……為什麼是小泉學姐?」


AE搖搖頭,抬手指著花陽懷裡的小貓,「我原本只是要帶走牠……」說到這AE倏地停下,冰藍的眼睛看向海未。


「是妳……是妳改變了這一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