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单章完结

作者:黑椰子殻
更新时间:2018-01-04 14:02
点击:767
章节字数:62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

“嗯哼嗯哼嗯哼哼——啊啦!妖梦,看上去很开心嘛,今天有什么好事儿呀?”

幽幽子大人哼着小曲,飘来飘去,我知道我看上去一点都不开心,但这对幽幽子大人来说无关紧要,毕竟她只是想听我说:

“啊——是啊——今天人类村落里有祭典哦——”

“那可真是太好啦!今天妖梦不用做饭咯!”

“不不不,您明明就让我……”在我说完反驳的话之前,她已经飘到屋子外面去了。

为了迎接祭典,幽幽子大人开动脑筋,做了充足的准备,要将这一天过得丰富多彩——当然,那些花样百出的想法都交给我去落实,着实把我累得半死。我很怀疑幽幽子大人是否还记得我有一半是人类……等一下,累得半死的我岂不是成了四分之三的幽灵?哇,好冷好冷。

“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不知何时飘回来的幽幽子大人又开始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诶……不是说等紫大人来了之后一起走吗?”而且现在也太早了吧!祭典要晚上才开始啊。

“呼呼,正是因为约好了,所以才能提前出发,这就是妖梦还要学习的地方呢。快走快走!”

要弄清楚幽幽子大人在想什么是不可能的,我放弃了钻研这些歪理的打算,一如既往地选择了盲从。

我和幽幽子大人早早地从白玉楼出发,顺着冥界的阶梯向下。幽幽子大人刚才的着急劲却像被她自己吃掉了似的,她慢悠悠地飘,偶尔还在道旁的樱树下驻足一会儿,一不留神就落到我后面去了,弄得看上去着急的人成了我。

“哎呀,妖梦,不要走那么快嘛,欲速则不达哦”

我已经懒得回应了,话说紫大人怎么还没追上来?一个两个都是搞不懂的类型。



2.

待我们到达人类村落,祭典已经快要开始了,大部分的摊贩都已经布置妥当,只有个别几个还在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

“妖梦,不可以到处乱跑哦,要跟紧我才行。”

“好的好的,知道……您从哪里搞来的这些啊!祭典不是还没开始吗?”只见幽幽子大人一只手抓着咬了一半的苹果糖,另一只手抓着烤鱿鱼,所以到底是谁在乱跑啊……

“唔嗯?饿嚷个??”幽幽子大人刚才趁我发问又咬掉半只鱿鱼,“这两个是刚才经过摊子的摊主送给我的啊。”

“额……您真的没有恐吓或者欺骗人家吗?”

“哪有?我还祝福他们多活几十年呢!”

“你刚才明明是说,如果不给吃的,现在就诱死他们呢。幽幽子小姐。”这个声音,我记得是铃仙的……

“哎呀,才进贡一串食物就能多活几十年,这比去博丽神社捐香火钱管用多啦。辉夜小姐。”

辉夜小姐平日居住在永远亭,是铃仙的主人,既然她都来了,那铃仙和铃仙的另一位主人应该也来了。

“永琳和铃仙参加了这次祭典的医疗队,可不想见到有人莫名其妙死在祭典上哦,妖梦,要看好你家主人啊。”

“哦……嗯嗯……”她和幽幽子大人一样,举手投足都是大小姐气质,但比起幽幽子大人那种彻底的捉摸不透,她给我的感觉则是时刻在算计着什么……

“对了,这是之前找永琳开的药。”辉夜小姐递给幽幽子大人一个瓶子,我正想帮着接,幽幽子大人却不知何时吃完了手上的食物,径直收下了那个瓶子。

“啊啦,谢谢你带给我。”咦?什么时候幽幽子大人去永远亭开了药?我怎么完全不知道?幽幽子大人像是看穿了我的疑问:

“当然是趁你偷偷拉着出门卖药的铃仙去喝酒的时候啊,要不是我给你们请假,她可是会被师傅惩罚的哦。”

“哦哦……”我觉得自己一定红了脸。

“祭典开始!!!”远方传来一声大喊,我这才发现人流已经稠密起来。于是我和幽幽子大人告别了辉夜小姐,开始在夜市上随意闲逛。


“来,妖梦,尝尝这个章鱼丸子。”幽幽子大人把章鱼丸子的纸盒交给我,自己则飘向鲷鱼烧的摊位。明明买了五个丸子,转眼间就只剩一个,若不是要腾出嘴吃鲷鱼烧,恐怕也轮不到我吧?这样想着,我一口咬下这难得的章鱼丸子,结果被烫到了舌头。

“妖梦!快看,是红魔馆的摊位诶!”我顺着幽幽子大人的手望去,竟然真的看到了十六夜咲夜小姐……以及红美铃小姐?这是一个和红魔馆一样诡异的摊位,一边是架着碳火的中华烧烤,另一边却在卖伊顿麦斯(说实话我有些怀疑她们到底是用的草莓还是血)。红美铃小姐控制着火焰忽大忽小,有时烈焰冲起,火舌几乎要舔到她的帽子,引得排队的人们惊呼。咲夜小姐用魔术般的手法给顾客盛甜点,也同样夺人眼球。当然,不包括幽幽子大人:

“妖梦!吃不吃烤肉?”

“额,不,不了。”

“来两串烤肉,再来一份甜点!啊对了,请给我两个勺。”我看那装甜点的纸碗并不大,想着第二个勺子恐怕用不上了。幽幽子大人确实没让我的猜测落空,一口都没分给我。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米斯蒂娅的移动货摊前,平日里都会高声歌唱的老板娘今天却一声不发,只是闷头烤八目鳗,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货摊的红灯笼也没点亮。见到我和幽幽子大人在货摊前坐下,她猛地一哆嗦,然后挤出一个凄惨的笑。

“你好呀,亲爱的米斯蒂娅——”

“您……您好,幽,幽幽子小姐……”

“不要这么生分嘛,叫我幽幽子就好了呀,我们不是已经很亲密了吗……”幽幽子大人飘了起来,身子往货摊里探,米斯蒂娅本能想往后躲,却已经被按住了双肩。

“额……好像……还没有……那么亲密……”她面色苍白,眼神瞟到我这边,可我只能对她微微摇头。

“诶……这样我很伤心的啊。”

“幽幽,幽幽子……您……你先……坐下……吃点东西……”

“对哦,米斯蒂娅可会做饭啦,比妖梦还厉害哦,真想天天都吃到米斯蒂娅做的饭啊。”幽幽子大人这才松手,坐回原位。

“额……这,这是烤八目鳗,请品尝……”米斯蒂娅拿出一盘烤鳗鱼,她看上去随时会晕倒。

幽幽子大人吃了一口,发出浮夸的惊叹声:“唔!超好吃!再没吃过比这更好吃的东西了!”

米斯蒂娅赶紧又递上一盘,这回却被幽幽子大人抓住了手:“米斯蒂娅,我想,你一定有话要对我说吧。”

看得出来,米斯蒂娅小姐很想否认,却在我和幽幽子大人的逼视下僵硬地点了点头,然后结结巴巴地说:

“那个……幽幽子小姐……”

“叫我幽幽子。”

“幽……幽幽子……”

“在!怎么了,亲爱的米斯蒂娅。”

“……我……一直以来……都……”她快要哭出来了。

“嗯?声音有点小,你说什么?”

“幽幽子,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请和我交往!”米斯蒂娅终于闭着眼睛喊了出来,像个要在刑场上受死的烈士。

“啊啦!啊啦啊啦!好害羞啊,我被告白了耶!”幽幽子大人用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脸,很做作地扭动着身体。另一边,米斯蒂娅则面色苍白——比幽幽子大人的脸还白——冷汗涔涔,我有些看不下去,将头扭向另一边。

“怎么办呢?这么可爱的米斯蒂娅向我告白,要不要答应呢?如果答应了就可以天天吃到好吃的八目鳗了哇,好心动啊!怎么办怎么办?”坚持,米斯蒂娅小姐,坚持啊!

“哦?有这么好吃吗?我也想尝尝。老板娘,来一份八目鳗——”听见这声音,我赶忙回头:紫大人从间隙里钻出上半身,她伸出双臂,从背后环过幽幽子大人的脖子,下巴浅浅地点在她头上。紫大人的脸上挂着微笑,可浑身杀气四溢,激得我出了一层冷汗。

只见米斯蒂娅小姐一动也不动,仿佛陷入了呆滞,紧接着,她向后一仰,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3.

“紫大人,您的茶……”

“啊,谢谢你,妖梦。”

那之后,铃仙和永琳大人很快赶到现场,发现米斯蒂娅小姐只是过度紧张,此外并无大碍。紫大人便带着幽幽子大人和我回到白玉楼。

但眼下这氛围确实棘手:紫大人和幽幽子大人一直对坐无言,难道她们打算来一场弹幕战?总之我可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那我先告退……”

“妖梦不必走啊,一起来喝茶吧。”幽幽子大人开口道。

“额……我……”

“妖梦也辛苦了,就让她下去休息吧。”看来紫大人也有些话不便当着我说。

“难道紫有什么话不能被妖梦听见吗?”您为啥这么理直气壮啊……

“没有啊,那就让妖梦留下好啦。”紫大人倒是再坚持一下啊!

“幽幽子大人之前吩咐我准备酒和小吃,这就给二位拿来!”我一股脑儿地说完,调头冲出房间,再用最快的速度拉上障子门,但愿幽幽子大人不会事后找我麻烦……

我很快取了酒食,回到房门前,二位大人的交谈声从中传出。

“是谁偷走了我的苹果糖和烤鱿鱼啊?”

“不知道诶,难道是魔理沙吗,下次帮你盯着点吧。”

“五个丸子偷吃掉三个,还真是明目张胆呢。”

“那个偷吃的肯定以为五个里面不包括妖梦的啦,一定是哪个数学不好的人吧。”

“明明都准备了两个勺子,还用我的!”

“你和妖梦不是刚好一人一个?”

“是谁说自己要睡觉?怎么又来祭典啦?”

“梦里想起有人对我说,无论如何等我到祭典开始呢——”

“说是说过,可你也迟到太久了。好不容易被告白,我正准备要答应呢。”

“这个必须要阻止。”

“为啥呀?”

“你那样欺负别人,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哟。”

“紫是我的什么人?有啥不好意思的呀?”

“这个……不能说。”

“妖梦都走了也不能说?”

“看你被告白时那么兴奋,再来一次你会受不了的。”

幽幽子大人沉默了,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我感觉自己耳朵热热的。很快,幽幽子大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别想骗我哦,一开始可没见你在意。”

“哪里哪里,我很在意的啊。”

“有多在意?”

“要让那夜雀再也不敢乱说话哟。”

“到底是在意她还是在意我呀?”

“你说呢?我现在可是非常生气哦。”

“哇,好可怕好可怕。”

一阵嬉笑过后,是幽幽子大人的声音:“我们去樱庭吧,有好东西给你看。”

我赶紧敲了敲房门,道:“幽幽子大人,酒已经拿来了。”


我引二位大人来到樱庭,将吃喝都摆放妥帖,自知今天的工作快要告一段落,有些高兴。

樱庭里的樱花正在怒放,与平日有所不同的是,幽灵们萦绕在樱花树周围,他们三五成群,飞舞游动,撩动枝条,让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一颗如此,就已经是风雅,整片樱花林都如此,便成了盛大。

我看到普莉兹姆利巴三姐妹的身影准时出现,于是打算离开,幽幽子大人却喊了我:“妖梦,过来一下。”幽幽子大人掏出一个东西,我接过来,发现是一瓶酒。“拿去陪铃仙喝吧,辛苦你啦。”

其实之前跟幽幽子大人请假就觉得会被猜中,但还是有点害羞。不知道铃仙在祭典那边的工作结束了没有呢?这样想着,我飞快地跑下冥界的阶梯。



4.

“诶?!居然是这么回事吗?”铃仙惊呼出声。

“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俩都添了麻烦。”我合掌低头道歉。

“岂止是添了麻烦哦,我差点就小命不保了。”米斯蒂娅小姐把盛着烤肉的盘子往我和铃仙面前“啪”地一摆,没好气地说道。

此时人类村落的祭典已经结束,米斯蒂娅小姐也醒了过来。我和铃仙成了现在唯二的客人。按道理她的服务态度不该这么差,但米斯蒂娅小姐会对我心怀怨气也是情有可原。


那是在一个星期前,我在兽道上找到了米斯蒂娅小姐的移动货摊,明亮的红灯笼十分醒目。

“几天后人类村落的祭典米斯蒂娅小姐会参加吗?”

“确实是打算参加哦,怎么了?”她露出警惕的样子,但还是给了我肯定的答复。

“那太好了,到了祭典那天,幽幽子大人会来您的店里吃东西。”

“所以你是来提醒我准备足量的食材吗?”

“不是哦,其实是来告诉你,到了那天,请对幽幽子大人表白。”

“我一定是听错……”

“您没听错,米斯蒂娅小姐,祭典那天请务必对幽幽子大人表白。”我把白楼剑架在米斯蒂娅小姐的脖子上,斩断了她的疑问。


“所以说那天其实是你家主人的命令?”米斯蒂娅小姐接过我手里的酒瓶,拿出两个杯子并满上。

“想不到幽幽子小姐看起来那么天然,却有这么多歪点子。”铃仙掩着嘴笑,那样子甚是可爱,害得我稍微走了走神。我想把责任推给酒,无奈我们还一杯都没喝呢。

“要搞懂幽幽子大人在想什么是不可能的,当然最后受累的总是我。”

“那还真是麻烦你们下次别把我卷进去了。”米斯蒂娅小姐叹了口气。

“铃仙小姐也很辛苦吧,八意大人也是很难懂的类型呢。”

“确实,师傅也总在考虑一些我不明白的事情,不过她一般不会突发奇想。话说,幽幽子小姐怎么给你放假了?”

“她正在白玉楼和紫大人一边赏樱一边听普莉兹姆利巴乐队的演奏会。说起来,幽幽子大人觉得神灵庙的仙人复活那次,灵围绕在樱花树旁的样子很好看,于是把一大批幽灵迁到樱花林里去了,因此这次的赏樱会算是有些特别呢。”

“诶?这么好的事,你为啥不留下呢?”铃仙突然发问,害得我有些慌。

“肯定是被那个麻烦的‘幽幽子大人’赶出来了吧。”米斯蒂娅小姐揶揄道。

“不是,不是啦,反正当初修剪樱花树、训练幽灵、监督三姐妹的彩排什么的都是我在弄,相当于早就欣赏过了,不如出来……喝点酒,对对,喝酒喝酒。”

我不敢去看铃仙,抓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她放在桌上的杯子,然后飞快地一口喝尽。我的酒量并不好,这样子喝,恐怕今天要在铃仙面前出丑了。

“这个酒好香哦。”铃仙也抿了一口,又给自己加满。妖怪兔的体质或许没那么容易醉,真方便啊。

“这是刚才出发前幽幽子大人给的,你喜欢就太好啦。”

“妖梦,”铃仙向我举杯:“从今往后也请多关照啦。”

她的脸红扑扑的,我想我的脸应该也一样吧,这次一定是酒的错。

“这边才是……还请铃仙小姐多多关照了。”

又是一杯下肚,有一半是幽灵的我也不禁觉得自己变暖和了,酒劲涌起,带着很多思绪,很多话语。我捏了捏手里的杯子,暗暗给自己打气,然后开口道:

“铃仙小姐,我有话想对你说!”

“诶?好……好呀,我听着呢……”

“其实……我……”话到嘴边,却又逡巡不前。为何我不能像挥剑一样干脆呢?我挣扎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唔嘻嘻,嗯?怎么……怎么啦?怎么不说啦?诶嘿嘿……快说呀……”

“……咦?铃仙小姐?”



5.

“没事的,她应该只是喝醉了而已。”说话的是八意永琳大人。

“哦哦……那就好……”

铃仙口齿不清地追问了几句后,就昏倒在桌子上,摇也摇不醒。我被吓坏了,赶紧背着她跑到永远亭。

“所以,你们到底喝了什么酒?”八意永琳大人的声音冷淡而平静,让我也稍微镇定了一些。

“是幽幽子大人给我的酒……但我们才刚喝了两杯呀?”而且平时的铃仙绝对不会在我之前喝醉的。

八意大人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又很快开口道:“那酒还有吗?”

这时我才我发现自己走得太急,把酒瓶留在那了。“呀……我这就去拿!”

八意大人在我冲出去之前叫住了我:“不必了,我大概知道了,铃仙不会有事的。”

虽然她说自己知道了,却没有要向我说明的意思。

“你可以回去了,帮我转告你家大小姐,请她以后谨慎地使用永远亭的药物。”


就这样,我没头没脑又有些不舍地离开了永远亭,返回冥界。在幽冥结界的门口,我撞上了普莉兹姆利巴三姐妹。

“哟!妖梦小姐!你好呀!”她们问好的声音都像是带着旋律。

“今天辛苦你们啦!”我赶紧回礼。

既然演奏会已经结束,紫大人可能也走了?那我可要好好问问幽幽子大人那瓶酒有什么猫腻。


“紫怎么都不喝酒啊?”我来到樱庭附近,听见了幽幽子大人的声音。

“万一酒里面放了什么奇怪的药呢?比如说会让妖怪很容易喝醉的那种。”紫大人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靠近障子门,努力听得更清楚些。

“哪有嘛,这不就是很普通的酒吗?”啜饮的声音传来,看来是幽幽子大人自己先喝了一口。

“哦?这么看来……可是你把那瓶给妖梦真没问题吗?”

我发现障子门没关紧,留出一条小缝来,听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透过小缝偷偷看去。二人相并而坐,紫大人正侧过身发问。

“我要是不帮她一把,她和那兔子啥时候才会有进展啊。”幽幽子大人仍然背对着我。

“我倒觉得那孩子不会乘人之危哦,和她的主人不一样呢。”

“紫难道是觉得遗憾吗?”幽幽子大人转过头看着紫大人,我觉得她似乎瞟了一眼这边,可还是接着看了下去。

“哪有,只是好奇呀。”紫大人用扇子掩着嘴,唯有眼角暴露了她的笑意。

“哦?”

“如果我喝醉了,幽幽子会怎样做呢?”

幽幽子大人终于侧过身子,酒气薰红了她的脸。庭院里浮游散漫的灵开始绕着二人盘旋,漩涡中心,幽幽子大人柔柔地将手挽上紫大人的后颈,如一枝被风拂过的樱花般倚靠过去,然后,缓缓地探头……

我移开了视线,可还是从自己的脸庞和耳垂上,感受到了比普通人类还高的温度。




本来今年想参加白组的,但实在是写虐写得内伤,一不留神就弄出这篇小甜点来疗伤,然后就倒戈红组了。
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常故事,希望您能阅读愉快。当然若您能指出我的不足之处或者应该继续保持的优点,就太感激了。
2018,祝我们都好好生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