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作者:路邊的路人
更新时间:2018-02-10 19:11
点击:3325
章节字数:33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頭異常地痛,像是有人抓著她的頭猛力往牆上撞,要不是身為從者,身體比普通人類強韌,或許就會因此頭破血流而亡。

但痛到幾乎炸裂的腦袋,讓Alter想乾脆死掉算了。


「醒醒、請醒醒……」


好像有人在搖她的肩膀,聲音一點也不陌生,還有點著急。

為了不讓自己的頭除了痛外還被搖到暈,Alter不甘不願地稍稍掀起眼皮。


綁成長辮子的金色頭髮越過肩膀,隨意落在地上,近距離的臉龐是熟悉到爛、與Alter一模一樣的輪廓,唯一不同的只有那雙眼睛,湛藍又焦急。

顧不得頭痛,Alter用力推開離得太近的少女。

「搞什麼鬼啊混帳聖女!」她怒氣沖沖,下意識地把讓人想死的疼痛全數怪到眼前的討厭鬼身上。

明明說過互相無視就好,卻擅自接近,還老愛對她的行事作風和生活習慣指手畫腳,混帳聖女那個誠摯關心的嘴臉討厭透頂。

現在好了,她頭痛得要命,還躺在鬼知道什麼地方的地上,磕得她背脊生疼,周遭放眼望去是無際的麥田,唯一能對話的只有混帳聖女。

這裡只有她和混帳聖女,不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都是混帳聖女的錯。就算混帳聖女剛剛被她一把推倒小聲呼痛,搞得一副沒有從者的平衡感也沒有從者的強韌身體的樣子,也絕對是這傢伙的錯。


「喂,我們怎麼不在迦勒底?」Alter煩躁地坐起來,假如她是某個來自古印度神話的槍階從者,惡狠狠瞪著對方的金色眼睛一定能把該死的聖女燒得連灰都不剩。

不過這樣拉開距離來看,聖女的衣著也太奇怪,不穿著鎧甲也就算了,頭上居然包著白色像是頭巾的東西,淺色上衣外頭套著用粗線綁著深色背心,過長的衣襬蓋過長裙。先不說她沒看過聖女穿過這樣的衣服,迦勒底更不會發這種粗布衣裳給從者。


面前的少女咬著下唇,緊張地看著簡直凶神惡煞的陌生人,卻也學著Alter坐在地上好平視對方,她思考了一會兒才慢慢回答:「不好意思……但妳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不是聖女,從來沒有人這樣喊過我,也沒有聽說過迦勒底。」


反射性不管聖女說什麼都想開罵的Alter張著嘴,愣了一瞬,然後毫不客氣地伸手捏住少女的下巴,左看右看,粗暴地研究對方的長相。

被迫抬著頭並轉動的少女吃痛蹙眉,卻也沒什麼反抗動作,Alter放手後才揉揉自己的下巴,等著臭著一張臉、穿著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倒在麥田邊的陌生人開口。


即使不想記清聖女的臉,但和自己相同的面容怎樣都不可能會認錯,Alter眼前的人確實和那個聖女長得一模一樣,連那種表面溫和的氣質也相似。

但這個人說她不是聖女,不曾有過這樣的稱呼。

然而以聖女那種匯集人類所有正面性格描述到令人作噁的程度的個性來看,是不會說謊的。

這樣推導出來的結論便是這個長相個性氣質全都和Alter認知的聖女相似的女人不是那個討厭鬼,有夠不合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居然離開迦勒底了也非常不合理。

「……妳叫什麼名字?」她停頓,想了一下是否該為方才的舉動道歉,但管他的。「這裡是哪?」


「我的名字是貞德。」少女回答,仔細注意對方的表情變化。「這裡是棟雷米。」

大概是Alter見鬼的表情太明顯,名為貞德的少女又緊張起來,小心翼翼地往Alter的方向挪動,擔心陌生人是身體有哪裡不適。


「……妳說、妳是貞德?」


「是的。」


「……這裡是棟雷米?」


「是的。」貞德仔細回想一遍自己居住的村莊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或傳出什麼流言,否則陌生人怎麼臉色又變的更差?「請問怎麼了嗎?」


「……沒什麼。」Alter在心裡罵了幾次該死,她又來到法蘭西,這次是在少女接收啟示、成為聖女之前。雖然搞清楚時間和地點,但最重要的是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在睜開眼睛前的記憶分明是睡在迦勒底自己房間的床上。要說是被身為英靈被召喚而來也不對,她已經擁有簽訂契約的御主,怎麼又被召喚?


「吶。」比聖女沉穩的聲音多了幾分稚嫩的少女嗓音拉回Alter的注意力。「請問妳叫什麼名字?」


Alter對上少女湛藍的眼睛,純粹的、沒有雜質的藍色眼睛,她似乎從來沒有這樣看過聖女的眼睛。

其實挺漂亮的,她想,只論眼睛的話。

「Alter。」她略去相同名字的部分,普通的農村少女應該很難接受有以自己為藍本創造出的贗品這種事。「叫我Alter就好。」


「妳好,Alter。」凶巴巴的人不凶了,鬆一口氣的貞德笑瞇瞇的,不打算計較先前被動粗的事。「Alter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啊?」Alter蹙眉,之後當然是回迦勒底,哪還會有什麼打算,誰要在這種地方多待。


「Alter不是才問我這裡是哪裡嗎?」貞德又挪近Alter一點。「這樣看來,Alter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到棟雷米,那Alter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確實是個問題。

這種除了時代以外全部一頭霧水的狀況下,只能慢慢尋找回到迦勒底的方法,在成功回去之前,食衣住行全都得靠自己,迦勒底圖書館裡那些無聊的漫畫和小說中有個英俊帥氣的男人或者美麗動人的女人撿走落難的主角,照料好一日三餐支持對方所有決定一類的美好過頭的故事都是假的,才不會有這種好事。

自力更生的話,身為從者不吃東西不會死,但起碼要有個住的地方,否則風吹日曬雨淋也太慘……可惡,假如吉爾在的話就能讓他想辦法了。


「那個、假如Alter不嫌棄的話,要不要先來我家呢?」貞德笑得純真善良,尾音上揚又身體前傾,滿是期待。


「妳要帶我回妳家?」Alter質疑,先別提剛剛才吐槽過現實才不會有被美人撿回家這種事,可是現在就有人要把她撿回家,總之正常人是不會把來路不明的陌生人隨便帶回去的吧?還是說聖女這傢伙從小就是這種爛好人個性?


「可以嗎?」貞德已經挪到Alter旁邊,伸出手可以揪住衣袖的距離。「還是說Alter不願意嗎?」說到最後明亮的藍色眼睛暗下,很是失落。


「妳才是主人吧,幹嘛搞得好像求我一樣……」Alter嘖了聲,在有其他更好的選項出現前,只能跟著這傢伙走。

只是為了大局考慮而已,之所以跟著貞德回去,除了因為有住的地方,也有人能幫忙打聽是否有怪異的事發生,找到回迦勒底的線索,為此對只能依靠聖女這件事再怎麼不滿都得先吞下去。

而且這一個沒那一個討厭,她想,大概是因為還沒出現那種即使被愚蠢又卑劣的人類背叛的也仍接受的討厭想法吧。站在戰場最前端的地方,堅定高舉聖旗的那個女人,實在太刺眼了。

「走吧。」Alter站起來,拍掉身上的灰。斜眼看向慢了一步站起的人。在對方高聲應好之後,背對迸出光彩的藍眼睛,往無盡麥田走去。

才走兩步,Alter的手就被拉住,屬於少女的柔軟手掌不同於總擅自握住她的那雙手有著長期征戰的厚繭,她一時沒有認出這雙手的主人,忘了甩開。


「Alter,我家是另外一個方向喔。」

麥田間小徑上的貞德握著她的手,逆著陽光害得她沒能瞧清那與她相同的臉,能瞧清的只有一抹輕淺微笑。而風配合撫過,飽滿的麥穗輕輕晃動,如同被吹動的、少女的長辮子。


這幕太像一幅畫,足夠讓人忘記方才出糗,Alter愣愣看著少女模樣的聖女,溫柔彎起的嘴角莫名在眼裡定格。

……那個傢伙,什麼時候這麼好看了?

貞德拉著她往前,有點傻了的Alter一個踉蹌,慌張跟上,在對方困惑回頭問說怎麼了時哼聲帶過,要她快走。

或許是仍為那一瞬的失態感到尷尬,Alter死死盯著路旁麥穗,隨意抓過腦海飄過的念頭,只想著向聖女找碴。

「喂,妳就不怕我是壞人嗎,還是都隨隨隨便帶人走的?」


貞德握著手的力道大了些,惹得Alter瞪過去,看見的仍是單純的笑臉,讓她就算想置氣也難……還在迦勒底的時候也一樣,那個聖女也老是帶著這種微笑隨便出現在她面前,太溫和了害她沒能在第一時間把人趕走,結果被聖女把自己搞得一團亂。


「因為是Alter,所以沒關係嘛。」


貞德說得太理所當然,Alter差點都相信自己不會對眼前的人造成危害,但怎麼可能理所當然,光是剛見面時的相處,被素不相識的人那樣對待,產生日後也會遇到暴力威脅的想法才是正常的吧?


「Alter的話,一定不會真的傷害到我。」

彷彿能夠讀心似的,少女回應Alter的想法,邊說邊轉過頭,只留泛著紅暈的側臉給依舊沒搞懂的Alter。

「Alter很好的,我就是知道。」


這種莫名其妙的自信……是啟示嗎?Alter不確定地猜想。但比起耳邊是否響起主的聲音,Alter忽然更在意起每次都被她凶卻仍鍥而不捨在她身邊晃的那個聖女。

——Alter很好的。

那個聖女該不會也是這樣想,以此無視掉曾想毀滅法蘭西的復仇魔女身上滔天的罪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estck
estck 在 2018/05/12 23:03 发表

雙貞蚌✨!

长草期的master
长草期的master 在 2018/03/24 22:23 发表

我家黑贞必定是傲娇受

疯狂吸猫者
疯狂吸猫者 在 2018/02/25 22:24 发表

终于!终于看见双贞的同人文了!给大大笔芯!

显示第1-3篇,共3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