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说不出口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8-01-23 21:59
点击:1779
章节字数:34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十九、说不出口

“静留,这个给你,这个也给你。”

看着自己餐盒里双倍的炸虾、鲷鱼、牡蛎,静留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感动。

她们最终还是没去任何一家餐厅,而是外带了一份什锦天妇罗。因为静留和灰原医生吃饭时喝过一点儿酒,她得等酒精浓度降低才能开车。所以此时她们坐在静留的车里,座椅调低,天窗敞开,可以看到天顶的星星。已经悄然入夜,楼顶的停车场没什么人,她们如在云巅之上,能隐隐听到闹市的喧嚣,把闪烁的霓虹踩在脚下,有一种世外桃源的逍遥。而两个人挤在车里吃东西,又有一种别样的亲厚。

可是刚刚打开餐盒,夏树就几乎把餐盒里一半的食材都夹到了静留的餐盒里。

这个傻姑娘啊,爱静留不知道怎么爱才好,本能地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全部都交给她,要不是她知道静留不喜欢美乃滋,恐怕会让静留的餐盒变成一座雪山吧?

“我晚上不吃这么多高蛋白食物的,一点蔬菜就可以了。”静留笑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变成胖子,再也没有办法去外面招蜂引蝶?”

“可你就喜欢招蜂引蝶啊,从我认识你,不,我认识你之前就这样了。” 夏树毫不示弱地反驳,也许这些话,在她心里已经存了好久了吧,终于可以无拘无束地说出来了。

“那我可真是冤枉,我们见面的第一天,你不就知道我从来不会主动勾引别人,而且你还说我很好,很温柔,很会帮助人,而且有些事,是我没办法……要知道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你与众不同了。”静留看着夏树缥碧清透的眼波里挡不住的动情,眼睛转了转,“你忘了么?那是我们第一次在外面过夜……”

“谁和你过夜了!”夏树惊叫一声,当她看到静留狡黠的笑,知道自己被她戏弄了,狠狠地擂了她肩膀一拳。可是这力道凶猛的拳势,力量刚起便收,等落到静留身上的时候,几乎可以等同于抚触了。她怎么舍得用拳头去招呼静留呢?当初因为误会打了静留一记耳光,她不知后悔了多少时日,好多个夜晚在睡不着觉的时候都会想:要是当时……

静留趁势握住夏树的手,将夏树拉进怀里,笑闹了好一会儿,方才吻着她的鬓边,低低地说:“夏树,我知道你是明白我的,可是,你还是不放心,对不对?”

夏树本能地想否认,可是静留现在已经是她的女朋友了,面对恋人,一定要诚实,所以她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静留笑了,拨了拨夏树嘟起的嘴唇,那柔软如果冻的触感简直让她着迷,忍不住又凑上去亲了亲。面对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她有什么不答应的呢?于是她柔声道:“你也知道,我从来不是有意撩拨别人,自从认识了你,我喜欢的人只有你而已。我的女朋友,如果我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你一定要告诉我。如果是我没做错的,我会解释;如果我做错的,我会改。”

“嗯。”夏树依偎进静留的怀里。今天情定静留,她幸福得简直如同飞上云霄,静留的怀抱就如同一朵云彩,让她飘飘荡荡。她想把心里所有的话都告诉静留,告诉她:我有多喜欢你,多爱你,在我心里,你有多么美多么好……

她们说了好多话,每一个话题对她们来说都是有意思的,就像所有相爱的情侣。

……

“静留,吸烟对身体不好的,除了验尸的时候,你以后不要吸烟好不好?”

“好,好。”

“还有,也不要打麻将,我不喜欢你打麻将。”

“打麻将?”静留疑惑地眯起眼睛,“我什么时候打麻将了?”

“没有么?”夏树想了想,“可是我昨天做了个梦,你在打麻将。如果你没打过麻将,我怎么会把你和麻将联系起来呢?”

“真是个傻姑娘。”静留失笑,“告诉我在梦里做了什么?和谁在一起打麻将?是不是表现得很不好,让你不放心?”

“是啊,你和鸟居江利子、灰原医生,还有……反正你一边打麻将一边抽烟,高兴得很,我在你旁边怎么叫你你都不理我!”

“这是我么?我在你心中是这么庸俗的形象么?”静留真的万难想象,自己会有朝一日和这些人在一起打麻将,穿越十个时空都不可能吧。她真的好想笑,可是她还是敏感地感觉到了夏树语气中的落寞,这个傻姑娘,当她在梦里无助地呼唤自己却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很伤心吧?

“人家说梦是反的,我在你梦里这么不像话,说明真实生活中我会很好很好的。而且我向你发誓,我永远不会打麻将的。”静留仰头一笑,“更何况我和那几个人……你也知道我跟鸟居江利子没有任何暧昧关系的,她是水野警视正的女人呢。至于灰原医生……我今天的确请她吃饭,可是你知道为什么呢?”静留思忖再三,还是决定告诉夏树。毕竟夏树托她的事情,也必须有个交代了。

“我知道啊,你要为她庆祝生日嘛。”庆祝生日没什么,可是包包、粉红玫瑰花,还有单独约会什么的,她怎么会不吃醋?

静留挑挑眉,就凭这一句话,她就知道夏树一定去过科警研,听到一些流言了。乃梨子是很有分寸的女孩子,但其他人就不能保证了。她可以想象,夏树从科警研走到这里,这一路的寂寞伤怀……

所以她就更不能让夏树误会了。

“我今天请灰原医生,不仅是为她庆祝生日,也是因为……”她还是犹豫了一下,“我先前委托灰原医生帮我化验你母亲的血样和组织切片。”

“你是说……”夏树猛地坐起,一把揪住了静留的衣袖,“有结果了?”

虽然这里光线昏暗,可是静留仍可以看到夏树近在咫尺的眼睛里燃烧的火焰。她有一种离奇的错觉,仿佛这是红黑色的,如同火山喷发时带着岩浆和火山灰的火焰,像是地狱之火。她也能感受到,她的衣袖被夏树攥得很紧,可是夏树绷得更紧,整个人都在颤抖。

此时的藤乃静留,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静留听见自己用灰原医生同样的语气说:“没有,没有任何异常。”

而她的心里也重复了灰原医生同样的一句话:“有,可是我不能告诉你。”

藤乃静留是一个听心人,因为谎言在她面前无可遁形,所以她比任何人都热爱真诚。可是此时的她却违背了自己信条,不得不承认,灰原医生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

有些真相只能让它沉睡,一旦从深渊中苏醒,会对周围的人伸出可怕的獠牙。如果她告诉夏树真相,那会怎么办?是让夏树生活在对母亲的死亡无能为力的挫败感中,还是让夏树去找那个可怕而强大的刺客兄弟会复仇?

两种结局都是万万不可。

何况夏树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尘封的往事就让它尘封吧,不能再让它影响夏树的生活了。而且夏树妈妈的临终愿望,应该也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好好地活着,获得幸福吧?

夏树紧攥静留的手颓然松开,整个人沉默了。

静留握住夏树的手,低声说:“夏树,对不起。”她为她的欺骗道歉。

夏树摇摇头:“不,找不出异常也不是静留的错,不用道歉。”

她们的对话旁人听来毫无问题,却是两条毫无干系的平行线。

因为欺骗,即使是善意的欺骗,也让静留有些心虚:“药物检测那边没有结果,其他方面我还会再查查看……”

“不用了,静留。”夏树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你一直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我很感动。而且我查我妈妈的事,并不是一定要证明她是被人害死的才罢休。这二十年来,我只是想知道一个真相。你告诉我真相了,没有异常,这样我也就安心了。”她停了停,语气中带着点惭愧,“我没想到你请灰原医生帮助我。我还想东想西的,静留,我好差劲,我也很对不起灰原医生。”

静留没有想到,她心爱的女人有超出她预期的坚强、豁达和善良,让她有一道暖流在心中流淌,漫浸开来。玖我夏树是多么值得爱的女人啊,而这样的女人竟然在二十六年里没有被人抢走,就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等着自己,等着来和自己相爱,这是上天对她的恩赐!

“夏树,我爱你!”

“怎么又……”静留忽然又说出爱的告白让夏树有些不明就里,可是这句话带来的幸福和欢喜还是冲淡了刚才话题的悲伤。她半低下头,羞答答地回应,“静留,我也爱你。”

最终她们哪儿也没有去。身体的劳累和心情上的悲喜让夏树承受不住的疲惫,而突如其来的幸福和静留的怀抱,让她这艘漂泊了许久的小舟找到了最佳的停泊港湾。她依偎进静留温暖的怀抱,将面颊埋进静留的肩窝,鼻息沉沉,已然睡去。

可是静留却睡不着,她的下巴蹭了蹭夏树的头发,嗅着那一缕清新的发香,抬头透过天窗仰望着漫天的繁星,心情复杂。

她说谎了。

这是她最憎恨的情况,在恋人相拥的时候,听到对方的谎言和不诚实。她经历过数次,也因此数度切断令人沉醉的美好爱情,决绝而去,不留任何余情,哪怕背负人渣之名。

可是她在紧拥夏树的时候,却没有做到自我期许的真诚。

“对不起,夏树。”她低声地道歉。

“静留……”怀抱中的夏树迷迷迷糊糊地回应,让静留以为她并未睡着。可是夏树往怀里拱了拱,含糊不清地说,“静留,你别抽烟……你别打麻将……你别和她……”

静留笑了,她的女朋友,做梦都惦记着她,心心念念都是她。她怎么不感动呢?

可是她的笑还带着一丝苦涩,夏树梦到的那个荒诞的麻将局,还有一个人她始终没说出来,甚至到现在,夏树都在意的那个人,让自己“别和她……”。

夏树没说,可是静留听得到。

那个她,是姬宫千歌音。

她的女朋友,到底还是最在意她的那位前女友,那位她在遇到夏树之前,用情最深的女人,也曾是她心中的女神——姬宫千歌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Guagua1
Guagua1 在 2018/07/19 15:45 发表

Gooooood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