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2-1-2

作者:alumbuc
更新时间:2018-01-11 16:46
点击:223
章节字数:28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研究员让·奥利威尔是个瘦高个的年轻人,略显局促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双手捧着一杯冒着淡淡热气的咖啡。他的头发因为趴桌睡觉而显得有些凌乱,雀斑明显的脸颊由于寒冷而苍白。如果不是他两臂都搁在桌子上,恐怕杯子里的咖啡会因为他不自觉的紧张颤抖而溅出来。

“别紧张。”埃莉丝用共和国话说道,同时轻轻触了触让·奥利威尔的手指,释放出让人心安的精神波动。

“谢谢您。”研究员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开口前先喝了一口咖啡:“我希望您能理解,自从今天凌晨目睹了那档子惨事后,我的良心时时刻刻都在受到煎熬。我是很期望帮忙的,可是我的语言天分并不如何,和王国的令人尊敬的警察先生们实在是沟通困难……”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您能提供的最大帮助就是将案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譬如,你是出于什么理由要特意绕路去展厅查看?”

让·奥利威尔瞪大了眼睛:“这正是我一直想告诉那抽烟斗的警察先生的消息!可我的王国话实在没办法和他说清楚。是这样的,警察小姐——或者我该称您为夫人?”

埃莉丝皱了皱眉:“我尚未结婚。”

“好的,警察小姐,我现在就告诉您。”让·奥利威尔察觉到埃莉丝的不悦,连忙道:“昨晚因为工作的缘故,我留在这里加了会班。当我加班到十点钟,听到办公室里整点报时的声音,觉得肚内空空,所以按铃请守夜人为我煮一杯咖啡。”

“你们总是让守夜人帮忙煮咖啡吗?”

“加班的时候是这样的,白天的时候由食堂替我们准备。我不得不说守夜人煮咖啡的手艺比食堂的厨师要好些,而且他总是记得我的口味——多加奶和糖,食堂的厨师每回拿过来都是清一色的黑咖啡。总之,没过多久,他就将咖啡送了过来。我们稍稍寒暄了会,我提到先前去厕所时发现展厅里的温度太低,可能会使得颜料开裂,所以请他去给壁炉里添点柴火。他答应了,但等我下班的时候,我走到走廊里,仍然觉得很冷。当时我有点生气,想要立刻找到他,质问他怎么答应了的事却不做到,但我毕竟不愿意冤枉人,所以就绕路去展厅里确认了一下。但没想到……”

让·奥利维尔的声音越到后边越快越激动,到最后尖细到几不可闻的程度,脸颊上也突显出激动的粉红。埃莉丝将他在叙述过程中不自觉放开的咖啡杯推向他,示意他喝一些来稳定情绪。

“谢谢。”让·奥利维尔道,再度拿起咖啡杯:“总之,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了。”

“你下班大约是什么时候?”

“我记得当我离开的时候,十二点的钟声已经敲过有一段时间了,但在我在街角找到警士并报警之前,一点钟的钟声尚未敲响。”

“期间也没听到什么响动?”

“完全没有。但这里的隔音设计很好,我晚上工作的时候为了保暖关了办公室的门,所以只要展厅里不是太吵,我是不可能听见的。”

埃莉丝注意地听了一下,发现确实不容易听见屋外的声音,缓缓地点了下头,收起笔记本,站起身来。

“谢谢你的帮助。我想目前我应该没什么需要问你的了。”

“我希望我真能帮上忙。毕竟,如果不是我……也许约翰不会死。”

埃莉丝用她那双蓝色眼睛冷漠地看着他:“不,如果没有他的牺牲,警察不会着手调查,也许过不了几天就会曝出使得莱茵切斯特市立博物馆和共和国国立美术馆共同蒙羞的新闻,那样或许会危及更多人的生计乃至生命。已经发生的事是已经发生的事,研究员先生,说如果是没有用的。”


走出职员办公室的门,埃莉丝就看见班扬警探站在走廊的窗边吸他那支宝贝的石楠木烟斗。虽然埃莉丝不如阿格尼丝那样擅长辨别气味,但她能够闻出这回警探吸的烟丝与她上回为了庭审而来时闻到的不同。吸烟日久的人是不会轻易更换自己的喜好的,这烟丝想必是别人送他的好货。

“唔,结束了?”班扬警探发现了她,问道。

埃莉丝点一下头。

“他不会是凶手吧?”

“他很恐惧,但仍然有嫌疑。”

班扬警探笑了:“我得说他的嫌疑很小。”

“有一点问题让我很在意。”埃莉丝不理会班扬警探的调侃:“他说他觉得走廊里很冷。”

班扬警探皱眉:“是的,这有什么问题?”

“联合展览是本月一号,也就是八天前开始的,让·奥利威尔也是那时候就来了。那么为什么只有昨天晚上他才觉得冷?”

“唔,那是因为展厅里有一扇窗户没有关。守夜人会在晚上八点检查馆内门窗是否关好,所以我认为这是凶手潜入时撬开的。”

埃莉丝以一种赞同而鼓励的眼光盯着他,好似他应该已经知道答案,她正在等着他说出来。班扬警探一头雾水地耸耸肩。

埃莉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温度降下是需要时间的,让·奥利威尔觉得走廊里冷,说明窗户已经开了一段时间了。而等他听到十点钟的钟声,叫守夜人煮咖啡,再让他去添柴,这其中消耗的时间绝不会短。如果凶手在那之前就已经撬开了窗,这么长的时间,他怎么会还在馆里?”

“啊,我竟未想到此处。”班扬警探露出思索的神态来:“是否凶手……”

“不要急于猜测。”埃莉丝打断他:“我想守夜人的尸体已经送去警局了?”

“不错,诺贝尔爵士将主持解剖。”

“那么在博物馆这边的结果出来之前,我还是先去看看解剖吧。”对于事实的缺乏,埃莉丝不无烦躁,班扬警探本人的情绪与他在关键问题上的迟钝更加深了这一点。

班扬警探正想要询问她是否需要警用马车送她一程,就有个警士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在他们身侧站正,敬了个礼:“长官,艺术司的安德·伍德爵士到了。还有巴克警督阁下。”

班扬警探顿时露出喜悦的笑容:“哈!来得恰是时候。”他饶有兴味地转身看向埃莉丝:“埃莉丝,我亲爱的,我看不出我有什么理由不让你先走。”


阿格尼丝·巴克警督今日并不当值,所以穿着简约,当她瞧见快步走进展厅的埃莉丝时,喜悦之情跃然脸上。站在她身侧,正蹲着身对一幅画作做详细检视的是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壮实男子,埃莉丝能够感受到他是一名已与向导结合的哨兵。

“安德·伍德爵士,艺术司的首席顾问,恰巧是我的一位朋友。”阿格尼丝向埃莉丝介绍道:“博物馆的馆长邀请他来为这些艺术品做鉴定,我就搭了趟便车。”

“噢,那么我是否可以将这案子……”

阿格尼丝打断了班扬警探的话:“不,我今天不当值,你别想偷懒。”

班扬警探失望地耸耸肩:“好吧,好吧。”他转而看向那位艺术司顾问:“伍德爵士,在下是警局的查尔斯·班扬警探,目前正负责这案子。”

“班扬警探,我对你的名声略有了解。”伍德爵士并未从画作上抬起头来:“我得在这里花些时间才能得出结果,你可以继续你的调查。”

“当然。”

“我没想到你会过来。”埃莉丝走到阿格尼丝身边,皱着眉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你身上这是什么味道?”

“我的房东最近沉迷于东方菜式,我出门之前正在吃她做的咖喱鸡。”阿格尼丝笑:“火车上很难熬吧?你买的三等车厢票,那股大杂烩的糟糕味道还留在你的衣服上。等等,你为什么要买三等车厢票?”

埃莉丝看一眼阿格尼丝的眼睛,随即将头转开,看向伍德爵士:“我想锻炼一下自己的观察技巧。”

阿格尼丝瞪大双眼,忍住笑意:“噢。”

“我觉得我还能忍受。”

“我并不是想说你不能接受三等车厢。”

“我没觉得你想说这个。”埃莉丝觉得寒暄这么几句差不多算是够了:“我想去警局看看尸体,你和我一起吗?”

“噢,当然了,要不然我过来干嘛?”阿格尼丝拍拍埃莉丝的肩:“出发吧。”


finally!没想到写再见面也要两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L_zhou
L_zhou 在 2018/01/16 16:17 发表

她俩说句话都让我觉得在flirting...甜甜甜

姬骑赛高
姬骑赛高 在 2018/01/15 00:24 发表

一见面就相互评价了对方的味道,非常哨兵和向导了

鳗小鱼
鳗小鱼 在 2018/01/14 00:34 发表

标题:鳗小鱼

任重而道远诶作者加油!

离歌倾城
离歌倾城 在 2018/01/12 12:33 发表

終於見面了!復更真令人愉快

显示第1-4篇,共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