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深冬(三)

作者:sine
更新时间:2018-01-14 03:22
点击:34
章节字数:20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呯--呯--


如此粗暴的敲門聲的主人就只有達諾娜了,「喂--我來找妳玩了!」


中午時分,路面的積雪被清理好達諾娜才穿上雪靴出門,她本來只想去一躺商場可是最終還是懶得駕半小時的車,直接徒步走到轉角街口盡頭的花的家。


她今天心血來潮地想找人聊天。


半晌,眼前的大門才被打開,站在大門背後的花一臉歉意地抓著頭髮,「達諾娜?今天我有事忙啊。」


「反正妳又是忙著玩遊戲吧。」達諾娜一邊說一邊推開檔在大門前的花,不理對方的反對走到大廳中,「沒有雙人模式的話,我就看著妳玩。」


達諾娜沒想到的是,有一個自己想都沒想過會看見的身影,會坐在在她平時的王位上。是戴尼絲。達諾娜跟她雖然在同一個班上,不過她們並沒有太多交流。她甚至不清楚花跟戴尼絲原來是熟悉得會去對方家裡的關係。


「嗨,達諾娜。」坐在沙發上的戴尼絲抬起了頭,禮貌性地向對方打招乎。


被搶了王位的達諾娜心裏固然是有些不快,不過還是決定做一個不失禮的傢伙,「嗨!妳為什麼會在這?呃……」


不知是故意,還是無心,達諾娜說不出戴尼絲的名字。


在厚重的鏡片背後,戴尼絲的眸了閃過了一絲光芒,語氣嚴肅了幾分,「戴尼絲,我的名字是戴尼絲,是來幫助花學習的。」


「哦哦哦!因為戴尼絲在班上很沒存在感,又經當在忙校報的事……所以我一時忘了妳的名字呢。直是對不起了。」達諾娜笑笑就自來熟地坐在了戴尼絲的旁邊,並一手搭上了戴尼絲的肩膀,對方竟然罕有地沒有甩開她。


明眼人都能看出她們倆的不妥。花稍微回想了一下,卻沒能想起眼前兩個人曾經有過節。 戴尼絲更曾經因報道自己是吸血豬一事,而間接幫助過達諾娜。


「今天不如就到此為止吧?」一方面是為了停止這種尷尬的氛圍,另外一方面是為了花自己可以玩遊戲,所以花提出了讓戴尼絲離開的建議。


不等戴尼絲拒絕這個建議,達諾娜就插嘴道:「不!當然不可以!妳們繼續吧,我就坐在這裡看著妳們。當我不存在好了!」


戴尼絲意料之外地笑著點點頭,打算繼續剛才的講課。多了一個聽眾,並沒有讓戴尼絲緊張起來,她早已經習慣在多個觀眾前說話,多了達諾娜一隻吸血鬼不算什麼。


這個下午的時間彷彿暫停了一般,每次花抬起頭看掛在大廳中電視上的時鐘,都告訴她時間只過了不到一分鐘。雖然達諾娜沒有說話,可是她的眼神今天特別讓人如坐針氈,花根本靜不下心來聽戴尼絲的指導。


借著戴尼絲上洗手間的空檔,花才終於騰出時間問達諾娜為什麼還留在這裏,「妳去森瑪的家不就好嗎?非要在這裡看著我學習。」


「就是想跟妳說話嘛。」達諾娜的語氣甜如蜜糖。


可花並不會上當,她從來都不會踩中對方的陷阱,「無聊的話,妳大可以回去做寒假作業啊。」


「花,我喜歡妳。」


這句話是花始料不及的,習慣了達諾娜的間歇性脫線的花雖然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可是說話時不小心咬到了舌頭,「什、什麼?」


「女生也好,男生也好,我也喜歡。」達諾娜始終還是笑靨如花。


花卻看到了對方對方笑容後的冰霜。 達諾娜將要說的話,不會是自己想要聽到的。花張口想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可惜她晚了開口。


「我想了很久,自己究竟喜歡什麼。」達諾娜站了起來,雙眼半閉著沒有看著花,頓了一下。可能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緒,也可能只是增強戲劇效果,「我發現……自己還是最喜歡自己了。」


花勉強把自己的跳角往上提,緊皺的眉毛缺出賣了她,「說得其好像其他人不知道妳是個自戀狂似的。」


「對了!明天是森瑪的生日!」達諾娜突然語氣一轉,「要去準備禮物了!」


「唉?森瑪?」發問的是剛剛回來的戴尼絲,她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看來達諾娜轉變話題的原因是因為戴尼絲的出現。 不得不說花非常感謝她的回來,她插話的時機正好拯救了花,好讓她現在不用再單獨面對著達諾娜了。


「Bye! 我去準備禮物了!」丟下這一句後,達諾娜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甚至連戴尼絲的問題都沒有回答。


達諾娜都離開非常突然,她來的原因可以說是非常耐人尋味。在戴尼絲的眼中,她就只是盯著她朝花說明初階函數的基本,唯一比較能讓戴尼絲接受的解釋就只有花的母親派達諾娜來監督她的工作。


不然也太奇怪了。


不過再為達諾娜這種傢伙鑽牛角尖,是沒有用的。戴尼絲不以為然地托了一下眼鏡,打算繼續剛才的課業。


回頭一看,卻發現自己的學生已經哭成淚人。她的眼淚從眼眶裏一顆一顆溢出來,本來安靜的房子霎時間多了一個少女的啜泣聲。


她在哭什麼戴尼絲不是不知道的,剛才客廳中兩人的對話戴尼絲聽得一清二楚,彷彿是故意說給她聽的。看到花現在的反應後,實在是不難猜出花喜歡著達諾娜;而達諾娜並不喜歡花,至少她對花的喜歡跟花的不一樣。


換言之,她目睹了自己喜歡的人被人拒絕了。


對於戴尼絲來說現在或許是上位的大好機會,可是她現在只覺得麻煩。她對於安慰別人,她可以說是絕對的不擅長。其不擅長的程度,是越是安慰,越會讓人哭得更厲害的程度。


長嘆一口氣後,戴尼絲不禁低罵:「Shit.」




太陽很早就已經下山了。


花揉了揉哭得紅腫的雙眼,發現有人坐在不遠處。


對方有一頭染出來的紅髮有點褪色,在燈光下看上去比較像是灰灰金金,是花說不出來的顏色。


為什麼妳不先回去,還要看著我哭,難道腦袋進水了?


這個問題,花沒有張開口問。因為從戴尼絲尷尬地玩手機,又偷偷瞟著自己看這件事中,花已經知道答案。


戴尼絲腦袋真的進了水。


更重要的是,自己在她面前出糗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