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二十七。

作者:言秋庭
更新时间:2018-01-15 15:54
点击:161
章节字数:24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但这可不是顾浅欢与顾喃风的住处。


浅欢又怎么会把狗仔往家中去引?


很显然林临夏也并不知她送顾浅欢到了个假地方,此刻正被来人调戏着,哪有心思管她。


慢悠悠绕过林临夏,权当没看见林临夏正被那人调戏,笑着在心中说上一句愿她幸福,独自一人去回了家。


途中依旧是那熟悉标牌,熟悉景象,顾浅欢摸了那在公路上的树一把。


从树枝,到树叶,再到它清晰脉络。


小时顾浅欢曾听说,在几近于黄昏之时,抚上树的脉络,可使愿望成真。


那么。


顾浅欢将双手均都放于树上,抓着它脉络不放。


顾浅欢想要自己母亲,也喜欢自己。


想要母亲,也喜欢上我。


在心中默念一句,顾浅欢那双手一直握在那脉络上,死死抓着。


这样,许愿会成功么?


两只手,会加倍么?


那,抱着的话,应该会更加倍一些?


顾浅欢将那树抱进怀中,将头抵在那树上。所幸那树是颗小树。不然,就光是顾浅欢那怀抱,估计也就只能环住它的半边。


她想让自己母亲也喜欢上自己。


抱了差不多能有五分钟,顾浅欢瞄了眼天空,要暗下来了。


依依不舍放开那树,在心中暗暗决定每天都来抱它个几次。慢悠悠赶路。


这时间也不算太晚,介于母亲对她晚归的容忍范围内,于是顾浅欢也就能看看周围风景了。


周围绿化其实并不算特别好,但在这顾浅欢总有种舒适感,略微抬头。


前头便是绿化相对来说好的区域了,也是母亲公司的所在地。


母亲公司离着自己家中还算是近,但其实并不顺路,但顾浅欢,莫名的,想去看看。


明明前几天刚刚看过了。


一路慢走,顾浅欢走到顾喃风公司时,腿已经疼得不得了了,不过她倒是不算太过于在意,习惯了。


母亲公司外头可能是有些什么事,顾喃风被一穿着极其暴露的人抱着了,抱着了。


可能是看错了。


顾浅欢眯了眼揉了揉自己眼睛,灰色眼眸仍旧是那般模样,眸中映着自己母亲与女人的一举一动。


那女人亲了她母亲一下,亲了自己母亲一下。


胸中似乎是逸了股无名火,顾浅欢强行将那感受压了下去,必须压下去,压下去。


压不下去。


顾喃风纵然是再如何去躲,此时在顾浅欢眼里也是打情骂俏了。


握了双拳,大拇指缩进其余四指的怀抱中,气极反笑。


自己母亲凭什么喜欢自己。


是。


凭什么?


来了阵,风。


黑色风衣被风吹动,衣摆随风而动,长发掩住顾浅欢表情,常围在顾浅欢的脖颈处的围巾不小心被风吹到了地面上去,沾了些泥土。


风停了。


顾浅欢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丝丝表情也没有。


连往常带着的笑都丢了。


短时间内,大概是找不回来了罢。


转身便想走了,踏出一步后顾浅欢才想起自己脖颈上的围巾掉了,回过身打算俯身去捡,身后已经没了那毛巾,再抬头去寻,自己母亲就在眼前。


看起来是跑着来的,还在微喘着气,手里拿着顾浅欢的白色围巾,抬手想给她围上,被顾浅欢面无表情避了去,自己拿走围巾,自己围在了脖颈上头。


刚刚顾喃风离着顾浅欢真真是算远了,大概能有……很远,很远。


远到顾浅欢以为她已经触不着顾喃风了。


“……早上好,母亲,啊……嗯……晚上好。”勉强笑笑,那笑也失了所谓温和。


顾喃风不可能不知道顾浅欢到底在,气些什么,但这种情况,她也不知该如何安抚顾浅欢。


待她冷静过后,再讲罢。


“我们回家,乖。”


我们回家?


鼻间似乎是有些泛酸,顾浅欢抿了自己唇,抿到泛白,也不肯放。


一路无言,往常习惯性会说话暖下气氛的顾浅欢此时也失了言语。


顾喃风更是,没在言语,连句解释也无。


抿住唇,狠狠抿住,眼泪顺脸颊落下,这是顾浅欢这人生中……第五次?真正意义上的,哭泣。


顾浅欢将头抵在前头车座位上,也还好,顾浅欢选了后头,而不是副驾驶。


要不然就要哭给自己母亲看了。


——。


到了家门口,顾浅欢用衣袖蹭了自己眼泪,眼眶有些微红。


顾喃风瞧着她,面无表情牵了她的手,领着她回家,不问她任何事,也没有任何安慰性的言语。


门被自己母亲打开了,对着扑面而来的热气,顾浅欢有一瞬失神,转头将顾喃风扑了去,手及时护住她头部。


手,很疼。


不碍事。


“……我喜欢你,喜欢母亲。”


眼眶又聚了层泪,顾浅欢依旧是那副样子,看起来要哭了的,样子。


“我真的很喜欢,母亲。”


“是那种,书上说的,男女式的,爱情的,那,那种,喜欢。”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很喜欢母亲。”


“想替着母亲分了家中事务,想一辈子都伴着母亲,一辈子只属于母亲的,喜欢。”


“想一辈子都跟在母亲身旁,陪着母亲一直到老的喜欢。”


“想与,母亲,更,更加,亲,亲昵的,那种喜欢。”


口吃了。


这是顾浅欢一直都有的小毛病。


顾浅欢闭了眼,深吸了口气,浑身颤抖着。


似是紧张,又似是激动。


将覆在顾喃风头下的手抽出来,逐步解着自己身上衣物,被顾喃风阻止。


“嗯,我知道了,乖。”


被抱入怀中了。


这次的感觉,定是与以往不太一般的。


这一次,母亲是拥抱了,身为追求者的,她。


“先想想,你对我,究竟是不是依赖,嗯?”


自己母亲很显然是打算认真的,自然,顾浅欢也是打算认真的。


从一开始,就极其认真。


顾浅欢低头去想了想,努力将自己缩进顾喃风怀中,缓且慢的,说下去,每一句话都带着,认真。


“……嗯,或许,我对母亲的依赖高过于喜欢。”


“但,这个世界,我只有母亲,也只喜欢母亲,也只依赖母亲,也只想与母亲亲昵。”


“我只信母亲。”


我只信母亲。


“是愿意与母亲做……做……做……做,做,做,那,那些事的人。”


“……是母亲的追求者。”


低了头,思索了些许时间,顾浅欢抿唇,也不知如何再次去说。


此时,她是她的追求者,同时也不能与她,更加亲昵了。


顾浅欢只有一个母亲,今生也只有一个喜欢的人,那就是顾喃风。


顾喃风将她打横抱起,嘴角似有似无勾起,揉了揉她的头。


“想听到什么答案?”


顾浅欢愣了愣,随即快速应答:“自然是,我也喜欢你……!”


将顾浅欢放于沙发上,不断揉着,顾喃风将桌边那牛奶递给顾浅欢:“嗯,我也喜欢你。”


听着这答案,着实是惊着了,顾浅欢放下牛奶,主动献吻,勾住自己母亲舌尖,不断吸吮。


直到自己要断气了,为止。


自己母亲还是那副淡然模样,纵容着她的一举一动,要将她溺死在那片温柔。


“……是想和母亲结婚的,喜欢。”


“嗯,想什么时候结婚?”


“等到母亲也彻底喜欢上——”


被吻住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