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三章(上)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8-01-18 13:39
点击:878
章节字数:82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對待生命,你不妨大膽一點,因為我們始終要失去它。


1


絢瀨繪里以及秋葉原警察署第三刑事組一行人抵達柬埔寨的第九天,她們所盯上的船隻即將集貨完畢,船埠的周圍聚集了更多柬埔寨當地警察,他們偽裝成工人或者是藏匿在遠處。

賭了一把的繪里,不再繼續等下去,決定就在今天進行貨物的調查,她讓園田海未帶著幾名日本警力與柬埔寨警方一起向該船提出了搜索。

事情進行得比繪里預想的還要順利,在檢查第一箱貨櫃便查出了大麻,被逮個正著的日本人船員表示對此事毫不知情,但依舊被海未等人在國外給銬上了日本手銬拘留於原地。

然而在要繼續向內深查的時候,繪里原本的計畫被一百八十度給翻轉了過來。


「你們是什麼意思?」


柬埔寨警方紛紛從腰間舉起他們的配槍,槍口指著的對象是所有由海未以及繪里帶來的人力,他們被包圍了。

繪里說的是日文,口譯人員被這個情況嚇得驚魂失魄,可以說英語的繪里為了判斷情勢,她選擇暫時不開口,順著對方的意思跟沒有進入船內搜查的人員聚成一團成了人質。

高坂穗乃果雖然也身為刑警,這裡不是日本,她不能輕舉妄動,所以在繪里沒有下達任何指示之前,她也靜靜地當著沒用的人質。

另一邊海未在船艙裡高舉雙手,冷靜地看著這些不久前還假裝與她是同陣線的柬埔寨警方。

被海未一起帶進船艙的高海千歌以及渡邊曜就不是那麼冷靜了,兩人的表情看起來受到了相當的驚嚇,雖然被人用槍指著不是第一次,但是束手無策倒是從來沒遇過,她們看到了面無表情的海未後才稍微靜下心來。

她們三人以及其餘日本警察被人用槍口抵在腰間,順著他們推的方向離開了船艙,接著跟繪里那一團人質會合。


「這下可真是精采,警方跟我們要追查的對象是一夥呢。」

「繪里,現在是開玩笑的時間嗎?」


海未被推到已經被綁住手的繪里旁邊後,繪里一副嘲諷的模樣看著前方,用著沒有特別起伏的語氣說道,這倒是讓一直嘗試保持冷靜的海未有些生氣地壓低聲音回覆她。


「雖然不是,我們也中獎了不是嗎?」


繪里的語氣依舊沒有什麼起伏,她的肩膀撞了一下剛被綁起手並跪在她旁邊的海未。

由於是最大權力者,海未跟繪里被安置在人質的最前方,穗乃果等人則是被綁在距離繪里她們背後兩公尺處的貨櫃前。


「哈、那倒是完全跟妳的推測一樣是這艘船。」


被半強迫地接受現實,海未的語氣又沉了下來,她看著還舉著槍對著他們的柬埔寨警方,視線不遠處沒有少看正在朝這裡走過來的人。


「妳看那邊那個,根據他的服裝,他是柬埔寨王國軍的海軍將軍,看來他也有參與,跟他一起走過來的如果不是這個犯罪集團的主謀就是大幹部了。」

「這種時候說這些有什麼用嗎?」


要不是認識很久了,對於這種情況下還在說著推測的繪里,海未肯定早就以為她瘋了,但是現在也幾乎是發瘋也不奇怪的情況了。


「哈哈,就憑妳們這一點點人,也想聯合柬埔寨警方逮捕我們,真是想得太天真了。」


跟著繪里所說的將軍一起走過來的人看著繪里與海未狼狽的模樣,他先是嘲笑了一番,然後在她們面前與將軍握手,囂張地宣示這場戰爭是壞人的勝利。


「是啊,太天真了,如果只有這些人。」

「……繪里?」


繪里說著便再次往旁邊撞了一次海未的肩膀,海未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看著繪里,而他們眼前的人和柬埔寨警方甚至還來不及反應,局勢又被繪里扭回了一百八十度。

海未確確實實感受到繪里肩膀上的硬物,從剛剛到現在,她確定自己被繪里用同一個角度撞了兩次,而那毫無疑問地──是某種開關。


2


絢瀨繪里在第一次會面的一個星期後又再次來監獄找了寺島麻美,讓坐在透明玻璃牆對面的人感到很莫名其妙。


「妳知道我一個月只有一次會面機會嗎?」


寺島麻美拿起話筒第一句就是充滿著無奈的上訴,雖然說有人特地來監獄找自己是滿開心的,但對象是那個讓她心情很複雜的繪里就又另當別論了。


「妳忘記我上星期也來啦?我用的是特權,不算在那一次啦,怎麼,有人會定期來探望妳嗎?」


好像不是在對犯罪者說話一樣,繪里的表情在監獄這種地方難得地開心,順便開始關心了對方,但只得到寺島麻美的沉默。


「好吧,切入正題,我不借船了,我要借飛機。」

「喔?」


見寺島麻美沒有回應,繪里放棄了寒暄,直接帶入正題後總算讓她稍微有興趣地挑了眉。

因為兩人是用牆上的電話通話的,警衛就算站在寺島麻美後面監督也只聽得見她一方面的聲音,並不會聽到繪里的,所以繪里乾脆老實地跟寺島麻美交代了緣由。

一直以來都是念醫念心理學又從商的寺島麻美第一次接觸到這種話題,讓她不禁認真地一邊思考了起來,繪里說完了以後她們之間多了一段小沉默。


「一台?」


繪里也不知道寺島麻美為什麼需要深思,只是把碰到的案件告訴她並說明為什麼當初要借船現在卻是借飛機而已,沉默過後的第一句話讓繪里還以為她是在思考飛機的種類。


「欸……從現況來看,應該一台就能夠載得了所有人了不是嗎?還有妳講的應該不是空中巴士吧?」


繪里沒有坐過私人飛機,根據她們要出動的人數,她能夠想像出來的就是國內線的小飛機,想起寺島麻美上次說的空中巴士,她趕緊確認對方要借給自己的不是那麼誇張的東西。


「當然不是空中巴士,我上次開玩笑的,那個也不是說有就有……一台小客機就可以?妳確定?」


這次寺島麻美的表情卻相當認真,不像上次跟繪里討價還價的感覺,她再次強調了飛機的數量。


「……妳這樣問我,讓我不太確定了,妳是不是想說什麼?」


至少繪里目前還是自稱偵探,敏銳的她察覺到了寺島麻美的異常,怕對方不敢直接說出來,所以她直接問了。


「不,我只是覺得,既然妳推測對方是從那裡運過來的,那產地肯定也是在那裡,為什麼他們可以在那裡種植?妳們只靠這麼一些人力,我怕我等不到妳還我飛機了。」


為了不讓背後的警衛感到奇怪,寺島麻美沒有提到大麻這兩個字,用詞也有些委婉,間接地表明了她認為繪里現在的計劃並不周全。

繪里睜大眼睛看著從剛才開始完全沒有變過表情的寺島麻美,她的眼神裡只有嚴肅以及認真,讓繪里這才想起寺島麻美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寺島麻美是一個明明知道繪里能夠推導出結果卻製造陷阱給她的人──她是被所有人信任的首領,曾經還掌控了整個大局,而且就她這麼一個人。

即便現在坐在監獄裡受刑,對方的智慧也絕對不容小覷。


「真是……謝謝妳的提醒,我想我需要除了飛機以外的援助了,妳願意幫忙嗎?」


但是被點醒的繪里也不是個笨蛋,她立刻就想清楚了寺島麻美的言外之意,在還未與園田海未她們討論就又更改了計畫,不過這個更改後的計畫她也不打算告訴海未了。

寺島麻美認真的表情不再,上一次商人式的笑容又回到了她的臉上,她向後伸展了自己的身子,用有些調皮的語氣開口。


「這樣我算不算是一個善良好公民呀?」


繪里也朝著她露出笑容,在寺島麻美後面的警衛看不見的角度給對方比了一個「OK」。


「那也要等我平安回來囉?」


繪里與受刑人的交易再次成立。


3


從園田海未她們偵查的那艘貨船兩邊的貨船裡竄出了將近一百個人,其中有一半是攝影機兼麥克風的組合──當地以及鄰國記者,他們像極了無頭蒼蠅瘋狂地往這邊衝了過來。

另外的一半裡面又有穿著與柬埔寨警察不同制服的警察,那是來自國際刑警組織的警察,雖然不能逮捕任何人,他們可以調查這個案件。

而剩下的一群人──是柬埔寨王國軍的陸軍,他們有權當場執法。

海未看著突然冒出來的一群人目瞪口呆,在她們背後的二十名日本警察以及高坂穗乃果等人也被面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最後他們的視線全部落在了絢瀨繪里的背影上。

由寺島麻美提供的經濟援助讓繪里從請翻譯收買國外記者並購入額外的採訪攝影機再事先藏進了開到柬埔寨的寺島貿易公司的貨船後繼續交涉各種不同單位為止,都相當順利。

寺島貿易公司的貨船沒有藏去他們的商標,畢竟不可能會有人想到繪里與他們聯手,所以除了借飛機以外,繪里還讓寺島的船提前一個月抵達柬埔寨,但並不是假裝的,寺島貿易公司也剛好可以做這裡的生意,所謂一舉兩得。

隨後陸陸續續讓攝影機材跟著貿易商品一起進到船艙裡準備好,到時候若是一群人帶著攝影機以及麥克風湧入這個船埠肯定會讓犯罪集團甚至與他們有勾結的軍方和警方起疑,所以繪里讓他們空手來,事後卻能夠帶著一則爆炸性的新聞以及免費的高級攝影機回去。

至於國際刑警跟柬埔寨的陸軍不可能就這麼正大光明地穿著制服進來,繪里讓所有人扮成港口工人的模樣帶著一堆貨物進來,而裡面的貨物便是他們原本的制服以及裝備。

當然這些準備都要在繪里確信這艘船能夠破案、並且自己會被反過來威脅的前提下才能夠完成,她在衣服下左右兩邊的肩膀都各藏了一個發信機,裝兩個是以防萬一,而裝發信機是為了通知他們衝出來的時間,至於這些人躲進去的時間,繪里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這個計畫,所以很普通地用手機就連絡好了。


「繪里……這是……?」


被鬆綁後的海未還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她根本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甚至覺得自己在這個案件上除了爭取辦案機會以及帶了繪里來到這裡以外,就沒有幫上忙了。


「是一個輸了也會上國際新聞的賭注。」


若是繪里的推測完全錯誤,追錯了船、來錯了國家、溝通錯人,那麼她將鬧出一個國際笑話,做這個賭注的她要不是很有自信就是個白痴。


「我真是服了妳……」


說完,海未轉頭面對被鬆綁了並奔跑過來的組員。

高坂穗乃果跟高海千歌看起來嚇得不輕,直接抱住了海未,海未只是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拍了拍她們的背,並往旁邊同樣還在發抖的渡邊曜以及黑澤露比看去再對她們比了個過來的手勢,才讓她們兩人也哭著抱了過來。


「好啦,這趟不愉快的原地旅行可以結束了。」


最後則是由繪里拍了拍海未的肩膀,她們已經迫不及待回到日本。

雖然園田海未等人在計畫上或許沒有出到什麼力,若不是海未積極地向上級申請,她們就沒有機會來到這裡甚至逮捕一個犯罪集團。

也是因為有她們的存在,繪里的計畫才會如此順利的進行,若少了她們任何一個人,這件案子都不會圓滿成功──繪里是這麼說服不太願意接受表揚的她們。

從一個高中女孩的偷竊案開始追查到了殺人犯,又破了一個犯罪集團的案件,回程的繪里從三萬英呎的高度看著天空,她最後還是不知道為什麼久岡克始殺害宮林晴子還要保存她的頭部──最後全歸給了殺人犯的變態人性。

全身在機上放鬆的她還以為,近期之內不會再碰到更棘手的案子了。


4


「哇哇哇!那台小心點!哇啊啊啊啊!不、不要傾斜!哇呀呀呀呀!還是我自己搬就好──!」


津島善子在自己的小公寓裡停不下尖叫,她看著小原鞠莉請來的搬家工人以及松浦果南幫忙把她的整組電腦搬離小房間時心臟幾乎停了五次左右,最後乾脆決定由自己搬全部的電腦以及螢幕。


「善子,這些工人是專業的啦……」


看著手臂瘦弱、搬一台主機離開房間後就抖著手的善子,果南無奈地站在門口。


「我、我知道啦!可、可是……!」

「還是鞠莉花錢請來的,妳就相信一下他們嘛。」


拍拍善子的肩膀,制止她再次自己搬的行為,果南吩咐這些搬家工人更小心地搬出善子的電腦。


「畢竟等一下到了黛雅那邊,還是要搬出來一次嘛!」

「唔……好、好啦……」


果南替搬家工人把一些箱子從房間推出去讓他們直接更快地搬到卡車上,整個過程都是一臉開心的模樣。

她跟鞠莉搬出了與黑澤黛雅三人一起住的公寓以後,那間公寓只剩黛雅自己一個人以及兩間空房,果南後來又從鞠莉那裡知道她吩咐善子多多關心黛雅的事,最後反而變成了善子被黛雅關心,甚至抓到了善子廢寢忘食的事蹟。

於是她們的好朋友若無其事地提出了讓善子搬進那間公寓的提議,甚至連善子的意願都還沒問清楚,鞠莉就先預約好了搬家公司。

事後才聽到鞠莉輕描淡寫地帶過不是「詢問」而是「命令」的提議以後,善子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更何況──搬進去之後偶爾還有免費的晚餐吃──這個條件讓善子口是心非地接受了。


「說起來,果南……」

「嗯?」


工人把打包好的家具都搬走以後,善子跟果南留下來做了最後的打掃,突然想到什麼的善子叫住了果南。


「妳真的跟鞠莉在一起了噢?」

「這、欸、還、還懷疑啊!」


拿著掃帚的果南無意識的加快掃地的動作,卻沒注意到自己根本沒有掃起任何東西。


「嘿──進展到哪裡了啊?嗯嗯,果南感覺就是個大野狼,我想已──欸?」


原本只是開玩笑性質的隨便問問,講到一半的時候發現果南那邊沒了聲音,善子才轉過頭跟果南對上視線,沒想到對方卻是紅了整張臉瞪著自己。


「善子才是明明一直都喜歡黛雅卻完全不表現出來,妳根本就是鞠莉帶大的──!」


沒有打算回答善子的問題,果南趕緊把話題扯回善子身上,只是對方沒有跟自己一樣慌張起來倒是讓果南有點訝異。


「……欸欸?嘛……雖然不否認,但是鞠莉可是一直都有表現出來的喔?從我們認識的時候,就一、直、都、是!」


將最後的垃圾丟進垃圾袋,善子非常冷靜地反駁果南,接著就看著果南的臉又紅了一個深度。


「那、那些不重要了啦!現在我跟鞠莉在一起了就是了嘛!所以說啊善子,跟黛雅一起住之後,不要一忍不住就推倒她喔?黛雅跟我不一樣的,肯定會很生氣的──」

「所以松浦果南學姊是被推倒了嗎?」

「啊啊啊啊啊──!」

「果南!果南!我要、不能呼吸了!」


被戳中弱點,果南下意識直接拿著垃圾袋摀住善子的臉,要不是善子狠狠地給了果南一個踢擊,現場差點就發生命案了。


「總、總之,搬進去之後,好好照顧黛雅喔?」


彼此像是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打鬥,一個人是害羞又感到抱歉而漲紅了臉,另一個人是差點缺氧又消耗體力而體溫升高,兩人分別倒在地板上休息,果南的語氣再次恢復了冷靜。


「哼哼,說什麼呢,夜羽才是被服侍的那一方──很痛欸!好啦,可是黛雅感覺一點都不需要別人照顧……我就代替妳跟鞠莉陪她吃飯吧!話說我連告白都還沒有,才不會推倒人家啦!」


說到一半就被果南拿掃把敲了頭,善子躺在地板上拍著手抗議,兩人看著天花板,分別沉澱了下來。


「嗯。」


整裡完住了快八年有了的小公寓,看著被清空的房間,走出玄關後善子依依不捨地關上門,對自己即將迎接的新生活感到有些期待。


5


「為什麼沒有任何人告訴我!?」


回到日本的當天,絢瀨繪里只是受到西木野真姬用身體的慰勞,還以為日子又可以這麼和平地度過,沒想到隔天一起起床吃早餐後被真姬突然地一句「我被告了」嚇得打翻了桌上的牛奶。

趕緊走進廚房拿了抹布出來一邊擦著桌子,一邊不敢置信地望著表情相當冷靜的真姬,繪里看著還剩下一半的早餐,她已經沒了什麼食慾。


「因為現在告訴妳也不遲……我看妳前陣子很忙、又出國,所以才找了果南先幫我應付了一下。」


真姬不急不忙地端起馬克杯喝了一口裡面的黑咖啡,由下往上看著站在桌前擦桌子的繪里。


「果南!?好樣的……!這傢伙居然不告訴上司!」


一聽到松浦果南的名字,繪里更是激動了起來,不禁想著自己一手帶大的後輩就這樣在自己出國的時候翅膀硬了起來,待會去事務所還不給她訓一番。


「是我讓大家不要告訴妳們的,繪里,我是清白的,所以不要緊張。」


清理完了桌子以後聽見「清白」這兩字讓繪里安心了不少,她再次坐回位置上拿起叉子玩弄著她還是不太想繼續吃的早餐。


「……好吧,妳要直接跟我說,還是要果南跟我說?」


繪里想著真姬等一下就要出門上班了,跟她一起去醫院聽真姬解釋打擾她上班也不太好,所以才這樣問了真姬。


「讓果南跟妳說吧,繪里不要直接涉入比較好,妳跟我的關係不是什麼秘密了……妳也沒辦法替我辯護的。」


喝完最後一口咖啡,真姬拿著空盤以及空杯走到了流理台前,她的語氣真的聽起來沒有半點波動,只是有一些猶豫。

繪里強迫自己吞進了最後一口早餐,她也拿著盤子跟杯子放進了流理台,從背後抱住了真姬,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


「可是這麼晚才知道,我不甘心嘛……」


殘留著餘香的嘴唇貼上真姬的脖頸,沒想到戀人在自己不在的時候受到了這麼大──雖然本人好像不覺得──的委屈,繪里下意識地又將她抱得更緊。


「哼,繪里在柬埔寨遭到警方用槍指著,妳才是不知道我多害怕!」


穿著軟拖鞋的腳踩上繪里的腳,真姬的臉頰鼓了起來。

在繪里回來之前,真姬早就從電視上看到直播的國際新聞了,把被留在日本的一群人嚇得開了群組的視訊通話,表示沒有人知道她們辦的是這麼危險的案子,雖然也看到她們確實成功破了案,心裡還是有點受到驚嚇。


「那……扯平了?」


想想自己的事的確也沒有坦白交代給真姬,繪里不禁流下冷汗,相比之下清白的真姬被告是只要推翻就可以解決的事,她裝傻似地用臉蹭了蹭真姬的臉頰,要求對方原諒自己。

只是真姬並沒有照著繪里的意思。


「哼。」

「嘛嘛,真姬──」


看著真姬將洗好的盤子以及杯子掛到旁邊的架子上並擦乾了雙手,繪里讓真姬轉過身來,雙手壓在流理台邊緣,讓她動彈不得。

奶香碰到了真姬口中殘留的黑咖啡,繪里差點被苦得縮回舌頭,但很快就習慣了味道,她一隻手撐著真姬的背脊,兩人之間的激情慢慢被點燃。


「嗯、」


差點被挑起慾火的真姬皺起眉頭,輕輕推開了繪里,用還有洗碗精的蘆薈香味的手掌摀住了繪里的嘴。


「會遲到……」


鬆開自己的手,迅速地在繪里唇上留下一個吻之後真姬掙脫了她的懷抱,腳步有些急促地拿起自己的隨身物品後又走到玄關穿好鞋子,再將跟著自己走到玄關的繪里拉過來在她臉上留下一個吻,然後就出門了。


「……好吧。」


繪里有點遺憾地離開玄關又去廚房倒了一杯牛奶冷卻自己的內心,她現在想著的是待會去事務所,不知道果南會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自己。


6


園田海未經過了重大的跨國刑事案件以後,即便知道功勞幾乎不在自己,被絢瀨繪里說服才毫無怨言地接受了表揚以及獎勵。

她直接從秋葉原警察署第三刑事組的組長升階成了秋葉原警察署的大隊長,組長一職由高坂穗乃果接手,但是由於海未的要求,她的辦公室依然沒有變更,而副組長暫時空缺。

畢竟除了有一個理想的職位,理想的工作環境也是海未所要求的。

隨著權力的擴大,海未可以偵查、使第三刑事組偵查的案件也就跟著增加,也不會再被看不起,繪里便是這麼說服她的。

不過近期之內,除了一些偷竊搶案,不會再有更嚴重的犯罪出現了。

喜好為非作歹的人也知道秋葉原這裡有了一位很厲害的警察,誰還會在這裡惹事生非?

升官的第一天就開始用著自己提高的權限瀏覽警署內部較機密的資料,海未依舊是坐在辦公桌前盯著電腦,不適合文書處理的人員自然也會自己找事做。


「海未醬!我跟千歌醬出去巡邏啦!」

「報告,高海千歌,現在出去執行外勤!」

「嗯。」


穗乃果跟高海千歌穿好裝備,對海未敬了禮以後拿走牆上掛的警車鑰匙就離開了辦公室。


「報告,渡邊曜也出去執行外勤了!」

「報告,黑澤露比也是!」

「嗯?露比?」


隨後是渡邊曜帶著黑澤露比向海未敬禮,但海未卻不像剛才一樣直接應了聲,而是有點疑惑地抬起頭看向一直以來都是內勤的露比。


「露、露比也想試試不同的工作……!」


看著露比鼓起勇氣提出請求的模樣,海未望著她的臉沉默了幾秒,接著將目光轉向了曜。


「曜,好好帶著露比。」

「遵命!」

「遵、遵命!」


想著露比應該從來都沒有出過外勤,天氣好心情也好的海未就這麼軟下心來吩咐了曜,間接明白了海未的意思之後,露比也很開心地學著曜大喊。

沒有目送她們兩人離開辦公室,聽著她們走路以及拿走鑰匙關上門的聲音,辦公室裡難得地只剩下了海未自己一個人。

閱覽完了好幾份自己曾經想看卻沒有權限取得的文件,為了讓眼睛休息的海未暫時縮小視窗,身子向後躺在椅背上,她望向這間充滿各種物品並洋溢著生活感的辦公室,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顯得有些寬敞。

想著如果沒有要求繼續留在這間辦公室,不知道會被編到哪裡去,但肯定會因為權力的不同變得相當孤獨,然而待在這裡的話就算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出了外勤,也沒有半點寂寞的感覺。

當初慢慢從一個小警察爬上來的過程,不禁又浮現在了海未的腦裡。

努力過後得到了自己的歸屬、創造了別人的歸屬,那時候的辦公室裡還常常有局外人的繪里以及還是法醫的西木野真姬來拜訪,想想真是一段快樂的時光。

能夠那麼快樂,都是因為自己知道的事情並不多,當不想知道的真相一層層剝落的時候,就再也當不了那個整天只為了工作而工作的普通人了。


「那麼……該慢慢來肅清了吧。」


打直自己的身體,海未調整了自己的坐姿,她再次打開了機密文件的視窗,整間辦公室只剩下滑鼠的點擊聲以及鍵盤的敲打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