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四章(上)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8-03-06 20:47
点击:875
章节字数:80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陽光越是強烈的地方,陰影就越是深邃。


1


「這些證據都足以顯示被告的犯案動機,我不認為已經準備好離婚協議書的被告會對妻子毫無埋怨!以上是我代表原告的辯護。」


小原鞠莉站在法官正對面的講台前,講台上站著的是鞠莉這次的起訴對象,一名犯了謀殺以及傷害罪的男性──八倉崇一。

他的髮型可以說是最普遍的男性平頭,穿著也是常見的休閒服,臉頰卻異常得消瘦,這陣子因為成為嫌疑人而被拘禁,深黑色的鬍渣明顯易見,給人的感覺相當頹廢。


「被告一方的辯護律師,還有什麼要詢問被告的嗎?」


坐在大法官位置的代理法官──黑澤黛雅,她對鞠莉點了一次頭後便看向被告席的辯護律師,她雖然也有見過這名律師幾次,但絕對說不上是熟。

這次的法庭,很難得地,鞠莉沒有和她的戀人松浦果南成為對手,這種安靜的法庭,對黛雅都可以說是千載難逢的了,她多麼希望不要成為小原對松浦的審判法官。

然而她心裡偶爾還是會想,三個好朋友同時站在互相對峙的法庭上,也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這時候她就會用力地甩頭,在內心責罵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可怕的事,要是成真了又要讓她頭疼了。


「沒有了,庭上。」

「這樣嗎?那麼,我正式宣布被告八倉崇一殺人未遂一案,被告有罪!判刑如下──」


黛雅敲響了兩次她的木槌,沒有任何遲緩地宣布了判決,她深吸了一口氣。


「雖然原告性命無虞卻也造成了她終生半身不遂,而被告因蓄意殺人並且沒有任何悔改之心,處有期徒刑十五年!」


大聲喊出了她的判決,黛雅再次敲響了她的木槌,法庭宣布審判結束,代表原告出庭的鞠莉因此放心地呼了一口氣。

坐在觀眾席的媒體紛紛記錄下了黛雅這次的判決,沒有一個人臉上是掛著不滿的表情,至今黛雅可以一直坐在「代理」法官的寶座,即是因為比起那些經驗豐富的老法官,世人們對她的判決更滿意,她能夠毫不留情地給予壞人嚴重的懲處,卻也沒遭到人權組織的抨擊。

站在法庭門口的警察走到台前將被告銬上了手銬,接著將他帶離場,他幾乎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稍稍回頭望了鞠莉跟黛雅一眼。

閉庭之後,鞠莉沉默地走在黛雅以及另外兩位法官後面,她假裝邊走邊看著手中的資料,其實在夾住文件的板子上放了她的手機,她低頭正在輸入訊息與人聊天。

對象理所當然的是松浦果南。

走在她前方的黛雅在快抵達辦公室才發現了鞠莉的異狀,她讓其他兩位同事先走了進去,她默默靠到了鞠莉的旁邊偷瞄她的手機。


「Honey,今天要吃什麼?」


看著聊天室窗最上方由鞠莉送出去的訊息,黛雅沒有唸出來,只是瞥了一眼便拉著鞠莉將她推進了檢察官辦公室。

回到座位上的黛雅放好資料後立刻拿出了手機,她打開了通訊軟體上最後一個與她連絡的窗口,她沒注意到自己嘴角上揚的弧度很好看,迅速地在鍵盤上打出一個句子。


「今天想吃什麼?」


對象──津島善子。


2


距離西木野真姬被告一案的第二審只剩下三天的時候,傳來了一個讓絢瀨繪里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的消息。

原告的名塚三喜子因為心情憂鬱導致一些老年症狀發作而住院了,就住在她以醫療失誤起訴西木野所屬的西木野綜合醫院裡。


「喔……這下,我們可以遇到名塚先生的家屬們了。」


事先請真姬確認了名塚三喜子的單人病房並沒有拒絕任何訪客,繪里對著真姬苦笑。


「但是名塚太太又不認識妳,妳要以什麼身分去拜訪名塚太太?」


真姬悠哉地夾著一口菜放入了自己嘴中,她們正坐在自家的餐桌上吃著晚餐,彷彿被告的不是真姬而是表情複雜的繪里。


「被告的家屬?」

「是喔。」


沒有吐槽繪里,但也是最冷漠的反應,她還比較期待繪里說的是女朋友或是戀人──畢竟她們在法律上確實不是家屬。

繪里盯著真姬事不關己的臉,她放下了筷子,十指交叉靠在下顎,手肘抵在桌面上,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微微張開了口。


「真姬。」

「嗯?」


又將一口菜送入口中,真姬只是挑眉並抬頭看了眼繪里,沒有因為對方感覺很嚴肅而跟著放下了筷子。


「其實妳知道答案的吧?」

「……!」


繪里沒有特別擺出什麼表情,她的語氣有些平淡,這讓真姬拿著筷子的手一抖,但她的表情也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回答繪里。

再次拿起筷子,繪里對著她的碗苦笑了起來,拿著筷子的那隻手用手背抵著額頭,繪里搖了搖頭。


「真姬是想看我能不能推理出完美的答案嗎?」


繪里根本不想細數這是第幾次了,從認識的時候開始真姬就偶爾會給繪里出一些難題,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想看繪里的本事還是純粹覺得好玩,讓繪里總是又哭又笑。


「那倒……不是……也是……」


真姬夾菜的速度變慢了,她微微歪著頭,想用裝可愛來假裝沒有這回事,緊張的她不太敢直視繪里的眼睛。


「不是?也是?哼……那就是妳心裡有個底但妳也不知道正確答案,然後很想看我的完美解答?」

「……原來是這樣啊。」


兩人彷彿開始沒有在同一個頻道上,不過真姬也沒有完好地掩飾自己的心虛,她最後還是放下了筷子,嘆了口氣抬頭直視繪里。


「真姬,妳知道以刑事案件被起訴是一件很嚴重的事嗎?」


繪里再次放下筷子,她將手伸長去碰到了對面真姬的手,她沒有生氣,只是有點擔憂。


「……我知道啦,就只是……」


轉手回握住繪里的手,真姬抿住下唇,長年來當著法醫的她在變回了普通醫生之後,那些因為職業而裝出來的冷漠也隨著離開了。

以前她為了那些意外又或是被殺的屍體感到不平,上司便會立刻提醒她;成為了能夠拯救還未逝去的生命的人之後,她開始感嘆了自己的無能,為每一個沒有救活的病人感到後悔。

以及──那些被留下來的家屬。

她帶入太多感情了。

當然,與她最親近的繪里最看得出來真姬的這種變化。


「很可憐──不足以成為殺人的正當原因,真姬,妳不會是在可憐明明可以不要犯卻犯罪的人吧?」

「……沒有,是無辜的名塚太太很可憐……」


從一開始的若無其事,真姬也開始跟著苦笑了起來,不過她看起來還是沒有打算對繪里全盤托出。


「好吧,那我會盡量讓她不要更可憐。」


至少確定了調查對象完全地排開了名塚三喜子,但繪里還是打算要去探病一下。


3


園田海未蹲低身子將自己藏在一堆木箱後面,她舉著手槍保持戒心,後腦杓緊緊靠在木箱上,確認暫時沒有危險後,她向旁邊划手示意後面的同伴跟上。

同樣舉著槍的高坂穗乃果、高海千歌、渡邊曜以及其餘支援警力十一人壓低身子,迅速又小心翼翼地從後面跟了過來分成了兩批,另外一批藏到了海未對面的箱子堆後面,帶頭的是穗乃果。

木箱的另一面是一座廢棄工廠,除了地主,這裡不該被任何無關人士拿來使用,然而透過手中的鏡片朝裡面望去,海未能看見的卻是一群姿態跋扈的不良分子。

以及──擺在地上的非法軍火武器。

海未收回鏡子,她用最緩慢的速度上膛,讓聲音不要發出來,然後向對面的穗乃果堅定地點了點頭,她的一隻手握住槍把,另一隻手比著三──二、一……全體人員跳起並朝內衝了進去。


「我們是警察,不許動!」


由海未及穗乃果站在中間成為了一個圓弧,其中三人散開站在她們的背後舉槍戒備著後方。


『砰!』


裡面的人當然是一個措不及防,有些人的身上也配著槍枝,就在他們要掏出來的同時海未朝動作最快的人開了一槍,子彈擦過了他的手背,讓他痛得甩掉了手上的槍枝。


『砰!砰!砰!』


接下來開槍的是穗乃果、千歌以及曜,她們不需要海未給予指示,受過海未教育的後輩自然也是具備著相當精準的射擊技巧,她們全部都跟海未做了一樣的事情,紛紛朝剩下來要掏出槍的不良分子的手開槍,讓非法持槍的人不得以鬆開了他們的手。


『喀擦、砰!喀擦、砰!』


海未迅速的上膛又一槍打在最後掏出槍的人,再上膛一次對著要去撿槍的人的腳邊開了一槍,整個場面幾乎不需要支援的警力協助,四名女性就制伏住了所有人。

等面前不再有人動作以後,海未的手舉起向前拍,示意剩餘的警力都前去進行搜查,千歌跟穗乃果去羈押了那些擺在地上的非法武器,曜則是退到了海未身邊進行護衛的工作。

她們面前是海未這陣子鎖定的黑市交易,由兩個黑色會組織所構成的非法市場,從她晉升了以後,內部的權限也隨著開放,她首先開始著手進行肅清的便是那些上層也懶得管的黑社會。


「記錄案發現場!查遍各個角落!」


一邊看著其餘刑警沒收武器以及銬上手銬,海未站在中間下達指令,她的眼睛掃過了每一位不良分子,確認他們沒有趁自己不注意聯絡同伴,海未從腰間掏出了自己的對講機。


「我是園田,任務結束,請把車開過來。」


除了帶到現場的十五名警力,外頭還有停著羈押用的警車,海未讓他們將車開進來,才不用在搬運的過程中又遭遇危險。


「呼──雖然面對持槍的嫌犯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覺得海未前輩的槍法真好……」


現場勘查完畢後,曜跟在海未的旁邊繼續戒備著周圍,腦內不禁重複播放了好幾遍海未剛剛的神準槍法。


「曜,在回到警局前都別鬆懈,回去之後自己多練習。」


海未的意思是讓曜別在這種場合聊天,也沒有接受曜的誇讚,只是冷淡地給了她一個提議。

曜無奈地點了點頭,她再次環視了四周,同樣在戒備的警察也不只她一人,所以她其實沒有很緊張,但還是閉上了嘴。

她與附近的千歌對上了眼,千歌也對她點了點頭。

──海未前輩變得越來越像魔鬼了。

第三刑事組的所有成員對這陣子的感觸異口同聲。


4


雖然做著法官的工作,黑澤黛雅就像一個普通的公務員,她今天也在六點之前回到了她現在跟津島善子同租的公寓裡──一間是黛雅的房間、一間是善子的房間、剩下的那間是善子的電腦室。

她們信任彼此所以只要人不在家或是不在房間的時候,都會開著房間的門讓對方知道自己不在裡面,而在房間如果不想受到打擾,才會關上門。


「善子桑──?」


黛雅看著善子跟自己都開著門的房間,她直接走到了那扇閉著的門前輕輕朝裡面呼喊,然後將自己的耳朵貼上門板。

既沒有來自善子的回應,也沒有敲打鍵盤的聲音,黛雅嘆了一口氣,心想善子又睡在裡面了──明明都刻意把原本的床移了出來,讓她不要總是窩在裡面。

黛雅輕輕握住門把,嘗試不發出任何聲音地轉開,接著她緩緩地打開了門,客廳的光線立刻透了進去,裡面只有電腦螢幕發出來的白光,漆黑得令黛雅有點生氣。

她將門整個打開,往頭向下趴在鍵盤前的善子走過去,卻在真的走到她旁邊的時候又狠不下心,她動作輕盈地脫下自己身上的外套蓋到了善子的背上。


「唉……」


不自覺地又嘆了一口氣,看著自己的手機,今天發出去的那個問題也沒有得到回覆,不曉得善子最近又在忙什麼工作,黛雅放輕腳步又走出了善子的電腦室。

反正自己其實已經想好要煮什麼了,食材也買好了,黛雅決定還是等全部都煮好之後再來把善子叫起來,她默默地關上了電腦室,讓她繼續睡在不見燈光的暗房裡。


「……」


只是黛雅沒想到,善子是醒著的──在她進來之後。


『我該什麼時候爬起來才好……啊……手臂有點痠,背上那個是黛雅的外套嗎?怎麼辦一直有很好聞的香水味飄過來……為什麼我剛剛不醒來啊──!』


即便黛雅已經走出房間也關上了門,善子還是保持著趴著的姿勢在內心相當激昂,她覺得全身的睡意都已經被剛剛的光線給照得煙消雲散,但腦裡混亂的程度卻沒有減少。

最後她還是一股作氣地爬了起來,左手拉著肩上的外套不讓它滑落,她的眼睛先瞥到的是電影螢幕右下角的時間。

──我的天……!

對於自己睡了整個下午感到很吃驚,善子差點就要因為用力過度而讓椅子整個翻過去,她穩住平衡,將黛雅的外套拉到了胸前。

同時她也看見了閃著通知燈光的手機,其實平常沒有什麼人會透過手機甚至通訊軟體找她,幾乎都是透過信箱,這讓善子趕緊滑開了手機螢幕。

善子這才看見黛雅傳給自己的問句,雖然錯過了回答時間而感到難過,但是第一次被問這種問題,讓善子整個人都不對勁了起來。


「……」


雙手揪著外套,善子的鼻尖慢慢湊近衣領,她紅著臉輕輕吸了一口氣。

不會太甜、也不會太過苦澀,上面的香味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發覺自己做了什麼事的善子用力地用額頭敲上了電腦桌。


「嗚……」


將外套用雙手抱在胸前,趴在桌上的善子看著地面,她的腳輕輕擺動。

──就連外面飄來的食物香味也那麼合自己的胃口……

還趴著的善子抬起一隻手輕輕撫上鍵盤,她的手指摸著輪廓不知道在找什麼按鍵,接著她按下了一顆普通鍵盤上沒有的按鈕,頓時房間的燈光全部亮了起來。

──因為是要走出去吃飯的,所以外套就先……掛在椅子上吧?

對於把充滿黛雅氣味的外套還給本人竟然有了一點不捨,假裝自己是剛睡醒的模樣故意揉著眼皮,善子空手走出了房間。


5


絢瀨繪里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走進了西木野綜合醫院,又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敲敲門進了名塚三喜子的病房。

不巧的是裡面除了生病的名塚太太,還有她的兒子名塚裕樹在場。


「不好意思,請問您是……?」


名塚裕樹沒有立刻趕人出去,畢竟她對這間醫院又或者是自己母親的朋友不熟,他迅速地從病床邊站了起來,接著一臉疑惑地看著繪里。


「呃……打擾到你們的母子時間了嗎?不好意思,我晚點再來……」


躺在病床上的老年人繪里還能對付,但是身體健康的年輕人要是發現自己只是來打聽情報的,還不直接被列為拒絕往來戶?


「請等一下,我見過妳……那個……律師小姐?」

「欸?」


沒想到卻被病床上的名塚太太留步,繪里有點訝異地愣在原地,她最後一次成為上頭條的律師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沒想到居然在這種時候派上了用場──雖然一點都不理想。


「不過……有什麼事嗎?」


名塚太太明明留住了人,卻後知後覺地才想到就算繪里是律師好像也跟自己沒關係,她不禁露出納悶的神情。

繪里盯著名塚太太看了一下,接著看向她的兒子,名塚裕樹的左手無名指上戴著戒指,這讓她跟他們兩個人一起擺出了疑惑的表情。

於是,她覺得乾脆幫事情加個催化劑。


「哦……就是,我是西木野真姬的女朋友,身為一個局外人,我相信我女朋友的清白;但同時又身為一個信仰正義的律師,也覺得不該因此懷疑你們,所以我冒昧地來了。」


病床上以及病床邊的人是愣了好久,繪里看著名塚裕樹緩緩轉過頭瞥了名塚太太一眼,然後很無奈地轉回來盯著自己。


「抱歉,難道妳覺得這個醫療失誤跟不懂醫學的民眾有任何關係?」


名塚裕樹的語氣並不差,但他將手插進了口袋,似乎對繪里的來訪開始擺出抗拒的態度。

繪里也被他這一句完全就是懷疑真姬的話而稍微惹怒,使得她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以及立場。


「那你難道覺得醫生會想讓病人早點離開?在他有好好支付醫療費的情況下?不如說根據經營的角度來看,讓名塚先生繼續依你們的刻意而躺在病床上讓醫院有穩定的收入,還比多接一個重病又要開刀的患者好不是嗎?」

「抱歉,我要趕妳出去了。」

「我可以自己出去,打擾了!」


沒有等名塚裕樹送客,繪里直接轉過身離開了病房,她氣得走到了走廊的盡頭面對窗戶。

明明是要去打聽消息的,繪里不僅把關係弄得更糟糕,還直接喪失了之後再來探聽的機會,因為她也發現自己很失禮。

對自己的行為嘆氣,繪里又轉回來要朝另一個方向前進,這樣會讓她再次路過名塚太太的病房門口。

不過就在她要邁出步伐的時候,她看見從病房裡出來的名塚裕樹。

繪里以為他要離開了,就只是看著他可能要往樓梯的方向走去,沒想到卻跟站在病房斜對面的一名男子揮了手。

剛剛太過生氣,繪里沒有注意到那裡站了一個沒事做的人,但她倒是有印象進來之前好像也有看過那個人──應該。

繪里原本還想裝作若無其事地走過去順便聽幾句他們的談話內容,卻在走到一半的時候讓她不得不躲到了一根柱子後面。

──嗯……?

繪里覺得自己好像看見了什麼關鍵性的證據,卻又不是那麼肯定,她吞了口口水,又從柱子後面走了出來。

她趁機瞄了一眼跟名塚裕樹對話的男子,他雙手抱胸,而露出來的手指頭上──有著跟名塚裕樹一模一樣的戒指。

繪里沒有去找真姬就離開了醫院,她從口袋掏出手機,撥給了津島善子。


6


「海未醬最近都好晚回家……」


南小鳥獨自一人坐在餐桌前,她的嘴唇嘟得都能在上面擺一枝鉛筆,雖然園田海未晚回家是家常便飯了,最近愈發愈晚讓小鳥的不滿逐漸增加。

即便她還是會每天送晚餐去警察署給海未,在那裡混個一、兩個小時就只是看著認真工作的海未,然後她又獨自一人回到她們同居的公寓,接近十二點的時候才會真正變成兩個人。

小鳥如果沒有任何不滿才奇怪。


「海未醬個木頭……」


一邊抱怨著她,小鳥一邊拿著遙控器打開了電視螢幕,上頭的新聞令她更是鼓起臉頰。


『園田警官再次破案,查獲價值約兩千萬走私槍械──』


螢幕上不是記者採訪的畫面,而是海未一直揮手拒絕採訪的姿態,讓記者轉而進攻第三刑事組組長高坂穗乃果。

即便穗乃果佔了大部分的畫面,小鳥的視線依舊停留在螢幕角落那個側身面對攝影機、一手拿著對講機,面無表情地在說著什麼的海未。


「唉,海未醬這麼上鏡,一定多了不少小粉絲……」


對這個報導實在是又愛又恨,小鳥拿著遙控器想轉台卻又按不下去,最後是新聞自己先結束,才讓她關掉了電視。

趴在餐桌上的小鳥忽然靈機一動,她把手機放到了桌面上,點進了搜索引擎打上了海未的名字。

搜尋結果不出她意料地比以往還要多了好幾倍,而且光是搜索一個海未就跳出了其他關聯的名字,滑了一遍確認標題裡都沒看到自己後小鳥才稍微安心了一下。

她不想因為彼此的關係讓海未上了另一個檯面,只是她看見了令她有點憂心的其他報導。


『前校園偶像園田海未、高坂穗乃果、高海千歌等人,是奇蹟?又或是偶然?人為造成的?她們任職於同一個警察署,不光是警察,還有律師以及檢察官……』


小鳥吞了吞口水,把這條令人寒顫的新聞給點開,本來還以為上面只會記載這些在法政界工作的成員,但光是這樣卻也讓小鳥害怕了起來。

上頭的文字敘述不只把μ's裡的警界成員列了出來,還一併列了Aqours的黑澤黛雅等人,依然當著明星的矢澤妮可也不例外地被提到那麼一點。

本該在高中畢業後就完全退出並且不再娛樂圈露面的十七人,因為最近的事蹟又再次被炒起,又因諸多關聯產生了一些負面新聞。

例如──勾結。

小鳥看著自己的店鋪竟然也被挖了出來,她開始想著明天要不要閉店一天,順手把手機新聞給關掉,她撥了一通電話給絢瀨繪里。


「繪里醬?有空嗎?」

『……怎麼了?又跟海未吵架了嗎?』

「才不是!」


小鳥露出生氣的面容,她認為繪里怎麼就不覺得自己會打來都是很嚴重的事,開始對這個自稱偵探的人扣分。


『我想也是,因為海未還沒回家嘛……』

「不要提海未醬那個笨蛋!」

『……真的沒有吵架?』

「都說不是了!繪里醬妳也是笨蛋!」

『欸欸……』


明明是擔心才打電話的,小鳥幾乎都想直接掛電話了,但是出於對其他人的擔心,她還是忍住了。


「小鳥剛剛在網路看到我們的個資都被挖出來了,覺得有點擔心,繪里醬覺得呢?」


不繼續讓自己被繪里帶著走,小鳥趕緊切入了正題,比起找其他人,她會找繪里的原因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這幾年來她對繪里的印象便是有事找繪里、沒事也找繪里──幫她們解決最多問題的是繪里,但製造問題的卻也是繪里。


『啊……這個?在我剛當上律師的時候就發生過了……應該沒什麼事吧?黛雅她們也是有被報過唷?都是些老話題了,大概是記者又想衝業績了吧?』


繪里只停頓了一下子,語氣彷彿不是很在意,感覺像在描述一件家常便飯,這讓小鳥的情緒穩定了許多。


「真的?」

『嗯,反正我們做的都是正確的事不是嗎?』


那倒也是──小鳥對著空氣點點頭,決定不要再去理會那些新聞。

畢竟她一個做服裝設計的,不太會上新聞版面,所以才對這些莫名的曝光有些害怕。


「那沒事了,快去陪陪真姬醬!」

『欸……在陪呀,還不是小鳥突然打……嘟……嘟……嘟……』


小鳥總有一種被閃到的感覺,卻又有一種打擾得真剛好、真不愧是自己的感覺,她趕緊掛上了電話。

抬頭看著時針又走到了十的地方,小鳥嘆了一口氣走進了臥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