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終章 愛就像風暴(恋は嵐)

作者:玥炭
更新时间:2018-03-10 02:16
点击:222
章节字数:25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電車的玻璃因為溫度差蒙上了一層薄霧,窗外的景色也變得朦朧不清。

海未輕輕將頭靠向窗戶,溫熱的吐息卻讓霧氣更加一層。

「我和繪里也是這樣的嗎?」

溫度差讓兩人之間出現了隔閡,無法看清對方真正的想法。甚至本來殷切地想親近彼此,溫熱的話語卻反而添上朦朧。

我們都隱藏自己的真意,將全部心力都放在對方身上。

--但是,這樣是不正確的。

海未試著舉起手,指尖在充滿霧氣的玻璃上比劃著。被手指觸碰過的地方立刻就變得清晰了,她這才發現要消除這份溫度差竟然如此容易。

為什麼一直沒有發現呢?

不,其實早就知道的,只是沒能這麼做。

到站廣播說著即將抵達的目的地,繪里家附近的車站。趁著廣播聲還在播報,顫抖的嘴唇緩緩唸出寫在霧氣上的字樣。模糊不清的窗戶中,唯一深刻而清晰的文字。


「我愛妳(愛してる)。」


車門打開了。

海未緊抿著下唇。只有現在了,自己就是為了這一刻才搭上這班車的不是嗎?但是,為什麼不站起來,雙腳為什麼還在顫抖著。

害怕嗎?擔心自己造成繪里的困擾。就算違背自己的本意,也不想帶給任何人多餘的麻煩,園田海未真是這麼克己復禮的人嗎?

關門的警示音響起了。

又一次,又要錯過了嗎?

寫在玻璃上的文字,又漸漸變得模糊了。

「我……」

邁開了步伐。

在車門關閉的瞬間登上了月台,她沒有停下腳步,朝著檢票口直奔。

不要,絕對不能讓這份心情消逝!

每次闔上雙眼,都會浮現繪里的身影;每次在心中吶喊她的名字,都會聽見繪里的聲音。

追逐著那身影,追尋著那聲音。海未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腳步,理性早已無法制止狂奔的情感。

穿過一個又一個路口、經過一棟又一棟住宅、與一個個行人擦肩而過。如同山雉拖曳著長尾一般的漫長夜晚,海未在月色下奔跑著,只要能見到繪里無論怎樣的長夜都能度過。

踏上最後的階段,三步併作兩步跨過每一層階梯,來到了熟悉的迴廊。

「我……」

飽含著喘息的聲音。

在喘息之中,夾雜著炙熱的情感。


「我喜歡妳,繪里--!」


空蕩蕩的迴廊,響徹著海未的吶喊聲。

聲音的盡頭正好打開了門,也因此,海未的吶喊傳進了她的耳中。

「海未?」

繪里先是愣了愣,接著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聽見的話語。海未突如其來的,愛的告白。

走廊的兩端,海未與繪里遙望著彼此。

--我知道。

我全都是知道的唷。

就算沒有那些言詞,也能夠全部傳達過來。

「海未,正好我想找妳去一個地方,可以嗎?」

「可以哦,只要是與繪里一起……」

「我想要再去一次,繆斯解散時的那個海岸。」



♪        ♪        ♪



下了電車後,兩人先是在車站內的拍貼機合照。繪里拿起觸碰筆,在螢幕上畫了圍繞兩人的大愛心,並在底下用俄文寫上了「любовник」。

「這是什麼意思呢?」

繪里只是微微一笑,沒有立即回應海未的問題。下一刻貼合而來的唇,與海未的唇瓣相合的瞬間,一切彷彿不言而喻。

--戀人。


不想要只是在照片中並肩,也不希望緊繫的紅線只存在拍貼機的螢幕中。

即使現實不被允許,也想要每天喝海未煮的味噌湯,也想要每天在一起。

想要與妳同居、與妳結婚、與妳白頭偕老。

「我今天下午已經回絕了調往分公司的決定,雖然一開始上層也不太好說話,但所幸最後還是成功了。」

「繪里?」

「就像當初一樣,我總是想得太多、太堅持既定的成見。我一直認為自己已經是個社會人了,不能夠那麼幼稚任性,只要是合理的決策就必須接受--即便違背自己的心意。」

她牽起海未的手,兩人一同走向當初九人解散時的海灘。

「無論現實多麼困難,都要頑強地堅持著自己的心願。」

絢瀨繪里看著倒映在海平面上的月光,海未則透過繪里的眼眸看著這些。

只要堅持著。

只要清楚地向著目標前進。

最後,肯定能夠引發奇蹟的。

「或許一個人十分困難,但是如果是我們兩個人的話……」

「肯定能超越的,肯定能完成的。」

海未點點頭,將目光也轉向無垠的大海。

「筑波嶺の 峰より落つるみなのがは 恋ぞつもりて 淵となりぬる(我們的愛並非一蹴而成,而是歷經種種緣分累積而成的深厚情意)。」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妳的身影、妳所呼喊出的一字一句都深深烙印在我的心中了。

永遠、永遠也不會忘卻這份深刻的情感。

仿若怒濤的思緒下喊出的愛的話語中,存在著愛情的實體(怒濤に飛び込む思いで愛の言葉を叫ぶところに、愛情の実体があるのだ)。



♪        ♪        ♪



雨滴落在沙灘上,沙子頓時染上了深沉,下一秒吸收水分後又恢復了原本的色彩。

注視著彼此。

琥珀色與水藍色相互輝映,只是這樣注視著就被對方眼眸中的深邃吸引。

只有兩人獨處的海岸,不知何時陷入了風暴。第二滴、第三滴的雨水也落在了沙灘上。

「繪里……!」

發自內心呼喊而出的名字,彷彿要將全身融化般的熱情。

呼喊而出的名字夾雜濕熱的水氣,同時,海未的這份熱情也透過繪里的指尖傳達到她的全身全靈。

繪里笑了笑,環抱起海未顫抖的身軀,感受這份讓人困擾的陣陣悸動。浪花的旋律催促著戀愛的強烈情感,沖噬了最後僅存的一絲理性。

身陷暴風雨之中的彼此,彷彿經歷了一場過激的夢,顯得狼狽不堪。

深夜的海水因為明月的吸引而漸漸漲潮,像是要跨越防波堤般不斷拍打著。

「沒事的,海未。」繪里輕聲安慰。

她撫摸著海未的頭,讓海未的臉靠向自己的胸口。淡淡的清香讓她稍微感到安心,對暴雨的畏懼也逐漸平靜。然而身體卻仍是顫抖不已,難以平息。

海未咬緊牙關,緊咬著繪里的衣襟。她用含糊的聲音不斷呼喊繪里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直到呼喊聲蓋過了風暴。


度過風暴的兩人,肩並肩坐在海灘的邊緣。

恢復平靜的浪潮,彷彿未曾發生什麼般風平海凪。

海未輕依在繪里肩上,彼此十指交疊,靜靜聽著浪波起落的清脆聲音。

能夠相互依偎在身邊,不用遠赴海的彼端真是太好了,能夠坦承說出自己的希冀真是太好了。

視線交換的兩人,再一次將唇瓣親近彼此。

晚夏的風徐徐吹起,帶著些許秋意。淡金色與藍黑色的髮絲縱橫交錯、雜亂地層疊。

將枯萎草木一掃而盡的海風,留下的僅僅是兩株相生的槴子花。






(全篇完)


刪除好多的篇章呢!恢復到原本預定的短篇,讓作品在17章就收尾了


原本是打算真的讓繪里遠赴四國島,跟海未異地戀的幾章回
暗戀著繪里的羽無係長利用自己的職權,讓繪里與自己出差遠行打ˋ算來個近水樓台先得月。因為繪里不斷拒絕自己的示愛,最後終於忍無可忍強行推倒繪里(未遂)……原本是打算這樣的展開來著
但是那樣整個劇情就太長了,加上友人提議將這篇漫畫化,所以就想還是能短就短(不過真要畫嗎?還是個未知數)

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
另外打算先在5/5的台北百合Only場將玥炭我所有的繪海小說集合成冊,出個小說本
小說本除了網路有的舊文,估計也會放幾篇大家沒看過的新文
懇請大家支持支持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