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爱欲兴战火

作者:ikokpopo
更新时间:2018-03-09 09:09
点击:298
章节字数:21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空气凝滞,战意炽燃。


无名的西斯少女,全神的尊主静留。黑袍飘舞,剑锋交织。两人如轮舞曲一般接近。忽静,忽动,忽如兔起鹘落,忽如老僧入定。彼此剑刃所对,只有对方性命。


一瞬交手,百招已过。纵使术法相当,力量终有差距。少女感受到隐隐缠绕的乏力感,然而尊主的攻击一如既往,沉重迅速。心思略定,极招上手。剑刃如熔岩般流动,鸣啸的光刃镀上黑影般颜色,化为血红长枪。周边的空气如同被烧焦般哀鸣,少女如弓箭般凌空纵跃,长枪脱手而出,和如蛇般扑来的殉逢剑撞个正着。火光崩裂,耀眼夺目。她在不及反应的一瞬合身撞进武器被夺的静留身前,左手挥出腰间的第二把光剑。七色剑刃向着毫无防备的铁面凌空斩下。


身边有什么正在接近,然而她无须在意,不用在意。顷刻之间,胜负已定。无名的西斯打败了尊主卡莉法——


只是这片刻的幻梦而已。


“刺穿她,斩斩候。”


伴随尊主低语,她袖中的剑刃似眼镜蛇样扑出,带着沉重的劲力横扫出去。金色利刃一瞬之间穿过彩虹光刃,熔金锻铁之声咬食耳膜,鲜血伴随剑刃点点飞落。也就在同一刻,蓝发的少女卫兵欺身直上,将西斯少女按倒在地,脱手的两柄光剑颓然跌落,直直地插在地上,见证着这场荒谬内战的终末。


啊啊,如此生机勃勃而又美丽,如猛犬般活跃的少女。


隔着铁面,尊主对她的卫兵露出赞许微笑。虽然对方此刻并没有认出她的身份,只是匆忙地起身而立,挟持着手中的西斯少女。


“不管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现在放下武器!议员的卫兵们马上就要到了!”


指点着真正的维奥拉议员,卫兵如是说。尽管她的恫吓显然没有受到效果。铁面的尊主对着卫兵一时想不出该作何举措。这身负重伤的无名西斯少女纵然是袭击夏树的怨敌,对她本人也似乎怀恨不浅,但无论如何,西斯之道仅有孤独三人,留下这位少女似乎......


她的思绪被破空的风声打断了。静留微微抬手,倏然一拦,指间夹住了一朵不知从何而来的白色蔷薇花。正是此物携带风声袭向挟制无名西斯少女的夏树。纵然在她手中不过是娇花一朵,然而飞花拈叶,皆可伤人。


尤其是掷出它的,正是背向红月,徐徐走来的西斯尊主,她曾经并力合作过的同伴。


黑暗尊主达斯·索拉。


“你似乎有了一番相当的惊喜呢,卡莉法尊主。”


索拉平静的话语从铁面下传出。


“既是虚惊一场,那将她交还我吧。”


“啊啦,我怎么不知道你又收了一个弟子?”


轻然一捻,蔷薇零落。静留凝视着她的同伴,话语之中却不带半分初见的和煦。


“索拉尊主,放纵手下挑起内战,就是你的西斯之道吗?”


“你说错了,卡莉法尊主。”索拉斩钉截铁地反驳,“她所刺杀的目标是欧维尔,不是你,也不是你的小宠物。”


面面相觑,两重铁面之下,静留一声冷笑。


“很遗憾,你的宠物真的想要刺杀她呢。”


气氛霎时低沉,词锋相对,互不相让的两位尊主,彼此已然染上了炽火的色彩。


天地之间,一片静寂。只有间或响起的滴水之声划破寂空。不用多想也能猜到,方才被静留一招击伤的西斯少女,她的伤口正在泊泊流血。纵不致命,染血的少女模样,依然将事情推向了最恶一步。


“我说过了。”索拉尊主骤然伸手,词锋中带着不可反抗的威严,“把她还给我!”


烈风骤起,行动失衡。挟制西斯少女的夏树,和被她挟持的无名少女,随着索拉尊主一手轻扬,竟像铁器奔向磁石一般,不自主地向着对方凭空飞去。静留轻然一瞥,起手一挥,亦是相同的姿势。双方彼此皆是欲夺心念之人,然而却又恰恰适得其反。索拉尊主吸引入手的是夏树,静留手中抓住的却是无名少女。


不及反应,不需多想。两人如电光火石般起手再攻。殉逢清光耀目,光剑森然摄魂。纵然一手挟持彼此人质,丝毫不减西斯尊主之间的战力。一心欲夺的索拉尊主,全心要救的静留,剑锋所起尽是不顾自身安危的倾力强攻,又都刻意偏离开对方人质。杀意满溢,怒火飚卷。然而无论战力剑招,却又旗鼓相当。


若真的一不小心伤到了她的卫兵,那可真是不可容忍之事。行险之策刹那成型。静留劈手一掷,将西斯少女推向索拉尊主。不出她所料,她的昔日旧友亦抬手推开夏树,去接被静留抛来的人质。在此机会,殉逢划过夜空,如月轮样凌空而来。也在同一瞬间,索拉尊主向着静留的方向甩出光剑。光刃凌空爆裂,四散的锋芒亦同时扑上她的昔日伙伴。


铮然一响,两败俱伤。两位尊主各自接住了人质,彼此的铁面却被攻击粉碎。真容相对,一时静默。


静留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容。昔日在帕德玛公园留下祭祀花束的女子。金砂样头发在红月下闪烁,蔚蓝的眼睛里如当日相遇一般,沉肃而不带半分感情。


在她怀中的卫兵,想必也因为黑衣人后面竟然是自己而惊讶了吧。她想说些什么,不过眼前的索拉尊主仍需要戒备。殉逢在握,她冷眼看着索拉旁若无人地撕下一段披风,为西斯少女裹伤。那双蓝眼的杀意,也只有此刻才稍微柔软了些。


“姐姐大人,我很抱歉......”


西斯少女向着她的尊主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索拉没有回话,只是细细清理着她的伤口。


这种时候,用剑亦是无用。指尖轻挑,殉逢剑悄然消失。她看向怀中的夏树·库鲁卡,这蓝发姑娘此刻仍是一脸惊讶,像是完全没从方才的恶斗中苏醒过来一般。


这也难怪。谈笑之间生死易手,并非人人都有此经历。她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仅仅俯下身来,在她的卫兵耳边留下一句轻语。


“欢迎来到恩多卫星,夏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