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倒持太阿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8-04-06 13:25
点击:196
章节字数:23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永徽三年年末,朝中有兩件重要的事情發生。首先是房遺愛的謀反事件,朝廷上下為之震蕩;另一件事看似隱匿在這巨大波濤下的漣漪,卻在多年後逐漸擴散開來,翻攪李唐皇朝。


就在武媚娘撫著鼓起的肚腹之際,朝廷上正發生一場較量。


事件的起由是右衛將軍房遺愛。房遺愛為故宰相房玄齡二子,先皇賜婚高陽公主。高陽公主嫁進房家後不斷興風作浪,且在京內擁有數名情人,最著名的莫過於被先皇盛怒腰斬的辯機和尚。但高陽公主最大的過錯不是放浪形骸,而是她一腳踏入政治鬥爭之中。


為了讓房遺愛出人頭地,高陽公主先是教唆房遺愛和大哥房遺直分家,被先皇嚴厲訓斥後消停了一陣,沒想到近日又想起了要房玄齡的封爵,但爵位歸長子繼承,她的丈夫不是長子。於是,高陽公主一不做二不休,誣告房遺直非禮她,想藉此扳倒眼中釘,讓自己的丈夫繼承爵位。


不料房遺直一狀告至當今聖上跟前,告發房遺愛與荊王李元景、巴陵公主駙馬柴令武及丹陽公主駙馬薛萬徹常有不軌言行,有謀反之嫌。本來此事或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不料審判此樁案件的是太尉長孫無忌。


房遺愛、李元景、柴令武和薛萬徹,這幾人本來就是魏王李泰餘黨,當年魏王爭位失敗,先皇擇晉王為東宮,幾人私下有所牢騷想而可知。但長孫無忌看到的是另一方面,這些人只是劍柄上的螢石,他要延展出一把利劍,劍指東南──


長孫無忌將房遺愛關押入獄,並施加嚴刑,獄中他一雙頎長的眼睛看著那滿身汙血的人:「房遺愛,說出謀反事件的主謀,或可饒你一命。」


「太尉我們沒有謀反,我不知道……不知道……」房遺愛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矜貴如他,何曾受過這等折磨?


「你不知道?那我來指點你一條明路。」長孫無忌垂下眼睛,摸著手中的玉石。「這件事情,是吳王策畫的吧?」


「什……什麼?」


「我說是吳王李恪打算起兵謀反。」


房遺愛正待辯駁。「但是我和吳王不……」


「我說是吳王,就是吳王!」長孫無忌截下房遺愛話語,見一隻螞蚱恰巧從地上溜過,便伸出右腳,在地上狠狠擰了一下,那隻螞蚱連全屍也沒留下。「房遺愛,你清楚了?」


房遺愛目睹此景幾近崩潰,不住的往地上磕頭道:「罪臣知道!罪臣知道!」




經由房遺愛的指證,不僅吳王李恪是謀反案的罪首,和長孫無忌不和的宰相、將領、宗室、駙馬,全涉入其中。當名單上呈時,年輕帝王竟覺得接過的這份詔書有千鈞重。


「這些人……全參與了謀反?」


長孫無忌站在殿上,朗聲道:「經臣調查,全然屬實,請天子用印。」


「你要寡人將這些人全部處死?」這些臉孔李治一個個皆十分熟悉,有他的兄弟姐妹、他的伯父姑母、有宴席上把酒同歡的身影,雖然因為當年他入主東宮而漸趨陌路,可也是他的親人友朋,而今長孫無忌卻一個不留!


李治澀然開口。「荊王是朕的叔父,吳王乃朕異母同胞之兄長,可否請太尉留下他二人性命?」


長孫無忌面無表情,未發一語,大殿頓時陷入死寂中。


李治環顧殿前大臣,竟無一人敢出面說話。這時只見長孫無忌向兵部尚書崔敦禮使了一個眼色,崔敦禮隨即出列,中氣十足的回應天子的乞求。


「稟聖人,此事不可!」


天子顏面盡皆掃地。


長孫無忌抬起頭,再向前跨一步,用比之前更有力的聲音說道:「臣等這麼做全為聖人,請天子用印!」


長孫無忌明著是為他拔除曾受到先皇讚賞的吳王,鏟輾最後的顛簸;但吳王庶出的身份全然比不上他的嫡出,加之一母同胞的廢太子和魏王都歿了,此位早坐得安穩,他的舅父上演這一齣,只為證明一件事──


皇帝是百姓的天,可是長孫無忌是朝堂的天,他籠罩在大明宮的龍脊上,籠罩在一片片抬頭可望見天的地方。


李治在身掌大權的舅父面前,只是個失勢天子。一時憤慨,他抑制不住眼角閃出的淚光,咬緊下唇,在長孫無忌早已擬定的詔書上緩緩蓋下玉璽。


「──房遺愛、薛萬徹、柴令武等並伏誅;荊王李元景、吳王李恪、巴陵公主、高陽公主並賜死。涉案相干人等……」


高陽公主謀反案,塵埃落定。




下朝後李治回到後宮,雙眼還是紅腫的。


他自知本性並非淳良,但自幼由先皇親自撫養,對於人倫親情自有一分孺慕。而長孫無忌仗著扶他上位之功,妄自尊大,視他若無物──


這個舅父,真的只安心當舅父嗎?


媚娘早望見聖人回殿,卻見其一臉肅然,亦不打擾,只令侍女遠遠伺候著。


李治神色稍霽後,媚娘才上前請安。李治卻在瞧見媚娘隆起的肚子時,眼睛倏然一亮!


是啊,舅父可以斬斲他李唐舊枝,卻不能阻止新血誕生。而媚娘肚子裡的這個孩子,沒有王氏蕭氏這些強大的外戚勢力,媚娘又唯他的話為服膺,如果可以……


李治催生起某個不可告人的欲望,這隱密的欲望造就大唐天下未來數十年的波盪。但現下,他只是摟著媚娘,在佳人耳邊輕輕說道:「如果妳肚子裡的孩兒是個男的,朕已經幫他想好了名字。」


「是什麼?」


「弘。他叫李弘。」


媚娘一聽,心神俱顫。


由於姓氏緣故,李唐皇族皆篤信道教,自隋末以來道教中已流傳「老君當治」、「李弘當出」的讖語,預言太上老君將轉世為人主,化名李弘來拯救眾生。


如今聖人想將她腹中孩兒取名為弘,是否意味著他十分看重這孩子?是否更進一步意味……


「朕知妳在想什麼。」李治的話語帶著某種誘惑,輕輕搔過耳窩。「朕准妳想。」


媚娘心中怦然,她想著那幾乎不可能的事,可是當日那風箏又浮現眼前。


──這有什麼?把線剪斷不就得了?


──它本嚮往蒼天,為何不讓它屬於蒼天?


──快閉上眼睛。妳聽見了嗎?


媚娘閉上眼睛,長長地吸了一口氣。她聽見了,著實聽見──


看過一些小說,寫這段歷史的作者好像都很喜歡提到高陽和李恪,很抱歉我讓他們出場一章就死掉了XD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清閑院
清閑院 在 2018/03/17 19:44 发表

这章的李治看起来不那么讨厌了。。

yuellen
yuellen 在 2018/03/09 21:23 发表

突然变得好勤快啊!皇帝因忌惮厌恶门阀外戚势力而宠信武氏倒也是一个不错的解读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