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为了美酒(下)

作者:郁闷的DE
更新时间:2018-01-10 21:09
点击:128
章节字数:84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没有领路的职责后,孤独的巡林客在林中穿行就要比小队行动迅速多了。借着昏暗视觉的能力,不到一刻钟,她就跟随着地上密集的脚印到达了目的地附近。


很快,尤卡瑞丝就从树木的缝隙间看到了那座废墟,周围的空气沉重而湿润,混杂着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这味道确实如温士顿所说,很像法师的臭云术,与早已习惯的尸体腐臭完全不同,尽管不像之前营地废墟里那么浓烈,但也足以让尤卡瑞丝感到一阵反胃和眩晕。她甩了甩头,振作精神,强行压下了那股呕吐的冲动。


这座要塞早已破败得不成样子,依稀还能看出是典型的古代精灵样式。周边一段城墙可能早在几百年前就已被山洪或是泥石流冲毁掩埋,只有东北方向还剩下一截较为完整的墙壁,大约十二尺的高度。垒砌的石砖隐隐残留着精灵建筑师的精细雕纹,向来人述说着当年“纳芙伊丝”帝国的强盛。


在尤卡瑞丝的记忆中,克伦斯勒的建筑也有类似的雕纹。毕竟“兰·罗斯人”——也就是半精灵——也是纳芙伊丝帝国遗留的一部分。他们是被精灵抛弃,又被人类赶出帝国的流浪者。这些精灵帝国的遗孤在大陆的西南角建立了自己的国家,随着日渐强盛的国力,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起源。


一圈简易的临时木墙——不,应该说是用杉木和兽皮破布搭建的丑陋篱笆——将破碎的城墙连接了起来,围造出一个简易的营地。对于巨怪和地精那样的低智慧生物来说,这应该算是不错的防御工事了。明亮的篝火光芒照亮了半个营地,尤卡瑞丝还在延绵的恶臭中闻到一股强烈的麦芽酒气。大概是拉芙妮过来侦查时发现的庆功盛宴已经结束,现在里面只有怪物酣睡的呼噜声传出,偶尔还混杂着几句地精的怪异低语,然而距离太远,即便是听觉灵敏,懂得地精语言的尤卡瑞丝也不是太能听得清楚。


她安静而迅速地在这座要塞废墟的外围森林转了一圈。只在木墙上发现了三四个来回巡逻的地精哨兵,看上去相当的闲散,警惕性也是非常低下,或许这些家伙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如此地深入森林,发现这座遗失的要塞吧。一头巨怪半躺在破烂不堪的城墙正门处,这十多尺高的怪物正靠在石头墙壁上睡得昏天黑地。看来就算是这些怪物喝醉了,还是留有哨兵的,不过她并没有发现之前黑豹侦查时看到的那些搬运碎石的人类和矮人。


作为一个冰霜巨人的堡垒来说,这样的守卫实在有些太过松懈了。尤卡瑞丝虽然没有实际见过冰霜巨人,但也曾从一些冒险故事里听说过他们在深山中的宏大堡垒与经过严密组织的军队部下。无论如何,这座废墟给人的感觉相当怪异。她越过一层低矮的灌木,又抵近了一些继续观察。借着火光,半精灵发现了营地中央那几乎已完全倒塌的堡垒主楼,废墟则显得死气沉沉的,大概是碎裂坍塌的屋顶和碎石将楼中的通道和房间都堵死了,二层以上的区域应该没有任何生物居住。


即便是怪物们的智慧和建造都不如人类和矮人,清理和搬运还是没问题的吧。半精灵皱起眉头,仍然感觉事有蹊跷。按照地精的数量和挖掘能力,几个月的时间就足够将这些碎石清理干净了,根本不需要特意去奴役人类和矮人。而且按照悬赏令上所说,袭击商队的事件也是最近才出现的,虽然卡特罗王国不怎么样,但东方的克罗诺斯王国实力强大,并且现任的统治者十分重视贸易通行的安全,就算是成规模的大型盗匪集团也不敢轻易对伊迪兰特城的商队动手。区区几只怪物就敢这样做,无疑是在自寻死路。尤卡瑞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狄德罗城通往伊迪兰特城的商道极少有被袭击的报告和传闻,倒是卡特罗王国通往南部几个城邦的商道比较危险。或许这些怪物并不是本地的产物,而是是最近才来到这里安营扎寨的吗?


带着这些疑问,半精灵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简单地探查了一下空气走向,运气不错,现在的位置仍是处在下风处。保险起见,她招来自己的动物伙伴,“拉芙妮,”她对黑豹说道,“把他们带来这里,如果你们来到这里时我还没有回来,就让他们立刻发动攻击。”黑豹顺从地点点头,它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如影子一般消失在黑暗之中。


拉芙妮走后,尤卡瑞丝再次潜入阴影之中,并缓缓靠近那头睡着的巨怪。怪物耷拉着脑袋睡的正香,丝毫没有察觉正在靠近的危险。半精灵微微有些紧张,她忍着巨怪恶心的体臭,从背后的箭筒中抽出一支经过特殊处理的三棱刺骨箭,又拔出了腰间那柄名为“交际花之刃”的长匕首。她准备了一下,将箭尖对准巨怪肮脏的耳洞狠狠地扎了进去——这是克伦斯勒的半精灵猎人猎熊时用的方法——怕这种传统的方法无法一击必杀,在箭矢刺入的同时,那柄长匕首也捅进了巨怪的眼窝。坚硬的阻碍被捅穿的感觉夹带着一声骨裂的闷响让她确信自己已经将刃尖刺进了怪物的大脑。看来柯亚恩没有说错,那枚巨人力量戒指对她的帮助很大。她立刻再次发力,匕首和箭矢狠狠地在怪物的颅腔中搅动了几下。这可怜的家伙全身肌肉都因为神经系统被破坏而抽搐起来,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送去见了罗尼格。


偷袭的效果还不错,虽然自己早已习惯了用长弓进行远程攻击,不过那些偷鸡摸狗的工作经验还是没有落下,以后的冒险应该再备上一柄穿刺短剑才行。尤卡瑞丝看着自己的成果,感觉颇为满意。她长出一口气,心中的紧张感逐渐消退,慢慢地将匕首拔出。同时,巨怪的血液与脑浆也顺着空洞的眼窝流了出来,那枚刺骨箭已经卡进了巨怪的大脑,要安静的回收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在顺利地解决了大门口的巨怪后,她跨过已经瘫软的巨怪尸体,小心翼翼地推开粗陋捆扎的栅栏门,向营地内部移动。


进入营地内部,一个宽大火塘首先映入眼帘,其中的篝火还没燃尽,火塘周围插着奇形怪状的地精图腾柱。两具应该是马的新鲜骨架被堆放在图腾柱的下方,肉被剔得很干净,而内脏大概是被巨怪拿走享用了,还未干涸的血液流得满地都是。十几个用木头和黄铜制成的酒杯被随意而散乱地扔在草地上,还有数个空酒桶滚在一边,这里应该就是之前盛宴的现场。空气中的味道真是太要命了,尤卡瑞丝厌恶地摇了摇头,在口袋里摸索了片刻才找到一条老旧的亚麻三角巾,那是她几十年前在克伦斯勒当小偷时用过的东西。我竟然没有把这破玩意儿扔掉吗?她一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可笑,一边用三角巾将口鼻蒙了起来,稍微缓解了那股令人眩晕的恶臭。


周围的平地上搭建起了大约六个地精的大窝棚,建筑材料是肮脏的帐篷帆布和长短不一的树枝木棍,一些骨头和金属片制成的报警器穿插在其中。窝棚里面躺着十多只醉倒在地的地精与几头同样状态的熊地精,它们身边丢弃着大量带血的骨头和碎肉。矮人的酒果然够烈,让这些怪物睡得跟死猪一样。尤卡瑞丝暗自庆幸着,但是巡林客没有发现巨怪的身影。她又检查了一下地面上的脚印,密集的脚印表明这里的巨怪数量肯定不比白天遇到的少,同时还有更大的类人生物脚印夹杂其中。


大冰男。尤卡瑞丝在内心哼笑一声,传说冰霜巨人们拥有的财宝不比巨龙的少,这次或许能顺带发一笔横财。巡林客注意到那些大脚印全都延伸到了主楼废墟的方向,可能里面还有一些房间或是地牢没有坍塌,作为这里的主人,当然不可能跟地精一样睡在露天的环境中。


敌人主动分开了,很好。如果再来两个稍微有点经验的游荡者,尤卡瑞丝便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掉庭院里的所有怪物。可惜理想与现实稍微有些差距,所以在她拆完那些讨厌的报警器后,只挑选了三只较为孤单的地精作为目标。相比庞大的巨怪,安静地解决掉这几只地精简直轻松加写意,只有其中一只在匕首刺入其脑中时略微挣扎了一下,其余两只都死得悄无声息。黑色的粘稠血液流了一地,也只是给这里原本就恶心的空气锦上添花而已。她没敢去动那几头熊地精,相比愚蠢的巨怪和弱小的地精,这些一人多高的大块头警惕性要高出许多,并且体格强壮,生性狡诈,不是太好解决,还是留给柯亚恩他们比较稳妥。


尤卡瑞丝找了块破布将匕首上的血液擦掉,又在营地里转了几圈,没发现更多值得注意的东西。于是准备继续前进。她沿着那些巨大的脚印向主楼方向潜行了过去。就在此时,另外一栋建筑进入了视野,并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座建筑也是用石砖垒砌筑成,修建得要比城墙高出一些,墙壁上只有几个小小的窗洞,里面有黯淡的火光透出。相比损毁严重的堡垒主楼,这里还算是比较完整,就连木质的大门都没有完全腐烂。如果按照要塞的规格和主楼的位置,这里应该是仓库或者军械库一类的地方。如果堡垒主楼下有地下室或者监牢,那么这些地方通常也会有一个入口作为另外的通道。她检查了一下这座建筑外的痕迹,发现出入这里的基本上都是人类和矮人的脚印,地精的虽然也有,多在密集脚印的两旁。


看来关押犯人的房间就是这里了,运气不错,尤卡。半精灵在心中默默给了自己一个赞。她隐隐听到里面有地精的声音,于是便透过破烂的门板缝隙往里窥视。入目的房间不大,应该只是厅堂的外门玄关,靠近中间的位置摆着两个火炉,靠左则是一张石桌,两只地精正在那边兴高采烈的吃肉喝酒。房间右边放了几个木桶和木架,架子上摆放着许多护具,从锁甲到胸甲再到头盔几乎一应俱全,而木桶里面则插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样式都是人类的,想必应该是怪物们抢劫得到货物或者是商队护卫的装备。


半精灵竖起耳朵,还是不太能听清地精们说的话,似乎这座建筑的隔音效果要比想象中的好上许多,她不得不感叹了一下精灵们高超的建造技术。不过这也有好处,至少在里面可以使用她更加拿手的的弓箭了。她尝试着推动了一下房门,木门动了动,看来里面并没有上锁。半精灵取下背上的“南风之愿”,搭上了两支箭矢,接着轻轻推开了门。地精们正喝得开心,并没有注意到破旧的木门发出的喀拉声。


好机会。尤卡瑞丝一个翻滚便冲进了房间,弓弦弹动,发出嘣的一声闷响,箭矢破空而出,其中一支直接扎进了左边地精的脑门,将它当场击杀,怪物手中的杯子翻倒在桌上,身体则软绵绵地滚到地上。右边的一只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另一支箭矢就贯穿了它喉咙的下方,疼痛让它条件反射地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呼,随即就被涌出的血液堵了喉咙。但这只怪物还未放弃,奋力挣扎着,想弄出点大动静,巡林客迅速上前,一匕首捅进了它的心窝,结果了它。


到目前为止,她的计划算是成功一半了。尤卡瑞丝内心有些得意,踢了踢两具地精的尸体,确认它们已经死透。她随即将木门重新关好,并从木桶中抽出了一把长剑当做门栓,挡在门前,防止在外面巡逻的怪物发现。她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找到那些被关押的人,再用这里的武器将他们武装起来,就可以与外面的贞娜她们一起里应外合,将这里的怪物全部歼灭。


房间的东北角有一条通道,中间联通着一个大厅,尽头则是一道向下的阶梯。半精灵发现这里的确是被怪物当作了仓库,里面满满地堆放着抢劫来的商队货箱。她在门口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一阵,找到了两条绊绳,大概是地精制作的小型陷阱,简陋得无法直视,尤卡瑞丝轻易地将之拆除毁掉。她又检查了一下那些货物。多是一些常用的生活用品,如布料,衣物,农具,毛皮一类的物资,还有不少怪物不感兴趣的食物,大概是农业比较发达的伊迪瓦塔纳出产的,如土豆,洋葱,奶酪等等。卡特罗王国大部分国土是高地草原,这里的土地适合放牧而不是耕种,需要从克罗诺斯进口才能满足国民的需求。


真可惜了那两匹已经被啃成骨头的马啊!尤卡瑞丝不禁有些小小的惋惜,卡特罗的高原战马可是非常有名,是出了名的强骥壮驹,千金难求。除了这些物资,她也没找到什么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于是回到通道之中,沿着尽头的阶梯继续向下探索。


阶梯还挺长,一股粪便和腐烂的味道从下面传上来,但要比营地里的味道要好受多了。尤卡瑞丝听到下面金属锁链的碰撞声,还有一些窃窃私语的人声。她能分辨出来是人类的通用语。果然如她所料,这里就是关押那些被掳掠商人的囚牢,半精灵心中一喜,稍微加快了一些前进的速度。


她快步走下了三道阶梯,来到一个昏暗的巨大房间,数条走廊横贯其中,有几条因为垮塌的泥土和巨石而被堵塞了,走廊上遍布着狭小的囚笼和铁栏,其中已损坏而不能使用的占大部分,尤卡瑞丝稍微看了一下,全都是空荡荡的,但地面上剩下的一些残破骨片和破布显示这里关押过许多犯人。或许这里本来就是一个监狱要塞,而不是精灵们用来抵御矮人的防御前线,尤卡瑞丝为此发现略微感到有些惊讶。还没等她继续探查,就听到了另一条走廊深处传来了几声咒骂,听上去是地精的蹩脚语言,大意是让它们的囚犯闭嘴,金属敲击声随后传来,在走廊中久久回荡,凄厉而阴森。


巡林客放缓了脚步,偷偷地摸到了那条走廊边缘查看。看到三只拿着火把的地精正聚集在一个牢笼门口,有两只抓着一条锁链,正用力的向外拉着,另一只则用一根裹了铁片和尖刺的木棒砸着监牢的铁栏。可能是监牢里的犯人惹恼了这些狱卒,而它们准备给不听话的家伙一个教训。


看来还是有反抗者嘛,这些地精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如果没有冰霜巨人在后面撑腰,它们就只是一群弱小的乌合之众。尤卡瑞丝从箭囊中抽出三支箭,在南风之愿上搭上两支,剩下一支则紧紧地捏在手中。凭她现在的箭术,想要在一次拉弓时准确地命中三只活物还略微有些勉强。


还是与之前一样的套路,她从墙后猛然窜出,弓抖箭出,目标是那两只正用力拉着锁链的地精。不过这次出乎她的意料,只有一只地精被她射中,箭矢刺穿了它裸露的胸膛。长弓的力道之大,直接将那只小怪物震得退后了几尺才倒下,而另一只则因为铁牢中的力量突然加大而踉跄了一下,箭矢擦着它的脸颊飞过,带走了它的半只尖耳朵。半精灵并没有在意,她以极快的速度再次搭箭射出,而这一箭则准确的命中了那只正在敲击牢门的地精,箭矢穿过它的右眼,从脑后刺出,开出一朵漆黑的血花,怪物直接被斜斜地钉在了墙上。


那只比较好运的地精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了一下,它呆呆地看着突然钻出来的半精灵,还没有任何反应。就在这个空档,尤卡瑞丝已伸手抽出了第四支箭。当它突然意识到耳朵撕裂所传来的疼痛时,那根锁链突然猛地缠住了它,将它拉到了牢笼门前。两只粗壮的手臂钻出铁栅栏,精准地捏住了地精的脖子,将它正准备发出的声音强行掐断,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那可怜虫的颈椎直接被那铁钳般的手硬生生地扭断。接着那手狠狠一甩,将还在抽搐的尸体扔到了地上。


还挺厉害。尤卡瑞丝哼笑了一声,不过一股内心油然而生的不安感让她突然暗叫不妙。


果然,一阵热烈的叫好声和喧闹声响彻了大厅。“该死!”半精灵暗暗骂道,她竟然这么傻,忘记了这群人都是一群平民,突如其来的小小胜利立刻就冲昏了他们的头脑。我真不该这个时候救他们。她叫苦连连,立刻窜进了另一条没人的阴暗走廊,找到了一个黑暗的空荡囚牢躲了进去。


“安静!你们这群蠢货!”她听到那条走廊中传出一个粗重的吼声,立刻让那些囚犯闭了嘴。地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又等了一段时间,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出现时,尤卡瑞丝才松了一口气。她想起自己曾经在克伦斯勒时也做过类似的工作,半精灵们可要比这些家伙更明白隐秘行动的重要性。“真是一群可怜又可悲的人。”她不禁摇头叹息。


“还好,还好,今天好像只有这三只老鼠在这里。”那条走廊里的人似乎也放松了下来,“你们这些管不住自己嘴的蠢货,不仅差点浪费了这个机会,还有可能害了来救我们的人。”


“说得没错。”尤卡瑞丝慢慢地走回那条走廊,她一边扫视着周围的囚笼,一边用慵懒的声音抱怨着,“好不容易才偷偷摸摸地混进来,你们就这么报答救命恩人吗?”


囚笼里关着的大多数都是一些人类,有一些大概被关了一段时间,面容有些憔悴,身上的衣服也略显破烂,还有一些则应该是这两天才被关进来的。他们看到美艳的半精灵,发出一阵阵惊叹,却又不敢太过大声,显得有些别扭。


“哦噢,美丽的小姐,求求您快放我们出去。”


“您简直就是诸神派来的使者,噢,阿尔卡娜在上,感谢您的慈悲。”


“这下可有救了,再也不会被这帮该死的怪物奴役了。”


“都闭嘴。”尤卡瑞丝恼怒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还没脱离危险呢。”地牢立刻又安静了下来。


她先到了那三只地精的尸体前,确认它们已经死透。又随手捡起了一个还未熄灭的火把,站起身来走到刚才那道牢门前。借助火把的光芒,她看到里面的囚徒是一个矮人和两个人类,人类都是典型的商人打扮,看起来受了一些伤,而那矮人则应该是个战士,他穿着一身粗衣,硕大的鼻子上纹着一个被放逐者的刺青,姜黄色的短粗头发和浓密非常的长须让他看起来十分精神,一点都不像个囚犯。那根拖在监狱外面的锁链系在那矮人的镣铐上,看来就是他刚才扭断了最后一只地精的喉咙。


“你叫什么名字,石之子?”尤卡瑞丝略微有些好奇,压低了声音问道,“是商队的佣兵么?”


“多恩·野火,女士,请称呼我多恩吧。”这位矮人似乎与尤卡瑞丝认识的那些矮人有所不同,“感谢您的相助。”他的态度相当恭敬,还略微有些笨拙地行了个礼。“我既是商队的护卫,也是一名商人。”


“噢,你就是那位拉了一车矮人烈酒的商人吧。”半精灵明白了,“温士顿·佐拉先生提到过你。”


“佐拉?啊,是那个结巴法师?”矮人嗯了一声,“他还活着?”


“对,他还活着。”尤卡瑞丝点点头,“他跟我的队伍在一起,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他。”


“刚特(铸造半神)保佑。”矮人感叹着,“您刚才说还没脱离危险,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


“先不说这些,除了右边那条阶梯,这里还有其他通道么?”尤卡瑞丝环顾四周,她觉得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毕竟敌人随时都有可能进来。


“没了,另外一边的通道被坍塌的碎石堵上了,我想那是通往主楼堡垒的通道。”


那还不错,这里算是比较安全,不过也可以说除了原路返回,没有其他选择了。尤卡瑞丝目光落到了铁栏上,“我还是先把你们放出来吧。” 毕竟报酬什么的,之后还可以再谈,先看这些人敢不敢跟我们一起来对抗那些怪物,如果他们能帮上大忙,那废墟里的宝物会比他们的报酬要值钱得多。


“那是再好不过了。”多恩点点头,“控制杆在走廊的尽头,拉动后,这边的牢门会一个接一个全部打开。”


“开门时的响动如何?”


“声音不大,这些铁栏是从上下的孔洞里钻出来的,矮人的技术。”多恩笑了笑,“这个要塞的上层建筑是精灵造的,不过这个监牢应该是当年的俘虏劳工或者奴隶建造的吧。”


“听起来你不是太在意你的那些祖先嘛,这可不是矮人的风格。”尤卡瑞丝微微一笑,“是因为被放逐了么?”


“有一点这样的成分,不过这都是几千年前的事了,现在那些长耳朵都退回了阿克兰,太过去追究那些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多恩回答道,挠了挠头。


“嘛,那我就不多问了。”尤卡瑞丝点点头,转身面向众人,她尽量压低了声音,对众人说道,“等牢门开了以后都不要乱跑,那些怪物还在外面,还想活着回去的就听我的指挥。”


所有人纷纷点头同意,尤卡瑞丝迅速在走廊尽头找到了多恩所说的那几根控制杆。她拉动了杠杆,铁栏慢慢缩回了墙壁之中,所有囚徒都走了出来。半精灵清点了一下人数,总共三十四个人,其中还有四个女性。


“还有其他囚犯吗?”她问道。


“没了,基本都在这里,剩下的不是死了就是在被袭击的时候逃走了。”一个商人答道,“我的妻子在被袭击时受了重伤……她干不了重活,被那些家伙活活打死后……吃掉了。”他愤怒而悲伤地捂住了脸,其余的人也是咬牙切齿,似乎不忍回忆那残忍的一幕。


“逃出这里后有的是时间给你慢慢伤心。”尤卡瑞丝拍了拍他的肩,“不过,现在有个机会,你想不想跟着我们的队伍,为你的家人复仇?”


商人瞪大了眼睛,喘息了几口,他突然捏紧拳头,“我跟你们一起,我要碾碎那群邪恶的渣滓,为我的妻子复仇!”


“没问题,算你一个。”尤卡瑞丝向他点点头,接着她扫视着众人,“还有人想为死去的同伴,为死去的亲人,为那些被烧毁和抢夺的宝贵货物和财产,向外面的那些怪物复仇吗?”


“我会的。”多恩举起拳头。“我的家产全被那些家伙毁了。”


众人纷纷响应,尤卡瑞丝心中暗喜。她对所有人简单地讲述了一下外面的状况,并将他们分成了两批,一些无法参加战斗的老弱病残和妇人,以及几个较早被掳走的人,他们被关了几天,还吃不饱饭,十分虚弱,硬要战斗不过是去送死而已。她让这些人暂时在监牢里躲起来,一旦柯亚恩他们攻入堡垒,这里就变成了一片安全区域。她带着能够战斗的十四个人回到了楼上的仓库和玄关处。见到大多数商品都安然无恙,有几个商人喜极而泣。仓库里几乎有他们所需的一切物资,每个人都找了些吃的来回复体力,又将玄关处堆放的武器和盔甲搬到了仓库中,将所有人都武装了起来,还给监牢里的人送去了一些食物和防身用的武器。半精灵还叮嘱众人,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地精和熊地精这样的中小型生物,如果遇到巨怪和冰霜巨人必须立刻远离并逃到安全的地方,千万不要被愤怒冲昏头脑上前送死,但也不要被恐惧所支配满地乱跑,那些怪物留着等她的小队来处置。


多恩很幸运地从一个箱子里翻到了他自己的那一套矮人装备。尤卡瑞丝见他凝视着自己手中的那柄战锤,犹如在凝视着一个亲密的同伴。“好久不见,老伙计。”他喃喃说道,挥舞了一下战锤,发出满意的赞叹声。


就在所有人都快准备好的时候,尤卡瑞丝听到外面的营地开始骚动起来,一次巨大的爆炸震得房间里的灰尘洒落一地。


“开始了。”已没必要再隐藏下去,半精灵大声向众人宣布,“都准备好了吗?”


所有人抽出武器,表示自己准备好了。他们一个个都一扫颓态,振作精神,跃跃欲试,想要立刻为之前的遭遇和经历向那些可恶的怪物报仇雪耻。


“那就去碾碎他们!”


“为了我的那些美酒!哈,老子要锤死那些大块头!”多恩大笑起来,他一锤子将那扇破烂的木门砸了个粉碎,率先冲了出去。


有种山口山猎人单刷副本的感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