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2009

作者:礼拜五
更新时间:2018-01-07 15:50
点击:653
章节字数:36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009年1月1日


室外下着雪,朴智妍抱着膝盖坐在飘窗上,手上厚厚一本词典一样的西医书翻看到了一半,眼睛酸涩,扭头看向二十六层楼之下的灯光霓虹。

床上的手机震动,朴智妍探头瞟了一眼屏幕,立马从飘窗上跳起,酸麻的小腿让她差点儿跌倒在地,跪在地毯上伸手去拿手机。

“智妍呐……”

低落的声音,让朴智妍的兴奋也跟着消失不见,皱眉反问:“学姐,你怎么了?”

朴孝敏吸了吸鼻子,“我分手了。”

朴智妍一愣,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该跟着她一起难过,五味杂陈,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喂,你都不安慰我的吗?”朴孝敏还很委屈。

“你需要我安慰吗?”朴智妍回身,靠坐在床边。像是坐上了热气球,飘飘荡荡,整个人都放松起来,连嘴角也挂上了微笑。

这可算是新年,第一等的好消息了。

“需要啊!”朴孝敏喊起来,“我现在就需要你!”

“可是我在家啊。”正是元旦的假期,朴智妍也回了家,朴孝敏倒是学校城市的本地人,两个人相距一个小时飞机的距离。

“你家是不是在C城?”

“嗯……”

“你来接我。”

“嗯?”

朴智妍瞪了瞪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从地上站起身来。

妈妈一个人在厨房里包饺子,朴智妍提着个袋子,边穿外套边往玄关走,只说了句“妈,我出去一下。”

“哎!大晚上的,你这孩子……”

从楼里出来,饶是身上穿了羽绒服也是被冻得一哆嗦,呼出口的热气瞬间变成了白气。元旦晚上根本没有多少辆出租车在路上,好在地铁尚还运营,朴智妍辗转接近一个小时,才终于到达了机场航站楼。

“你在哪里?”

朴智妍边往接机口走,边打通了朴孝敏的手机,本来以为她在贵宾室或者哪个机场餐饮店休息,却一眼就看到接机口前面,坐在行李箱上仿佛被遗弃小动物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毛呢外套,慵懒的长发披散,引以为豪的纤腿外露,在一众臃肿的路人之中,透着格格不入的精致美感,让人误以为她该是从橱窗中搬出来的逼真人偶。

“我看到你了。”

朴智妍挂断电话,眼见着朴孝敏站起身四处张望,转过头来的时候四目相对,待走到她身边去,还没有说话,就被她一把搂住了脖子,众目睽睽,朴智妍红了耳根,伸手就想去推她,却听到她在耳边说:“别人都被接回家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朴智妍忽然想笑,索性任由她的拥抱,“朴孝敏小朋友,你的家不在这里。”

“可是你在这里。”

朴智妍只觉得心脏被小锤子敲了一下,晃晃荡荡腾出了个位置,她堂而皇之的便走了进去。

“你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朴孝敏松开了手。

朴智妍的眼眸低沉,捏紧了手中的袋子,从里面拿出准备好的棉服,颇为粗鲁的塞进了她的怀里,接着转身就走。

“朴智妍!”

朴孝敏拉住了她的手腕,低垂着头,良久才缓缓说道:“你别不要我。”


2009年2月14日


朴智妍睁开眼睛,胳膊被身边的人枕得发麻,可扭过头去看她,嘴角还是止不住的上扬。

朴孝敏动了动,显然还没有睡醒。

“大年初一,还想赖床?”

朴孝敏哼哼唧唧,闭着眼睛凑过去,像是新生的小猫崽能准确的找到母猫的奶头,她贴上朴智妍的嘴唇,轻轻啃咬着。早起口中的苦涩被慢慢盖了过去,朴智妍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手掌顺着睡衣的下摆伸进去,触摸到她纤细的腰身,牛奶润滑过一般的肌肤,慢慢向上,是柔软的肉团,揉捏在手掌中,轻易在耳边听到了令人食髓知味的娇媚喘息。

朴智妍感觉自己将要溺死在名为朴孝敏的浅滩里。

“智妍!孝敏啊!起床啦!”

妈妈在门外喊,打乱了两人的旖旎情事。朴孝敏拉过被子盖在了头上,朴智妍轻笑,想也知道她满面通红的窘态。

“对不起啊,阿姨,大过年的还来打扰你们。”

朴孝敏在餐桌上恢复了知书达理的淑女模样,朴智妍看在眼里,脑海里却全是她晚上浪荡的姿态。她那时是连句子也讲不清的,只有简单的几个词语,表现她的急迫和满意,渗透的蜜水,浇灌了只在自己面前绽放的花儿。

朴智妍真想当下撕扒开她的衣服,好好惩罚这个小骗子。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她只能低下头,无声吃着早饭。

“没事儿,你来了也正好!家里就我和智妍两个人,多一个人还热闹一些,就是不知道你家里……”

朴孝敏笑容明朗,“我爸妈也不在家里过年,他们都在国外呢!阿姨,我特别喜欢你,真想当你女儿。”

“那好啊!”妈妈也笑了起来,“以后孝敏就给朴阿姨当女儿,这样智妍还多了一个姐姐呢!”

“嗯!”朴孝敏笑着点头,转头看向朴智妍,“妹妹呀~”

朴智妍白了她一眼。

谁要当你妹妹啊!


2009年6月23日


学士帽被扔到半空中,又掉落在地上。

朴智妍手捧着一束花,就站在校门口旁边,看着一批又一批毕业生拍毕业大合照。马上就是艺术学院的拍照时间了,她故意和朴孝敏说了有实验要做,赶不来和她合照,可却订了花,早早在这等候。

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这样的惊喜。

她穿着学士服,本来垂头丧气,被身边的女生拍了下肩膀,顺着她的手指看过来时,若不是已经站好了队将要拍摄,朴孝敏估计已经朝着朴智妍飞奔而来了。她忍不住笑意,眼睛也笑眯着,拍完之后走到朴智妍的身边,开口却是埋怨。

“都怪你,刚才我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那也是漂亮的小傻子。”朴智妍将手中的花递给她,“毕业快乐,学姐。”

朴智妍是真的有实验,只不过是当天下午,晚上也走不开。朴孝敏本来是爱玩的性子,在和朴智妍交往之后,却硬生生推掉了一切花天酒地,就算只看着朴智妍读书也觉得比过去的日子有趣。现下和同学在酒吧为毕业狂欢,竟多少也有些不适应了。

还不如看朴智妍读书。

百无聊赖,朴孝敏拿出手机想要给朴智妍发讯息,却正好看到了十分钟之前未读的微信消息。

“我和你爸,明天离婚。”

朴孝敏愣怔良久,忽然冷笑了一声。手边一直未碰的酒,抓过酒杯,一口喝了个干净,喝得太急,呛到了喉咙,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同学过来关心。

“没事。”朴孝敏抹掉眼角渗出的眼泪,笑起来,“呛到了而已。”



2009年7月1日


整整一周,朴智妍找不到朴孝敏了。

她仿佛是人间蒸发了,手机打不通,她不知道她住在哪里,询问所有人,大家都不知她的去向。朴智妍找遍了所有朴孝敏可能出现的地方均一无所获,这个时候,她才惊觉,她和朴孝敏之间的联系竟如此微弱,微弱到只要轻轻一拽,就能拽断。从此杳杳人间,她再也寻不到她。

时间愈久,朴智妍越是心慌。她甚至没有多想朴孝敏为什么不告而别,只是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不然,她怎么会不和自己联系呢?

就算是许多年之后回忆,朴智妍也记不清那段时间的细节,这成了她人生中仅有的失落片段,在朴孝敏完全离开她的生活之后,她也忘记了自己的生活。


2009年9月3日

差不多是在暑假过后,开学的前两天,朴智妍终于有了朴孝敏的消息。是朴孝敏的室友打给她,说是朴孝敏正在酒吧开party,不知道有没有邀请她,因为在她刚失踪的时候,朴智妍拜托了所有和朴孝敏哪怕有一丝联系的人,如果有朴孝敏的消息就一定要告诉她。

几乎是没有多加思考,就冲到了那家酒吧,站在门口却犹豫了起来。所谓近乡情怯,大抵该是这种心情了吧?

朴智妍忽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朴孝敏了。整整两个月,日日夜夜她设想过无数的理由,在给朴孝敏找借口,给她开脱,只是不敢认定那个设想,是潜藏在她心里的一条伺机而动的蛇,冰凉剧毒,咬上一口就能将要她的命。

依旧是人群中的焦点,身着银白露背紧身裙的明艳女人被众人包围在中间,一举一动都能轻易吸引众人的注意力,一颦一笑都是骨子里透出的风情性感。朴智妍一进去就看到了朴孝敏,她盯着她,眼睛一眨不眨,许是目光太过专注炙热,本是正谈笑风生的人也转过头来看向了她。

朴孝敏和旁边的人打过招呼,手拿着高脚杯,一步一步慢慢朝着朴智妍走过去。

“智妍呐!好久不见。”

她喊得很大声,可是朴智妍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声音,脑袋中嗡嗡作响,只看见她嘴唇一张一合。

“为什么?”

“你说什么?”朴孝敏笑着凑近,没有听清她仿佛自言自语的问话。

朴智妍深吸了一口气,拽过朴孝敏的手腕,第一次用了很大的力气。她走得很快,顾不上身后的人还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只能踉踉跄跄,两个人都沉默无言。直到走到酒吧外的路边,朴智妍才一把松开了手,转过身与朴孝敏面面对峙。

“为什么?”

朴孝敏揉着发红的手腕,抬眸看向她,“我出国了。”

“所以呢?”朴智妍冷笑一声,“需要你对我不告而别?需要两个月内你连一通电话一则短信都不给我?”

“智妍呐!”朴孝敏意味深长的叫了一声,上前两步凑近朴智妍的跟前,伸手先挑了一缕她的头发在指尖转了一圈,歪着头嘴角噙笑,“你还太小了。”

她的手抚上她的脸,“我不联系你,就要有自知之明啊!你这样当面来问我,这种话说出来你我都尴尬,以后还怎么当好学姐学妹啊?”

“学姐学妹?”朴智妍一字一顿反问,她尽力盯住朴孝敏的眼神,生怕露出哪怕一丝其中的情绪转变。

她知道这个小骗子是最会说谎的人。

然而,这一次,是朴孝敏的骗技提升了?还是她就真的是这么想?那条蛰伏的毒蛇终于咬上了朴智妍的心口,只是没能立马要了她的命,而是一点一点,像是水消失在水里,找不到发泄的理由,无力感浸没了她,将要窒息。

朴智妍扭头躲开了朴孝敏的手。

“智妍呐!你还真想着和我天长地久吗?”孝敏还在笑,“学姐这是教你上了一课啊!”

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朴智妍没有再张口,背脊挺直,转身大踏步离去。

她甚至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也就没有看到在她离开后,蹲下身子紧紧抱住自己,颤抖着无声哭泣的朴孝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