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夜奔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8-01-09 16:52
点击:737
章节字数:26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酒足饭饱的两个人,以更为缓慢的步调,向着宿舍往回走。

这个时候,天色才有些昏暗了,H大校园里的路灯一排排亮起来,带了点孤独的味道。

黄灿灿的灯光透过主干道两旁浓密的枝叶参差洒下,在水泥地上印着斑驳的影子,林青和章澍就在这样的树影之间穿行。

肚子里有了食物,人就不大乐意开口,她们沉默着走了一段路。林青那只在身侧晃荡的手,悄悄往章澍那边移了移,几乎要擦到她的手背了。

从体育馆回章澍寝室的时候,她们就已经牵过手,这次也会很顺利、很自然的,林青这么想着。

啪,她一把抓住了章澍的手。

声音不小,动作不轻,林青尴尬地笑了笑,“天太黑,我怕走丢。”

噗嗤,章澍没憋住,乐了,被攥着的手掌到底也没抽开去。

“不是笑我路痴吗,丢了你就自己走回来,回不来最好。”

像这样牵着林青的手,走在大学校园的主干道上,章澍产生了一种十分神奇的感觉。要拿来什么词语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时空交错”了。

林青是属于那个遥远的平行世界的,但这个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间空间的人,正和她一起散着步,感觉别提有多不真实了。

可林青的那只沉重的箱子还在宿舍的柜子旁立着,向肖阳借的瑜伽垫还在爬梯边杵着,她的手还在自己手里牵着,是真的,没错了。

没什么掩饰,笑容在章澍脸上自然而然地灿烂着,一瞬间好像非常、非常久以前,那个章澍的笑脸。是了,纯粹。


见面不久的小拘束,在她们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薄到可以忽略不计。房间内仍有些剩余的凉意,“滴”。

章澍换上拖鞋,正打算问林青需不需要,就看见她从箱子里拽出了一双,得意地扬了扬。装备倒是齐全。

“阿澍,明天你几点开始训练?”

“呃大概,大概七点半出门吧,不需要太早。”

林青感叹,真是令人恐惧的作息,夜间型的她可能永远无法体会早起的快乐了。

“好,到时候叫我,跟你一起起床。”

“嗯,”章澍这时候才想起教练的交代,不情不愿地问了句,“你明天还来馆里参观吗?”

林青哪里不知道章澍的小心思,笑了笑,“不去了,我也有不少事儿要处理,你的桌子以后就我征用了,对了,你中午回来的吧?”

章澍乖乖点了点头,心想,林青果然是很忙的,却也放下心来。有林青在旁边,做各种姿势都会有些不好意思,她自己也闹不明白为什么。

考虑到林青车马劳顿,章澍带着她早早刷牙洗脸完毕。又开始拖动瑜伽垫子,准备制造大地铺了。

好在她们寝室床架子中间的空间不算太小,三张瑜伽垫贴上去,刚刚好。

她啪嗒啪嗒踩着拖鞋,跑到水盆架前取了个盆,啪嗒啪嗒跑进卫生间,哗啦啦接了一大盆水,又小心翼翼地端出来,放在地下。

林青坐在椅子上,听阿澍的拖鞋响个没完,刚等阿澍蹲下,就笑嘻嘻地配音:“妈妈,洗脚~”

章澍一听,好嘛,给你忙里忙外,还要被奚落。也不管这盆水本来是用来擦瑜伽垫的了,抓起林青的脚丫子,直接往水里一按。

对,就是水浒传里,董超还是薛霸抓着林冲的脚往烫水里按的架势。

林青“嗷”得一声叫出来,“冰冰冰冰冰……爽………”她想,她家阿澍可能有一点暴力倾向,嘴上被人家占了便宜,直接在肉体上进行毁灭。

“阿澍够了够了,放过我的脚吧,妈妈要被冻死了。”

章澍抬头白了林青一眼,才慢慢松开手,嘟囔了句,“夸张,大夏天的还嫌水凉,我都洗冷水澡了。”

林青忽然像转过弯儿了一样,“咿,这是你第一次给我洗脚啊,别别别停了,继续继续,这点冰不算什么。”

这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口吻让章澍十分不快,扔了块抹布在林青怀里,“垫子你自个儿擦!”

“好好好……”

玩笑似的给这三张垫子做了个SPA,中间铺上学校送的初始版凉席,再拖出两条毯子,散乱地扔在上面。

说好是给林青睡,林青也确实舒坦地躺在了上面。不知道为什么,章澍也莫名其妙地躺在了林青的旁边。

仔细一看,胳膊紧紧被拽着呢。章澍的床在桌子以上,难爬,但不让章澍爬上去却是件容易事儿。

此刻这个再次受骗上当的的家伙正在内心感慨万千,这跟在林青家里的那晚真是太相似了,没想到这回在自己的地盘上,一样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日光灯很杀眼睛,章澍拿她那只自由的左手背过去,挡了挡光,不知不觉又有些犯困,意识不由自主地飘忽起来。

林青抓着章澍的手,四周那么静,空调也难得地压低了声音。

她忽然,就很想好好看看身边躺着的那个人。

林青悄悄支起身子,半长的黑发垂下,随着她的动作向章澍靠近。

炽热的体温,馥郁的气息,与此同时,章澍感到面上微微的痒,发丝一般轻柔的痒。

迷迷糊糊,她想看看是怎么回事,手背稍微向下滑了滑。

林青那张美丽的脸,近在咫尺,鲜艳的唇正向她贴近。这可能是一个吻,章澍慌了,手背直接往下滑,挡住了自己的嘴唇。

可林青并未就此作罢,嘴唇往下,没有犹豫,温热的唇瓣贴上了阿澍的手心,绵软,着迷。

章澍被这样奇妙的一个吻弄得着了慌,想帮她的小爪子逃离林青的吻,可还是慢了一步。

林青抓住她那只左手,顺势翻身伏到她身上,从手心往上,吻到手腕,小臂,以及短袖子下缠绕着的火一般的油彩。

或许是阿澍太困太朦胧,又或许是林青的吻太软太温柔,章澍没有再排斥,只是轻轻、轻轻地叹了一声,“阿青。”

林青想,啊。

一只手轻轻抚上章澍的脸颊,抚过她毛茸茸蓬松的长发,停在温暖的头顶,指尖慢悠悠转着。

她贴上了章澍带着潮热与粉红的嘴唇,与那次在章澍家里的突如其来不同,充溢着蓄谋已久的缠绵与眷恋。

没有怒气冲冲,没有相互埋怨,没有欺骗没有隐瞒,没有不情愿。章澍先前不懂如何去吻一个人,或是好好回应谁的吻。在林青这儿,却没有什么问题,水到渠成。

这个吻十分漫长,时缓时急的气息在两张年轻的脸庞中交错,撩拨得人心痒痒。

林青的手正移到章澍的腰上,要滑进她宽松的T恤里,却听见身下的家伙均匀起来的呼吸。

绵长,宽厚的呼吸,陪伴着少年时代的她无数次入眠的呼吸声。

愕然,也无可奈何。

林青轻轻收回手臂,翻回身,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望了望章澍一起一伏的小肚子,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抓过身侧的毯子,横在章澍的小肚子上。

她站起身,蹑手蹑脚走到墙边。记得日光灯的开关是在这附近的啊,啊是这个,怎么这么多个?嗯全部关掉。

“啪”,一下黑得彻底。林青有轻微的夜盲,这么大黑要是走回房间中央,指不定就踩到那只小猫的脚了。

在黑暗里站了好一会儿,等眼睛稍微适应一点,林青又蹭蹭蹭蹭在地上小心地蹭向寝室中央。

嗯,确认瑜伽垫位置,进入警戒区。

嗯,确认凉席位置,进入高度警戒区。

嗯,确认阿澍位置,完毕。

这天晚上,没有什么月光。林青躺在凉凉的席子上,耳畔是轰鸣的空调机的巨响,很久没有这么早躺下来休息,但她却难得地有了困意。

失眠这个顽疾,这时候也实相地躲起来了。在章澍均匀柔和的呼吸中,林青也眯上了眼睛,随她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