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易陇山庄与木瓜

作者:何木_
更新时间:2018-05-18 19:23
点击:666
章节字数:40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姜三有无数种方法让别人开口。

有些很温柔,有些很残酷。但无论是什么方法,她总能知道她想知道的。面对那个下毒的姑娘,姜三用了最简单的方法拿到解药——她的身份。但事情还远远没完。

因为那个姑娘告诉了她一些别的事。

林一像一个打包好放在她门前的礼物,而且每打开一层,都会有不一样的惊喜。可天上掉的馅饼,大多都是有毒的。

躺在床上的林一冷汗涔涔,坐在一旁的姜三脸色阴晴不定,看着昏迷中不断低语的林一,想伸手试试她的烧退了没,却不防被她一把抓住。

姜三被林一抓得吃痛,看她猛地睁开眼,以为她醒了,刚想说些什么,林一却先开了口。

“不要。”

姜三愣住。

林一的眼神和初见那天一样,充满愤怒与痛苦,低声重复了几遍“不要”,又重新闭眼倒下。一旁早已急得不行的无言赶忙冲上来,看姜三有没有被抓伤。

姜三看了看手腕上的红印,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林一。

不要。

不要什么呢。不要走?不要过来?还是……

好在这里距忆竹苑很近,姜三把林一带去那里安顿好,又安排人重新查了林一的底细。林一昏迷了三天,她就查了三天,终于找到些不一样的东西。

林一这个人,常常让姜三觉得奇怪。因为她喜欢撒谎抖机灵,做到不露痕迹地骗人并不难,但有时候,又太不会骗人了。

比如现在,林一眨着那双迷茫的大眼睛,满脸困惑地看着姜三。

实在太假。


“我师父,跟这些有关系吗?”

姜三放下手中的茶杯,不置可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林一收起那副困惑的表情,靠在床上看着帐顶的花纹。她知道姜三已经有了答案,只是在试探她会不会说真话而已。

其实真话假话有什么区别呢。有些话,她说了姜三也不会信。比如她师父的真实身份她也才知道不久,比如她遇见姜三真的是个意外。比如,她也是才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用毒的高手。

“顾罔。我师父是顾罔。”

“还有呢。”

“几天前,她杀了个大夫。我赶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断气了,大概是被那姑娘看到,误会了吧。”

姜三和无言对视了一眼,对方朝她打了个手势。

“你真的觉得她是来报仇的?”

“不然?”

林一转回头,发现姜三也在看她,一言不发地看着,似乎还在等她说什么。林一被她看得发毛,不由得冷笑一声。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我师父为什么要杀他。你既然查过,就该知道我师父的身份隐藏得有多好。我只是她捡来的便宜徒弟而已,能知道什么呢。”

她强忍住咳嗽的冲动,话说得急,语气也不再缓和,“别用那副半死不活的表情来试探我,我跟着你只是拿钱干活,你要真怀疑我有什么企图,我走就是了。”

姜三仍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傍晚的时候,天色变化只是瞬息,夕阳的光线像是骤然收敛了一样,屋子暗了下来,没有人点灯,林一渐渐看不清姜三的表情,但她感觉得到那双眼睛还停留在她身上,像是要从里到外把林一看个干净。

这感觉太煎熬了。

林一受不了这种打量,刚要起身,无言的剑就横在了眼前。

“你走出这道门,可就变成活靶子了。”

林一一愣,“你什么意思?”

“有人出一千两黄金,要你师父的命。你,七百两。”

七百两黄金要她的命?那个人一定是疯了。如果知道是谁,她绝对会把自己打包送上门领赏。

那可是七百两黄金啊!

“我师父她……”

“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没人见过你师父的样子,但你,见过你的人可太多了。”

林一眼珠子转了转,朝姜三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姜小姐神通广大,一定知道是谁要杀我吧?”

无言白了她一眼,转身点上烛火,姜三的脸渐渐清晰,神情却更加难以琢磨。

“易陇山庄。”

林一脸上的笑容顿时转化为震惊,“你是说,那个,易陇山庄?”

“还有别的易陇山庄吗。”

林一觉得左肩的伤口疼得厉害。

当然没有别的易陇山庄。

江湖第一神秘组织,暗杀专业高等学府,专注培养杀手数百年。他们要杀的人,从来没有躲得掉的。

“但是……”林一努力让自己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平了气息,“易陇要杀我和我师父,派手下就好,何必大张旗鼓搞什么悬赏?”

姜三轻笑一声,“说来也是好笑,你的好师父神龙见首不见尾,易陇那群白痴找了几个月,连你师父的真实身份都没查出来。不过,你们现在是所有人眼里的肥肉了,总会有人抓得住的。”

林一的心已经彻底掉进冰窟。

自从离开合铃渡,和顾罔有关的每件事都在提醒着林一,她对这位养育了她十八年的师父几乎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她师父到底想干什么。

而要命的是,无论她知不知道,她已然深陷在这浑水里了。

林一在心里默默盘算一路查到的事,眉头不由得紧紧皱起。姜三看着林一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心下得意,面上却还是淡淡的,“不过你放心,在还清欠我的债之前,你这条命是我的。”

果然,林一脸上的震惊又加重了几分,连声音都在微微发颤,“我又欠你什么了?”

“为了救你,单是拿解药就不止七百两,你这几天在这里养伤,各项吃穿用度也都是最好的,这些都加起来,要你一条命抵债,很公平了。”


“你也太无耻了吧!做人要讲良心啊,你救我不是应该的吗?要不是你让我跟别人打架我会中毒?”

姜三非常诚恳地点了点头。

林一的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

但是……的确,要是没有姜三,她不仅会中毒,恐怕这会儿黄泉路都走到头了,连个收尸的都不会有。

“好吧。反正我还有活儿没干完,干完一起算呗。欠的再多,怎么也有还完的时候。”

林一双手往脑后一背,又重新躺了回去,却忘了左肩的伤口,疼得她没忍住“哎呦”了一声,引得姜三又笑了起来。

她当然不知道姜三想的是什么。她如果知道,这会儿也许会挣扎着从这里逃掉。

因为姜三想的是,林一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姜三说的是实话。

单是为林一拿解药,代价就不止七百两黄金。她用了最简单最快速,但也是风险最大的方法,暴露自己的身份保林一的命,连无言都觉得她疯了。所以无言替她处理好了后患,那姑娘知道的太多,自然不能再开口。

不过姜三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她不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保林一,当然是因为林一对她有大用处。

林一对顾罔的事知道多少?对易陇的事又知道多少?其实姜三的把握并不是很大。但她一向对自己看人的眼光很有信心。做她这行的,不会看人,不会听真话假话,就等于不要命。何况她也需要时间去验证自己的一些猜想。

所以她选择暂时相信林一。

再者,有顾罔这层关系在,剑气盟的事也会好办很多。作为剑气盟盟主的姐姐,剑气盟剑宗第一位女执事长老,顾罔的面子,顾继明一定会卖。

姜三其实很想亲眼见见顾罔,看看这位不世出的炼剑奇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剑气盟开宗立派百年,一向男子入剑宗门,主修剑术及炼剑法门,女子入气宗门,偏攻内功心法。直到顾罔这里才破了规矩。

顾罔炼出的第一把剑,名曰凤起,后来变成剑宗执事长老的传位佩剑。但这把剑在顾罔手里并没有待多久,因为顾罔在成为执事长老的第三年就脱剑谢罪,离开师门,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谢什么罪呢?

当年顾继明的夫人苏琚,与顾罔同入剑宗,身怀六甲时仍执意和顾罔一起闭关炼剑,后因剑炉事故伤了元气,诞下死胎,顾罔把这一切都归咎为自己照顾不周,万般愧疚,苏琚生产当晚便弃剑下山。

这是外界流传的版本。

但如果真的像流传的那样,这件事其实怪不到顾罔身上。


顾罔不仅是剑宗第一个女执事长老,还是第一个自弃师门的执事长老。剑气盟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顾罔走得那么急那么干脆,说背后没有隐情,姜三是绝对不信的。

不过这会儿姜三更感兴趣的,是怎样拿到长离剑。

“我能体会顾盟主的心情,但再怎么说,长离也只是一把剑而已,顾小姐可是一条人命。如果您姐姐还在剑气盟,也一定会选择用长离来换顾小姐的。林一,你说是吧。”

正在仔细打量顾继明的林一突然被叫到,正好撞上顾继明转过来的目光,不由得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

“刚才忘了介绍,林一是顾长老的徒弟,自幼便与顾长老一同生活,除了您之外,这世上最了解顾长老的大概就是她了。”

顾继明方才迎姜三一行人时十分心急,只是扫了林一一眼,这会儿视线久久停留在她身上,心底不由得升起一阵奇怪的熟悉感。他慢慢起身,面色凝重地走到林一面前,拿过她手上的剑。

那剑的剑鞘被各种碎布包裹着,看起来十分破旧,但顾继明只拔了一半出来,剑身便精光四现,锋芒毕露。

“这把剑,叫什么?”

林一犹豫了一会儿,抬眼看了看一旁正襟危坐的姜三,低声道:“木瓜。”

无言一口茶没喝进去,尽数喷了出来。姜三看了她一眼,她便立刻低头安静站到一旁。顾继明则是了然地笑笑,将剑递还给林一。


这剑的来历,他再清楚不过了。

林一也很清楚。

这剑是她六岁生辰的礼物。顾罔送给她的时候虽未开刃,却是把有些年头的旧剑,只是保养得很好,没有任何磨损。

林一很喜欢这把叫木瓜的剑。虽然有些重,但这是她第一把真正的剑,在此之前,顾罔都只肯让她用木剑练功。

无论什么事物,但凡是第一个,总会有些不一般的意义。而一个剑客的第一把剑,自然也格外特殊。即使它叫木瓜,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不过顾罔不喜欢吃木瓜。

顾罔什么瓜都不喜欢吃。

林一与她共同生活的十八年里,从未见她表现过对某种食物的特殊感情,似乎在她看来,这些东西的唯一作用就是填饱肚子。

顾罔就是这样的人,除了炼剑习武,极少在意其他事。

所以林一曾经以为,师父只是随便给这把剑起了个名,就跟她的名字一样。起得草率,反而好养活。

但后来林一知道了,顾罔给剑起名的时候从来都不草率。

后来,林一也知道了这剑的来历。而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吃过木瓜。

“如果你师父在这儿,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林一接回剑浅笑道:“师父会交出长离,或者重新炼一把更好的换回顾小姐。毕竟,顾小姐是您唯一的女儿了。”

顾继明长叹一口气,缓步踱回椅子旁,沉思许久才开口道:“如果三小姐能帮老夫救回清婉,长离剑,自会双手奉上。”

林一很少会羡慕别人,但此刻,她突然很羡慕顾清婉。因为她很清楚,无论如何,顾继明最终都会交出长离剑。因为父亲在救女儿的时候,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的。这种在乎,实在值得羡慕。

林一知道,顾罔曾经也这样在乎过她。

但再也不会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