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向陽之花(上)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18-01-12 11:20
点击:74
章节字数:68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八封、向陽之花(上)


上次進來「穗村」已是大學畢業之後,大約兩年前的事情。園田海未環視一圈這陌生又熟悉之地,心下感慨、頓生懷念之意。店內擺設幾乎沒什麼變化──大玻璃展示櫃擦得晶亮,擺設各式各樣精緻小巧的和菓子,其中引人注目表示招牌的旗子下有一顆圓圓的小饅頭蓋著綠色稻穗圍繞著紅色「ほ」字的圖騰,是這間店的招牌:「穗饅」也是海未最喜歡的甜點。

店本身沒什麼改變,還是同她當年入住時屹立不搖的老店。

門面招牌。高坂老闆娘正穿著圍慣的草綠色圍裙,閒得發慌靠著玻璃櫃嗑團子。

探進店內。甜膩的蜜紅豆香氣竄入鼻尖,高坂老爹經驗老道的粗曠大手正製作一粒粒精緻可愛的和菓子。

上樓。左手邊第一間房間有個人兒──高坂雪穗,深切煩惱她的胸圍、腰圍與臀圍不夠豐滿、纖細與圓潤,忙著穿戴超集中胸罩、束上超緊身馬甲以及硬綁在皮帶尾端的超緊身褲子。

人也沒什麼改變呢,還是同她當年入住時親切又熟悉的人們。

最後走進一間房。橙黃色牆面印入眼簾,被低垂簾幕飄逸打印一明一滅的光影。往下掃視邊上一張床與中央小桌,跟整大櫃推滿亂七八糟的書籍,大部分是漫畫單行本與雜誌(漫畫),像是《假面騎士V3》、《烏龍派出所》、《凡爾賽玫瑰》、《魯邦三世》、《鹹蛋超人》、《鬼太郎》、《金肉人》、《哆啦A夢》等。

除去一些少女漫畫,大部分是符合房間主人總是處於戰鬥狀態的格鬥漫畫嘛,記得那個《金肉人》經過書店時看到,印象是去年、現在應該算前年出的,不愧是她……這個人到底也沒什麼改變呢。她想,頓時對這亂中有序的房間湧起擁擠的安心感。

看左方,海未發現同行者──南ことり扭扭捏捏顯得不自在。

「總覺得突然打擾人家房間很不好意思……」

視線相交那瞬間,ことり在海未開口詢問前道。她知道「穗村」老闆有兩個女兒,但不熟也可以說完全不認識人家,只是常常來買點心偶爾會跟老闆娘聊幾句。沒想到海未跟對方有能直接叨擾的交情,這也讓她暗忖自己──還有不了解海未的地方。

「也是,抱歉。」海未知道ことり為何尷尬。

本來只是來買點心,聊著聊著便受到許久不見的高坂阿姨盛情邀約,一方面婉拒不來,一方面自己也想探望老友,便攜同ことり久違地上二樓拜訪。

「久等了唷~抹茶可以嗎?」

唰地開門聲打斷海未,進門的女子粗魯地關上拉門,幾乎是蓬頭垢面、衣衫不整幫客人們倒茶。整體來說太不得體也太無禮,不過也不能怪她……畢竟她可是在海未跟ことり拜訪房間後才被母親──高坂老闆娘使出的河東獅吼轟起床的。

「穗乃果你這孩子怎麼那麼邋遢,還不快去換衣服刷牙洗臉,是想把客人嚇跑啊啊啊──!」

例如,這樣。

「好嘛~」倒茶女子──高坂穗乃果拉長尾音回應,不時喃喃自語,「幹嘛那麼兇,還不是媽媽你叫我先倒茶的……」

「不知道是哪個人睡到大中午,下午要給她加點什麼工作~好呢?」

「對、對不起!」

面對端甜點進門的母親再度訓斥(恐嚇),穗乃果嚇得衝去盥洗更衣。

「啊你們先吃掉也沒關係,那孩子平常吃很多。」高坂阿姨端上如山高的甜點,正面相對令人望之卻步。

「這怎麼好意思……」

兩人連忙推辭卻禁不住高坂阿姨那開店數十年舌燦蓮花、宛如推銷員「吃嘛、吃嘛~」的好意(攻勢),便接受了。

「怎麼這樣~」

就像是聽到究極懲罰,穗乃果飛也似的手刀奔進門。

「怎麼又跑回來了,盥洗呢?今天可是還有ことりちゃん在喔,會給人看笑話的。」

有客人在場(儘管來不及了),高坂阿姨收斂怒氣柔聲道。

「我回來拿衣服換啊……可是聽到媽媽你不給人家吃~你好壞!」穗乃果鼓起脹得像倉鼠的臉頰嚴正抗議。

「你這孩子都吃到肥嘟嘟了,還不減肥!」

母親將女兒柔潤的臉蛋,往兩旁挑戰極限拉至無限大,啪地鬆手。

「痛、痛痛──改天再說啦~」穗乃果撫著發紅的雙頰,「媽媽大壞蛋……」

「囉哩囉嗦講一堆,不要找藉口,你速速梳洗、快點回來不就好了?」

「是沒錯,說到底還不是你不給穗乃果吃點心……」穗乃果嘟囔,腿呈大外八僵硬地走向衣櫃,「……惡魔、小氣鬼、兇巴巴老太婆。」

這話自然逃不過母親大人的法耳。穗乃果你媽站在你後頭,不用看也知道她超火。

「啊啊啊,看我撿到什麼,哇掉在地上這本不是最新一期的JUMP~」穗乃果的母親以誇張的口吻撿起一本雜誌,「隨便放難道是不要了嗎?我看就丟到不可燃好了~」

「咦──穗乃果我馬上去換衣服!」

威脅一招立刻見效,穗乃果隨便從衣櫃裡面搜刮幾件衣服就往外跑。

「真是、都已經是大人了,不要看這種幼稚東西,多學學海未也好啊?」叉著腰監視穗乃果離開後,高坂阿姨瞥了一眼書籍封面幾秒,吹著口哨默默地將書收到圍裙裡,朝海未與ことり乾笑幾聲。

「抱歉,吵吵鬧鬧給你們見笑了哦呵呵呵~」

「感情還是這麼好呢……穗乃果這陣子還好嗎?」海未抬頭問道。

「那孩子還是讓人不省心,不學無術、遊戲人間,最近剛忙完過年訂單,穗乃果老樣子帶著麥克風跑去街頭唱歌。」高坂阿姨指著窗邊靠著的一團長條布包,順勢坐到ことり對面,「那孩子就只有精力充沛這優點,只要不學壞就好……不過偶爾我會想──如果她像你這麼會讀書就好了,既是一流大學高材生又是公務員,跟你媽媽是青梅竹馬的我也感到很榮耀呢。」

「只有擅長讀書而已。」海未嘴角勉強撐起一絲苦笑,「有自己的興趣很好,兼顧興趣、還能幫忙老家生意當小老闆也很好啊……『家人』齊心合力,很令人羨慕。」

提到家人,她不知是刻意還是無意的,加重了語氣。

「況且穗乃果既有行動力也有勇氣,不管做什麼一定都能有一番不平凡的事業。」

「是啊。我也覺得……」高坂阿姨瞥見海未逐漸陰沉又佯裝開朗的面容,又發出奇怪的貴婦笑,「抱歉我再說什麼呢,哦呵呵呵呵~」

「……沒關係啦,過去那麼久了。」

不想讓人擔心,海未故作堅強的笑容中透出一種淡淡的無奈與哀傷。

「抱歉呢海未ちゃん。啊真是的我這嘴巴,之前明明說過不再講了,果然人上年紀就是老婆婆,整天在那邊囉囉嗦嗦又長舌。」

高坂阿姨掌嘴,再度道歉。

「海未ちゃん啊……不要忘記了,你也是我們的家人喔。」她起身離開,溫柔地說。「那我去看店了。給你們年輕人聊,慢慢吃、不夠再來拿!」

「好的,我明白……謝謝。」

海未低頭致謝,禮數依舊周全將人送走──她不曉得她的心何時能真正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


正中央的甜點擺設還是跟剛才一樣,也可以說一丁點都沒動過。

「ことり你不吃嗎,穗乃果家的點心可是很好吃的喔?」

ことり在這個家是客人。雖說海未考慮到ことり尷尬的心情,但堅持禮數的她還是不願先動手。

「只是挺不好意思的……」

「不好意思噠唷!」看來穗乃果在門外便聽到ことり的話了,「ことりちゃん是海未ちゃん的朋友──家人的朋友,就是穗乃果的朋友噠唷!」

「是的,所以當自己家自在一點比較好。」海未附和。

──你也看到了吧?海未眼神暗示,ことり也明白這家子相當好客熱情,就伸手拿了最近的甜點嚼嚼。

「嗯,那ことり我不客氣了……嗯,好吃!」

不愧是穗村的點心外皮軟糯Q彈,內餡綿密細膩、濕潤鮮甜,適合配茶。

「伯父的手藝還是很棒呢。尤其是饅頭,我最推薦了!」

這時,海未一反常態少見露出滿足的笑顏。

「是唄~連海未ちゃん都會淪陷的美味。」穗乃果驕傲地說,「爸爸製作的和菓子可是兼具美觀與味道的喔!」

「是啊,既可愛又好吃……」ことり撫摸著應景製作的雪人菓子,隨口閒聊,「說起來,海未ちゃん跟高坂さん感覺認識很久了呢?」

「直接稱呼穗乃果就好了!」穗乃果說,盤著胳膊思索,「嗯嗯~對嘛對嘛,穗乃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打從有記憶以來,穗乃果就跟海未ちゃん一起玩了。我們可是一起洗澡,還知道對方身上有幾顆痣的關係了。」

「對啊我們知道對方……等不要說得那麼噁心,我才沒算過你身上有幾顆痣!」海未連忙揮手吐槽,又慌慌張張地解釋,「ことり拜、拜託你千萬別誤會了。我們兩人的母親是青梅竹馬,打從娘胎就認識了。相處比較久算是青梅竹馬,而且高中有住過她家三年。」

真可愛。ことり見她這樣慌張,忍不住笑了出聲。

「嗯~有那麼久的朋友,真好呢。」

ことり羨慕的讚嘆,立刻遭到穗乃果與海未異口同聲地否定。

「明明是孽緣!」穗乃果說。

「不不不,只是孽緣。」海未說,「你也看到了是這樣吵吵鬧鬧靜不下來,常常讓人傷透腦筋個性。」

「你還不是整天一臉正經,兇巴巴不愛笑。」穗乃果不服氣地鼓起臉頰反駁。

「嘴巴都能吊豬肉了你……」海未手伸過去捏穗乃果的臉頰,「話說你頭髮變長不少呢?比以前成熟許多。」又往下整理那頭比高中時稍長的陽橙色澤的秀髮,給人成熟的韻味卻不掩其充滿活力的一面。

上一秒還在吵架,下一秒就像是個沒事人聊了起來。

看嘛明明感情就很好。ことり就笑笑不說話。

「還好啦嘻嘻……我才驚訝海未ちゃん,」穗乃果瞥了眼ことり,由上而下仔細打量,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沒想到這麼久沒來,你就交了個那麼漂亮的女朋友,沒有欺負人家吼?」

「我才不是你……」海未支支吾吾地駁斥,視線不安地飄移,「還有破、破廉恥,不要用那種引人誤會的說法。」

「還是那麼容易臉紅啊。嘻嘻不鬧你了,」穗乃果轉向一直默默嗑糰子的ことり親暱地握住她的手,「ことりちゃん~你一定懂吧?海未ちゃん是個稍微鬧一下就會臉紅的認真魔人性格,推薦你多多欺負這點。」

「而且認真解釋時,看她那麼努力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就覺得很可愛呢!」

「對啊對啊,你很懂嘛!還有喔……」

這瞬間,ことり跟穗乃果兩人開始聊得熱火朝天,認同彼此是志同道合(欺負海未)的同伴。

「ことりちゃん!」伸手。

「嗯,穗乃果ちゃん。」回握。

「這是哪門子的懲罰嗎?連ことり都這樣……別取笑我了。」


穗乃果與ことり聯軍結成後氣氛緩和許多,三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不時傳出無法抑制的大聲笑鬧。

「最近、還有在寫詩嗎?」穗乃果嘴不停,手也不停的吃。

海未ちゃん有在寫詩喔?ことり聽到稀有的話題,忍不住喃喃複誦,眼睛睜得雪亮、耳朵也張大不少。

「偶爾偶爾,反正有想法就記起來。」海未苦笑,「那你呢?聽伯母說你還是會去街頭唱歌,還是很喜歡音樂嗎?」

「比以前少了,最近要留時間讀書。」穗乃果放下點心,啜飲一口熱茶。

真難得呢。在海未驚訝之餘,她又說出一個更令人訝異的消息。

「其實……穗乃果我想考音大。」

「從沒聽說過……」海未身子往前差點把桌子撞翻。

「嘻嘻,因為……這是穗乃果我第一次跟人家說啊。」穗乃果似乎不擅長應付這種正經話題,不自在地撓了撓後腦杓,「……穗乃果我從以前很喜歡唱歌嘛,高中那時海未ちゃん常常告誡我要好好讀書、不要想那些有的沒的,但私下還是很支持我,真的很謝謝你。

高中畢業憑著那一股衝勁,趁假日去公園之類的地方唱唱歌滿足一下心願,但是經過這幾年思考……我無法滿足,我也不確定該怎麼說,總之唱歌不是只是唱唱開心的而已,還是要有技巧與專業知識,所以我想去考音大。這次不會是三分鐘熱度,我想要偷偷來,然後等考上後,哇地嚇媽媽她們一大跳!」穗乃果高舉雙手就像是個惡作劇的小鬼。

「……直到現在我偶爾還是後悔沒聽你的話好好讀書,謝謝你。」感性完的她舉起食指抵住嘴唇,「對了、對了!這件事要保密喔,雖然我還是破功先說出來了嘻嘻。」

儘管這個話題被輕描淡寫地說出口,不過聽在耳中的那份重量卻是如此沉重。

她是認真的。其實海未偶爾夜晚經過穗村會發現穗乃果的房還亮著,以前老認為是在看漫畫熬夜,現在思來想去──原來她是在讀方才一進房發現散亂在桌上的筆記跟講義才是吧?她很確定她是認真的。

明明這人以前看書三分鐘就會把口水流滿頁面,在大人眼中從來不比自己優秀,減肥永遠只是口號、作業丟三落四、做事不經大腦、成績差勁、吊兒啷噹、少根筋、搞怪、愛玩、愛吃。

本以為從未變過,但什麼時候已經超越她了呢?

不對,更正,自己只是一直在原地踏步、無法前進。穗乃果本質從未改變,一樣是那位行動力十足,總是勇往直前的青梅竹馬……一直一直徹徹底底朝前方邁進,她打從很早以前就超越她了。

……突然有些寂寞。


「打擾了。」

時近中午吃飯,海未與ことり一方面不敢叨擾高坂家的午飯時間、另一方面跟妮可失聯太久,她們在幫忙收拾餐盤後收下一盒點心告辭。

「對了,」離走前海未拍著青梅竹馬鼓勵打氣,「考音大加油啊,學科有不懂的地方儘管問我。」

「嗯~謝謝!」穗乃果露出標誌般燦爛的笑容用力點頭,「歡迎兩人再來吃,穗村招牌──穗饅!」高舉點心,喊出了打廣告的台詞,鄭重地送走兩人。

「呼哇~吃太飽了,午餐就簡單一點可以嗎?」

回程路,ことり拍著肚皮,煩惱自己攝取太多卡路里卻又無法拒絕那包著糖心的惡魔。

「嗯……」

「怎麼了,不舒服?」

ことり彎腰窺視海未沉思的側臉。

「不,沒事。」她搖頭,不發一語。

ことり也不催促,靜靜地等她。沉寂一段時間後,海未突然道:「還記得我的雙親嗎?」

每次提到這話題,ことり像是被膠帶封口接話都十分艱難。「嗯,已經亡故了……難道?」她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掩嘴。

「是的,我剛剛說過我以前住穗乃果家三年吧?父母就是高中那時候走的,後來我被高坂家收養。穗乃果在學校漫無目的地開心玩樂的時候,我為了不想讓收養我的高坂家擔心,所以一直很認真讀書。那時我老是擔心她這樣太過樂觀無謀,會不會有問題。不過看來是不需要擔心了。」

那雙清澈琥珀映照著穗村,帶著一絲落寞與喜悅。

「正如你所見到的,她們家很好、很溫暖、每天吵吵鬧鬧的,我真心覺得是第二個家……但我無法融入她們家。」

她的聲音漸小、漸如蚊蚋,最後幾句已經聽不清了。

「之後上大學,我不好意思也不能繼續打擾高坂家便搬了出去,靠打工、父母的遺產還有獎學金自己過,一直到現在。」

強風馳騁,烏雲飄蕩,暖陽隱而不現。那朵凜然的藍色花兒覆蓋陰影之下,孤單佇立於天地之間,訴說成長的軌跡。

「以前我聽長輩的話,『只要好好讀書,上好大學就會有好工作。』腦袋也只是想好好讀書就會有好工作才去上大學、考公務員,而穗乃果不一樣,她有目標才去讀書、奮發向上追求夢想,而我只是完成周圍人的期待後,失去了目標、漫遊目的過一天是一天。

老實說我對未來很茫然,有時候會懷疑自己生存的價值……感覺說得太誇張了呵呵,總之我沒有前進就只是站在原地踏步。」她自我分析,自嘲地笑了。「對於穗乃果我很高興還有點寂寞,感覺好像被青梅竹馬拋下了……而且說來難以啟齒,還有一種名為嫉妒的情感吧?」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從不比較因為無法比較卻經常被身邊人比較,或許是這樣才會多少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優越感,產生連自己都羞恥的扭曲情感。

她凝視天空,逐漸從烏雲中探頭的太陽。

「那是羨慕喔。」ことり猛力搖頭,提出她的見解,「正因為從小一起長大,有複雜的情感才很難定義──ことり認為海未ちゃん認同穗乃果ちゃん是朋友也是對手,才會羨慕。」

「是這樣嗎?」她不確定,但或許真像ことり所說的。

「武道不也是這樣嗎?海未ちゃん有練弓道、劍道那些嘛,所謂以武會友的武士道精神!」

聽到ことり的話,海未臉上瞬間掠過一絲陰影。然而,那層陰影只是夜空難得被肉眼捕捉──一閃即逝的流星,無法判明真身。

「是、是啊,確實。」

「海未ちゃん很厲害的,肩負著眾多期待將目標達成,那是很厲害的事……達成頂點頓時失去目標也在所難免。不過──」ことり啪地綻放燦爛的笑容,揚手伸向廣闊的天空,「事物的看法取決於自己的心……ことり認為讀書不是為了要做什麼,而是接下來做什麼都行!」

那瞬間,ことり彷彿乘風凌空飛起,亞麻色的髮絲隨身型飄逸,輕飄飄的、軟綿綿的,把固定人的地球重力與煩憂全然拋至身後,海未看得出神。

「暫時想不到要做什麼沒關係,光是意識到自己原地踏步就是進步的開始喔……如果一個人感到寂寞,不要忘記海未ちゃん你不是一個人,ことり會幫你的!」ことり握住她的手,「好嘛,吶?」

真是不可思議,ことり所說的話是如此充滿魅力、予人信心。

「……嗯,謝謝。」從交握的雙手中,海未感覺心裡彷彿流入一股暖流。


「對了,」這時,ことり好像想到什麼似的拳頭敲擊掌心。「穗乃果ちゃん不是說你喜歡寫詩嗎?」

「還記得啊,有點羞恥……」海未害羞地撓了撓頭,伸出在寒風中顫抖、微微腫脹的雙手──雖說紅腫與肥大消退了不少,疼痛卻依舊不減。

「只是打發時間,並不是特別也不值得給人看。而且你看我的手這樣,暫時是沒辦法寫了。」

「雖然我不會寫,不過ことり很喜歡讀書也喜歡讀詩……如果不給人家看,不是太可惜了嗎?那些詩詞也會寂寞的。」

「是、是啦……?」

「那下次能寫了,要給我看唷!」

「可是我、我呃……」海未心下羞恥,十分為難。

ことり攥緊衣襟,蜜色的眼眸中水光流轉,那淚眼汪汪的模樣惹人愛憐。

「海未ちゃん,拜託你了!」

說時遲那時快,發動了無法拒絕的絕對攻勢。

「哇……ことり太狡猾了啦,好、好吧。」海未正面接收,效果顯著。

「約定好了唷!」ことり雙手高舉萬歲,高興地握住海未的手,上下用力甩動害海未疼得慘叫。

「抱歉,抱歉。」

罪魁禍首吐了吐舌頭(沒誠意的)道歉,就像個沒事人高興地蹦蹦跳跳往家邁進。

「妮可ちゃん應該在家等很久了,ことり我們快回去吧~」

「嗯……小心看前面啊。」海未呼著發疼的手,嘴角揚起一抹淺淺的無奈,慢慢跟在小鳥後頭。

一路上,她思考耿耿於懷的話題。

──武道不也是這樣嗎?所謂以武會友的武士道精神!

「武士道嘛,抱歉……我沒資格。」

總有一天要告訴她。

盯著ことり,她本就正經的表情,現在可以用肅穆來形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