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話 導線

作者:XDFOX
更新时间:2018-03-25 10:28
点击:140
章节字数:71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37話 導線






1






見到研究中心秘書慌慌張張在自家大門前等待,泰爾巴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泰爾巴:「出了什麼事嗎?」


秘書:「泰爾巴大人…剛才機甲兵部門派人送了個晶片過來,吩咐一定要私下交給您看,內容我先確認過一次,但是…」


泰爾巴命令祕書拿出公事包內的平板電腦,並道:


泰爾巴:「直接讓我看看。」


在秘書拿出一塊黑色晶片放進平板電腦時,他認出那東西,那是機甲兵使用的影像紀錄晶片。

泰爾巴雖面不改色地看完影像內容,緊握手中的雪茄卻已碎裂。





*      *      *





泰爾巴:「你這該死的東西!」


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響徹空蕩的大廳。


羅密歐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他只知道臉頰正隱隱作痛。

而她母親手摀著嘴,一臉吃驚地望著父子倆。



泰爾巴:「我問你,二世,你是不是又偷溜到那個骯髒的狗窩去!」


羅密歐:「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他知道不該回話,但他希望可以透過這個問題得到一些事。


泰爾巴眉頭皺得更深了。

他扔出機甲兵的記憶晶片,羅密歐望著它掉落暗紅的地毯中。


泰爾巴:「後街的巡邏機甲兵清楚錄下你的樣子,你還想辯解什麼嗎?」


羅密歐:「………」


(嘖…本以為讓系統回溯後記憶影像也會消失…看來我太大意了…)


泰爾巴:「你最好跟我保證你沒再跟那些叛賊有任何瓜葛,否則我鐵定狠狠修理你!」


他依舊沉默著。


泰爾巴:「都多大的人了還給我添這種麻煩!」他扯開脖子的領巾,手指著他罵道,「聽好了…我絕不容許家族裡出現反叛者、有個作賤自己家族的恥辱,好好記住你身為貴族的榮耀與身分!」


──"貴族的榮耀與身分?"。羅密歐在心裡冷冷「哼」一聲嘲諷。



泰爾巴:「老實說吧,你去到後街是為了什麼?」他目光銳利地瞪向自己兒子。


在父親的追問下,羅密歐拚了命在腦海中思索,該撒什麼樣的謊來蒙混過去。


羅密歐:「…我在網絡上看見一個消息,聽說有個人在舊大陸挖到隕鋼,而且已透過黑市拍賣流入後街某間古董店內。我在想它會是下次競賽時的好材料…」


母親:「…所以你為了去買那個材料才跑到後街去,一定就是這樣子吧!」


她在羅密歐說完前急忙插話,任誰也看得出母親急於為他辯護。因為她總是這個樣子。


羅密歐沒回話,只是點了點頭。


泰爾巴沉默了會兒後才緩緩開口:


泰爾巴:「那種愚蠢的小道怎麼你也信?舊大陸確實還有不少隕石碎塊,據說這個世界變成這樣也是多虧了那些隕石;但相信我,如果還有隕鋼這種珍貴物品可挖掘的話,絕對輪不到他們採集。」


羅密歐:「這可不一定,總會有勇於嘗試與探險的學者們願意去到那些環境惡劣的地方,他們不像我們這些已經習慣養尊處優環境的人…」


泰爾巴:「…別岔開話題!我再問你一次,你去到後街真的只是為了找東西,而不是回去那個狗窩?」


羅密歐:「你比誰都清楚,我已經無法再返回那個群體裡。就算回去…他們也會理所當然的將我趕走。」


泰爾巴:「哼…!明白就好。你最好也別忘了你過去與我的"約定",二世。」


冷冷丟下這句話後,泰爾巴直接轉過身,準備離開。


羅密歐:「父親。」他叫住他。


泰爾巴:「嗯?」


即使只是背影與一個回眸,羅密歐仍感受得到泰爾巴身為父親與當家的氣魄。他嚥了口口水,暗中告訴自己別退縮,不可屈服於他的威嚴。


羅密歐:「亞伯.溫斯頓…到底是為什麼而被逮捕?」


泰爾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羅密歐板起臉死盯著他瞧。

見兒子一副沒得到個滿意回覆不罷休模樣,泰爾巴不禁皺起眉頭,接著道:


泰爾巴:「亞伯.溫斯頓會被捕是因為參予非法集結的黨派。另個主因是私下進行違法投資與開發案。尤其是那項開發案研究的東西,據說只要稍有不慎將會嚴重危害國家安危,因此才強行制止了整個研究小組,並且以叛國罪名起訴他。」


父親的說詞就如他在各大媒體上所見聞的同樣。甚至相似到可說一字不漏。


羅密歐:「我搞不明白的是,我以前也曾加入過自由黨,又是老師的學生,為何現在卻好端端的?」


泰爾巴:「那是因為我當時費盡苦心才撇清你與他們的關係!」他大聲斥責道。「那個過去被稱為"天才"的人已經瘋了,為專研新技術,他把自己逼到喪心病狂的程度。」


(…胡扯。)


羅密歐:「我知道了…」他低下頭答道,「那亞伯老師的家人們呢?」


泰爾巴:「有關聯的人只要願意配合偵訊,釐清責任之後當然不會在被刁難吧?如果偵訊之後還有事,就代表他們本身有問題。」


羅密歐:「但老師的小女兒只有十七歲,一個還沒成年的孩子為什麼會莫名其妙被冠上與父親同樣的罪名,甚至被通緝?」


他聲音微微顫抖,努力壓著的憤怒差一點就流漏在語氣上。


泰爾巴:「我怎麼知道?」


泰爾巴冷冷丟下這句,便走向二樓房間。












「你爸爸也真是…下手還是一樣重。幸好現在你有學乖,沒再像以前那樣頂嘴,不然這張俊臉又要被打成豬頭了。」留著時髦髮型的女人溫柔地捧著他的臉說道。


羅密歐:「能幫我拿下冰袋嗎?凡妮莎阿姨。」他苦笑著道。


凡妮莎:「你也還知道自己臉腫起了啊?」


她邊叨念著邊打開冰箱,拿出冰袋敷上羅密歐臉頰。


凡妮莎:「先敷著會兒,等好些了再拿下來。」



凡妮莎是泰爾巴最小的側室。即使沒血緣關係,她仍對羅密歐視如己出。她和妹妹茱兒,也是羅密歐在家中唯一能好好溝通的對象。

他一直無法理解,像凡妮莎阿姨這樣明事理、又聰明體貼的女性,為什麼會跟著父親這種霸道蠻橫的人?

每當羅密歐這樣問時,凡妮莎會苦惱地笑著說:他也是有他的優點在。

不過父親對她和茱兒很照顧是事實,他向來很寵愛唯一的女兒,但那是茱兒應該得到的。



「我回來了──」


一個穿著西裝式制服的少女,從廚房的小門溜進自己家裡。


凡妮莎:「回來啦。茱兒,妳怎麼會從後門進來呢?」


茱兒:「剛剛在大門外就看見爸爸臭臉,所以我就從後門溜進來了。啊,果然是哥哥又和他吵架了吧,還好嗎?」


羅密歐笑著拿開臉上冰袋,紅腫的臉頰讓茱兒嚇了一跳。


茱兒:「哇啊…真是久違的畫面啊。」她調皮說道,隨後把書包扔在椅子,湊過去看哥哥紅腫的臉。「不是告訴過你,爸爸生氣時的話左耳進右耳出就好,真講不聽。給你一個好東西慰勞吧。」


茱兒塞了一顆玫瑰蘋果卷給他。羅密歐認出這是市區名店的招牌點心。


羅密歐:「妳就是為了這個今天才晚回來的?」


茱兒:「噓──趕緊吃掉就是,別講這麼多。」她小心翼翼探外頭,又拿另個塞給她媽媽。「我排隊排很久的喔,司機先生也說很好吃,快吃看看!」


雖然臉頰有些麻麻的,可是大口吃下妹妹送的甜點時,甜味與那份窩心一同化開在心裡,令他暫時忘去臉頰的不適。


對羅密歐來說,像這樣為人著想的相處,才是真正的"家人"與"朋友"。

不論財富或其他,發自於內心的對人關心與體貼,沒有任何事物比這個更珍貴了。

過去這個家中也曾常有,但如今,那份情感已經越來越少。和長夜中的白晝同樣

,僅僅佔那一小部分。


而他與父親的關係,更是在他受傷害的那天就已消失。












有錢、富足,生活確飽受拘束的富人;雖然貧窮,卻可活得自由自在的窮人。

這曾令羅密歐感到百般矛盾。


他明明出生在人人稱羨的權貴階級,卻覺得活在一個名為溫室的牢籠。




安德魯:「你這傢伙也真奇怪,明明是富家公子哥,卻願意跟我這種底層的人做朋友。」


羅密歐:「那有什麼關係,難道你不願意嗎?」


安德魯:「不是啦,我是想說你們這些上階層的人不是應該都很有學問、很高尚的嗎?」


羅密歐:「才沒有,很多人都只會玩樂,也不願意好好唸書。我同學和弟弟就是那樣。」


安德魯:「是喔,這樣感覺那些書都浪費掉了。」


羅密歐:「安德魯很喜歡唸書嗎?」


安德魯:「何止喜歡,我想讀書想得不得了!」他拖著下巴嘆道,「不過我沒錢啊,只能摸著鼻子看別人去學校,乖乖去做工。」


羅密歐:「………」





*      *       *





(爸爸身為高層的一份子,不可能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即使不願去這樣想,但周圍種種跡象讓羅密歐老早就察覺君主黨的各貴族在策畫某件事。

父親頻繁參加貴族會議的次數、常常關在書房裡並禁止任何人接近,去向他提問工作上的事更會招來怒火…等,這些跡象都十分反常。

所有的時間點又恰好是在同一時期發生,再加上南多所說的"災難"…


(鬼才信這些都是巧合。)



羅密歐:「可惡…!」


他重重地朝牆壁搥了拳,宣洩心中複雜的怒氣。


羅密歐:「冷靜點、冷靜點…好好的思考這一切的關聯…」


他坐向床邊,雙手抓著頭喃喃自語。


羅密歐:「首先,亞伯老師雖身為精通各領域的博學者…不過其中也只有幾項是他最熱衷的領域。」


機械、人工智能與程式、植物學、生物技術…

羅密歐豎起手指,細數他所知的亞伯感興趣的領域。


羅密歐:「其中政治絕不是老師感興趣的事,生物技術方面他也只對醫療用藥劑有研究。但為什麼當醫生的辛西亞學姐也會跟這件事有關聯?」


左思右想一會兒,他仍舊想不出答案。

羅密歐焦躁地踱步,梳理整齊的頭髮也搔得一團亂。


羅密歐:「莫非又是跟十多年前一樣,有什麼病毒疫情嗎…」


走廊外頭忽然傳來泰爾巴大罵僕人的咆嘯。

羅密歐悄悄打開一小門縫,察看走廊情況。


泰爾巴:「夠了!我不想聽你們這些下人解釋!最好明早前全處理好!」他指著管家罵道。「滾出去!我開會時不准任何人打擾我,聽見沒!?」


管家:「是、是…遵命,老爺。」



「砰!」

走廊盡頭傳來重重甩門聲,那是父親書房隔音門別有的特色。


羅密歐:「嗯………」


他悄悄闔上門縫,並暗自做了個決定。


羅密歐搬出衣櫃裡頭的東西,從底下夾層裡拿出個工具箱。

箱子裡有架他自行設計的迷你機器人,原本只是在工作時好玩,用剩下的材料組裝而成,但想不到它的靈活度與載重力遠超乎他預期。羅密歐便趁著旁人不注意時,偷偷把這架意外誕生的研究中心資產帶回家中。



迷你機器人一啟動,便站直腳,對主人行一鞠躬。


羅密歐:「你好啊,dapper01,今天有項重要任務必須交給你。」


機器人歪頭瞧著他。


羅密歐:「再開始前得再幫你裝個東西,先靜靜等著喔。」


它敬個禮就轉過身,將背朝著羅密歐。



他開始從房間的儲物室裡搬出觀察鳥類用的賞鳥儀、工具箱、焊接器,需要的東西備齊後,就開始動手拆解與組裝。


羅密歐:「這樣就行了,動動看吧。」


機器人依他吩咐,左右扭轉身子,背上的集音器也跟著轉了轉。


羅密歐:「嗯,不會妨礙到移動。那接下來請你到窗台那裡去,我想測試一下收音。」


它輕快地跑到窗台邊,一躍就輕鬆攀上窗戶。

樹枝搖曳的細微聲清楚傳到羅密歐配戴的耳機,他滿意地點點頭。


羅密歐走到窗戶邊,探頭望了望那扇離他房間最遠的窗戶,發號命令道:


羅密歐:「dapper01,看見最後面的那扇窗戶沒?我要你從這裡爬到那扇窗戶外待著。」他指著外牆和窗戶說。



在二樓牆邊恰好有條圍繞建築一圈的裝飾,寬度正好能讓體型嬌小的dapper01走過去。不過父親書房外的窗戶沒有任何的檯子,只有細細的窗框能讓它攀著。

等機器人成功抵達目的地,羅密歐立即戴起耳機監聽。




泰爾巴:「事情甭用你們操心,我自己的兒子我自己會管好!總之那部分已經解決了,要是再質疑我兒子就是在質問我!」


父親聲音透過集音器清晰傳進他耳裡。


泰爾巴:「矛頭也別老是指向我家,佩爾達特.厄爾家才多該注意些吧!還有戈涅特.瓦康特家的那個私生子,別以為是士兵就完全沒忠誠問題。我到現在還是很反對把整支警備分隊交給他管的事!」


羅密歐隱約聽見一個微弱的男子笑聲,看來父親不是使用手機通電話。


泰爾巴:「我雖然是L.S.T.R.C首席,但充其量不過只是個掛名的…沒辦法親自掌握計畫進度,所以只能當聽眾的我可很焦急的。這方面就請您多督促。」他語調無奈說道,「至於亞伯.溫斯頓那邊的事您別擔心,我和其他當家又再雇傭了批新傭兵,當中一樣有佛洛克人。他們承諾只要酬勞夠多,事情就越能辦好。」


這次聲音夾帶大量雜訊,刺耳到羅密歐差點把耳機給摘下。


泰爾巴:「那當然,有您的保證,我可安心不少。畢竟沒人會希望整件事情有任何差錯,尤其是現在這種節骨眼──…」



聲音忽然變得很微弱,羅密歐趕緊往外探頭一看。小小的dapper01身上正冒著煙,支撐不住的它直接從二樓墜落。


羅密歐說聲「完了!」就立刻衝到一樓花圃,偷偷摸摸把功成身退的dapper01塞進工具箱,火速衝往附近溫室。


羅密歐:「呼──…」


繃緊的神經一鬆懈後,他整個人癱坐溫室的椅子上。


羅密歐:「…幸好沒被人發現。倒是犧牲了你啊…對不起。」他憐愛地看著摔壞的機器人說。



溫室灑水裝置啟動,規律地發出「啪沙啪沙」聲噴灑水花。


父親剛才和別人的對話令他著實感不到舒服。羅密歐有股預感,父親現在所做的絕不會是好事。

雖然更加篤定父親一定涉及其中,但就算冒險監聽也沒得到什麼有用的情報,也無法驗證什麼,這讓他失落極了。



羅密歐:「國家、危機、莫坎諾、女皇、貴族、君主黨、自由黨、老師、家人……」


他反覆碎念相關的關鍵字。


羅密歐:「搞不懂啊…他們剛剛提到的計畫到底又是什麼?我手邊唯一線索也只有學姐和老師而已…」


參予非法集結的黨派跟什麼秘密結社的瞎扯淡他絕不會採信。但是參予同樣的違法開發案…這理由他倒是肯信點。



羅密歐仰頭望著玻璃屋頂的圓心,靜下心清空思緒,重新彙整腦中全參雜一起的訊息,接著用刪去法剃除較無關的部分。


說到開發案的話,想必是工程類。

建築-不太可能的選項,老師只懂最基礎的。

機械-這方面他頗擅長,可是跟學姐沒有任何關係。

程式-…?一個志願當醫生的人怎樣想都不可能跟這些有任何關連吧…


──除非…除非?


就在他覺得好像突破什麼盲點的時候,一小滴水順綠蘿葉脈滴落他額際。

冰涼觸感令羅密歐跳了起來。


羅密歐:「…好冰啊!」


他摘下眼鏡,看著鏡片上散開的水珠,忽然瞪大眼睛說道:


羅密歐:「整件事情不就像擴散一樣嗎…自由黨、安德魯、老師。老師遭遇這種事,他的家人也莫名受牽連。而學姊的話不也是…」


──貝莉緹。

而她主修項目是電子程式,也是亞伯.溫斯頓拿手項目之一。


羅密歐:「原來…搞半天,根本是我搞錯了!貝莉緹…那項命令!」他歇斯底里地自語。「就說了!背景再怎麼好,研究院也不會草率將重要開發案給剛結業的人員負責!更何況負責提案的上層還是…」


"君主黨高層"。


羅密歐張大嘴想著這個關鍵字。



──"鬼才信這些是巧合!"他再次於心裡大罵道。












已經是半夜十二點,羅密歐還是跑來L.S.T.R.C-拉瓦研究中心。這次他更謹慎的刻意向母親與管家告知,說他臨時接到同事需要協助的電話,因此得趕到中心去會個面。

只要是為了公事奔走的話誰都不會有意見,這次,他光明正大開著車出自家大門。


羅密歐:「…還是沒有接嗎?」


行駛途中他已經撥打貝莉緹電話好幾次,但一直到現在都沒接通。


羅密歐:「算了,加班也好、休息也好,非得從她那兒得到點消息!」


摸了摸臉頰,他已經做好隨時挨巴掌的準備。


(說不定她還在加班,先過去看看。)


他看著手機默默想著,快步走向辦公大樓,而不是宿舍。




「欸、欸!你們大家快來看看!」


「幹嘛,有什麼好東西嗎?」


「這個絕對精采!包準讓你振奮精神!」


「不會是什麼色情片吧,加班時候別看那種東西,趕快處理完工作好早點休息。」


「不是啦,是更精彩的東西!好像才剛剛放上網絡而已,哎呀,我開大螢幕轉播算了!」



辦公室的騷動引起羅密歐的注意,原本要搭上電梯的他悄悄走到窗戶邊。

員工們全擠在大螢幕下觀看一段網絡流出的視頻。


那是機甲兵的錄像畫面。右下顯示時間是去年。

似乎是巡邏或警備機型,正在追捕目標。

它穿遍狹小巷子,翻過數道牆、屋頂,最後終於成功堵到追捕對象。


羅密歐:「…───!!」


隨畫面放送,羅密歐眼睛逐一瞪大。


一名男子出現在螢幕之中,攻擊了追捕他的機甲兵。奮力破壞一架之後,他便被擊倒,冰冷的機械臂將他壓在磚牆邊。

最後,錄像清楚錄下機甲兵手中利刃刺穿他左胸膛,一動也不動。



(怎…怎麼會…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羅密歐感到肚裡一陣翻騰,內臟好像全糾結一起。他摀住嘴,拚了命忍著情緒,奔到無人的大廳。


即使影像因為光線不足而有些模糊,但那人的樣子他絕不會認錯。



羅密歐:「…安德魯…安德魯,那絕不是你…一定是搞錯了……」空蕩大廳裡只剩他細微的啜泣聲。



宣洩情緒一會兒後,他終於稍微回復平靜。


大廳電視無聲地播放最新的新聞。羅密歐瞄了眼不斷變換的畫面和字幕。


──〔"莫坎諾皇室於上個月宣佈貴族宴主題與舉辦時間,昨夜再次發佈延期消息…"〕



(貴族宴…所有貴族齊聚一堂的盛宴。)


羅密歐拿出南多那時候給的紙條,靜靜沉思著。





*      *        *





車子行駛過燈光燦爛的街道。每一天都在和長夜宣告此城市是不夜城的星火都市,即使是深夜也同樣喧鬧。

羅密歐把車速放慢,不斷尋找電話亭的身影。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在一個街區角落發現,不過他並沒直接過去。他坐在車上張望四周,確定不會被監視器拍到才放心下車打電話。


(這號碼真是奇怪…)他邊撥號邊疑惑著。



〔──…請輸入您需轉接的號碼。〕語音系統發出生硬音調回答他。


羅密歐:「轉接號碼?」


他又看了看紙條,上面並沒有寫下任何轉接號碼。


〔──…請輸入您需轉接的號碼。〕幾秒鐘後,系統又在覆誦一次。


羅密歐:「呃…」


他焦急地搔了搔頭,之後突然想起南多叮嚀的一句話。


羅密歐:「"落水狗也會爬上岸"?」


〔──…,…請稍等。〕



『新來的?』這次不是語音,而是一名男子。


羅密歐:「這個…算是吧?」


男子:『密語從哪知道的?』


羅密歐:「南多.阿德萊先生。」


男子停頓了會,之後道:


男子:『待會到下個路口右轉,約兩公尺處有間老商店,店門口電話一響就馬上去接起來。』


男子話一說完馬上切斷電話,羅密歐連多問兩句的機會都沒有。



到男子所說位置,電話立即響了。羅密歐趕緊跳下車去接起電話。


南多:『哪位啊?』


羅密歐:「是我,我想請求您幫個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