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碧云天

作者:陆饮溪
更新时间:2018-03-02 15:38
点击:342
章节字数:32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单晓晴的车在路上堵了,所以赶到酒店的时候有些迟了,订婚宴已经开始了。她绕过“百年好合”的百合花立牌,四处观望了一下,终于找到了老熟人,悄悄溜到林敏之旁边的空位。刚坐下就看到不远处高荟荟身边的陈崇显眼睛扫了过来,眼神有些奇怪,还向她举杯微笑了一下。

单晓晴有些尴尬,和在座的几个认识的人打了招呼后,拉着林敏之便要说话,林敏之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道:“跟你无关,他一直很关注这边桌子的空位。”

晓晴纳闷道:“这个位子怎么了?”

敏之意味深长道:“他以为是她要来。”

晓晴顿时了然,又有些愤懑:“明明上个月她们俩还……”

林敏之把杯子往她跟前一推,咳嗽了一声,晓晴立马禁言,知道此地人多眼杂的,不是说话的好地方。但仍旧忍不住放低了声音道:“要不是你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呢!高荟荟那混蛋连请柬都给我发错地址了。真是……”

旁边的展瑗瑗道:“你们两个先别说悄悄话了,他们又过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陈崇显说:“荟荟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这位朋友?”

他们这桌方才已经来过了,这位朋友说的正是刚来的单晓晴。单晓晴站起来,不用高荟荟说,就客客气气地自我介绍:“我是单晓晴,荟荟的朋友。你就是陈先生吧,祝你和荟荟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甚至不等陈崇显客气回来,就将酒水一饮而尽然后坐下。

陈崇显倒是大方,露出得体的微笑,道了声谢后也饮尽杯中酒,然后又和在座之人客套了几句。旁边高荟荟的笑容有些无奈,用眼神示意单晓晴,单晓晴不过冲她咬牙切齿地笑了下。

待他们走后,展瑗瑗笑道:“你肯定是忘了要说什么了吧,连早生贵子都说出来了。”

林敏之也道:“订婚说这个,你不是故意的吧?”

其实单晓晴真是无意之语,但嘴上仍旧道:“就是故意的。”

旁边另一个老同学听了,笑说:“这有什么,现在都不太讲究这个了。”

那倒是,林敏之心道,奉子成婚的也不少。她皱了皱眉,忽然看向单晓晴,却见对方仿佛也想到了什么,低声道:“别告诉我他们会是因为这个。”

“应该不是。”林敏之回想了一下,斟酌道,“她上星期还在我家活蹦乱跳的和松松喝凉汽水。”

晓晴想了下,道:“也是。”

过了一会,敏之见她神色恹恹,问:“又怎么了?”

晓晴张了张嘴,犹豫片刻才说:“我大概知道她们是因为什么,只是阿愿不是她想的那样。她……”


“他们是大学同学,知根知底,早就认识。怎么会不放心?”陈崇显的朋友笑道。

“那崇显你们当初怎么认识的?”

“唉唉,两个人都要说,如果说的不对,就要罚酒。”

“罚酒有什么,回去关门家法伺候!”

高荟荟看向陈崇显,陈崇显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荟荟肯定记得,但她害羞,我一个人说就行了。那年秋天学校动漫社有活动,她cos木之本樱,我去搭讪,然后就认识了。”

“就这么简单?为什么我搭讪的女生还没变成我老婆。”

“这就叫千里姻缘一线牵,哈哈。”

“我初恋也是动漫社认识,不得不说体柔易推倒啊。”

荟荟听他们聊天,时不时跟着笑,思绪却越飘越远。

她当然记得是怎样认识陈崇显,可是显然这不是她记的最清楚的事情。陈崇显看着她,看她眼神偏移了三寸,定格在一个恍恍惚惚的笑,于是在她唇边印了一个吻,温柔道:“我们去那边吧。”

“好。”荟荟跟着他离开,其实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

她想的都是六年前。


六年前,高荟荟在国内读本科二年级,陆愿在大洋彼岸读三年级。高荟荟复读一年,但两人也没有分开,一直坚持着辛苦的异地恋。

单晓晴曾经说过,她们俩正是天作之合,做好不要分开祸害别人。说完之后补充道:“做作的作”。陆愿笑着把手里的糖果递给单晓晴,高荟荟就把她的手扯回来,气呼呼地说:“才不给这个做作的女人,到底谁做作啊!”

那是高考结束后,她们在街头的小店喝了很多冷饮,讲了很多话。那个夏天,陆愿转过脑袋,就能看见高荟荟灿烂的仿佛没良心的笑容,仿佛要复读的人不是她。

“没问题的。不就是变成你的师妹了嘛!”她脸上一点不舍,一点忧郁,一点无奈,更多的是留恋。她们说了很多的傻话,陆愿觉得那个夏天让她有不真实的眩晕。原来理智的人也会有不理智的时候。高荟荟仰头看着她,委屈巴巴地说:“陆愿,你不能丢下我。你不能喜欢别人。”

冷饮店冷气开得不足,抹茶圣代慢慢融化掉,指尖碰着杯沿,会沾满冰凉的水珠。陆愿碰了碰高荟荟的脸,抹茶味有一点点的苦,指尖仿佛也是苦的,她的微笑却是甜的。真好,她爱她。

但是再后来发生了什么。

“真的不回来吗?”高荟荟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

聊天框里发过来一个委屈无奈的表情,附言:“你知道的,这边课程太紧了。不可能给我们放假,美国人又不过中秋节。”

“我也很想你啊。”

“下次,下次一定可以。”

下次——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荟荟有些怔忡地看着电脑屏幕上几行冷冰冰的文字。窗外夜凉如水,她的心就被凉水浇过一般,大洋彼岸却正是艳阳天。

高荟荟想象得到她一边听课一边偷偷发消息的样子,想象得到她用食指无意识轻扣课本的小动作,她想象得到她穿着那件格纹的背带裙,正用她送的那只钢笔奋笔疾书,她想象得到她正在喝没有加糖的咖啡。她想象得到她一定是坐在窗边,身上有温暖的阳光。

她这样了解她。那是不是有这样的了解,陆愿就可以有恃无恐的信任她?

“嗯。等你。(笑脸)”高荟荟很快的发出这样一句,语气轻快,掐灭了陆愿的一丝疑虑。

到底是谁有恃无恐呢?

高荟荟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吼叫:“同志们,明天学校动漫社有活动,去不去啊?”

“去去去。”

“哈哈,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帅哥啊!”

“我要穿那件刚买的裙子了!”

“喂喂,荟荟,你呢?”

她刚和陆愿道完别,捏着手机回头对舍友道:“当然了。”


第二天果然是个好天气,秋高气爽,天高云淡,几十棵日本红枫开得正烈,而碧蓝的天空衬得那红色更加艳丽,几乎是“鲜红欲滴”。高荟荟暗想不知道有没有“枫红”的口红色号,陆愿一定会喜欢那个颜色。

校园的草坪刚刚修整过,空气中有新鲜的草香。有女孩子烤了可爱造型的曲奇和蛋糕摆出来售卖,食物的香气混合着一点点女孩子脂粉的香味,十分好闻。

高荟荟穿梭在人群中摆弄手机拍照,拍兜卖小东西小零食的同学,拍兴奋的路人和互动的观众。忽然间听到旁边“咔嚓”响了一声,高荟荟下意识转头看,看到一个站在枫树下的穿青色和服的男生放下相机对她笑了笑。

还没等她说什么,男生已经大大方方地开口:“cos的木之本樱吧,我小时候很喜欢她。”

“谢谢。”

“要多拍几张吗?”男孩子扬了扬手里的相机,眉目明朗,笑起来像是秋日温暖的阳光,很是舒服。

“好啊。”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拍照,刚开始高荟荟有点羞涩,但渐渐两人相处变得融洽起来,拍照也越来越放得开。男生的话不是很多,但是姿态自然又大方。两人随便聊起喜欢的动漫,学习的课程和附近好玩好吃的小店。高荟荟知道了男生姓陈,是化学系的学生。

两个人拍了很多张照片,陈同学为高荟荟的舍友也拍了几张。不过几个舍友很快又离开了,临走前对着高荟荟挤眼睛,荟荟有些窘,陈同学也不过笑笑。

拍得累了,两人一起去买各种造型的曲奇吃。陈同学好像也很喜欢这种曲奇,吃了很多,吃到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鼻子,笑道:“很美味。”高荟荟觉得他这个动作十分可爱,微笑道:“而且你尤其喜欢枫叶造型的吧。”枫叶造型的曲奇上刷了一层糖霜,亮晶晶的,在阳光下面很是好看,她也喜欢。

陈同学点点头,说:“这里的红枫也很漂亮。”停了一会后喃喃说了一句日语。

高荟荟忽然知道为什么他站在枫树下恣意扬眉的笑容有些熟悉了。

她想起高中时代学校的小假山旁边也种了日本红枫。下课后,她常和陆愿跑到假山那边去散步,湖里倒映着的月亮被风吹得有些破碎,天上的月亮倒是又大又圆。不过她觉得太完美太圆滑的月亮总有点像假的月亮,就像是粗糙的电视剧中技术合成的,所以她更喜欢那个湖里的月亮。

陆愿对她的话不以为意,只是抬头看枝头的枫叶和那个似乎被染红了的月亮,对红枫的美丽表示赞美。然后轻轻说了那么一句——

“红叶飘落竹廊外,沾衣欲湿五六枚。”

陈同学惊讶的看向高荟荟,他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眼里闪烁着“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兴奋。他的眼里,对面的高荟荟在羞涩地微笑。

她的声音像是叹息:“原来你喜欢夏目漱石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