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尋找解答的道路。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18-02-11 21:48
点击:66
章节字数:50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藍天白雲,螺旋槳。

以螺旋槳型發動機驅動的國內線小飛機低空劃過天際一道曾經存在的軌跡,給人一種自由自在、悠然自得……又格外孤獨的景象。

印象中高中畢業那天也是這樣吶,她想。

東條希往後仰躺,緩緩閉上眼、雙手交叉放置胸口,整個人倚靠舒適的皮革辦公椅即將沉迷夢鄉無法自拔之際,臉上多了一股重量──石化油墨伴隨悠揚音調,打斷希的休憩。

「──嗚?」

「家~屬~答~禮~啾(˙8˙)☆」

「ことりちゃん什麼家屬答禮,別隨便把咱殺死吶……」

睜開眼,印入眼簾就是一片黑與白。希不急著起身破壞報告書立於鼻尖的微妙平衡。

「太過分了唷~」

紙張阻擋導致聲音聽來有些沉悶,但隱隱透露饒有趣味的上揚音調讓人知道她並不氣惱。微傾臉頰讓文件滑到掌心接住,希調正椅子回到辦公桌前看向眼前,前傾身子、吐著舌頭的調皮部下。

「那麼──」希一本正經地交疊雙手抵住下巴,「你找咱什麼事?」

「ことり是來找海未ちゃん的唷。」ことり輕笑,把正前方的白牌翻過去給希瞧一眼然後翻回來。上頭正大大書寫著那響亮亮的頭銜──

“營業部部長 園田海未”

希意會過來,撓了撓後腦杓。

「糟糕糟糕,咱也是來找海未ちゃん差點忘了。哎呀~沒想到部長的椅子那麼舒服~」高舉雙手伸展懶腰,希跳起來指尖滑過桌緣,「真佩服海未ちゃん吶……如果真的坐到這個位子咱真的能認真工作嗎?」

「希ちゃん肯定可以的吧。」

「不用那麼認真回答吶,咱只是小小課長,日子過得去就好、在說啥呢?真是、咱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況且平常就沒再認真做事了~沒事沒事。」

隨口說說沒想到會得到那麼認真又直接的回應,希捧住臉不禁害羞起來。

「真是的……嘛,ことりちゃん來找海未ちゃん的吧?她早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不過應該不用擔心,她今天也沒什麼拜訪客戶的行程,大概是去跟別的部門吧?」

順著希指向海未那張收拾乾淨的桌子,看得出來並非因為緊急事態而出去的。

「午飯要一起?」希瞥了眼鐘,指針差不多要重合於正上方之際提出邀請。

「好啊。」ことり答應,補充道:「ことり也有事想問問希ちゃん。」

「什麼,什麼?說給姊姊聽聽看~」

「那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就是……希ちゃん你覺得公司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ことり右手伸過左手害羞地搓動手肘,盯著希疑惑而沉默的側臉,「抱歉,好像太抽象了……就、其實想問你待在這邊工作幾年了,為什麼會想待在這邊工作呢?」

「還在思考南會長給予的新課題嗎?」希說。

──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支持你想要『經營怎麼樣的公司』的信念。母親的話還言猶在耳,ことり明白單靠自己思索還是太片面,所以到處詢問意見、借助眾人之力。

「嗯想多方參考其他人的意見。畢竟公司本身並不是小鳥的,而是有大家才能存在的。」

「真是認真呢,了不起的孩子……來給姊姊摸摸~」

希笑了笑搓動自己的下屬以及老闆的女兒──ことり頭頂那家族遺傳的特殊頭毛──是的,她玩弄在手掌中的部下南ことり是Sky株式會社也就是自身任職公司的千金大小姐。


「……事情就是這樣。」

上週董事會後,在海未的陪伴下ことり向所有同仁說明了隱藏身分的真相。

「抱歉,一直瞞著大家!」她深深一鞠躬的情景還深植人心,那「千金」超有份量的道歉讓在場所有人說不出話來。

──果然是這樣啊。

心知肚明著說明真相的後果,ことり雖在腦中排練出各種情況,但是真實面對還是很緊張,心臟七上八下彷彿快衝破胸腔自行跳樓自殺。

「嘛~有什麼好道歉的吶?」

第一個說話打破沉默的是希。

「誒希ちゃん你不驚訝嗎?」

聽到希淡然以對的回答,比起得知真相而驚訝的人們,意外冷靜的希更令ことり震驚。

「不,咱很驚訝啊,驚訝歸驚訝……」

老實說很驚人。但希卻比想像中冷靜許多地接受事實,或許是她早從各種跡象中,看出了ことり身分的些許端倪。

「不過,咱認為啊──」

希放開老神在在而別到後方的雙手,握住ことり的肩膀,如同往常玩世不恭的態度意外給人一種成熟穩定的安心感──你就是你。這就是現在的ことり所要的,她感覺希的眼神是這麼告訴她的。

「ことりちゃん,不會因此變成其他什麼陌生人,還是我們所認識的ことりちゃん吧?那個總是認真努力,力爭向上的孩子啊。」

隨著希的話語,原本安靜的大家也開始附和著她。

「不管怎樣ことりちゃん還是ことりちゃん,大家也是這麼想的啊……如果是顧慮身分的話,沒那回事。」希沒有輕重之分地勾搭上身旁的海未搓弄她的頭,「有這個魔鬼部長在,大家都是相當認真賣命工作的吶──畢竟這裡可是實力主義至上公司吶,如果沒有實力、沒有努力的人是不能待在這裡的。」

「喂希請不要這樣,我又不是小孩子!」

「乖乖,給姊姊摸摸頭吶~」

在希的活躍下,營業部又回復往常以下剋上的吵鬧情景。

自始自終,ことり都相當敬佩希。外表如此淡然輕狂不正經,但正因為如此,不管面對什麼事物都能處之泰然並維持平等態度,成熟又可靠──這樣的希無疑給她打了一劑強心針。

「……謝謝你們。」

心中的一塊大石放下後頓時輕鬆不少,ことり擦拭微微溢出眼角的淚水。



放開ことり被搓弄得凌亂的鳥毛,希沉思一會後提出意見。

「咱覺得大概就是熟悉的味道。」

相當不著頭緒地應答問題。ことり開始聞空氣中的氣味,希馬上拍了ことり的肩膀吐槽並對自己的回應做出更深的解釋。

「不是那個味道啦!聽來很抽象……嗯所謂的公司是什麼東西呢?工作的場所?工作又是什麼東西呢?獲得維持生計的薪水?理論那些就不說了,咱也說不太上來。只是待在這邊工作……有種熟悉的感覺。」

與此同時,午休鐘聲準時於整點響起,燈光自動調暗,幾乎所有人都起身離開辦公室──這宛如校園般的景象,讓離開高中生活十年左右的兩人異口同聲發出感慨。

「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公司午休會敲鐘,大家進食堂、進福利社、找地方吃便當,這事都像高中生一樣吶。」希笑了笑與ことり跟在人潮隊伍後頭,「喏就是這個,這個地方會讓咱回想起高中時代……」

高中前因為調職族雙親,導致自己輾轉各地的寂寞苦澀突然湧上心頭──這故事說明千百遍,已經不想在說了。希勉強撐起笑容簡略地解釋。

「那個、不是真的高中生吶,咱都已經離開那個時代十年了~咱可沒有本錢裝年輕吶,嘻嘻。如果真要說高中就是原點──咱有歸屬的原點吧?啊啊好難說明……」希猛地搔頭,抱胸思考,「就是說這裡有令人安心的事物。喏你看嘛,每天辦公室都吵吵鬧鬧的,不過這不是吵架,而是彼此意見交換的碰撞,有不認同之處、有堅持之處,正是因為想讓對方理解、認同對方是好對手才會爭吵。簡單來說,會長寬容開明又不失嚴謹肅穆的風格使部下能大展身手,讓這個公司有歸屬感。對咱來說也是第二個家了……嘛、嗯抱歉,大概沒有什麼參考價值,很奇怪的答案吧?」

「嗯嗯……原來如此歸屬感,這是很好的意見喔。」

──公司是人的集合。

跟希本身表現的失落正相反。聽她一席話,ことり回憶起一些重要的事物。

「非常感謝!」

打起精神以相當恭敬四十五度鞠躬感謝希提供的觀點,對希來說這「千金」份量的禮數太過沉重。

「不用客氣啦,以後讓咱加薪就好。」

「啊好、好的,我會努力!」ことり愣了一愣,馬上答應。

喂喂喂隨便說說,還真的。希忍不住為ことり的單純吐槽,她決定改變作戰搓亂鳥毛轉移注意。

「開玩笑的啦,這樣是濫用職權喔~加薪可是要等價交換、匹配相等的工作量喔。你這孩子太認真了快起來、快起來~嗯嗯髮質真好吶~果然是『金』……有既柔軟又延展性良好的優點。」

「希ちゃん,頭髮都亂了啦(>8<)~」

對希的話語感到意義不明也無暇顧及,ことり拚命伸手揮舞只想保護她的頭毛。

「哇──!」

攻防戰如火如荼之時,一聲尖叫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希尚未開口詢問來龍去脈,就有一名職員狼狽逃出茶水間抓住她求救。

「希勇者大人,救命、有不良少女魔王!」

勇者希立即入戲,饒有興趣地催促村民職員娓娓道來。

「事情是這樣的……」

傳說營業部給人喝咖啡聊是非的永遠自由中立國──茶水間有不良少女大魔王出沒中,要來抱怨家人、上司、下屬,要來喝水、泡茶、泡咖啡的,還沒踏入就被蹲在裡頭的人發出的銳利瞪視嚇跑。

「原來如此……感覺很有趣。」希捏著下巴喃喃自語,不自覺揚起一抹狡詐地笑。

為了拯救茶水間的和平──實際上只是因為很好玩,趁部門最高負責人的園田國王失蹤不在時,希勇者決定挑起武器為民除害。

「好~交給咱吧!」希捲起袖子拍打手臂,告訴大家包在她身上。等她要踏入茶水間時,裡頭的人──園田海未正從轉角探出頭來。

「……海未ちゃん?」

原來失蹤的國王就是魔王大人。

眾人震驚之際,只見海未那銳利的眼神死死盯住ことり的方向,畏畏縮縮地抬起手中的藍色餐袋。

「ことり……能不能一起吃午餐?」

「你是哪裡來的女子高中生嘛!」


「……我也是有當過女子高中生的時期啊。」海未如同往常挺直背脊正坐,卻難掩神情中的氣憤,微微鼓著臉頰,夾起便當的餃子嚼嚼。

「只是平常海未ちゃん太嚴肅,嬌羞的樣子很難想像啦。」ことり笑嘻嘻地說。

蹲在茶水間碎碎念嚇跑路人,只是要約ことり吃飯什麼的,也太可愛了吧。ことり聽了海未躲起來的理由忍俊不禁。

──啊啊咱突然想起來有跟妮可ちゃん約飯局,先走囉~

在海未提出午餐邀約後,ことり跟希的午餐約定取消了──現在兩人在公司附近公園曬著和煦的秋陽、吹拂著舒適的微風享用午餐。

「嗚、啊……」被ことり的話嚇得海未差點噎住,拍了拍胸口趕緊喝了一大口茶冷靜一下。「什、什麼嬌羞……ことり,不要取笑我了!」

「可是真的很可愛嘛~」

真心這麼想的。隨著跟海未相處的時間越久,ことり越來越容易發現她跟平時不同的一面──保守的、認真的、可愛的、有趣的,各式各樣新鮮的她,都讓ことり備感珍惜與可惜。

過去為什麼沒有發現呢?明明是這麼棒的人。想著想著,ことり嘴角也不禁流露溫柔的笑。

「沒有這回事……」避免在同一個話題鬼打牆下去會被捲入ことり的步調中,海未清了清喉嚨連忙轉移話題,但這話題卻是她一直很在意的事情。

「咳咳,南會長交代給你的任務,有什麼想法了嘛……抱歉,一直沒有怎麼關心這事。」

部長工作量大又繁雜,海未相當忙碌。如果太過依賴她,ことり心下過意不去。

「海未ちゃん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嘛~況且部長本來就事務繁忙,沒問題啦,ことり跟希ちゃん談過了有一些想法了。只是──」

低下頭,ことり戳弄著煎得金黃金黃的煎蛋捲。

「只是──嗚!」

被嚇到了一跳。不得不說,ことり垂眸時的下眼瞼有股蠱惑人心的魅力。一對上那雙楚楚可憐的蜜瞳,海未登時噤聲。

「ことり有想要確認的想法,週末有空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有空、週末的邀約?難、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約、約會。被良好的氣氛影響,海未一頭栽進妄想,以秒速五釐米的速度脹紅臉頰。

「我想去找一趟爸爸。」ことり故作輕鬆地說,「上次董事會那天是爸爸的忌日……你知道的。這次ことり想去找他、有事情想跟他報告。」

隨著ことり說明,海未彷彿感到內心碰地一聲撞上石頭,碎了一地。

只是誤會啊,我在想什麼嘛,破廉恥!不想被發現自己遭高又羞恥的詭異妄想,海未掩護面頰。

「這、這樣啊……那,要怎麼去,跟上次一樣,搭電車嗎?」

「開車。」ことり搖搖頭,掏出上衣口袋內側的智能鑰匙。


如果沒跟ことり一起搭電梯,親眼確認樓層是進地下室車庫,海未大概會認為自己走錯路參觀到還未開放的進口名車展。

「原來ことり有車啊?」

周遭只剩皮鞋喀嗒喀嗒地迴響寂靜空間的冷清感。海未隨便撇一眼路邊車牌商標,相當豐富精彩──有三叉星、有四個圈圈、有紅鬃烈馬、有獅子、有盾牌、等等不可明說的名車,難以跟ことり那柔柔弱弱的外表搭上邊。

「嗯不太想麻煩別人,所以有自己學。」ことり說,領著海未穿越無止境的車、車、車,還有車,一馬當先走向後排的跑車區,「這邊是高層停車的地方,上次車子拿去保養應該送回來了啊……」

抵著唇,ことり歪了歪頭困惑地尋找自家車子的身影。

「啊ことり的車在那邊。」

順著ことり纖細的指尖,海未望向眼前那台跟周圍跑車格格不入的米色小車,正是時下上班族女性鍾愛的迷你庫柏(Mini Cooper)。

原來是寶馬迷你啊。海未頓時鬆了一口氣,人車相符──跟ことり小巧可人的印象完全符合。

「很意外吧?」ことり尷尬地搓弄手臂。

「不,很適合你!」

「謝謝,感覺海未ちゃん會這麼說。也對,媽媽說:『駕馭性能越好的車,自身水平也要越高』──要學就要買最好的,才會懂得珍惜、努力學到最頂級的技術。」

「會長真的很為你著想呢。」

語畢,海未走向副駕等著開鎖,「海未ちゃん你要駕駛嗎?」ことり偏了偏頭疑惑地問。

「沒有啊,你的車不是這台迷你庫柏?」

你看我、我看你的。海未正納悶ことり提問時,旁邊的車解鎖發出閃光,嚇了她一大跳。

「不是、不是那麼可愛的車子……ことり的車是旁邊這台。」

──啊難怪誤會了。ことり揮揮手,乾笑著指向旁邊。

藍天白雲,螺旋槳。印入眼簾,是大眾熟悉的藍白車標所刻劃的純白色寶馬跑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