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换锁

作者:财神玉
更新时间:2018-01-23 23:53
点击:267
章节字数:31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范敏刚想再说什么,却见身后的林品安反而抢先一步,挡在两个人面前。她对着舒月影礼貌的说道:“舒总,请您不要计较我朋友擅闯大厅,我现在马上让她离开。”


林品安拽着范敏到一边,凑在她耳旁:“虽然不知道你来做什么,但是照片你应该收到了,请你回去吧。”


她说得风轻云淡,却让范敏更为激动:“这个女人在骚扰,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她没有骚扰!我是自愿的,我们一年之前就没有关系了,你凭什么管我?”林品安深知范敏的个性,当然明白她最痛恨什么,干脆一句话把关系撇清。


“既然没关系,那你为什么要寄照片给我?”范敏睁圆了眼睛,显然根本不相信她的话。


“那是因为你为了那么一个女人甩了我,我当然会找一切机会拆散你,就这么简单而已。难道你没发现,我根本不是从前那个安安了吗?”林品安穿着一身非常精致的办公室工作服,妆容艳丽,和以前整日素颜朝天,一身森女系的样子截然不同。


范敏将信将疑,终究慢慢松开了手,但见林品安连忙窜到沙发上,靠在舒月影的旁边,显得极为亲昵。


“舒总,求您了,帮忙做场戏。”她凑到舒月影耳旁的低语,在外人看来等于亲密的证明。


三个女人之间诡异的气氛,让整个一楼大厅的空气都瞬间沉默。保安自然是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就顾着门口,而秘书也离得远远的,守在电梯楼阻止所有人出现。


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所以没有多少人,以至于气氛一度凝冻。


“非常抱歉,闯到这里,给你们添麻烦了。”过了许久,范敏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便转身离开了。


舒月影漠然不语,只镇定的看着林品安起身向自己鞠躬,觉得这出戏越发看不懂了。这个安安甩了范敏,怎么看起来还那么难过?明显还是爱着她的吧?


“刚才的事情给你不要放在心上,实在对不起。这个月工资我不要了,我现在马上收拾东西走人。”林品安拿起她刚才给她的离职证明,就要上楼办手续。


“等一下,我允许你走了吗?”舒月影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个女人,总觉得莫名放她离开不妥。她抬了抬手 :“我缺助理,工资是原来的两倍,你肯不肯做?”


“不了,非常感谢您的厚爱。”林品安低着头,看起来很是谦和,但是语气很果断。


“啧啧,刚才那个人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女友?”


舒月影的话,让她猛然抬起来头,随即又恢复了镇定:“她是我的……前女友,我想这件事应该和我离职没有什么关系吧。”


她想起刚才舒月影当着范敏的面,调侃要潜规则自己,应该不会很反感同性恋才对。不知道为什么,她本能直觉舒月影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你的前女友吗?是多久以前的前女友?”舒月影寸步不让,竟然八卦了起来。半响,都不见人回话,她没有耐心的继续说道:“我猜,她是警察对不对?你说如果我把刚才她擅闯的录像,拿去警察局会怎么样?”


“求您了,千万不要,您不希望我离职,那我就不走就是。千万别去警察局,她刚才就是担心我而已,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不是故意顶撞您的。”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回答完了,我就放你走。不要担心,我只问三个问题而已。”


林品安犹豫了半天,听到只有三个问题,这才点头答应,只是越发奇怪一向冷淡的舒总怎么忽然对范敏这么有兴趣。


掌握到足够情报以后,舒月影摆了摆手,打电话给刚才要送自己饭钱的家伙。对方接起电话的时候,似乎在坐地铁,那背景音实在太过于耳熟,让人无法忽视。


“喂?”


“饭钱我不想要,但你要请我吃饭,否则我就把那天拍的你酒后照片,发到网上去,说我们开房了。”


“你!”


舒月影笑吟吟的听着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声音,毫不在意的报出了一窜时间地点。她第一次霸道约饭,只觉得格外新鲜。


秘书窦甜甜对着自家老总画风突变,惊讶得脑洞频生,尤其刚才三个女人一出戏,真是非常劲爆!不过她想来口风紧,再有脑补也不敢表现出来。


“窦秘书?窦秘书?你在想什么呢?我下周日有什么工作安排没有,你快帮我查一下,有的话全部延后。”


对于工作狂舒月影来说,推迟工作实在是前所未有,不过这到底什么情况呢?秘书也不敢多想,赶快按照她说的去办了。


对于化妆什么的,从来都是操作熟练的优良技术工,然而这一次,舒月影还是对自己百般嫌弃。她叹了一口气,打电话给自己多年的好友薛文如。


“文如小天使,江湖救急!”她打发了秘书出去,自然就不用保持在办公室的高冷画风,开始了日常逗比。


“什么事情需要你喊江湖救急这么凶残?”薛文如觉得上辈子一定是借了她一个亿,为什么在别人眼里画风如此高冷的好友,每次面对她就成这个鬼样子。


“我遇到一个女的。”她的措辞相当的委婉,要不是知道这家伙一辈子已经遇到无数女人,大约会以为这是哪个从山庙上出来的和尚。


“好了,知道了,明白了。你想睡是吧?”薛文如很明白自家好友一直都是有贼心没贼胆,进出les吧也好,带出去社交也好,看到顺眼的也从来不主动。这回肯定是遇到什么不一样的人,才会这么着急给她打电话,就算如此,她也忍不住逗她。


“不是……我不想睡她,就是想和她交朋友?”想了半天,舒月影终于把话理清楚了。


“你中了什么邪?”


“没中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看到她第一眼,就觉得她什么情绪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就这样我还是很想了解她,因为她现在很不开心,我就想陪陪她。可她都不认识我呢。”


如果薛文如不是非常了解她,大约真的要以为好友中邪了,这算什么说话,什么叫做第一眼就看清楚对方的情绪,然后还想了解她?


“一见钟情?”这么小概率的事情真的可能发生吗?


“也不是啊,我看到她没有想上她,就是想和她做亲密的朋友。”


“对方是直的?”


“不是。”


这下彻底不懂了,薛文如对着电话翻了个白眼:“好吧,那你晚上来一下,我安排我们这里这里的形象设计师,给你好好打造一下。余下靠你自己哈,反正约会技巧什么的,我都教过你八百遍了。”


“我没有要和她约会。”舒月影再次澄清,她真的只是想和范敏做朋友,没有想怎么样。为什么薛文如口气这么奇怪啊?


“是是是,没有约会,好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我们这边的设计师很忙的。未来三个月工作都满了,我得求情才能行。你可不要浪费我的感情,说半天又不来哈。”


“我……我明天晚上开始,每天八点到九点去你店里找你。”


“好。”薛文如波澜不惊的挂掉了电话,忽然有点担心起来,这情况不对啊。一个星期,这家伙能有三个小时有空出来就不错了,现在居然连续一星期每天抽一小时出来,就为了搞她以前死活劝说都不肯来的形象设计?完蛋,这次不知道遇到什么人,还没开始,自己闺蜜就掉泥潭里去了。


范敏挂掉了手机,仍然很懵,忽然就答应和一个陌生女人约饭,而且对方还曾经带她去过酒店。这不像自己的作风,为什么要答应呢?


回想从小到大,在遇到安安之前,她的人生都是正常的。遇到安安以后,其实也都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就是和她开始谈恋爱。只有万家铃,才是真正的噩梦。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或许她应该进圈看看,到底都有什么样的女人在里面。


她不想在一个人待着了,好寂寞很孤独,快憋坏了。


电话适时的响起,是章俊青。她没有接,查看短信没有收到什么,那样的话,应该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可惜电话还一直在响,非常固执的样子,倒有点让人意外。


“小敏,你在做什么呢?身体好了吗?不然我去看看你吧……”


“队长,你不要再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


她终究是接了起来,又以最快的速度挂断,相信他再也不会打电话来才对。范敏走进厨房,开始烧水,然后拿出今天收到的照片,仔细看了起来。


照片上的万家铃,穿得风情万种,和男人勾肩搭背,或者依靠在怀里,不然就是牵手走在路上。作为一个警察,她到底是有多瞎才能被万家铃耍得团团转?


有那么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要不然就出去走走,也许真的就能遇到什么靠谱的人。她已经封闭自己太久了,只对着万家铃开了门,可惜人家根本不喜欢她给的钥匙。


范敏忽然转头看了一眼门锁,这房子好像住得久了,是该换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