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番外篇——酒後亂性(下)(by 22)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8-01-27 22:15
点击:1649
章节字数:67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雖然海未是答應了,但若順其自然的話,怕是要這樣對看到天明……


望著眼前動也不動、維持著正坐姿勢與自己保持著20公分距離,卻始終沒有半點動作的海未,繪里忍不住暗暗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說到底……海未的小說向來都是文學性較高、較少涉及情色描述的……自己怎麼會期待她能主導這件事呢……?


既然如此……


思索至此,繪里的嘴角微微地上揚。


「海未。」


海未受驚般顫抖了下身子,眼眸慢慢地聚焦,卻在瞧見繪里的動作時瞪大了雙眼,「繪、繪里……」


「對不起,但我實在等不了了……」繪里將手繞到背後,將胸罩解了下來,放置在一旁,隨後朝海未伸出了手,「來這裡……」


海未看著繪里強忍羞怯而濕潤的眼神,似邀請般朝自己伸過來的手,不自覺地搭上了對方微涼的手。


接到了海未的默允,繪里笑的如同一朵綻放的花。


她隨即向後倒去,半倚躺著枕頭,呈現一個半坐半躺的奇異姿勢。繪里也不甚在意,拉著海未的手就往自己的胸部壓去。


看著海未瞬間燒紅的臉蛋,繪里安撫似的笑道:「海未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弄疼我也沒關係的,不用那麼猶豫。」


橙黃的燈光下,繪里的每一寸肌膚都映著剔透的光澤,膚若凝脂莫過於此了吧……海未看得眼睛都發直了,一股混合著焦躁的衝動,倏地衝上腦,令她情難自禁的嚥了唾沫,指節悄悄地彎起。


雖然海未對於碰觸繪里這件事感到心動不已,但從未有過在上頭的經驗又讓她膽怯起來,繪里那方面的經驗這麼豐富,如果我做不好,讓她失望了……


這樣一想,幾乎要作亂的手便停了下來。


「海未。」


繪里清麗的嗓音再次傳了過來,循聲望去,海未便如觸電般顫了一下。眼前的繪里,雙眼迷濛,氣息微亂,白皙的雙頰透著動情的桃色,「拜託……」


隨著這句盈弱的請求,輕覆在繪里胸的手終於有了動作。調整手碗,由下而上的捧起繪里豐滿的胸部,試探性的揉捏了兩下,海未便深深地被這柔軟的觸感所吸引。


被對方毫無章法地揉捏著乳 房,繪里克制地壓著嘴角,頭往一旁偏去,自己肯定露出了相當色情的模樣,繪里有些苦澀的想著卻不忘開口導引海未進行下一步,「嗯~嗯、嗯……試試看……乳 頭……?」


被繪里這一提醒,海未才抬眼往乳 首的位置望去。如同果子般圓潤的外表,透著純情又美麗的櫻色,讓海未不由得看的呆了。如著魔般緩緩伏下身子將其含入口中,細細的吸吮著,時不時還用舌尖舔弄著頂端凹陷。


胸口傳來了如觸電般酥麻感,繪里一邊無意識地將手插入海未靛色的長髮中,一邊加重了喘息:「嗯……嗯~哈啊……海、海未……」


耳邊響起繪里誘人的低吟,感受著口中逐漸脹 起的乳 首,海未的呼吸倏地絮亂起來。


瞥了眼另一端仍呈淡粉的果實,海未伸出手,先是以手掌輕貼著乳 首畫圈般地愛 撫,再看見那粉色的前端愉悅地充 血、挺 立成了豔紅後,她抬起身子朝另一端吻去,同時也不忘用手指繼續疼愛著剛剛被自己吸舔的乳 首。


看著自己的乳 首在海未努力的取悅下脹的快兩倍大,上頭帶著濕黏的水光在鵝黃的燈光下,漂盪出淫慾的光芒,繪里難為情的移開了視線。胸口的脹痛感混和著被戀人強烈索求的愉悅,讓她感到飄飄然,幸福的不太真實。


繪里深吸了一口氣,壓抑著不斷襲上來快感,開口:「海、海未……想……KISS……」


聞言,海未抬起頭急躁地吻上了繪里的唇,雙手仍不忘覆上繪里柔軟的胸揉捏著,雪白的雙峰在海未充的手下被捏得變形,這些許的疼痛更是刺激著繪里高昂的情緒。


相較於先前怯弱而小心的吻,海未這回倒是毫不猶豫將舌頭伸進了繪里的口中,撈起繪里的舌便狠狠吸吮起來。


被吸的嘴巴都有些發酸,繪里地從海未的糾纏逃了出來,溫潤而靈巧的小舌一下閃躲、一下又似勾引地輕輕刮搔著海未的舌頭。


來回幾次後海未也了解對方的暗示,她放緩了動作,一點一點地愛 撫過繪里口腔的黏膜。隨著海未輕柔的動作,唾液的分泌加劇了些,兩人的舌頭和著唾液的交合著,一股說不出的淫蘼感刺激著繪里,她的身子微微地顫抖了幾下,接著便感受到一股熾熱的濕潤從腿間漫了出來。


「海、海未……我……嗚……」從熱吻中掙脫,繪里難受地抓著海未仍在自己胸前作亂的手,向下探去,「嗯……哈啊……快、快一點……」


「想要了?」


看到繪里難耐地點頭後,海未才乖乖的移動到對方的下半身,將繪里如白玉般纖長的腿分開,自己則擠進其間,抬起柔嫩的大腿,炙熱的唇瓣貼上內側敏感的肌膚,細細地吻了下來,激得繪里止不住地發顫。


「嗯啊……哈啊、哈……嗯……嗯~」


被海未吻過的地方,如同著火般火辣辣地生疼,混著酥麻感直擊腦幹。隨著她的唇越往大腿根部靠近,繪里的喘息越急促,她忍不住揪緊了底下的床單,弱弱的央求道:「海、嗯……海未……別……啊哈……哈啊……別這樣……」


對繪里的求饒仿若未聞,海未仍是拗執地吻著,甚至在腿根部惡狠狠地吸上兩道心型吻痕,充分地滿足了私慾後,才轉向雙腿間的『那處』。


才剛望去海未便明顯地愣住了,繪里今天穿著的是淡藍色的內衣褲組合,而原本如晴空般的淺藍,已被體液浸成了曖昧的深色,濕濕的貼著繪里的私處。


忍不住以手指順著被小褲緊貼而露出形狀的私處撫摸著,一下、兩下勾勒般輕搔著,再找到最能引起繪里激烈喘息的位置後,便以指腹稍施力愛 撫著。


「嗯……哈啊……呀——啊、啊啊!」繪里忽地拔高了呻吟,纖細的腰肢半弓著瞬間僵直了數秒。


居然只是這樣程度的觸碰就去了。


繪里羞的一張臉脹的潮紅,小高潮後的身子不但沒有褪熱,反而更加劇了濃稠的慾望,感受著腿間的潺潺細流,以及腔室傳來炙熱而空虛的酸楚,難受的淚水至忍不住滾滾而落。


「哈啊……海、海未,我、嗚……」


看著繪里哭的梨花帶雨,海未趕緊起身替她吻去淚水,「對不起,讓妳這麼難受。」再次潛入雙腿間,近乎是撕扯般褪去了小褲,一手扶著繪里纖細的腰肢,一手捧著豐潤的臀部,看了眼充盈淫 水正一縮一縮地昭顯著渴求的小 穴,海未毫不猶豫猶豫地將唇貼了上去。


「海未別……呀!嗯……嗯……嗯啊!」繪里幾乎要瘋了。她清楚的感受到海未豐潤的唇瓣貼著穴口吸吮著裡頭的汁液,爾後似乎還意猶未盡般,將濕熱的舌頭探進了窄小的腔室裡面,來來回回搔刮著。


被過於直接而煽情的索要弄得幾乎失去意識,繪里不自覺地伸出手壓著海未的頭,想著要將她推開卻反而將她壓得更緊。


啊……這就是身體不受控制的感覺嗎?繪里酸澀的想著。下一秒便被歡愉與快感奪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配合的挺著腰,讓海未更肆意、更徹底的侵犯她。


小 穴分泌的液體遠不足以滿足自己的渴望,意識到這點後,海未的手也沒閒著,撫弄了幾下私處柔細的毛髮,便學著那晚繪里的手勢以中指及無名指將唇瓣撥開,摸著躲在深處的羞澀小核時,海未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愣愣地抬起身子望著那嬌弱卻敏感的小核,海未再次俯下身,彷彿用盡憐愛般,將濕熱的舌面整個覆上,專心舔吻著小核。感受到小核在自己的觸摸下挺 立後,轉而將小核含入口中狠狠的吸吮著。



「不要、啊──哈啊……哈……啊啊──!」


耳邊傳來繪里近乎崩潰的呻吟,海未一邊使勁壓住她在床上胡亂劃著的腳,一邊將食指探進一顫一顫地收縮的腔室中,淺淺的抽插著。


「嗯、嗯啊……哈啊……啊、嗯、嗯!」聲音都喊啞了,但卻完全無暇顧及,彷彿連脊髓都要給融化般,灼燒著私處的快感一路竄了上來,浸的腦袋一片發麻。


但是還是不夠。


體內喧囂的慾望並沒有因為這樣便得到紓解,不如說反而像搧風助燃般燒的更旺。


「啊……哈啊……嗯、啊!海、海未……給、給我……嗯——!」


帶著腥甜氣息的稀薄淫水在海未的動作下,被帶了出來,被這氣息薰的幾乎失去理智,海未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毫無預警勾起指節往穴壁粗糙處一摁。


「啊!…嗯啊、啊啊啊——」繪里猛地弓起身子的瞬間,海未一把將手指從小 穴抽了出來,隨後毫不遲疑的用口堵住了穴口。


噴出的蜜液被一點不漏的嚥了進去。


抹去了唇邊殘留的汁液,海未撐起身子,以公主抱的姿勢將繪里攬入懷中,伸手緩緩地撫過她汗濕的背,偏過頭吻了吻繪里柔順的金色髮絲,「還好嗎?」


對方卻久久沒有開口,海未不僅有些擔心地再次開口,「繪里?」


「太……情了。」


「嗯?」


「……太煽情了啦!海未不是第一次做嗎?為什麼這麼的……」還沒抱怨完,便與海未帶著溫柔笑意的眼神撞個正著,繪里蹭的一下,染紅了臉蛋,羞的再也說不下去。


「學著妳的動作而已,感覺舒服的話就好……」海未半側過臉在繪里潔白的額頭處印上輕柔的吻。


剛要轉回來時卻被對方微涼的手捧著雙頰。海未愣愣地與那雙含著慍色的天藍色眸子相望。


「一點都不好!」


「繪、繪里?」完全不懂繪里為何要這般氣勢洶洶的瞪著自己,海未困惑地眨了眨眼。


高潮後的身子還帶著乏力感,但下腹所傳來一陣又一陣帶著疼痛的渴望,讓繪里難以自持,她露出放棄般的頹廢笑容,抓住海未的手往小 穴探去。


望著繪里抬起腰,一邊強忍著顫抖、一邊將自己的手指沒入體內的模樣,海未不由得口乾舌燥了起來。她嚥了口唾沫,開口的嗓音帶著自己都陌生的嘶啞,「繪里我……」


話還未說完便噤了聲,只因她感受到濕黏而炙熱的內膜宛如在愛撫她的手指一般,軟軟的纏了上來,卻又拗執地不留任何一絲隙縫緊緊地吸著她。


海未只覺得內心一股說不出的躁動似要衝出體內,不由得輕輕地勾了兩下手指,便聽到繪里猛地抽氣的聲音。只見繪里簇起了那好看的淺色秀眉,低低的說了一聲:「先、先……不要動。」


寂靜的房間內只聽得見繪里隱忍而有些痛苦的喘息。


吸著手指的小 穴似乎收得更緊了,使勁地收縮著似乎是想將手指推出,但礙於本人的意願只能被迫容納、並習慣著。


「……好緊。」沒有任何惡意,海未不小心將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


繪里又好氣又好笑的瞅了她一眼,「說什麼呢?哈啊……這不是當然的嗎?嗯……」望著海未傻楞楞地模樣,她牽起了嘴角,笑得既甜蜜又羞澀,「畢竟從來沒有人進來過。」


海未的呼吸瞬間一窒。


繪里露出有些得意的神情,「沒想過吧……我……嗯……」但話才說到一半,便隨著她上下擺動腰的動作,化為綿延而誘人的低吟:「嗯……嗯啊……嗯、嗯~」


剛剛一衝動便拉著海未的兩指插進了小 穴裡頭,最初疼得直冒冷汗,但習慣被充滿的感覺後,每一個來回磨蹭都能帶來極大的歡愉,直衝腦門的快感瘋狂的擴散至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繪里微瞇著眼不再說話,擺動著腰吞吐著令她舒服的手指,稍稍抬起又重重地坐下,每一下都坐到最深,享受的指間撞擊子宮口處所迎來的帶有疼痛的快意。


望著眼前充斥著淫 慾的景象,海未腦子一片發白,隨著繪里上上下下的動作,淌出的蜜溢蘊濕了海未的手上,甜美而淫 蕩的氣息湧進鼻腔的瞬間,體內流淌的血液如同沸騰般,既灼熱又瘋狂地竄動著,她忍不住微微張嘴喘息,琥珀色的雙眼中的最後一絲理智淡去,深邃地見不著底。


伸手扶著繪里纖細的腰肢,由上而下地愛撫著脊椎的末端三節,隨即聽到繪里加重的呻吟:「啊~嗯……嗯~嗯啊……嗯~」


柔媚婉轉的低吟激起了海未的施虐欲,她不願再做個被動者,單單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磨蹭著自己的手指達到高潮,於是她以空著的手使勁掐緊了繪里豐滿的臀部,翻轉著被黏膜緊緊吸附的右手食指及中指,使勁地磨蹭著陰 道內柔嫩的內壁。


「嗯、啊……嗯~啊、嗯……就、就是那裡……嗯~」


被強烈的電流感刺激著,繪里頭向後仰,露出了雪白的頸子,腰桿更是迎合著海未的動作,奮力地晃動著,被狠狠侵犯的腔室,黏膩又舒服得像是要融化了一般。


海未抬起頭,吮吻著繪里白皙而纖細的頸子,繪里的皮膚既薄又細,血管的跳動可以輕易地被唇瓣所察覺,強忍著想一口咬下的衝動,轉而將再也無法忍耐的虐嗜慾望施加於緊緊吸附著手指的黏膜。


趁著繪里抬高腰際的瞬間,海未調整了手勢,將三指一口氣插入腔室的底部,勾起指節使勁地摩擦著上緣粗糙的皺褶。


「呀──海、海未……啊、嗯!哈……哈啊、啊!啊啊啊──!」


受不了這般強烈的快意,繪里猛地弓起身子,繃緊了全身的每一處神經,數秒後才如斷線木偶般重重落下,像是渴求空氣般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好不容易才緩過來,繪里抬眼看著眼底含著溫柔笑意的海未,抱怨道:「哪……哪有突然就三隻手指……」


海未勾起了左邊的嘴角,學著繪里的一臉壞笑,「不喜歡嗎?」語氣雖然稍嫌輕挑,但她替繪里將汗濕的頭髮撥到耳後,隨後又在對方的薄唇落下親吻的動作卻是極盡寵溺與溫柔。


無法反駁。


繪里長嘆了一聲,依畏在海未的懷裡,嘟嚷著:「太舒服了嘛……總覺得有點可惜……」


海未微微一顫,腿間有道濕潤傾了出來,她這時才發現自己未褪去的小褲早已被浸濕的透徹,下腹一陣又一陣收縮的渴望越發明顯。


下一秒,繪里只覺得猛地一陣天旋地轉,待她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時已紮紮實實的躺在床上,而覆在她身上的海未則舔了舔自己的唇瓣,露出充滿佔有慾的霸道笑容。


「那麼,我們再來一次吧……」


剩餘的抗議與呻吟盡淹沒在唇舌間──


這一晚,房間裡充斥著情色而誘惑的聲音全然未停過。





早晨,聽到塑料袋摩擦的細碎聲響,繪里悠悠轉醒,半瞇著眼搜索著聲音來源,很快地便在床邊的小桌旁看到海未的身影。


只見海未穿著柏金色的絲質浴袍,剛沐浴過還透著水氣的頭髮挽在肩頸一側,正抬起手將御飯糰的包裝撕去。順著她的動作,浴袍的袖子滑了下來,露出海未纖細的手腕,手腕處的青絲隨著她的動作,若隱若現的浮了出來。


繪里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由於兩人在國外旅行了大半時間,實在受不了飯店品質不一的浴袍的繪里,便於某次旅行中拉著海未到專賣店挑了兩件同款式的浴袍。海未總是嫌穿這樣不得體、太裸露什麼的,一次都沒有穿過。


然而現在卻好好地穿著,一臉自在且悠然地享用著早餐。


將視線悄悄轉移到下方,剛好蓋在大腿一半的浴袍,完全無法擋住下方的春光。彷彿被下了蠱般,繪里的視線緊緊黏在海未腿上,從骨感的腳踝蜿蜒直上,掃過筆直而帶有俐落肌肉線條的小腿,最後停在海未的大腿間,那若隱若現的小褲上。


如同感受到惡寒般,海未忽地顫了下身子,偏頭朝繪里看過來,來不及裝睡的繪里便這麼與海未四目相接,微涼的空氣中似乎嗅到了一絲羞窘的氣味,海未白皙的臉上瞬間燒得通紅。


「繪、繪里──!!醒、醒來了這麼不出個聲……」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海未太可愛了,不自覺看呆了。」


這時再裝說自己什麼都沒看到也沒什麼意思,繪里從床上撐起身子,朝著海未一陣傻笑便要下床,但腰間猛地一陣酸軟又迫使她重重地落回床面。


「繪里──!沒、沒事吧?」海未趕緊放下吃到一半的飯糰衝到她身邊將她扶起來。


繪里拍了拍海未的手,露出一抹要她安心地笑容,「沒什麼……就是縱慾過度而已,誰讓我們昨晚──」說到這裡她卻害羞地接不下去。


糾纏著對方直到天空染上晨曦的微光什麼的──怎麼說得出口!


正當繪里還在羞恥地想著的時候,邊上卻突然傳來海未語帶茫然的聲音,「昨晚……我們昨晚怎麼了嗎?」


胸口瞬間猶如被掐緊般發疼,繪里不敢置信地望著海未一臉困惑的臉,喘了幾口氣後,才提起勇氣擠出話語:「妳──妳不、不……記得……了?」


見海未仍是一臉不解,繪里瞬間猶如被重擊般,腦子傳來強烈的暈眩感,昨晚激烈交合的記憶與被接受的喜悅明明是那麼的鮮明,振奮到幾乎有想呼喊給全世界知道的衝動,瞬間像從頭被澆了桶冷水般,寒至心骨且疼痛難耐。


原來……海未當時的心情……就是這樣的嗎?繪里悲涼地想著,眼眶中的淚水懸在眼角,再一秒就要潰堤。


「騙妳的。」


隨著這聲有些調皮卻滿溢心疼的話語,繪里被海未一把摟進了懷裡,海未柔柔地吻過繪里因昨晚的折騰而微腫且泛紅的眼眶,對上繪里愣愣地望著自己的模樣,再次開口的語調既溫柔而沉穩,「我沒忘記,昨晚的事情。」


聞言,繪里的嘴角勾出了一抹安心般似笑似哭的弧度,「太好了……」隨後淚水便止不住的淌落,滴在飯店純白的被子上,形成一個個暗色的水漬。


完全沒料到繪里會是如此激烈的反應,海未一邊沉默地用手撫著對方光滑的背,一邊吮吻著那似乎沒打算停下來的淚水。嘴裡盡是苦澀的滋味,螫的她疼痛難受,她忍不住開口安慰道:「繪里,別哭了……」


「都是海未的錯──!」


看著眼前心智再度退化般的任性戀人,海未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攬著對方再次往床躺去。繪里一驚果然止住了哭泣,她看向眼神已染上闇色的海未,怯生生地開口:「海、海未?現、現在還早上呢……」


海未沒有說話,只是低頭在繪里潔白的胸口印下一個個曖昧的紅印。


「我、我想要洗澡,也想要吃早餐,我餓了……」


被對方渾身散出的強烈費洛蒙所震懾,繪里使勁地掙扎著,開什麼玩笑!才一早的!這折騰下去不知道又要到什麼時候!好不容易在海未的臂彎找到空隙逃了出去,繪里趕緊順勢跳下床,腳剛碰觸到地面時卻又被一雙有力的手扯回床上,繪里錯愕地朝海未看去卻倏地愣在當下。


海未深不見底的眼眸盈滿了渴望與焦急,濕潤的眼神彷若祈求般地望著繪里。


全盤皆輸,還輸的一塌塗地。


繪里這才發現自己根本無從拒絕海未的要求,她就是喜歡眼前的這個人,喜歡的願意磨去自己所有可能傷害她的菱角,就算變成不像自己也在所不惜,誰讓她愛得如此深沉呢……繪里酸楚地想著,抬手捧起海未的臉,將自己的雙唇湊上前去。



一日之計在於晨,屬於她倆美好的一天,才正要開始……


好的,希望大家還喜歡這篇繪海


太久沒寫 h 了,又怕像上次寫不好...反反覆覆一直改寫。


好的,如果喜歡的話,請不要吝嗇跟22分享你的心得~

如果不喜歡的話....請當作沒看到吧


最後,因為有大大在詢問關於出本子的事~22目前在統計字數與頁面,進行成本試算跟售價預定,待確定後就會放上預售的連結及相關注意事項,還請有興趣的大大們持續追蹤這個文樓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夜墨梓
夜墨梓 在 2018/04/06 22:17 发表

标题:惊叹

啊~难得的海攻文啊!真的是太棒了!22桑和瓜皮桑也辛苦了,在此感谢二位发的糖,吾等十分愉悦。

raiky
raiky 在 2018/02/01 01:02 发表

标题:海攻真是好极了!!【满足.jpg

啊,很难得可以看到海攻的文,真是超级开心的www然而22桑关于不可描述的部分写的真的太细啦,导致我每看一段就得放一边儿缓一缓(˶‾᷄ ⁻̫ ‾᷅˵)【毕竟纯洁如我 总之22桑和瓜皮桑更文辛苦啦w希望以后的绘海文里面有更多的海攻【滑稽.jpg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