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颤抖海(二)

作者:草木犬牙
更新时间:2018-01-11 23:16
点击:49
章节字数:29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一双金色的眼睛,陈潇跳了起来,向黑暗冲了过去,却“砰”的一下撞在了家里的檀木柜上,一下子清醒。

天已过五更,东方略已泛白,爷爷推门走了进来,看着坐在地上眼冒金星的陈潇,“怎么坐在地上,走,跟爷爷去练功。”

见爷爷进来,陈潇跳起来拉住他:“爷爷,我又梦见那双眼睛了,我怎么老是梦见一双眼睛啊。”

……

在很小的时候陈潇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她觉得古籍里记载的那些奇怪的神怪物类是存在的,它们只是十分的稀少并且远离人迹可至的地方,或者,我们看不见它们。

所以陈潇一直希望自己能见识这么一次,可当真遇到了后是个什么情景,她从来没有想过,就像现在这样,她手握剑柄,不知对方究竟是何人,何物,会对她做什么。

陈潇已经冷静了下来,她慢慢把火把放在了地上,这一瞬间突然风起,一个蓬头垢面,赤面獠牙的怪物已经冲到了陈潇眼前,陈潇矮身向后,剑峰直接向那怪物挑去——“砰”一声怪物竟用右掌将剑生生击开,力道之大,带着陈潇一起向旁侧翻了好远,然而在这一瞬间,陈潇清晰地看到,在那件破烂的红色袖口里是一段白皙修长的手臂。

陈潇蹲伏在地,将剑横在眼前厉声问道:“什么人?!竟敢装神弄鬼!”

那怪物并不回答,脚尖轻点,立时又向陈潇扑了过来,几个回合之后,陈潇已是累得只喘粗气,脸上身上添了好几道伤口,见陈潇已然招架不住,那怪物不乘胜追击反倒也停了下来,直直地立在原地,两人中间隔着一个火把,火光逐渐微弱,怪物脸上的表情诡谲莫辨,黑暗里只听得到陈潇喘息的声音……

半晌,那怪物说了句:“好听。”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陈潇的脸瞬间涨的通红,内心腾起一股被轻视的愤怒,等意识重回,剑已经劈了下去,“刺啦”一声,怪物那蓬头垢面的脸似被劈成了两半,人却向后跃去,果然是面具!

没等怪物落稳脚跟,陈潇扯出包裹里的一件东西抛撒过去,是张驴皮网子,上面贴着一些符箓,本是备着捉妖物所用,可惜一直用不到,现时若是能拘住这怪人也是挺好,怪人被网子网了个正着,手忙脚蹬地乱扯,陈潇一个箭步上前,用剑抵住:“休得再动。”

那怪人即刻停了下来,两手撑着网子抬起了头,陈潇一愣,眼前这人,横眉若黛,目似秋波,脸上虽沾了好些土灰血污,但看得出是一名韶龄女子,且容貌不凡。


陈潇从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她的远游,是为了那些古籍中的神兽鬼怪而行,怎知第一个捉着的,竟是一个人。所以她半晌也没说出话来,过了好一阵,方才问道:“那些黑衣的家丁,是你杀的?”

“是。”女子看着她,弯眉浅笑,星眼流媚。

“你……。”招的太快,让陈潇有点不知所措:“那你是怎么杀的他们?!”

女子迟疑了会儿,轻声回答道:“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

“不管他们本来的目的是什么,你杀了人,就得认罪,我要带你上去。”

那女子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她,眼中竟有些无辜,喃喃地说道:“我以为,你是个好人。”

没来由的这么一句听得陈潇心头一缩,只听那女子继续说道:“我以为,你问的第二个问题会是,我为什么杀他们。”陈潇停了一下,原来如此,她抬头看着这个女子说道:“我想,这里应该是前朝哪个贵族的陵寝,朱家人发现了想将内里陪葬之物据为己有……”

听到这儿,女子迫切地说:“既然你都明白那还不放了我。”

“这不是你草菅十一条人命的理由!”陈潇目光凌厉,直直地注视着地上的女子。

红衣女子低下了脑袋,眉头微蹙,抬眼盯着陈潇盯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那就再见了。”话音未落,向上腾空而起,瞬时破网而去,而同一时间,陈潇手里一条白色长鞭已向同个方向甩去,霎时将女人连手带腰一同绕住,再猛地往回一扯,没等喘口气,扑上去用整条鞭子将人捆了个扎实。

陈潇嘿嘿笑了起来:“方才交手,你武功实力分明在我之上,我还能不防着你,这是家里祖传的缚妖索,看你这妖往哪里逃。”

女人被捆成了一条鱼般,侧躺在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招呼上面朱家家丁拉起绳索,两人缓缓上移。待到临近洞口,见陈潇真的捉了个什么东西上来,家丁们和朱家兄弟无一不神色紧张,略略退开了一些,等人站定,大家脸上的神色分明狐疑起来,家丁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朱钰壮着胆子上前一步问道:“这……是人是鬼?”

“不知道,大概是人吧。”

朱钰的表情看似有些不可思议:“你是说,这个女子,杀了我家十来名家丁?”

“是的,你们不要小看她,她的武功不可小窥。”

红衣女子站在原地,脸别往他处,山风烈烈,青丝拂面,面容在月光下更是美得不可方物,忽而眼神转了回来,轻蔑地看着朱家兄弟,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朱珅突然觉得跨间一热,胸中狂跳不已,这个千转百媚的眼神让他的大脑忽地一下成了空白,朱珅吞了下口水,用刀指着女子,大步走上前去,边走边说:“我不管她是人是妖,用的是武功还是妖术,她杀了我家十余家丁,我要废她手脚,让她在我们朱家为奴抵罪。”

陈潇挡在了朱珅面前,义正言辞地说道:“恐怕这人不能给你,私自处刑不合法理,明天天明我自会带她去皓城府衙服罪。”

陈潇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另外,你们在这地下想做的怕也是不能见光的事,我劝你们立刻收手比较好。”

朱珅朱钰俩兄弟彼此看了一眼,朱钰突然笑了起来:“陈姑娘,其实你也不用走了,以后就在我们朱家安家落户,免得江湖漂泊,岂不美哉?”话音刚落,手一挥下,身边二十多名黑衣家丁立呈围势,纷纷抽出兵刃,凶相毕露。

陈潇哑然失笑,果不其然,在城里打听时就听乡人说那朱家乃是地方一霸,经常干些强夺豪取,欺压良善之事,连当地县丞都是避让三分,不知道是什么来头。自己要是落在这伙人手里,恐怕真是要永不见天日了。 她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身后女子却慢悠悠地靠了上来,在她耳边轻声说:“放了我,我可以帮你。”

陈潇看也没看她一眼,说道:“不用。”说完拔剑出鞘,横在眼前,摆出一副决一死战的架势,只听身后轻轻地叹了口气,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她头顶越过,如雾如风,向黑衣人扑去,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在陈潇的眼里好似一幕幕极其缓慢的影像,她看见随着这红色身影的飘移,黑衣人纷纷倒了下去,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她看到朱珅朱钰眼里的惊恐,看到他们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看到他们拔腿狂奔,却依次在红雾下毙命。当尸横遍野,一切尘埃落定,陈潇发现自己竟连两步都还未迈出……

我根本……不可能抓得住她,彻底明白了实力的差距之后,陈潇心里五味杂陈,她无精打采地提着剑,眼前的惨状也令她不知所措,报官?自己讲得清吗?本来是想送这个人犯去官府,顺便一道讲出朱家正在做的事情,可是朱家兄弟大概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自己走吧……自己还真是,太天真了。


“怎么了?想什么呢?”突如其来的问话让陈潇一惊,抬头一看,竟是红衣女子站在眼前,“你怎么、怎么没逃走?”

红衣女子笑了,说道:“本来我在这里住的好好的,古墓安静,墓里古钱取之不尽,还能骗些放牛的孩子给我去换吃的用的,神仙般的日子,就这么被毁了。”

“啊……”陈潇突然愣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红衣女子觉得奇怪,问道:“怎么了吗?”

陈潇说道:“说到朱家的人为什么盯上了这个地方,好像就是因为最近几个月镇子上传言有孩童在山上不时捡到古币的缘故……”


月光如水,夜色撩人。

半晌,红衣女子从沉默中抬起头来,说道:“不管怎样,这里我是无法再住,只能随你同行了。”

陈潇更是愣了一愣,“随我同行?为何?你武功如此高强,在哪儿不能活下去,怎么不能待在古墓里就得跟着我?”

红衣女子看着陈潇,眼里似有些许苦楚,缓缓说道:“我不认得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