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作者:Alouette
更新时间:2018-02-25 16:45
点击:848
章节字数:32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中心考试的前一天,少年侦探团聚到了博士家里,围坐在茶几边上,一边看江户川乱步的少年侦探作品集,一边讨论他们是不是也该有只吉祥物——就像小林芳雄那只叫“哔波”的鸽子那样。


“我们已经有小尉了啊!”步美想起了那只稀有的雄性三色猫,“它很适合当吉祥物吧!而且它就和哔波一样,在关键时刻还能帮助我们破案呢。”


“可是,小尉毕竟是波洛的猫吧,并不是时时刻刻跟着我们的。”光彦指出了这一点,“我们现在说的,是想要一个真正属于少年侦探团的吉祥物吧。”


宫野志保也不想这样,但她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绫小路警官的身影,她当然也不想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但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她不得不承认,她在这方面的自控力太差了。或者说,是她在这方面的恶趣味远远地盖过了她的自控力。


“那么,也去弄一只松鼠来养在口袋里好了。”


就和平常一样,她将视线保持在自己所做的事情上,用有些冷淡的口吻说出这句话。


本意是想说个笑话,然而三个孩子却一本正经地讨论起要到哪里去弄松鼠,上课时松鼠要是从口袋里跑出来该怎么办的问题。


讨论未果之后,他们立刻把矛头转向了工藤新一——柯南君总是会有办法的,十年后的柯南君当然就更有办法了。


宫野志保躲在杂志后面,欣赏着平时过于喜欢出风头的大侦探自食其果,不过,这出戏并没有演到最后,因为大侦探的女朋友打电话来告知了他最新消息:铃木次郎吉又收到了怪盗基德的预告函。


“那个老伯,是不是因为自己有个怪盗的名字,所以怪盗特别喜欢和他过不去啊?”挂了电话之后,工藤新一一边查看毛利兰用短信发来的预告函一边抱怨,“还有基德那家伙,是不用准备期末考试吗?”


“有个怪盗的名字?”志保没等到少年侦探团发问,不得不亲自向工藤新一请教这个问题来满足自己旺盛的好奇心,“那个铃木次郎吉老伯?”


“鼠小僧。你居然不知道?”


工藤新一曾被毛利兰调侃为“不当侦探的话可以去写一本冷知识大全”,工藤新一则一本正经地反驳她,表示这个工作想必更加适合宫野志保。


“她是知识海洋里的一条鲨鱼。”在冷静客观地将以上观点陈述完毕之后,工藤新一又补充了这个富有个人感情色彩的形容。


“我当然知道鼠小僧。但我不知道他真名是什么……这也没有很奇怪吧?”志保抬起头用眼神制止工藤新一的窃笑,“你旁边可还坐着三个没看过乱步作品、正在疯狂恶补的少年侦探团成员呢。”


“小哀,不要在自己应付不来的时候就把话题甩到别人那里去啊。”人生导师吉田步美对志保的这种行为作出了严厉的谴责,“你这样下去会变成糟糕的大人哦。”


对不起,吉田同学,让你失望了,我可能已经是个糟糕的大人了。志保毫无罪恶感地进行了一番自我检讨,然后起身离开了工藤新一的“江户川乱步在日本推理文学史上那浓墨重彩的一笔”讲堂,预备今晚早点睡觉——明天那场考试虽然是面向日本普通高中生的,但毕竟也是场考试。宫野志保依稀还记得自己在帝丹小学的考场上无聊到睡着的场景。


然而,生物钟不辱使命地让宫野志保失眠到了凌晨四点,她强迫自己相信牛奶的安眠效果比安眠药更好,然后痛饮了一大杯冰镇牛奶之后重新躺回床上,希望这份坚信的力量能让她考试之前多少睡上一会儿。


这一会儿显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宫野志保不得不再度强迫自己相信晨间的一杯浓咖啡真的可以让你一天都抖擞精神,但这次坚信的力量没能帮助到她,她拎着包往门外走的时候整个人还处于半昏迷状态,不过这种状态没能持续太久,因为她刚走到院门外,就撞见了毛利兰。


冬日的寒风没让志保清醒过来,咖啡因也没让志保清醒过来,但在毛利兰朝她走过来的时候,她哆嗦了一下,感觉脑海中所有因为困意纠缠在一起的东西瞬间各归各位。说出来宫野志保自己都不敢相信,她之所以每次见到毛利兰都这么清醒,占比最大的原因是她害怕。


如临大敌。志保面对贝尔摩德时其实也是这种感觉,但有趣的是贝尔摩德和毛利兰站在两个相反的极端上,贝尔摩德身上森森的寒意像是刀刃抵着她的脖子,而毛利兰仿佛只要站在那里就能烫伤她。


每次宫野志保都会想起那条小鱼从手中滑过时的微凉触感,并且由衷地感叹有时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鱼之间的差距都大。


鉴于前一天晚上吉田步美小朋友还劝告她不要变成糟糕的大人,宫野志保决心今天起要做一些积极的努力,她试着和毛利兰寒暄:“来等男朋友一起上学?真早啊。”


“不是。”毛利兰摇摇头,脸颊红都没红,她似乎已经相当习惯旁人的调侃,而且准备不在应对调侃上花任何多余的时间了,“我是特意来找小哀的。”


宫野志保到底还是维护了最后的尊严,她稳稳地在原地站着,没有退到墙边上去。但这阻止不了毛利兰往前走了几步,抓住她的手腕,稍稍踮起脚尖,吻了她的额头。


志保没想清楚这阵突如其来的眩晕是因为她没吃早饭还是因为毛利兰,而这个大清早跑过来还忽然亲她一下的人终于做出了解释:“我小时候考试紧张的时候,妈妈就会这样安慰我,说这是能让考试顺利的祝福。大家都觉得小哀一定没问题,大概没和你说‘加油’什么的,我觉得一定要有人说才行,所以……要加油哦。”


毛利兰微笑着,散发出她柔和的光辉。


活在平淡日常中的毛利兰,究竟是从哪里获得勇气的?


如今,这个问题似乎有了答案。


她一定是努力地爱着身边的人,于是也被身边的人所爱吧。


除了刚开始那几秒钟的错愕,宫野志保确信自己并未失态,出乎意料地也没有满脸通红,只是这个从未经历过的场景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应该说谢谢吗?总之,先说谢谢吧。


“谢……谢。”


险些忘了加上敬语。刚说出口志保就后悔了,如果只是单纯的祝福,就可以用谢谢回应,但这个情况下说谢谢未免也太奇怪了吧,是在谢什么?谢谢你亲了我吗?


“还有这个,拿着吧。”毛利兰把一直拎在手中的小包裹放到了志保手中,“中午记得吃。”


志保比五秒钟前更加后悔刚才说了谢谢。


如果把谢谢放到此刻来说不是刚刚好吗?志保不敢抬起头看着毛利兰,她瞪着手里用花色素雅的风吕敷包裹妥帖的便当盒,硬是从上面看出了不断跳动的倒计时数字:一个关于再有多久不开口说话就会搞僵气氛,然后给毛利兰留下非常坏的印象的倒计时。


我还是放弃吧。志保绝望地想。反正她对我的社交水平的期待值应该也不会很高。


有一个绝妙的办法跟着这句话一起钻进了宫野志保的脑海,她举起手中的风吕敷轻轻摇晃了两下,开口问毛利兰:“里面是什么?”


气氛没有因此变得奇怪,志保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确的抉择,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考虑那么多的,如果她表现得太过符合大众对“热情友好”的定义,那反而会让身边的人觉得怪异。


世良真纯说得没错:“你和我妈妈一样,是一高兴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的类型……”


“花生黄油和蓝莓果酱的三明治。”毛利兰说道。


志保几乎从她脸上看到了那群仿佛活在少年漫画里的高中生侦探们搞推理秀时的得意神情。


“好啦,再不走就要迟到了。”毛利兰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我也先走了哦,下次见!”


那句“你怎么知道的”还没问出口,宫野志保就被撇在了原地,她继续瞪着毛利兰的便当盒,忽然觉得她们两人之间也许存在着某种奇妙的默契。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自作多情。


毛利兰的便当盒和风吕敷成了宫野志保准备二次考试的过程中最大的阻碍。每看三行字她就忍不住抬头看看,思考到底怎样才能正确且妥当地把这玩意儿还回去。最常规的也最符合她风格的方法当然是根本不亲自出面,现在就起身冲到隔壁去把工藤新一叫出来,把东西塞到他手里,说:“帮我把这个还给你女朋友。”


但她又不得不承认,她不忍心这件事就此结束,也不甘心让“就这么把空荡荡的便当盒还回去”成为结尾。


她得还礼。对,还礼。她拿出手机,在日程表里加上“调查毛利兰喜欢吃什么”这一条,然后趁着这份急切所带来的虚假勇气还没有消失,她分别给铃木园子和远山和叶发了询问的短信。


宫野志保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代价是她再次把考试复习这件事丢到了脑后。


也无所谓吧,就像毛利兰所说,大家都知道她没问题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樱庭音操
樱庭音操 在 2018/02/16 01:14 发表

标题:更啦

终于更啦!盼星星盼月亮啊!

buzhidao
buzhidao 在 2018/02/15 14:34 发表

好棒,心理刻画很细腻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