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人中之人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3-07 22:37
点击:1605
章节字数:53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四十九、人中之人

“千歌音,你知道我向来待人以诚,我也希望你能如此。”在公安部高级参事官的办公室,水野蓉子警视正用极少见的严肃态度面对姬宫这位同僚兼好友。

千歌音微微一笑:“你也知道我的个性,在任何允许的条件下,我对你也是推心置腹。所以你有什么尽管问我。”

“那好。柏悦酒店枪击案,最让我疑惑不解的是。”蓉子拿起一份资料,“两位死者,无论是美国的教授,还是外务省的井口隆文,包括现场幸存的防卫省军官大神相马,他们的地位级别,都不够警备部派出专职警员保护。为什么你会签发这种不合规定的保护命令,或者你如何事先得知他们会有生命危险?”

千歌音似乎早就知道她会问这样的问题,她回答:“我认为公安部的责任是缉捕这个国际要犯,扫清她背后的势力。至于警备部被指派保护谁,是我们内部的事,并不在公安部的管辖范围。”

蓉子皱起了眉头:“可是如果不知道凶手的作案动机,我如何能够知道她所做的准备工作、背后势力的分布、下一步可能的行动?千歌音,上一次是我们精诚配合,才能够击退他们的阴谋,如果这次相互欺瞒,获利的只能是凶手。”

她看到千歌音仍在沉吟,毅然起身:“如果你不告诉我,那么在调查凶手的同时,我也会去查警备部的命令来源。我相信在警视厅,没有公安部查不到的消息。”

“蓉子,不要给自己惹麻烦。”千歌音终于开口,“我只能告诉你,命令来自于内阁总理大臣,你知道就好。”

蓉子看着千歌音一步步离开自己的办公室,没有说一句话。虽然千歌音说不想让她惹麻烦,但她已经预示到,自己会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可是她没有任何畏惧,自从选择了公安部,她就告诉自己不要回头,只能前行。而如今的这一步,也许会离她想要追寻的秘密,又近了一步。

“蓉子。”千歌音的手还搁在门把手上,回头看着她,目光诚恳,“请你相信我,我永远是你真诚的朋友。而你也是我认识的最正直、最高贵的人。”

千歌音打开了门,蓉子刚想回答什么,可她们同时听见外间办公室门口一阵骚动,就听见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你果然就是个人渣!”

而另一个京都口音的女人声音带笑:“你说得对……”

千歌音神色一变:“静留!”







夏树听从八千代婆婆的吩咐,虽然没有好好化妆,可也是拾掇了自己。她还记得,今天必须去水野警视正那里报到。可当她走到公安部的专属楼层,却在水野警视正办公室的门口看到了正要进去的静留。

同一时间,静留也看到了她。

任何时候,首席法医都是气质卓绝,有着不落凡尘的优雅。她今天的妆容格外精致,不过也可能是为了掩饰昨夜留下的疲倦痕迹。而此时看到夏树,静留很快收回了眼神。经过和江利子的一席谈,她是想过要去弄清夏树心底的真相,可是此时的她还没准备好。

看到静留明显想要回避的样子,夏树突然有一种怒气从心底涌出,她赶上几步,走到静留身边,低声问:“你昨晚去了哪里?”

“我说过了,我回去工作。”这里是公安部,是警视厅最森严的地方。静留并不想在这里解决情感问题,她回答的腔调相当专业,当然也少了几分人情味。

“你说谎!”夏树的眼眶立刻红了,“你没有去科警研。你的车停在鸟居江利子家的门口。我在门口守了一夜,你一直在那里,早上七点半才离开!”

她昨天从震惊和痛苦中醒来,第一时间就去寻找静留。静留的手机关了,而科警研的电话打了多少次,都是一样的回答:藤乃医生没有回来。

夜里三点钟,她终于在街边看到了静留的车,她守着那辆车,像是守着一盏深宵的灯火,一点残存的希望。可就在早上七点半,她看到静留从鸟居江利子家里走了出来。她还看得静留回身给了那女人一个紧紧的拥抱,深情款款地说:“江利子,我有你,真好。”

那一刻,夏树被打垮了,她只能庆幸自己躲在小巷之中,不用当面去承受她的女朋友给她的羞辱和打击——她的心上人在欢爱的高潮中抛下了她,去找了另一个女人!

“那又怎么样?”这对于静留,简直无须解释。她和江利子清清白白,江利子还那样坦诚地用自己的惨痛经历开导了她,怎么可以被无端地猜疑?而且此时,她怎么会有解释的心情?

可是对于夏树,也许她只需要一个解释。只要静留解释,她就会去相信,相信她的心上人做任何选择都是有理由的。可是她看到的,是静留毫不在乎的表情、冷淡的眼神,她只觉得心都碎了。

如果痛苦到极致,取而代之的可能是极大的愤怒,夏树眼眶里满是泪水,却倔强地不让泪水滑落,她死死盯着静留,声音颤抖却竭力强硬:“那么多人都说你是人渣,可我偏偏不信,我一直认为你有不得已的苦衷,你的内心比谁都温柔善良重感情。可是我终于见识到了,原来你可以羞辱那些爱你的人到什么地步。我一直认为我是特别的,我能懂得你,现在我只觉得自己可笑。别人说得没错,你最喜欢的就是玩弄践踏别人的感情,你果然就是个人渣!”

静留和夏树在昨夜和今晨,都被人好好地开导过。当她们碰面之前,都曾想过要挽回她们破损却还未破碎的爱情。可是没料到一碰面却失去了理智。就像初次学射击的士兵,尽管认真听教官讲过所有的要领,可是在实弹射击那一刻,所有的金玉良言都抛在脑后,只会扣动扳机一口气打光所有的子弹,等到回过神来,完全被呛人的硝烟包围,还有自己嗡嗡作响的耳朵。

此时的静留也一样,原先她真的是想找机会去解释去复合,可她的女朋友昨晚欢爱时心底对她是那样不堪的评判,如今又口口声声地听信别人的话,让她原本脆弱的心如同被海浪一波波冲击的沙堡,她怒极反笑:“你说得对,我就是个人渣。就像你心里想的那样,我睡过你,马上就去睡别的女人。我昨天在鸟居江利子的床上过了一夜,你可满意……”

她话音未落,就听见“啪”地一声,她挨了夏树一耳光,再一次的。而与此同时,她又听见一声惊呼:“静留!”还没等她回过神,一个高挑的身影已经挡在她身前。

是姬宫千歌音。

看到静留被人打,千歌音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方又是静留的女朋友,她的修养让她无法说什么,甚至无法对静留做出关怀的动作表情。而此时有一个声音在她之前提了问:“藤乃医生,你在说什么?”

静留转过头,看到水野蓉子站在办公室门口,神情冰冷,脸色苍白。很显然,刚才那句有关江利子的话深深地刺激了她。静留脑海中立刻闪现昨夜江利子说起的那句话,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水野警视正,这与你无关。反正你幸好不是鸟居江利子的女朋友。”

看到蓉子眼睛里的惊愕,静留有一种快意,不仅是为她的好朋友鸟居江利子出了一口气,还有一种奇特的感受——当面揭穿对方的心声,比自己默默地忍耐真的爽太多了。

水野警视却是神经坚韧非比寻常的人,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沉声喝道:“这里是警视厅,你们身为警务人员,成何体统!你们眼里没有警察风纪了么?给你们五分钟整理仪容,然后到会议室开会。玖我夏树,结束后你到警务部监察官那里报到,为殴打长官的行为写一份书面检查。”






在公安部的小会议室,由水野蓉子警视正主持的有关“莉莉安少女刺客”搜查小组会议,姬宫千歌音警视正列席,而参加会议的,不仅有公安部原有的精干探员,还包括首席法医藤乃静留,搜查一课的刑警杉浦碧、玖我夏树,防卫省情报官大神相马,还有一位……

“这是原搜查一课的警官武田将士,他在美国匡提科的FBI学院受训结束,现在调任警察厅外事课,这次是来和我们交流情报的。”

警察厅外事课是日本六大情报组织之一,看来武田现在是一位特工探员了。夏树有些意外地看着昔日的同事兼追求者,看到对方对自己还是像原来那样向她投来热切激动的目光,她本能地狠狠瞪了一眼,转过了头。

心思细腻的藤乃静留怎能觉察不出这点呢?今天这个严肃的会议,在她看来好可笑。除了那几个不明就里的公安部探员,这里的几个人——藤乃静留和玖我夏树、姬宫千歌音和藤乃静留、玖我夏树和武田将士、水野蓉子和那个不在场却胜似出场的鸟居江利子——这些人强忍着勉强坐在一起,每个人都被千丝万缕地联系在一起,而牵连他们的丝线,不知是孽是缘。

警视厅最隐秘也最强大的公安部,水野蓉子身为年轻的高官,自控能力强过太多人。即使被静留那句话重重一击,她此时态度仍然是专业而认真的:“今天我们的会议,目的是缉捕一名国际要犯,以及清除她背后的犯罪组织。这个案件事关机密,但在会议内部,我和姬宫警视正会对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同时案件艰巨,也希望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下面有请姬宫警视正做背景介绍。”

原来一年以前,警备部接到海外线报,会有一宗针对日本首相的刺杀行动。刺客是欧洲最顶级的杀手NOIR。正当公安部和警备部联合进行撒网搜查的时候,武藏野天桥杀人事件突发。公安部和警备部根据情报,很快锁定这个枪法如神的高中女生,就是NOIR。

“NOIR是欧洲最强大最神秘的刺客组合,而且每隔五十年,就会有新的NOIR诞生,传统从无间断。她们太神秘,除了名号,几乎没有任何资料,只知道她们通过无数次试炼遴选出来的人中之人、罪中之罪,实力非比寻常。”

此时的夏树立刻想起昨天下午她和那个刺客的交锋。那短短的一瞬间,她一生也不会忘记,那个刺客何止非比寻常,简直强大到了恐怖。

可是即使是恐怖的刺客,她造成的伤害又怎么比得上昨晚发生的事呢?刺客让她见识了死亡的可怖,而心上人的伤害让她甚至觉得死亡也可能是一种解脱。

那负心的心上人,就坐在夏树的侧前方,她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她脸颊的红痕,刚刚被冰毛巾敷过——当然是姬宫千歌音的体贴照顾。而那个负心人又怎会想到,脸上的伤固然疼痛,而打她的那只手,已经痛入骨髓,痛彻心肺。

姬宫警视正清朗的声音还在继续:“NOIR是一个人、两个人,还是多个人的组合,我们还不太清楚。我只是从防卫省情报本部得到的消息。”她向大神相马点点头,“五年前一支雇佣兵部队去清剿法国和西班牙边境一个有恐怖主义嫌疑的村落,在完成任务后却被一个人灭了整支部队。”她的脸色变得肃然,“那是一支40人组成,配备各种轻重武器,甚至还有装甲战车的步兵加强排,雇佣兵大多是美国和欧洲的退役特种兵。除了少量是被村民打死,大部分死在一个人手里。两个幸存者,也都受了重伤,变成残废。而其中一个幸存者述说,村民崇敬地称呼那个人为‘NOIR’,而那个顶着‘NOIR’名号的人,是一个身材纤瘦的亚洲少女,就像高中生。”

夏树立刻想到昨天与自己对峙的那个人,虽然看不到脸,可是看到她的身形,谁不认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呢?

“她灭了一支部队?”夏树喃喃地说,她终于知道,何谓强到逆天。她也明白了,如果那个刺客真的要杀她,她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千歌音深深地看着夏树:“不错,所以玖我警官,你不必为了敌不过她而沮丧。说实在的,这些年来我们为什么没有任何NOIR的资料,因为和NOIR对峙的人都没能活下来。你应该为你自己感到骄傲。”

就像八千代婆婆说的那样,她应该多么为自己骄傲啊。可是无论她多么了不起,在静留眼里,就是可以随时丢弃的玩具,丢了之后,都懒得回头看一眼。

这样的话,就要像婆婆告诫自己的那样,更加要振作,更加要专心工作。让这个渣渣知道,自己有多么棒,完全配得上她,如果……如果有一天,她想回头……

水野警视正接下来叙述:“所以我们综合多方面情报,终于拼凑出一条线索:NOIR是隶属于一个古老而强大的恐怖组织——刺客兄弟会。”她扫了一眼下面,在观察参会者的表情。公安部的下属们早已了解实情,可是新参加的几个人——藤乃、玖我、杉浦、武田、大神——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表情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是真的?不是在开玩笑?”玖我夏树失声惊道。

而藤乃静留则是瞥了一眼夏树,眉头紧皱。看样子她很不喜欢这个话题,可显然并不吃惊,也根本不屑于装作吃惊。

蓉子继续说:“而刺客兄弟会的阴谋,是利用六月中旬日本总理大臣出席武藏野森友学园活动时,冒充参加游园会的莉莉安学生,实施刺杀行动!”

“原来如此。”杉浦碧恍然大悟,“刺客在那天穿上莉莉安校服,前去踩点,可能还要进行身份调换工作,可是因为杀了三个不良少年而暴露自己,使行动夭折了。”

“是的,我们从刺客的惯用手枪和杀人手法中排查到NOIR,进而获得宝贵线索,展开大范围的暗中搜捕,同时加强警备,使刺客的行动流产。而暴露自己的NOIR,也转入地下,不再露面。”水野蓉子说起这一成果,脸上并无任何得色,甚至在对杉浦碧说话时,也态度平和,“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擅自干涉了搜查一课的行动,没有告知杉浦警官真相,真是失礼了。”

杉浦碧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烧,她在人前人后多少次语言攻击水野蓉子,自己都数不清,原来真相是这样,而对方却还向她道歉,真是太惭愧了。莉莉安红蔷薇的胸襟真的是非同一般。

大概是为了弥补,她也主动地提出:“那么我们今天这个会议,就是为了抓住那个犯了三起案件的刺客NOIR?仍然是我们搜查一课在明,你们公安部和警备部在暗?”

殊不知水野蓉子摇摇头:“不,NOIR固然要抓,但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搞清楚。第一,‘武藏野过街天桥杀人事件’‘黑马夜总会杀人事件’‘柏悦酒店狙击事件’,这三起案件是否真正为同一人所为。这一点,我想首席法医藤乃静留医生比谁都有发言权。”她注视着静留,换来的是静留迎着她冷冷一笑。

“第二……”说到这里,蓉子的语气沉肃,“可能我们要抓的,不止NOIR一人,根据最新情报,NOIR暴露后,接替她完成刺杀任务的人早已从欧洲抵达日本,那是一位真正的刺客大师!”

现在是四月末的上午十点,日光明亮,窗外绿叶渐已成荫,可就在这间光线通透的会议室,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下来,让人寒意顿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