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顾喃风顾浅欢情人节番外。

作者:言秋庭
更新时间:2018-02-14 17:19
点击:196
章节字数:30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天,情人节。

是正统的情人节,不是什么黑色白色黄色蓝色情人节,是二月十四日的那个情人节。

顾浅欢端坐在沙发上看小猪佩奇,嘴边是习惯性的笑,淡淡的,但胜在温和。自这闲逸时光中迷蒙一看,竟有些许顾喃风坐于沙发上迷茫视觉,奇妙的很。

没由来的轻笑,顾浅欢像是想着了什么一般,切换了一下电视频道去看那头的美食节目,想着做些什么蛋糕一类,回头做出后还可以讨她一怀抱,但……事不顺人心,顾浅欢看着看着便阖了眼,原先挺拔身姿也缓慢缓慢的倒在沙发边上,却又会在看着精彩关头时迅速眨了眨眼,再一弹回去。

她最近实在是疲倦的很了,前几天才从医院中出来,身子尚还有些,弱。且最近母亲也不在身旁,有公事要去处理,自然是极忙的。

所以她要趁着这段时间内做些什么,顾浅欢自脑中想着,可均都被现实推了个大翻。

她想在安静的时候,且是在母亲不知道时为她做一个惊喜,不想要那么大的场面,只想做个小小的小蛋糕送给母亲。

很显然,顾浅欢对这种节日十分上心,非常上心。可顾喃风便不一样了,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一副淡然不进人世清冷模样,顾浅欢自然也是极喜欢,母亲这般模样的。

抬眼将电视关闭,顾浅欢将一橘子剥开,细细剔去上头皮毛,将剥好的橘子均都放入一水果盘中。

最近顾浅欢将家中物品均都规整了下,将那从前眉眼尚还有些许青涩的自己,和母亲的合照放于桌上,抬眼顾浅欢便能望见她最心心念念的,母亲模样。

很是开心了。

顾浅欢记着顾喃风是喜欢吃柚子的,哪类略带些甜,吃着有些涩的柚子。

可现下家中并没有什么柚子,且顾浅欢也尝不到味道,所着只能用着这橘子勉勉强强来代替,柚子。

嗯,反正都是带着子字的……水果,大概算是自己母亲爱吃的一种?

——

缓而慢的做着小蛋糕,顾浅欢将那做出蛋糕取出来,安安静静的为它缀上装饰挤上刚刚打发好的奶油,这般一装饰便是一小天,有些地方做着还是并没有那般熟稔,所以处处都有些许犹豫,自然做的也不好。

将蛋糕放在桌上,顾浅欢开了自己手机望着自己母亲那条最近来的语音消息,点开,使劲听,猛劲吸。

恨不得把脸都凑过去,猛劲吸音,一副小痴汉模样。

她是真的有些喜欢,她母亲这般模样,这般性格,这般声音,这般……她就是喜欢她,十分喜欢她,且是爱。

想为她做些什么的那类喜欢。

语音内容是:“今天晚上回家,乖乖等在家里头,乖。”

还配了个十分严肃且认真的,文件处理到何处的图片。

大致便是一堆处理好的文件,及一小些剩余,被顾喃风细心写上文字,预防顾浅欢不知,还以为她要好久后才能回家。

越听越是精神,顾浅欢身上病疾好似都消除一般,她笑着听着那几段语音,又发了一段语音给她。

“下午好,风。”

“嗯,下午好,我在回来的路上了。现下先去睡,养好精神,到家时我会叫你,乖。”

是秒回。

一个顺手,唇边噎笑打下文字,加了一个小小颜表:“早些回来。(๑•̌.•̑๑)”

看起来便,十分可爱。

屏幕对面的顾喃风看着这颜表,眸光清浅,独自拿了个纯白耳机为自己戴上,亦是同顾浅欢一般,安安静静的听着她的那句下午好。

——

等待的时间是极为漫长的,顾浅欢等着,等着,便等到睡了。

独自一人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便这般睡了,醒时身上无一处不痛,浑身均都是酸痛。

疼。

好疼。

可能是因着这不健康睡法干系,自心中这般下了定义,顾浅欢揉了揉自己的肩,上下探着自己筋骨为自己做些简单按摩,抬眼瞥了眼时钟。

九点了,且是晚上九点。

该睡了。

习惯性的去了浴室,洗了个澡,将自己身子上下冲刷,缓和着身上酸痛,偶尔碰着了最为疼的部位甚至还会蹙了半分眉。

好疼。

想要风揉揉。

可这般转念一想,母亲也许并不能在今夜回来。顾浅欢便自己清洗了自己身子,小心翼翼的搓洗着以往经常搓洗部位,从上到下几乎均都洗了个遍,神清气爽。

门外好像有谁开门动静。

这点顾浅欢早已习惯了,她自小便有一定的幻听,最近却是愈发愈严重,每次独独到了自己母亲不在家时,便会自心中暗示着自己,自己母亲马上,马上便会回来了。

就是这般,顾浅欢时常听见有人开门的动静,久而久之也不甚在意。

如若是顾喃风回来了,顾浅欢便会听着她吻自己的动静,细细水声模样。

——

刚自浴室中踏出,顾浅欢身上也没裹些什么东西,出了浴室便想去寻睡衣,自着亮堂房间中……她好似意识到了什么,霎那间睁大浅灰眸子欢声道:“风……!”

像是蓄足了力一下子这般,却没预想中那么大声一般。

在一旁整理所带来礼物的顾喃风嗯了一声,将那些礼物均都放至于门旁,起身靠近顾浅欢,低头浅浅啜她一口,将她打横抱进浴室里。

是公主抱,抱寻常人肯定是极废力气的,可顾喃风轻轻一颠,顾浅欢便就被略颠起了。

顾浅欢,很轻。

身形亦是有些瘦弱,是该被喂肥了。

白白胖胖的,才可爱。

低头深吻,顾喃风将顾浅欢放至花洒下头,单手开了那花洒,将顾浅欢刚刚吹好的头发弄了个,一团糟。

顾浅欢是习惯了在浴室中便将头发吹干的,所着,顾喃风会认为她并未洗漱亦是正常……可是。

“风,风?”顾浅欢身上又一次被淋湿,此时她那瘦弱身躯,让人平生出来了一抹,欺凌欲,占有欲。

想在这白白净净身子上头布下自己痕迹。

顾喃风低低嗯了一声,身上略有些薄了的风衣猛的被花洒喷出水浸湿,及腰长发略微的有着些许湿。

“……嗯……我可以理解为,风是在……与我做些常人见不得的事么?”顾浅欢见着顾喃风这般模样,心下也是一动。

想亲。

“今日是情人节,我想要你,不想要蛋糕。”

“我也想和浅欢尝试一下,其他的方式。”

“乖。”

顾喃风就这般,认真且严肃,像是宣誓什么一般,一手捞起顾浅欢长发,放在手边,轻轻嗅着。

“是我的。”

“……嗯。”

顾喃风又将顾浅欢整个人都抱的紧了,沉了声音:“是我的。”

顾浅欢嗯了一声,轻轻啄了一口顾喃风脸颊,再又啄回唇,朝着她献吻,温着脸笑着。

“是风的。”

还未等顾浅欢话音落下,转眼间她那瘦弱身躯便被顾喃风抱起,轻轻摁在瓷砖墙上,迎面来的便是深入心扉的吻。

轻声喘息着,顾浅欢单手环住顾喃风脖颈,在喷洒着温热热水的花洒下头有些急忙。迎着热水去吻她,吻顾喃风锁骨,舔舐着,温水流过她柔和脸面,浸湿了发。

“风,刚、刚好一个月了。”因着紧张略有些许磕巴,磕磕巴巴勉强才道出想道话语,顾浅欢将自己缩入顾喃风怀中,感受着温暖,亦是用自己体温捂着顾喃风。

顾喃风就这般望着她,深邃墨眸中潜蕴着些许情欲,隐在最深处。

终的。

唇边逸笑。

“嗯。”

“开始了。”

顾浅欢扬了脖颈,空余出一片地界来,唇边亦是勾笑:“嗯,开始了。”

温和。

单手试探着探入,未经前戏便能安静吞下,顾喃风熟稔吻着顾浅欢,顾浅欢亦是熟稔回吻,胸前略做起伏,呼吸节奏愈发愈的快。

单手支撑着顾浅欢体重,另只手向她后背探去。顾喃风那只单手抚上顾浅欢脊背,温水在她身上微凉,流下。

一声滴答。

应着顾浅欢低声喘息呻吟,顾喃风手指逐渐递加。

终的。

顾浅欢彻彻底底的,泄在了顾喃风手上。

又一声滴答。

身上薄汗被新生温水洗刷,顾浅欢双腿之间泥泞亦是一般,此时她正细细喘着气,手扶着顾喃风脖颈去柔声道。

“风——”

“嗯。”

“我给风做了蛋糕。”

“我瞧见了,但我更想要你。”

顾浅欢温了脸,又于顾喃风脸上轻啄一口:“我也想要风。”

“下次,这回你很累了,该睡了。”

“晚睡对你身体影响很大,快些去睡,乖。”

顾浅欢眯了双眼,轻轻笑着,勾了顾喃风脖颈,透过那湿透风衣吻住她肩胛,最后还是顾喃风扒下了一点点,衣领,顾浅欢才得以吻着。

——

夜了。

现下是早晨零点十一,顾浅欢着着一身睡衣,手持香软抱枕,偷偷摸摸的进了顾喃风房中,悄咪咪的进入了她的被窝中,钻进去埋进顾喃风怀中,环住她脖颈,一脸满足模样。


夜里。


又是一双墨眸,淡漠之至,此时含了半分柔情。


“浅欢这么喜欢在晚上做动作么?”

罕见戏谑声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