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独自舔伤

作者:财神玉
更新时间:2018-02-13 21:05
点击:49
章节字数:34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虽然是不大的房子,但收拾起来东西真不少,挑挑拣拣,还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不知道该扔还是该留。范敏收拾拿着青蛇白蛇的公仔,回想那时候一起外出旅行,安安一定要这个,非说电影里的她们是情侣。


可惜安安忘记了,就算她们真是电影,但也没有走到一起,更不要说电视剧的青蛇白蛇。自始至终,都只是姐妹相城而已。


范敏记得她们交往以后的第一次,也是从探讨这个问题开始的。


“你会想要做点特别的吗?”安安搂着抱枕问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紧张,脸和耳朵都红了。


她其实没有那么执念这种事,后来就很干脆的买了东西,做好准备,又看了好些书和视频。她那时候是不想的,总觉得那样做了,就没有回头的路。


她无数次的问自己,是不喜欢女孩子才不想做吗?答案很奇怪,不是可以也不是不可以,到最后她关掉了心底的声音,就那么压在安安的身上了。


如果万家铃没有出现,她一定能和安安一起到老吧。可是没有如果,想想后来,所有带着一定字眼的想法,仿佛都好像是为了后来打脸而存在的。


她看着那一大袋的用品,直接丢进了垃圾桶。这是安安特别买的,说打折便宜,听得非常好笑的理由。从万家铃开始留宿这里,她就把家里存有安安记忆的每个角落都最大程度的清理了。


范敏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东西留下来,真是莫名的讽刺。


“安安,你怎么那么傻,我不是男人,这种东西又怎么留得住我呢?”


回想那时候的吵架,她忽然很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可以说出那么混蛋的话?安安冲出家门,失踪了一天一夜,再回来就是收拾一切走人。


她问过她那一天一夜去了哪里,没有得到答案,只是换来安安绝望的一笑,随即便不吵不闹的离开。


铃声忽然响起,把她拉回到现实,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来?范敏打开门,就见外面站了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穿着制服,看起来训练有素。


“您好,请问是范敏小姐吗?我们是搬家公司了,您是要搬去欣和花园对吗?”


范敏对于舒月影的过于周到,实在有点不知所措,也不知怎么应对才好。搬家确实需要专业人士,如果舒月影本人到场,未必能帮上这个忙,而且体力活做起来也辛苦。


她这么想着,却见领头的那个又接着说道:“舒小姐说已经把那边都弄好了,就等您这边,如果您还没有收拾好,我们可以等。或者您不介意的话,让我们帮忙收拾。”


到了这种时候,也没必要去坚持什么,范敏放了两个女人进来帮忙收拾,让男的留在外面等待。她的东西始终不喜欢男人来碰,但还要靠他们帮忙抬下去。


这么一折腾,等到欣和花园的时候,就已经下午四点。如果不是这几个搬家公司的,她大约要弄到天黑。


舒月影的东西居然已经拆箱摆好,没有想得那么多,都是百分百实用的物件,气派而精致,一看就价格不菲。这些都没有吸引住范敏的目光,反而是那张刚摆上的床,让她几乎按捺不住的想要发作。


周围到处都是搬家公司的人,她也不好直接说些什么,也不喜欢别人乱动她的东西。舒月影察言观色,微微一笑,就把人全部都打发了。


热热闹闹的气氛,一下子都静了,瞬间有些尴尬。范敏憋了半天的话,到这种时候反而说不出口,只好拿了剪刀埋头拆箱,把东西一件件都摆放起来。


“那张床一个星期之前,我已经让人摆在这里通风,现在应该没有什么气味,躺下去睡完全没有问题。”舒月影没有起身帮忙,只是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对于她这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恶劣,范敏终究是忍受不了:“为什么要买这么大的床?之前的不是挺好吗?只是租一年,换家具不是很亏吗?”她当然认得这张床的牌子,价格和这一年的房租已经不相上下。


“我挑床,别人睡过的总会有些不干净,并不是为了你才买的。”沙发上的女人一脸慵懒的倚靠着,满脸无辜,可惜精明的眼神出卖了她。


“我没有想要和你同床,毕竟我们还不熟。”范敏手上动作没停,弯着腰倔强地说出拒绝的话语。


“我们现在可是假装情侣,哪对情侣不同床?”舒月影叹了一口气,颇为为难的样子,好像真的很失望一般。


“假装情侣,重点在假装。”范敏本想迅速的摆放好一切,东西却比聊想得多了很多。


舒月影手掌撑着下巴,继续说道:“本来我以为只要不发生关系,其他完全和一般情侣一样。那这样好了,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仿佛很好说话的样子,这反而让范敏有些警觉,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她知道后面那道视线紧紧跟着自己,也不好停顿太久被看出来。


“不用,随你吧,同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刚才不是说你认床吗?睡沙发你能睡得着?”范敏自认不会被占什么便宜,好歹在队里也练过不少散打,何况两个女人之间,又能吃亏到哪里去。


“谢谢你这么关心我。”舒月影笑了起来,犹如算计得逞的老狐狸,听得她一脸不自在。


两个人安安静静没有再交流,范敏若无其事的把一切收拾完,就听到外面又有铃声响起。她不知道舒月影又要玩什么花样,便充耳不闻地去了 洗手间。


等到再出来,就看到茶几上摆了一桌食物,全部都是她爱吃的菜。这又是安安告诉她的吗?


舒月影扬起筷子,在她说话之前,已经提前开口:“林品安今天已经从我的公司,不,是从这个城市消失,所以你不用再担心她会被我潜规则了。”


她的话简单,效果却可怕。范敏猛然走到她面前,瞪着眼睛问道:“你再说一次?”


“我说,她已经从这个城市消失了!”女人仍然很淡定,甚至还帮忙把洗干净的筷子摆好。


“舒月影,我可是警察,你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难道就不怕我查吗?”范敏站在一边,对着坐在那里不动如山的女人,越发恼火起来。


“我们搬进来的第一天,就要为你的前女友争吵吗?作为你的现任,我要吃醋了。”舒月影脸上淡淡的,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但显然没有任何愧疚或者理亏的意思。


这么快的入戏让范敏有些措手不及,可是现在关系到林品安的处境,使得她顾不上许多,口气里带着隐隐的怒气和不耐烦:“告诉我,什么叫做从这个城市消失?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只是不希望在你谈恋爱的时候,跑出一个前女友,所以打发她离开。你到底在气什么?还是在担心她?是你说对前任狠的,我只不过帮你更进一步,现在你又不乐意了?”舒月影似乎在试探她的底线,看林品安在她心里到底有多么重要。在范敏没有主动提起万家铃之前,就先把林品安的事情解决吧。虽然都是凉了一年的前女友,但现在从她的反应看,作为初恋女友,地位仍然是不可撼动的。


她叫的外卖是很高级的饭店外送的,可惜范敏闷了一肚子气,吃了几口就放下回房。


舒月影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做这种试探,这明显会让两个人的同居生活以一种极为不顺利的方式开场。可她忍耐不住,就是想要去观察她的反应。


“你到底为什么作死?”薛文如在电话里一顿数落,噼里啪啦地不带停:“之前谁说只想做朋友的,现在就来玩假装情侣,好嘛,还故意把撵走人家前女友的事情来刺激她。林品安早就说过,范敏是吃软不吃硬的,你脑子进水了吗?”


“我不知道怎么就控制不住,就想看看她到底多么在乎那个安安。你不知道,她一直都是喊安安,非常亲热。明明她自己移情别恋,为什么还能这么深情的叫安安?是她要求开了安安,我就顺手推舟一把,现在怎么搞得错都在我身上了,她还讲不讲理了啊!”


“你这个猪脑子啊,做事情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怎么赚钱就很懂,撩妹完全不行,然后搞砸了就知道找我吐槽!你做之前不会想一想,就算她是个渣女,但那个林品安对她显然也是余情未了。我们都是女人,如果遇到这种事,谁会这么在意这种人渣,所以范敏身上一定是有什么让林品安非常在意的东西。就单看她对她的在乎,也可以看出她们分手也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你……能别叫她人渣吗?我怎么看她,都不像人渣。”舒月影撇了撇嘴,对于这个称呼本能的抗拒,不知不觉就开始辩解。


“这就开始护短了?”薛文如看好友这样沉沦,心里不免担心:“听你说的,她这个人也是有前科的,不是什么专一的主。我真的很担心,你以后要是陷下去的,被她轻而易举的丢开,那可怎么是好?月影,我不想要再捞你从医院出来了。”


“文如,她和悦程不一样。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舒月影没有再聊下去,把手机放在旁边。她低头看着浴缸里的胴体,颇为挑剔的打量,所谓的肤白貌美大长腿,一样不缺。她真的很好奇,那个万家铃到底做了什么,能让这么倔强的范敏抛开原则,做出抛弃林品安的事情。在发现被她利用以后,范敏居然也不忍心找她算账,只是干干脆脆的离开,自己一个人默默舔伤口。


哪怕现在的范敏看起来什么事也没有,但舒月影没有忘记那天晚上,在马路上蹲着的女人,带着深深的伤痛和绝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