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们需要,麦克佐德的威力!

作者:阿云的大师
更新时间:2018-01-27 22:11
点击:250
章节字数:43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夜星月,十二日


去年这个时候,戴安娜和亚可还在卡文迪许宅中和卓戈薇大师一起分享红茶,但现在她们却要为了学年末的考核而奔波忙碌。


亚可这段时间简直是在拼上性命读书,知道自己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戴安娜声誉脸面的小精灵努力消化这些知识,拿出十二万分的精力来彻夜攻关重难考点,总算是在绝大多数理论课上都拿到了一个不会丢脸的评分。


答完最后一科‘折跃空间分析’的亚可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熟透了,她神色恍惚地踏出考场,从门外等候多时的戴安娜手中接过一杯果汁一饮而尽,略带酸涩的味道让大脑逐渐放松。


她才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人间。


和戴安娜一样早早交卷的赞拉在和苏西玩《位面40000》,各色棋子在法师之手的推动下彼此厮杀,巨大的棋盘上处处战火,场面丝毫不下于一场小型战争,洛蒂看着两个人的杀气越来越重,非常担心她们又打起来。


实战考核反而要简单得多,戴安娜的实力和经验都远在同学之上,哪怕制作卷轴的后遗症还未痊愈,一个人一般在一分钟之内也能将对手搞定,有时快到连亚可都反应不及。


到了三天之后,倒数第二场比赛也结束了,赞拉和苏西的对决最终以赞拉的惨胜而告终,苏西培养了十年的‘真菌世界’差点被传奇恶魔的袭击彻底销毁。但役使传奇恶魔的代价着实不小,赞拉的胜利只能算是侥幸,如果‘真菌世界’被击溃后苏西还有再战之力,她就只能认输了。


明天还有最后一场,戴安娜自己擦拭着紫杉木光滑的表面,心中波澜不兴,倒是亚可一副非常兴奋的样子,锋锐的魔铁匕首在她的指尖越舞越快,最后化作一团暗色光晕。


戴安娜将亚可唤来自己身边,贵族将瘦小的精灵拥入怀中,让脸颊蹭过对方的秀发,轻轻地靠在肩膀上。


她卷起一缕发丝,细细把玩着,那长直而柔顺的样子总是让人想起巧克力,或是绸缎。


月亮臃肿的身子从云彩后面挪出来,光照在两人的脸上,亚可少见的十分安静,似乎在享受人类略高于精灵的体温。


她不再是她的主人,她也不再是她的仆从,两个人的灵比肉交融的更密切,两颗心相依相融,难分彼此。


那么好。


戴安娜第二天和往常一样拥抱着亚可从睡眠中醒来,这一夜她似乎睡得格外沉,捎带着连那多日的头痛也缓解了一些。


两人利落的洗漱用餐,准备迎战。


戴安娜最后将法术卷轴仔细固定在腰带上,那张能短暂预知未来的‘拉普拉斯妖精之吻’已经用掉了,只剩下‘时间暂停’和‘流星暴’的庞大法力咆哮着要求离开龙皮纸做成的狭小监牢。


她轻声安抚奥术的精灵,让它们再稍等片刻,一会儿定有用得到它们的地方。


赞拉今天起得很早,早到她可以提前一个小时慢慢准备,在霍尔布鲁克校长的监督下做一些限度内的准备工作。


比如从规模庞大的‘鲜血禁卫军团’中挑出一支恶魔大队。


一千个混沌狂乱的灵魂向她奉献力量,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它们的千夫长,一位来自安奈尔兰的陆战大师,现在正抡圆了它那柄双头长矛,大声指挥着这些渴求鲜血的混沌之子排成阵列。


“恕我直言,我的无上主宰,这些小子们可没法抗衡一位法师”它看了看森严的阵列,不满地嘟噜道“按您说的,一位九环法师,这些家伙恐怕会被直接轰平,派不上用场。”


“她只能使用两到三次九环法术,在那之后还不如一般的高阶法师。”赞拉不甚在意的摆摆手,她对戴安娜的能力所在非常清楚。


这些恶魔死掉还能重生,至于那点可能浪费掉的装备还不值她一天的零花“你们能消耗掉一次九环法术我就很满意了。”


“我等必将为您赴死。”恶魔用和他臃肿身材完全不搭的从容仪态行礼,转过身躯继续调动战士们的杀意。


赞拉趁着这段空余,仔细地在地上用自己的鲜血出一头栩栩如生的恶犬,这怪物足有九十九个头,个个流出毒涎,烟雾,熔岩一类的东西来,嘴巴里还有许多尖牙利齿和一条带倒钩的猩红长舌。


失血过多的赞拉半躺在‘嗜血狂魔’的手上,一旁的洛蒂急忙用各种法术为她恢复身体。


“留着点魔力吧,待会儿说不定还要靠你来一决胜负。”赞拉摸摸洛蒂的脑袋,将她轻轻推开。


嗜血狂魔的两只手掌小心的合在一起,只露出些许缝隙,赞拉在通过这头大魔调取血池中的能量为自己充能,这样做虽然有一点后遗症,但却能让她在今天保持完美的状态。


戴安娜和亚可很快也从传送门踏入场地,两位贵族隔着几公里远用镜像互相致意问候。


亚可刚一入场就迫不及待地挑了块地洒下大把的种子和许多炼金药剂,这是她最近的一点成果,就连戴安娜刚一见到这个东西也被吓了一跳。


而戴安娜则从容地开始给自己和亚可增益祝福,看上去就想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法师在准备战斗。


赞拉知道戴安娜不擅长卡文迪许家最有名的秘术‘性状演化’,因此也就没有过多防备这个对所有类型的敌人都可以推算出针对性能力的技术。


戴安娜当然不会傻到直接当着对方的面种下‘基因演化池’,她很巧妙地将这一大团灰色浓稠浆液藏了起来,至于藏在哪里……


亚可种下的种子开始发芽了,这些幼小的植株吮吸着海量的营养剂和淡水,在赞拉和洛蒂的目瞪口呆中长到七百米以上,成为一尊擎天支地的无匹巨神,威严的身形毫不臃肿,相反的,经过大量推演优化过的结构纤巧而有力,一整套带着精灵风格的战具正在飞速‘生长’。


亚可早就藏到了这尊巨神胸口横隔的位置,隔壁就是那躁动的基因池,这池子得到巨神无穷尽的养分供给,开始高速推演能够打倒对手的强力基因,而这些片段转过来又很快被写入这尊巨神的序列之中,开始一点一点地提高祂的威力。


就在赞拉好奇亚可这个超大号靶子究竟能不能抗住‘焚烬’的时候,巨神发声了,亚可被放大许多倍的声音从头颅的位置传过来“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入了这超巨型魔像之后,亚可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她犯了两个错误,第一,她不应该为了便于控制这个复杂的身躯就准备一个同样复杂的生物脑,而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控制能力,第二,她不应该将一个高速演化中的基因池纳入‘体内’。


无论如何,这声战吼都已经成了开始的标志


烙印在碱基序列中的深层本能在外界刺激下被放到最大,狂乱的巨神大踏步地迈向恶魔的阵列,轻易冲散了对方的阵型。


如果是一般的军队,恐怕早就士气崩溃,尖叫着逃离战场了,但它们不同,它们是世界上最疯狂灵魂的具现化,它们是深渊中千百年血战的生还者,它们是比拉提亚侯爵之禁卫!


狂笑着怒吼着尖叫着的恶魔顺着巨神的躯体攀爬而上,领头的千夫长甚至借助自己的一双蝠翼在九十度垂直的平面上‘奔跑’起来。


看似散乱的军队实际上还维持着基本的编制,很快恶魔们就在巨神的身躯上凿出一个个坑洞,深入到这庞然大物的体内。


在这个过程中恶魔因为各种原因减员了差不多十分之一,但剩下的九百单位依旧顽强的‘挤了进去’,并很快击溃了作为‘白细胞’的树人仆从们,向着赞拉推定出的几处要害攻去。


赞拉带着洛蒂用传送门躲避发狂的巨像之时,戴安娜也突入战局。


‘次元锚’精确地卡在赞拉施法即将成功的瞬间打断了法术,让布拉德佛伦小姐的脸色一阵青红,之后她更是不得不将洛蒂送入巨像中的恶魔军阵,以方便全力对抗戴安娜的威胁。


千百记各类飞弹法术两人间对碰抵消,戴安娜和赞拉互相进行了一次完美地预判,两人的‘飞弹风暴’都未建寸功。


赞拉一边用法杖默发各种低环法术抵御对方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法术连锁,一边高速咏唱‘化身’咒文,依靠化身恶魔后的强大抗性抵挡了一发解离术和一些其他的低环法术,至于她自己的法师护甲,暂时不知所踪。


两人之间还有一百米的距离,对于挥动翅膀的赞拉而言,可能就是零点几秒的时间就能突入对方身边,在‘次元锚’的作用下,戴安娜也无法传送。


不过笨重的巨像上已经掉下来了各类杂兵将戴安娜团团护住,藤蔓和枝条扭曲成千奇百怪的样子,看上去非常恐怖。


赞拉丝毫不在意这些东西的拦截,这些脆弱的植物还没法阻碍她的身躯。


不过她又一次小瞧了自然法术的力量,这些藤蔓靠着来自巨像的物质供给,堪称源源不断,扯掉一根就长出十根,烧烂十根又增生出一百根。


赞拉慢了下来,最终在大约二十米远的地方,两人又一次陷入僵局。


十九点五,十九点二,十八点九……


在十八点三米远的时候,‘嗜血狂魔’猛地突入战场,一个振翅就来到了戴安娜身边,抡起斧头作势欲砍。


这一记无匹的重劈砍被一根独角所阻,这圣兽四肢着地,稳稳地架住染血的黄铜,超凡的战士们越战越远,偏离了战场的中心。


戴安娜收齐那根洁白的短杖。


已经恢复人形的赞拉和戴安娜优雅地互相问候,而周围的藤蔓在此之前已被戴安娜喝退,场面忽的平静下来。


两人就像是古早神圣的骑士一般,怀着对彼此的崇高敬意展开厮杀。


朴实的法术对撞约进行了有一刻钟,巨像中的战局似乎已经结束,高大的巨神轰的一声土崩瓦解,精灵小姐抱着昏过去的洛蒂从几百米高的地方滑跃而下,漂亮地落在地上。


赞拉等了一会儿,一头恶魔都没能从废墟中走出来。


不过仅有几秒钟的间隔,‘嗜血狂魔’也斩下了独角兽长老的幻影,从半空中缓缓落下,沉默地站在赞拉身后。


世界可能安静了一瞬间,然后血红色的大魔化作一阵风暴,袭向两人!


就在戴安娜激发时间暂停之前,刚刚在巨神体内给自己的身体升了级的亚可用匕首稳稳地格挡了对方的战斧。


实际上也不是很稳,双方的体格差距决定了一米六的瘦小精灵在力量上肯定比不过十六米高,肌肉虬扎的狂魔。


狂魔用一只手就把亚可压在斧刃下,另一只手挥动带着尖刺的长鞭,黄铜做的毒蛇化作一道闪电。


但亚可比那闪电更快,她险之又险地卸开斧头,然后借着对方的刹那僵直,翻身跳到那条大理石柱般的胳膊上,匕首直取对方的头颅。


‘嗜血狂魔’一晃脑袋,两只硕大的犄角这时立功了,其中一只将匕首打得偏离要害,喑哑的锋刃只在他的肩膀上开了一道一米多长,两寸深的血口,对于这个大怪兽来说,根本不算伤害。


而那张遍布利齿的血盆大口眼见得要咬在亚可身上。


德鲁伊的内心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平静过,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死亡,感觉到的是……世界的声音。


风流动,野草生长,沙尘落在地上……


她的眼瞳和头发显示出丝丝白色,法力简单地挤压了空气,在半空中塑造出几块阶梯,让她得以调整姿势,将匕首没入对方的额头。


结束了。


在另一端的战场,克拉斯的化身先解开了‘时间暂停’,然后又用吐息和陨星正面对碰,强光和风暴淹没了赞拉和戴安娜,亚可只来得及将洛蒂拖到魔像残骸的背面,借助这座小山抵挡余波。


余波散尽,赞拉晕倒在地上,身上闪烁着‘传奇法师护甲’特有的光泽,而戴安娜的身影还在屹立。


亚可飞奔上前,将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狼狈的戴安娜搀扶住,她也早已昏迷不醒,同样的法术庇护了卡文迪许家的女儿。


赞拉醒过来是三天后的事了,她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询问了战斗的结局,然后被洛蒂告知因为她们两人都昏迷过去而被判战败。


真是糟透了,比拉提亚家的女儿撇撇嘴,把洛蒂直接拽倒在床上。


她需要放松一下。


戴安娜和亚可呢?


嘘,打扰两位淑女的‘休息’可不是件得体的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