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如何创作一篇百合小说

作者:谢椿堂
更新时间:2018-01-16 00:00
点击:1714
章节字数:84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5:36

喂,在吗?求帮个忙呀~!(o゚▽゚)o

15:49

刚刚在开会,什么事?


就……

咱们能来个十分多钟的头脑风暴么?_(:з」∠)_

我觉得你比较软萌~而且重点是,你脑洞清奇、时常语出惊人啊!

15:52

不、不行么?


……可以。


那你啥时候有空咱们就来个头脑风暴好啦~


要不就现在吧


谢谢希爹!赞美希爹!!!

该怎么开始呢……让我好好想想

起因是这样的

我刚刚刷微博看到百合会文区举办了年末传统红白赛

所以、所以!我想写一篇小故事参赛!(ノ´▽`)ノ♪


嗯,好的。

所以咱们接下来是要?


这样吧,就我大概说个情节,然后有啥脑洞巴拉巴拉

你可以吐槽也可以拓展延伸

这种模式怎么样?


就像“报告老板”那种?




就是那种甲方给个主题让乙方拍个片,然后乙方公司老板和员工开作品研讨会

于是一个故事在这场大讨论中衍生出各种不同的版本、各种重启

最后天马行空,从古代到现代到未来啥玩意都有,最后剧情暴走收敛不回来,老板无奈散会,明日再议


……诶0.0

对、对对!


怎么了?


真难得啊,头一回见你一口气说这么多~


……


好啦好啦,那就开始吧

老~板~~




“可恶!为什么校庆日偏偏要和白色情人节撞在同一天啊……”翠丝靠在走廊一侧的柱子后面踌躇不已。


亚瑞欧斯托学院作为本市最优质且老牌的学校,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不日将迎来它的百年校庆。

作为一个新生,虽然才入校的那阵还有一丝丝的不习惯,但更多的是激动,无比美好的四年大学生活在向她招手哇!


翠丝永远忘不了刚刚进校的那一天。

作为一个路痴,她茫然无措得拖着两个大箱子在校园里四处乱晃。

哦,上帝保佑!

居然最后真的被她找到了新生报道处的位置。

要不是路上遇到一位好心学姐的指路,她怕是还得再折腾半天。

报到处人还挺多的,多半是新生还有一部分负责引导指引的志愿者。

“你、你好!我叫比阿特丽斯!唔、”翠丝好不容易从人堆里挤了出来,“请问,XX系的宿舍在哪里?”

台前负责接待的也不知是哪个系的学长,正帮旁边几个学弟填着注册表格。总之,忙得腾不出手。

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被嘈杂的人群掩盖了,翠丝深吸一口气,强装镇定。

虽然据说每个新生都有一个老生领路接待来着,不过看样子这里已经忙成一锅粥了。……嗯,实在不行我问出个地址自己过去还不行么?

抱着可能会被别人看成怪胎的风险,提高了分贝“你好——请问XX系在”

“XX系?”那个学长条件反射式地抬头,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突然绽放的无比灿烂。

什、什么情况?自己选的专业难道有什么问题么?

不过她的疑惑很快就得到解答。

那学长伸手招了招,朝她身后喊道:“希洛你回来得正好,这有一你学妹!”

翠丝艰难地从人堆里转过身,

这、这不是刚刚那个给自己指过路的学姐嘛!

说起来,之前问路时候,她身边确实带了几个人,应该都是新生了。

想不到人家都接待完了一批人了,自己才找到接待处。

没想到自己来学校的第一天在认识的第一个人面前就这么糗。

两人走出接待处,并顺利得打起了招呼。

“你也是XX系的么?你好,我叫希洛。”那位学姐朝她伸出手。

“你……你好我叫比阿特丽斯。”她讪讪地与学姐握手。

“别担心,跟我来吧。”


翠丝平日里与人交往接触就属于那种比较木讷讷的类型,为人真诚,但并不善言谈。

好在一路上希洛如数家珍,不仅给她捋清了了学校教学楼、体育场、表演礼堂、餐厅、宿舍等主建筑群的位置,沿途还和她聊了聊学校里最为人称道的景点以及校史八卦什么的。

预料中的尴尬场面并没有发生,虽然只是偶尔才能附和上一两句,但翠丝真心希望这条通往宿舍的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我来帮你拿吧。”

到了宿舍楼下,见翠丝拖着两个大旅行箱不方便上楼,希洛伸出手想先帮她抬一个上来。

“不不不、不了!一路上都这么麻烦学姐了,还是我来吧!”翠丝有些不好意思,连忙伸手阻拦。

慌乱之间,两人的手交叠到了一处。

翠丝的手微微透着凉,希洛的手却是柔软而温暖的。

Boom——!

明明两人才刚认识半天都不到,但此时翠丝的大脑因为某种自己也琢磨不清的缘故,实打实地宕机了,足足三秒。

待她回过神来,脸已红透。

她松开手,低头闷声道:“那就……谢谢学姐了。”

希洛见此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将她的箱子接了过去。

两人一鼓作气,把行李都搬到了翠丝宿舍门口。

临别之际,她破天荒地鼓起勇气向学姐要了联系方式。

希洛愣了一下,便笑着接过她手中的纸笔,留下一串电话号码后翩然离去。

搞不清自己是怎么了,翠丝就这么一直雀跃着,到了晚上临睡前世界都还是粉红色的,拿跟针在她身边戳一戳,指不定能戳爆不少泡泡来。


刚认识的室友人都还不错,兴许是初来乍到的兴奋,几个女生躺在床上叽叽喳喳个不停,哪怕是熄了灯,夜谈会依然开得无比热闹。翠丝虽然也参与其中但也就偶尔支吾、答应两声,更多时候还是听着。

不知道是不是国际惯例,大概每个宿舍都会有这么个精通学校八卦掌故的百事通。现在刚好轮到这位百事通同学的主场,只见她滔滔不绝地数叨起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前年的那个XX学长,你们知道吧,音乐系的。现在吸粉无数,下个月人就要举办第三次个人演唱会了。就在H市,到时候你们要不要一块去呀?”

女生间的话题换了好几茬,加上今天赶路报道的疲惫,本就跟不太上的她很快陷入迷迷糊糊之中,预备进入梦乡了。

“……说到咱们系有个人可不能不提啊,大三X班的希洛学姐啊!那可是女神!我要是男孩子我……”

“等等!你刚刚说谁?”

“希……希洛学姐啊。怎、怎么了?”本来大家都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再过一会也差不多就要入睡了。结果翠丝忽得一个惊起直接从床板上弹射得坐了起来,着实把舍友吓得了一跳,到口边的词儿都忘了大半。肾上腺素一分泌,困意便淡了不少。

“呃……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翠丝也发觉自己过于激动了,迅速躺下把自个蒙在被子里,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得了。可心口却“砰砰砰”跳个不停,跳动声在棉被与床板狭小的空间之中愈发清晰。

“刚刚……说哪了?哦哦,希洛学姐。说起来她目前还是单身呢,虽然先前也有不少学长学弟追求过她,但好像都没有下文了。”

再之后舍友的话她便听不清了,只有一句话在她脑子里不停盘旋——

希洛学姐还是单身呢

是单身呢

单身

嘿嘿、嘿嘿

要不是宿舍的床板普遍较窄,此刻估计她已经搂着被子在床上打起滚来。


转眼间一个学期过去了,这一个学期内她只觉得过得无比充实。

每一天她都有扎扎实实听好本专业的课,记记笔记、课后认真复习。

本以为又要循规蹈矩过着宿舍教室两点一线的生活时,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冲去参加了学生会的招新活动。

咳咳,谁让希洛学姐是采编部的部长呢。

前来参加报名的人不在少数,有些确实实力不俗,强到让她自惭形秽,犹豫着要不要打道回府。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姑且也要试一试嘛。

结果当她走上台去,看着下面除了学姐之外还坐了不少学长学姐,甚至还有几位老师。她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语言又开始支离破碎了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支吾完自我介绍,她逃也似地奔下台去。甚至不敢对上希洛学姐的微笑与目光。


想到在学姐面前表现得那么差劲,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一起共事了。

翠丝一回宿舍就把自己蒙在被子里,难过了好久,直到——

学生会通知她参加采编部的复试。

过了?

居然过了?!

一想起学姐亲切温和的目光,要是以后能与她一道共事,那么……

舍友看见日常蒙着被子打滚傻笑的某人便情不自禁摇了摇头。

之后的事情也就不需赘述了,在充分地准备之下,她的诚恳打动了在座的每一位学长学姐。虽然能力尚待雕琢,但她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证明。

面对学姐期许的目光,翠丝只觉得心头被一份甜丝丝的滋味溢得满满当当。

可能在她自己也未曾觉察,不知不觉,她已成长,迈出了曾经的自己想都不敢想的那一步。


转眼间,新学期到来。

正好又赶上百年校庆,学生会自然是有的忙活了。

相处的越久,翠丝便觉得越发觉得希洛身上都是闪光点,当然,这种闪光并不是像别人口中的“神”一样的高高在上那么遥远,她耐心的指导、温和的敦促,哪怕是平日里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温婉动人。

记得有次下雨,雨势还不小一时半会没个消停的,翠丝忘了带伞,好巧不巧手机也没电关了机,只好坐在教学楼大厅的一边的长椅上默默整理起了笔记,等雨停了再走。正好这时希洛回会议室拿材料,瞧见了大厅角落里孤零零的翠丝。于是二话不说,撑起伞便将她先送回了宿舍,才自己一个人慢慢回去。

一开始翠丝还不好意思想拒绝,明明是自己忘带了伞才导致这种局面。而且一会雨说不定就停了,没关系,她可以再等等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羞涩,希洛却告诉她,现在才三点,天气预报说这雨很可能会下到夜里。铁打的人也是要吃饭的呀,翠丝能撑到那个时候么?再说了,学姐照顾学妹不是应当的么?反正接下来她也没什么事了,可以送她一程。

拗不过希洛的好意,二人相互扶持着同一把伞柄,漫步雨中。

现在她们间的距离或许真的只隔了一道伞柄。

希洛好像说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说,雨声渐大,翠丝只觉得双耳变得滚烫,什么都听不太清了。

当下唯有一个念头,

只希望能走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日子到了三月十四日这天,翠丝终于鼓起勇气决定告白。她特意练了左手字写了张纸条,趁着中午希洛休息的空当夹进了她的记事本里。

然后满心欢喜又满心忐忑地期待着下午的到来。

但她似乎忘了今天是校庆,学校里要比平日热闹好多,连礼堂后方靠近学校边缘的这种她以为平日里没有人会造访角落里,今天也偶尔路过几个行人。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虚,吓得她在走廊柱子后面东躲西藏,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人瞧见。

她把买好的小熊公仔搂在胸口,只听得里头“咚、咚、咚”,仿佛一头小鹿跃动于一面面战鼓之间,辗转腾跃,不肯停歇。

她会来么?

她不会来么?

很难说。

万一……学姐连那张纸条都没有发现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那道她期盼已久的身影终于出现了。

是她!是她!

她真的来了!!

那她知不知道字条的主人会是谁呢?

她心中激动难抑刚准备迈出步子,忽然又想到——

可是……这么久以来,她也不是没见过好几个在她眼里无论是家世、长相或者能力都优秀得人神共愤的学长向希洛学姐告白,可是至今都未有一人得以折枝……究竟得多高的水准才能入得了学姐的法眼呢?

就这么一打岔的功夫,等她再回神的时候,居然被一个她不认识的学长捷足先登,近到了希洛身前。估计这人应该是外校来联谊的吧……

翠丝内心一阵低落,虽然这个距离听不清他俩在说什么。不过从学长手捧鲜花单膝跪地的姿势,傻子都看得出不是来问路的好么?

午后的阳光照耀下,礼堂后小径上的两人被染上了一层金边。

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翠丝背靠墙壁颓然滑坐在地上。

然后把脑袋埋进小熊的公仔里,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又转,终于承载不了,坠落了下来。

哦,老天爷!

我多希望自己能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这样就不必踮起脚尖才能吻到她的唇瓣。我多希望自己拥有宽阔的胸膛和臂膀,好成为她避风的港湾。我多希望自己能够更加精明能干,这样在她遇到困难时候就不必自己一力承担……

翠丝越想越恨越想越心酸,恨自己为什么挑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恨自己因为犹豫不决而被人抢了机会、恨自己只能作为一个女生……最恨的,还是自己不够优秀,无法与心爱的人比肩。

大滴大滴的眼泪不断陨坠,讲小熊胸前举着的那块“I LOVE U”的心形打得湿透。

她能做得只能是将自己和熊仔抱得紧一点再紧一点。

“这是送给我的么?”

熟悉而动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不啻惊雷。

“不不不,上面已经被我弄脏了不能……”

她猛地抬起了,不敢置信,以为一定是在梦里。

呆愣愣地望向那令她魂牵梦萦的人,甚至忘了擦干眼泪。

“是谁把我们的开心果小翠丝欺负成这样?”她伸手抚上她的面颊为她拭去泪痕。

“希、希洛学姐,我……我,你……”

回应她的是一个忽如其来的拥抱。

良久。

深呼吸。

吸气、“希洛学姐!” 呼气,“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小傻瓜。”




16:03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ノ゚∀゚)ノ


会不会……转折太快了一点?

虽然比较甜,不过

人物心理描写方面实在多了些,没什么具体事件呢


唔……


嗯……那个,我记得你不是不太擅长写现代或者校园题材的作品么?要不你换一个?


唔……甜文我确、确实

要不还是写我最擅长的虐文?或者明甜暗虐、明虐暗甜什么的?


那你岂不是要变成双料冠军了?

过分了过分了,说好的只参加一个组的呢?


噗,略略略

那我换一个开头试试~




那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

这片土地上有一片叫作桑兰德公国的地方,掌管它的是血统纯正且高贵的吸血贵族。

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与发展,纯正的吸血血统已经越来越难找了,公国之下的小领主有的多半是混血种或者有的干脆就是人类。

不过,无论是人类还是混血种,都听从桑兰德大公的安排,为他定期供给人才、物资以及豢养美味的储备粮。

最近几年周边几个王国好像都不是很太平,相比之下还是桑兰德这里的生活还算平静一些。大量流民涌入公国,有的甚至自愿成为领主们的口粮,只求能得到口饭吃。毕竟贵族之所以被称之为贵族,首先一点,他们对食物的口感、品质是相当挑剔的,并且每次用餐很可能只喝一小口。那种饥不择食、把猎物当场吸干的行为,是会被斥责为野兽,然后被整个上流社会所唾弃的。

并且如果哪天某位大人物心情好了,令某几个口粮转化为眷族,使其获得稳定的工作和更长久的寿命,更是天大的恩赐,够这些贱民们吹上一辈子。


梅西纳和佛罗梭便归于桑兰德大公治下。

两家的领主世代敌对,谁看谁都不顺眼。大小摩擦不断,今天你打我西边的几座小城,明天我抢你东边的哪个小镇,都是常有的事。心腹之地的两位领主这样斗来斗去,历代大公都为此头疼不已。

到了里奥纳多•达•梅西纳这一代,佛罗梭伯爵的幺子爱上了里奥纳多的掌上明珠,于是由大公桑兰德三世出面使两家定为姻亲,永结同好。

本是件化干戈为玉帛的大好事,然而之后却酿出了一场谁也料不到的惨剧。


“唰——”地一声手起剑落,护卫的头颅断了线般地飞了出去,整个屋内顿时陷入死寂,只余鲜血喷涌和无头的躯体轰然倒地的声音。

本就不大的书房中再添一具尸体。

见来人如从凶悍,之前还漫不经心的约翰亲王顿时慌张了起来,向后退却时被天鹅绒的窗帘绊倒,摔得鼻青脸肿。

“你别过来、别过来!”他慌忙地想从地上爬起来,却颤抖不堪根本做不到,只能凭着本能继续向后爬行。“你想要什么?金钱、荣誉、地、地位?这些我都可以给你。”

剑手依然什么都没说,只甩了甩小臂抖落掉剑身流尚在流淌的血液,迈着凝重地步伐,向他逼近。

很快,他便退无可退,已经到了墙角处。

“贱民!我、约翰,堂堂亲王,更是如今桑兰德公爵的亲叔叔!怎么能死在区区无名之辈手中?!” 只见他突然睁红了眼预备做最后一搏。虽然常年浸淫酒色早已经把他的身体掏得七七八八,但作为一名贵族的尊严不允许他被一个贱民斩杀在自己的房间里,临死前还像个懦夫一样跪地求饶。

听到这句话,剑手停下了。

“那你听好了!”

听声音,居然是一个女人?!

只是她接下来的话,每一个字都像冰冷的尖刺,要一寸一寸钉进他的骨髓里。

“我,梅西纳的比阿特丽斯”一边说着,她一边抬手摘下了遮住面容的斗篷,“今天要为梅西纳家族上下五百口人的性命,讨回公道!”

她的面容与神情、她的每一个步伐,此刻都可以视为复仇本身。如一阵暴虐的狂风冰雨,令约翰这位高傲的亲王原本好不容易从残酷死亡的边缘上积蓄起的勇气一触即溃。

杀人者,人恒杀之。

他终究是为自己的贪婪与毫无悔过之心而酿成的大错而付出了代价。

翠丝离开城堡时,阴冷的夜空中突然闪烁起了雷霆,就如那一夜一样。

那晚之后,她便被复仇的怒火吞噬殆尽,以剑为伍,势要杀光这惨剧幕后的每一位推手。

那天晚上,是希洛的婚宴。

她因为冒险者公会的任务而偷偷溜出城,照例让她的表姐希洛为她打掩护。并做好承诺,她一定在婚礼宣誓之前回来,她要看见希洛最美的模样。

可那样的事,终究如同美好的幻梦泡影一般碎裂了。

她因为任务耽搁回来得晚了。

“希洛——希洛啊——!!!”


阴霾天空下,云层里隐没着电光雷霆,大雨将至。

仿佛连上天都要为这场被血色玷染的婚礼哀悼、恸哭一番。

笼罩在教堂的阴影之下,有个女人来到尸体堆旁边抱着一颗头颅痛哭,月亮下都是她惨烈而凄厉的悲号。

那抱着的头颅属于另一个女人的。

那是她最爱的希洛。




16:15

这个怎么样?希老板有什么建议或者想吐槽的地方么?


这个……是不是太惨了点呀?

还抱着断头哇……好恐怖

怕不让人看了又以为是悬疑啊


就,内什么

混合一点点哥特的风格嘛_(:з」∠)_


……可以的

哥特什么的,我还是喜欢衣服


所以 校园纯爱 和 哥特悬疑

你要写一个还是两个呢?


母鸡

哎呀,好纠结

报告希老板!你觉得还可以怎么修改呢?


那就这样,一起写好了

内定冠军妥妥的了


万岁~!

突然欢呼.jpg

冠军还能获得打字机键盘呢

啊,扯远了

说真的,到底该咋写呀


如果要哥特恐怖悬疑的话,可不可以这样

像命运石之门里面穿越,我们每讨论打断“报告老板”一次,故事人物就穿越回原来的地方

然后 开始就是想她

但是越穿越到后面情况越糟糕

顺道回忆起两人相处的时光

最后结束


没、没太懂0.0

是指每次人物一回想,相处记忆里细节都会有所不同,然后直接导致最后出现大型世界线分叉?回过头去看跟一开始的故事相比已经面目全非的那种?


可以这样


唔,好的

那我先记下来

报告希老板,没想到你的脑洞这么大呀~~~



也可以前几次不是因为回忆,就是想救她




之后越来越糟才开始回忆的


那是因为什么原理才开始穿越的呢?


设置一个读档点

每次都从读档点开始


R、RE0?(小声)


RE0+命运石之门

(马上要被告了)


律师函警告!

没关系,反正也没几个人看(小声)


可是

最开始为什么穿越啊

为了生日想送她东西?

是不是俗了点?


难道不是我们多次讨论剧情,然后重启故事线最后打破第四面墙么?

可能……会被自己创造的角色杀死?(小声)


RE:C了


唔、不定能破获一次性被多家大公司告上法庭的吉尼斯记录呢


抄、都抄了!反正原创什么的都死了(并不)


反向成名还行,这波操作可以的


不过打破第四面墙 到了哪里啊

在火星嘛?


或者我们给读者设置个悬(da)念(keng)?让他们以为

故事的这条线是在现代,但其实……?


其实在?


可能是近未来

写“古代”小说

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谓现代文学


厉害了


或者在异世界,写穿越小说

穿越到我们这个世界,是他们那的大火题材


读者纷纷表示脑容量不够


233333

用自己的魔法开金手指,把地球人耍得团团转什么的

徒手拆核弹

拳打美帝,脚踩联合国

当初苏联就是因为这个解体的

想想有点小带感


恐龙灭绝也是他们干的?


哇~被你这么一说

是魔法袭击直接造就了新仙女木事件

二叠纪灭绝也是(口胡

一个史诗级的冰系魔法,导致了冰河世纪的到来

然后现在又用炎系魔法融化了冰山,导致全球变暖海平面升高

人类大部分领地被淹没

无意间发现了真相(大雾)


给现代人类留点面子

而且已经和百合没什么关系了


咳咳

那就设定不变,主角全部换成女的咋样?


百合看了会沉默

直男看了会流泪

我代表广大百合厨

打死你(


噗,那么要不我们就……


等等,我出去办个事一会再聊


好的

等你回来我们再继续“报告老板”最终章好了,嘿嘿



17:23

回来了


正好诶,我刚刚又脑补出一个百合科幻悬疑的故事设定啊!

而且还有反乌托邦元素哟~


完了,全完了


怎么会呢

我可是【爱的打工战士】啊

(虚渊玄听完会心一笑)

希洛希洛~要听么要听么?


好的

我来看看和百合有多少关系


嘿嘿

微微一笑.gif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在不久的将来人类科技已经可以开发出移民飞船以及开一种枪,这种枪可以发出急冻和缩小射线。作用就是把人快速冷冻休眠,然后用缩小射线缩小之后放进微缩胶囊里,这样方便运输和存放。

但实际上这是个骗局,第一枪就已经把人生物组织活动全数冻死,第二枪只是销毁这块冰坨子而已。

希洛作为为数不多的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人员,为了躲避有关组织的追杀出逃。

她所有的亲人妹妹、女友、母亲什么的,都是因为知晓了这个秘密而被残忍处理掉了。

于是她只能不断逃亡,逃亡的途中她还在一边想办法复活她的挚爱。

终于,她来到一颗表面是永夜并且大雪纷纷终年冰冻的星球表面。


在这里,她遇到了传说中,只属于遥远母星地球上信仰里的存在——“佛”。

佛的周身散发出七彩的幻光,正是它造就了这颗星球上永不停滞的极夜与极光。

很快她的脑中被植入了一种精神连接,在幻象中,背景里有若隐若现的佛头和七彩圣光,她看见她的妹妹们、母亲、女友在她面前一次又一次地复活又重新死去。只要她屈服就能结束这个循环,“佛”问她,她已经试了21次了,这么做值得么?她说值得,于是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拯救。

但真相就是——那只是一个伪装成人类信仰中“佛”形象的,是一种未知宇宙中可以和生物建立精神连接从而控制它们的强大存在。

无论她在无尽的轮回之中挣扎多少次,每次无论救得了救不了救得了多少,到了时间,总会重新开始,皆是徒劳……


17:26

停一下朋友

请停一下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世界充满爱?比心.


百合厨们拿起手中的刀向你砍了过去


别、别呀,真正的爱,不正是应该为之努力奋斗吗?

只有不断地努力与付出,才更能证明它的分量啊

你嗦似不似?


你这玩法都好高级啊


没办法卡文想不出来的时候,就这么头脑风暴啊~嘿嘿嘿

等等,外面好像有人敲门了我去看看哈




“希、希洛?你怎么来了?你、你不应该”我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眼前的人。

“正好我下班顺道买了点便当给你,不然放着你一个人又要随便吃吃泡面对付过去了。”来人朝低处了手里的打包盒。

“咕嘟、唔”

也确实有点饿了。

“先、先进来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