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

作者:江上酒
更新时间:2018-01-11 19:48
点击:99
章节字数:24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身素白衣裳的女子身着枷锁,跪在地上,脸上不见丝毫的畏惧,反而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周边的仙侍也不知是怜惜还是恼恨,纷纷地摇头。这仙界的斩仙台千年来可谓是首次开启,从台上坠落的仙人恐怕是落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魂飞魄散连重新凝聚元神的机会都没有。

“以她的罪过顶多受鞭笞之刑,可这位偏偏不在敛月殿下的跟前服软。”一个缩在了后方的小仙童在同伴的耳侧低声嘀咕,似是有些可怜这么大好的一个人即将消散在天地间。

“其实是因为这位没有靠山吧?都不知道何时登入仙籍,修为也不过是仙人中最末等的真君。我听说敛月殿下在晋染仙君处碰了一鼻子灰,这位啊,只是无辜的成为了那殿下的发泄口。”

在昆仑池中垂钓,自然算不上什么大罪名,可巧得很,这天界最受帝君宠爱的敛月公主从此路过,一个在仙界中无名无姓的小辈,不起身避让就罢了,还掩着唇打了个呵欠,可不就是对敛月殿下的蔑视?这天界的敛月殿下虽说没有什么大本事,且性子娇纵刁蛮,近千年来只不过受封了下等仙君之位,可奈何人家投了个好胎啊,就算是上等仙君见了她也还得问一声好。

这位天界的殿下可谓是睚眦必报,传闻曾有一位仙君得罪了她,最后被弄得灰头土脸,离开了九重天阙而在人间的一处山头隐匿,再也不问世事。随着几声如同梵唱般的声响,脚踏着祥云的女仙子在前方开道,斩仙台是极为煞气之地,敛月殿下也不怕被这煞气冲撞了娇贵的躯体,非要来到这一处看着得罪自己的人是如何消亡。原本还窃窃私语的仙人,在瞧见了这位殿下趾高气扬的身影时,愤愤地噤声不语。嘴舌也不过是逞一时之快,要是不经意间得罪了这位恐怕会痛苦上千年。

从祥云上翻身而下的敛月一挥袖子,冷冷地睨了一眼,讥笑道:“还不行刑?难不成要等着本仙君亲自动手?”这位殿下倒是对好不容易才谋来的仙君之位感到沾沾自喜,这明明是承帝君之血脉而生的,应该说一出生便可到达仙君的境地,可这位仙力偏偏弱得很,也不知用了多少灵丹妙药才将修为提上来,不至于太丢脸。

斩仙刀自然不是寻常的仙家兵刃,持着大刀的两位仙君听到了敛月的这句话,赶忙打了个哆嗦。低头瞥了一眼那素衣女人一眼,只见她的眉眼间依旧是一股散漫,隐隐还有几分散漫和隐藏起来的威势。心中升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这刀似是无论如何都落不下去了。奈何那一头敛月殿下催得急,他们也不敢去挑战那位的权威。

眼见着斩仙刀要落下,忽地轰隆一声巨响从遥远的天阙传来,整个天界都被一股浩荡的威压给笼罩住,仙力低的直接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抬不起头来,至于那斩仙刀,自然也直接化为齑粉,而跪在了地上的素衣女子勾着唇淡淡一笑。

别说是斩仙台这一处感受到这股恐怖的仿佛来自远古时期的威压,就连在宫中的其他仙君甚至是帝君都感受到了这股气息。还以为是什么妖界大能者闯入了天界,可恍惚中又想起,距离妖皇陨落已经数千年,妖界成为了一盘散沙,几乎没有人能够出来掌控大局。有几位修为稍微强一些的仙君运转着周身的灵力,勉强地转动着脖子,这才看清楚在云雾缭绕的长廊中,有一道青色的人影缓步而来。

飞升晚的仙人恐怕是不知的,就连那位敛月殿下也是一脸无知和恐慌。最先赶到这斩仙台处的是距离最近的无虚神君,他在天界近万年,资格算是老的了,便是连娇纵的敛月也会给他几分面子。他一来到斩仙台看见那青色身影的时候,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这位在阆风巅的苍梧宫,已经数千年不曾出没,为何会被这么一件小事情惊动?

要说这天界中,能被称为帝君的只有一位,而与之同样尊贵的却是嫡传了远古大神血脉的凤池上神,只要她愿意,这帝君的位置落在她的头上也不是不可能。当初的远古大神开辟天地,创造世间万物,随着三界成形,他也功德圆满化为虚无,与万物同生。在这位远古大神坐化之地,一枚凤凰蛋孕育了将近万年光景才诞生了一只金色的凤凰,她一出世便使得天地为之震颤,修为直逼当时的妖皇与帝君。在此后漫长的时光中,天帝妖皇之位几经更迭,而这位四海游历,不问三界诸事,也乐得自在。说起来这位上神还有一位同修的女神侣,本体是一只鸾鸟,名唤青翎。可就是她,在日后惹出了一系列事端来。

在龙渊神君登为天帝之时,也不知道那位上神在想些什么,突然想要去凡间历劫,可她的神侣青翎却心有不愿,留在了阆风巅。凤池上神怕青翎神君受人欺凌,因而将她托付给帝君照料,这一来二往的,两个人竟然背着凤池生出了几分情意来。等到了神君历劫归来时,这青翎搬到了天帝的东皇宫中,成为了帝后。夺人之妻这等事多多少少让人不耻,可帝君的事情谁敢置喙?还以为凤池上神归来会有一场毁天灭地的大战,可谁知道她一拂袖回到了阆风巅,而从她指尖泄出的一抹气劲穿过东皇宫的结界,震碎了象征着帝君权力的东皇钟。帝君也自知理亏,一言不发,倒是帝后青翎一张脸惊得煞白。

虽说是数千年不曾现身在众仙之前,可是想到这位的威势依旧不免让人心生胆怯。

“上神,您——”无虚神君颤颤巍巍地开口,而凤池径直从他的身侧走过。一股可怖的气息迎面而来,仿佛一切将在此日终结,后面的半句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了。

扶起了那跪在地上的素衣女子,凤池那如古井无波的面容上终于流露些许情绪来,咬牙切齿一切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开口道:“我凤池的徒儿怎么能如此无能?沦落到这种地步?”

“放肆,你、你是——”得到了诸位仙君注入的仙力,敛月终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还没有站定脚跟,她便红着脸大声呵斥,连无虚神君悄悄地扯她衣袖都不觉。

“龙渊就是这般教养女儿的?”凤池一拂袖,冷冷地望着敛月。

仿佛是亘古之初的强大气息扑面而来,敛月的脸上瞬间便血色褪尽,还没站稳便扑通跪地,额头触着冰凉的地面,脊背上似是压了千万座大山。几乎能够听到骨骼断裂声,极致的痛苦在四肢百骸间漫延,她竟然说不出一个字来。以为自己会在这气息中丧生之时,身上的威压蓦地一松。

“您又何苦为难小辈?”踏着五彩祥云而来的帝君与帝后,周身缭绕着一股霞光。敛月一见父君的到来,心中无限委屈,当下便落下眼泪来。

“呵。”凤池瞧也不瞧帝君,轻轻地嗤笑了一声,面向自己的徒儿说道,“景昭,随我回苍梧宫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