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五十章

作者:亦色墨染
更新时间:2018-02-24 20:11
点击:376
章节字数:33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凌萱扫了一眼这足以媲美辰悦办公区那么大的餐厅,正中间的水晶吊灯和沿着墙角布满的射灯的光线并不明亮,反而隐隐透着琥珀色的光晕,沿着四壁的长桌上本应坐着各式各样的宾客,但不知怎地,今日却都是空荡荡的。

收回目光,她似笑非笑地看向面前这一身藏蓝色西装的唐姝:“这赔礼…似乎是有些过大了吧。”

S市的店面向来寸土皆金,特别是处于市中心沿江面两岸的地段,近年来更增长的迅猛,而她们现在所在的餐厅,便是位于市中心最繁华地段的最高层。

靠窗而坐,就可以很轻易地将S市的江景一览无余,又因其独特的菜品以及良好的服务态度,这儿的座位,几乎连预约都要提前个几月,甚至半年之久。

而她,不仅订到了这家餐厅的位置,还将它包了场。

凌萱突然就觉得她有钱没地方花了。赔个礼都可以弄得那么败家,有钱人的世界果然难懂。

唐姝看上去依旧是那么淡淡的,只是眼神略有些触动,但凌萱还是能感觉到她心中的一丝尴尬与局促:“抱歉……我实在想不出来应该怎么说了……”

说到这,她突然有了些莫名的感觉,有时候没有秦子期在身旁出谋划策,其实……也挺艰难的啊。

“没事,”凌萱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你没必要搞得那么正式罢了。”

“毕竟我,也没有很生气的。”先不说这八年所有人都为了这些东西背负了应有的代价,更何况之前争吵的那件事的正主也不是她们,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原因,到如今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她能幸福就好了。

唐姝同样也摇了摇头,说话的速度较以前稍快了一些,这让凌萱觉得她可能还是在紧张,但至于原因她也不太清楚:“我知道,但我想说的也不是这个。”

“好,”凌萱含笑道,“那你慢慢说。”

“我好好听着。”

说着她轻轻拿起手边的酒杯,对着瑰丽如宝石般的酒色微微摇晃,浅抿一口。

而那被红色所润泽的香唇,更是愈发娇翠欲滴起来。

唐姝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动作,耳边她的话语又似还未消逝一般,阵阵回响,像是宠溺的哄语,又似是嗔怪的呢喃。

毫无犹豫的,她又陷入了这个女子所布下的情网,不,应该说是早就跌了进去。

她的一言一行,她的一颦一笑,都将让她为之惊艳,为之痴迷。

“凌萱。”唐姝心跳不止,面上却缓缓启唇道。

“嗯?”凌萱挑了挑眉,尾音上佻,香酒美人,美人香酒,到这时,唐姝已有些分不清究竟迷了她的是那醉人的红酒,还是风情万种的她。

总之,还未过半杯,已经有些晕头转向。

“我们认识快半年了是吧。”唐姝的神色突然有些认真,但这不影响凌萱因此而发笑,“是啊,怎么了?”

可唐姝并没有被她连带着笑了出来,淡淡地,较之前又多了几分计量,“我很少相信气运这种玄乎的东西的,比如学问,比如好的偶然性,我一直都认为是努力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是厚积薄发。”

“也如感情。我不信任一见钟情,如现在也是一样。”

“所以一两百天酿造出的情感,我有时候,其实也是抱着怀疑态度的。”

“我一直都在思考。特别是当我们吵过一次后,我就在想,如果我当年早些时候回来,如果我们相识的时间较之前又多了3284天,我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有新的转变?”

“可我后来自我否定了这个论题,”唐姝轻轻笑了笑,有些恬淡,也有些平和,“因为感情这种东西太深奥了,它不是时间能给我的答案。”

“毕竟如果只是时间能够让感情变得更深刻,能让它有质地的转变,那还需要人干什么,那还需要经历干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了,只要有时间就够了。”

“当然,如果只有它的存在,那我也不会倾心于你。”

“能给予我足够时间的人,很多,真的很多,多到在我这条漫漫的生命长河里,已经有些数不清了。”

“但我觉得我肯定还是会很喜欢你的,不是因为时间,也不是因为事件,而是因为你这个人,”唐姝看向她的眼睛,她的眼眸可真漂亮啊,灿若星辰,明若皓月,承接万物风光旖旎可与肥醲甘脆相提并论,“因为是你,才让我决定喜欢你。”

“然后决定我的余生,都应该是你。”

“所以请问凌萱小姐,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见此,凌萱眼底的笑意逐渐消散,几分认真浮现了出来:“你这是认真的吗?”虽然在落座之前便有了几分猜测,在瞧见她不同于以往的神色时更是多了些笃定,但当这些曾经在心里思量过的话语从她口中得到确认,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是。”唐姝用力地点了点头,轻道。

凌萱啧了一声,揉了揉自己的眉眼,却又突然叹息道:“真是的……”为什么那么让人无可奈何呢。

再抬头看向她,看向她的眉眼时,凌萱突然又沉静了下来。

今夜无月,可是她却又如月上眉梢,眼睛也被晕染得十分明亮,像漫天的星星都住进了里面。

于是她的内心也跟着亮堂起来,恍然间,仿佛又浮现出她家好友少年时代笑意飞扬、青春潇洒的模样。

她说:“阿萱,我希望有一个人会对你很好,会让你活在温暖的阳光里,正直,谦逊,纯真,勇敢,去爱或被爱,不必乞求得不到的东西,不必经受生活的磨难,让她来守护你不可救药的浪漫和理想主义。”

“我祝你,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阿玥,你指的,是我面前的那个人吗。

她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唐姝,她们两人之间不到半年的经历如走马灯般逐一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时而无奈气恼,时而心生欢喜。

这个女人,明明该如初见那样一直冷淡毒舌下去的,却又在一次又一次不同的场合里转变成不同的角色。

凌萱第一次知道这个外表看上去无欲无求的人可以有那么多情绪,她会局促,会羞涩,也会紧张,面对她的时候,她同样也可以很小孩子气,但仍能保持着她独有的理智和冷静。

而她自己啊,从初见起就给这个人搞得十分情绪化,不仅失去了本应有的大胆和妖娆,还被一层又一层地撕去了所有伪装和坚强。

在她的面前,她多年来养成的面具、她的伎俩,都被一一识破。留下的只有她的痛楚,她的悲伤,她的倔强。

她不止一次想要对她说,喂,唐姝,你来得是不是太迟了,迟到她的自负,她的轻狂,她的无畏和她不计较的认真,都在那个夏天,在那个职场给磨的一干二净,一点棱角也不剩下。

她还想说,嘿,如果我答应了,你能不能守护我的理想和我的浪漫,能不能护着我不让我受伤,能不能让我吻吻你的眼睛,我的余生?

哪怕,我早已过了那个年纪。

可她仍旧一言不发,一直看着她,看着她变得无措,看得她逐渐不安,直到她再次开口:“喂,唐姝,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我想知道,我到底又有什么能值得你喜欢,你留恋,你骄傲。

唐姝的突然一怔,神情变得慌乱起来,“喜欢你……什么?”

“是,”凌萱点了点头,坚定地道,“喜欢我什么。”

“我…我不知道啊,”唐姝顿了好一会,直到凌萱以为她不愿意回答时才接了下去,“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喜欢你什么啊。”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唐姝认真地答道,但又在意识到自己这根本不算回答的回答时低下头去,眼神里满是懊恼。

“只是喜欢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感觉很舒服……”

“这是从来没有人能够给我的感觉……”两个人相处在一起的时间,虽然绝大部分都是在针锋相对,但无论是行动还是言语都能拥有一种默契,一种让彼此不会厌烦的舒心感,总觉得这要比那些言语上的情情爱爱,更具有说服力吧。

“相信我……真的是这样。”说到最后,向来毒舌的她竟是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而看着这样的唐姝,凌萱突然有些心软,也有一些失笑。

她这个样子,怎么那么像小孩子呢。

但笑终归是笑,凌萱还是能够明白她的意思的,于是她的笑也变得柔软起来:“我懂的。”和你在一起,我也很舒服。

最好的爱情,有时候并不是物质给予的,而是精神上的互相欣赏,互相喜欢:我喜欢你这个人,而你恰好也喜欢我罢了。

一如秦子期和顾玥,当年二人的身份其实也不够对等,但在相互了解、吸引后,竟也走到了一起,很合拍,也很默契。

“那你…愿不愿意答应呢?”唐姝忽地抬起了头,颇为认真地问道,眼眸里明亮的色彩啊,竟让她有些不敢直视。

凌萱从不知道,那原本应是深邃的底色会因为她变得透亮而富有希望,似是熠熠生辉的黑曜石,又似要将那繁星给比下去。

总之,是包容了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了。

于是她的心也软的一塌糊涂,将纤手轻轻抚上她的面庞,凌萱温声道:“答应你了。”

她的目光实在是太亮了,亮到仿佛能愈合掉她所有的伤,让她所有的计较和害怕都烟消云散,也让她…重新拥有了不顾一切再拼一次的勇气。

唐姝,记得别让我失望了。

闻言,唐姝的眼神突然凝固了一下,紧接着笑意便迸发了出来,“凌萱,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

随之而起的,是一簇簇绽放开来的烟花,火光在夜空中划出的亮痕促使凌萱转过身去,而正好,对面五角大楼的荧屏也突然闪烁起来,上面只是简单地写了几个大字,还有一颗爱心。

凌萱,我喜欢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