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当冬夜渐暖

作者:熊猫怕冷
更新时间:2017-12-31 05:01
点击:779
章节字数:58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窗口望出去,不久前还一片金黄的树林只剩下枯槁如骨的枝干矗立在寒风中。月光也被绞碎成一地斑驳,安静地在雪地上流淌。

而一窗之隔的宿舍内部,暖黄色灯光填满了整个房间,稍微开得有点过头的暖气也让初冬的寒气望而却步。

“总觉得这样的冬天,有点过于寂寞了呢。”

听到姐姐百无聊赖的声音,沙沙贵林檎将视线从正在读着的书本上摘了下来,转而投向书桌对面那人的脸上。相似的眉眼宛如映照在镜中一样,若不是眼角的泪痣,想必旁人不可能分得清两姐妹。

“莓姐不是在复习圣书课么,不好好准备的话之后又要接受巴斯奎亚教谕的补习了哦。”没有接下沙沙贵莓的话,林檎选择用毫不留情的事实来提醒姐姐明天可能面对的挑战。

“诶,不要啊。”莓似乎是想起了之前被教谕盯着背书的痛苦回忆,忍不住双手捂脸趴倒在桌上,试图用这种鸵鸟式的动作来逃避现实,“为什么明明是教会学校还要专门开圣书课啊,每天早上祷告的时候读的已经够多了啊。”

“就是因为是教会学校,所以才要开圣书课吧。”林檎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对面缩成一团的“鸵鸟”,“不过对于不喜欢读书的莓姐来说,那种又难懂又乏味的文章确实不容易看下去吧。”

“鸵鸟”微微地扭动了一下,应该是在表示赞同的意思。

“下次……”林檎口中的话还没说完,莓就忽然站了起来,“总之今天就到这吧,明天早上早点起床复习就行了。”伸展了一下因为久坐而感到略微僵硬的身体,莓开始收拾起洗澡要用的东西,“毛巾,牙刷,换洗的衣服……林檎今天不换衣服吗?芭蕾课不是出了很多汗的样子?”看着一脸正经发问的莓,林檎一时语塞。“不快点的话过会就到高年级生用浴室的时间了哦。”见妹妹依旧坐着没动,莓指着书柜上的青蛙时钟,试图用事实来提醒她。

“才不是这个问题!说明天早上早起复习什么的,莓姐肯定做不到的吧。”深知姐姐一直以来的习惯,林檎不由地感到一阵无奈。每天早上负责将沙沙贵莓从美好的梦境中拉回现实的正是自己,“莓姐快起床”“再睡五分钟啦”这种对话也早已重复了无数次,有时甚至会因为提供叫醒服务的人被拉进被窝成为抱枕,而演变成两人不得不双双空着肚子一路小跑到教室的悲惨境遇。

似乎是因为林檎的话而终于意识到自己平时的表现有多糟糕,莓的脸腾地红了起来,“我说能早起就一定能早起的啦……大概”为了强调自己的决心而拉高了音调,却突然在最后泄了气,“总之现在快抓紧时间去洗澡啦。”说完,莓径直拉开门,像是要逃一样快步走出了房间,通红的耳根却出卖了主人此时的心情。看着这样的姐姐,林檎也只得妥协,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具跟了上去。

“嘶,好冷啊。”从有着暖气的房间踏入没有暖气的走廊,瞬间拥上来的寒意让林檎哆嗦了一下。转头望向窗外,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开始有细碎的小雪落下,像是被吹起的柳絮般随风飘舞,最后静静地铺展在地上。“哦,下雪啦!终于下雪啦!”等在窗边的莓也注意到了天气的变化,兴奋地叫了起来,像是第一次见到雪的小狗一样。“林檎快点啦,小心感冒了哦。”还来不及反应,林檎空着的手就被另一只更加温热的手牵了起来,拉着她往浴室快步走去。“莓姐的手还是像以前一样暖呢。”也像小时候一样温柔,林檎小声地念着。

“当然啦,因为我是姐姐嘛。”做出意味不明的回应的人微微回过头,脸上是一贯的笑容。


“洗澡就是洗涤心灵的话,冬天的热水澡就应该是心灵的桑拿了吧。”享受完“桑拿”,回到二人共享的房间之后,莓端着一杯热牛奶再次做出了难以理解的发言。就算刚刚才被林檎直戳痛处,但是现在的她依旧毫无在那由生僻文句构成的迷宫中继续艰难前行的打算。虽然在平时那些佶屈聱牙的外来词会是绝佳的催眠读物,但是今天,莓打算享受一下更难得的“特殊服务”。

“呐呐,林檎,今天一起睡吧?”抱着自己的枕头,莓用比起征求意见,更像是撒娇一样的语气对自己的双胞胎妹妹说到。平时总是炯炯有神的双眼此刻蒙上了一层雾气,看不真切用意。

正准备打开床头灯继续自己阅读时间的林檎还没来得及发问,莓就接着开口说了下去,“你看,刚刚不是开始下雪了么,感觉又变冷了。而且我也好久没在下面睡过了,有点怀念在下面的感觉了。”因为之前的某起事件,本来睡在三层床下铺的莓和中铺的林檎交换了位置,青蛙造型的抱枕以及同图案的枕头被子被移到了上面,用来夜读的小床头灯则和厚厚一堆书一起被搬到了下铺。大概是因为被勾起了回忆,林檎的嘴角也勾起了浅浅的弧度。“好吧,不过仅限今天而已哦。”语气带着与脸上相同的笑意,“莓姐真是爱撒娇呢,都搞不清谁是姐姐了的说。”

得到想象中回答的莓也得意的笑了,“今天的姐姐林檎来当啦。”说完,莓钻进林檎的被窝中,侧躺在准备继续读书时间的林檎身边,双臂也自然地环上了身边人的腰。似乎是因为沉浸在熟悉的气息中所感受到的安心感,莓完全安静了下来。

“莓姐你这样我很难看书,放开我啦。”虽然现在这个姿势确实很暖和,但是整个人贴上来的莓也让林檎翻动书页的动作变得非常困难。

“已经睡着了吗?”见莓没有回应,林檎只能得出这个最自然地结论。轻轻地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书,试图用最小幅度的动作去关掉床头灯,却发现不止腰被紧紧的抱住,就连双腿也被莓像章鱼一样缠住,动弹不得。

“呐,林檎,之前你说过的《雨月物语》,我已经读完了哦。”

本以为已经睡着的人突然出声,不过说出来的话更让人吃惊。

“诶?!莓姐居然主动去读书了吗?”

“真失礼啊这种反应,我也是想读的话就能读的下去的。”将脸埋在妹妹腰间的莓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虽然说着抱怨的话,语气却过分轻柔的如同飘落的雪花一样。温热的呼吸透过单薄的睡衣打在林檎的皮肤上,雪花也化作羽毛,轻轻地挠在林檎心上。

“还有,上次你不是还说过‘不想被连《雨月物语》都没读过的人说’什么的嘛。”想起上次被小八重垣评价为“无聊”的姐妹间的小小争吵,莓微微收紧了环在林檎腰上的手臂,像是要以此惩戒对姐姐出言不逊的叛逆妹妹一样。

“呃,”突然被提起令人尴尬的小插曲,林檎一时无言以对,脸色也变得宛如真正的苹果一般,支吾半天也只能用一句“那只是一时气话而已”来带过。

莓抬起头望着正处在害羞的漩涡中的林檎,一脸得意的说:“嘿嘿,这下以后你都不能用这种话来反驳我了哦,这就是姐姐的威严!”

嘴里说着“姐姐的威严”,实际行动却毫无威严可言的莓,显然是想要模仿某位友人的招牌笑脸,可惜此时过于热烈的眼神毫无猫科动物的神秘与狡黠,反倒更像精力旺盛期待着散步的小型犬一样。忍不住对着姐姐做出失礼想象的林檎在心底偷偷笑出了声,而莓则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雨月物语》读过之后确实还是挺喜欢的,不过像你之前跟小八重垣提到的那个银河……嗯,什么来着?《银河地铁之夜》?那种类型我果然还是受不了。”

“《银河铁道之夜》吧,不过对于只喜欢动作电影的莓姐来说,这种书确实太闷了点。”

看样子对于刚刚觉醒了新兴趣的莓姐,还是从最简单的类型起步比较好的说。林檎暗自决定,下次的读书会上,来问问另外两位书痴同伴有没有其他推荐。

“说起来刚刚林檎在读的是什么书呢?”顺着之前的话题,莓自然地提出了疑问。

“不是莓姐会感兴趣的类型哦,国外作家的小说集,叫做The dandelion girl。”林檎拿起刚刚放到一边的书,把封面立起来给莓看。

“Dandelion……啊,是那个跟着背了两把剑的朋友一起旅行的吟游诗人的故事吗?”莓从床上坐起身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给出的答复却完全超出了林檎的想象范围,大概是之前在小八重垣那里听过的故事留下的印象吧。“不是哦,既没有可怕的怪物也没有神秘的药水,只是普通的科幻小说的说。”虽然不想打消莓刚刚萌芽的对于读书的热情,林檎用了稍微有点狡猾的方式回答,顺手把书也递了过去。

“诶,科幻小说吗?有趣吗?”莓稍微挪动了一下盘坐的方向,接过书移动到了床头灯的照亮范围里。

“Unique。”

“为什么突然要用英语回答啦。”疑问在打开书的瞬间得到了解答,“这不是全都是英文吗!林檎能看懂吗?”莓像是被竹枪打到的鸽子一样,震惊地看着身边的人。在林檎轻轻点头表示肯定之后,又变成了一副宛如凯撒看到布鲁图斯的表情。

“林檎抛下我这个姐姐自己一个人长大啦。”一阵沉默之后莓突然扑向林檎,“这是对不肖的妹妹的惩罚。”莓双手袭向林檎的腋下与侧腹,而林檎自然也不会束手待毙,两人笑着在床上扭成了一团。

“莓姐别闹啦,明天还要上课呢,而且你不是还要早起复习圣书课的内容吗。”被姐姐压在身下不断接受挠痒之刑的林檎强忍着身上的刺激,试图用严肃的现实来拯救自己,可是因为大笑而紊乱的气息与不停颤抖的声线,让这句话的威力大打折扣。

“哼哼,才不会就这么停手呢,除非林檎答应明天早上叫我起床然后帮我复习。”莓双手撑在林檎身体两侧,将她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从容地做出胜利宣言。平日里扎起一束侧马尾的及肩短发也垂落下来,扫过身下人的鼻尖,忽然让她意识到此时两人的距离有多暧昧。林檎脸上的红晕更深了一层,湿漉漉的双眼与近在咫尺的鼻息让莓一瞬间紧张起来,急忙撑起身子,拉开距离来安抚自己快要失控的心跳。

“还,还有,今天还要林檎读书给我听。”微微扭过头,莓只觉得不敢再直视依然平躺在床上的那人。明明就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还是会觉得那么可爱那么诱人呢。再说之前也不是没有ki、kiss过,为什么事到如今还是会心慌意乱害羞一通啊。大概是第一次,莓在心中为双胞胎之间的心有灵犀并没有起作用而感到庆幸。倘若她现在所想象的各种各样的画面通过心电感应被林檎看到的话,大概就真的要跟所谓“姐姐的威严”道一声永别了。

好在林檎并没有因为姐姐突然的撤离而感到奇怪,比起这意料之外的和平收场,她更在意的是莓刚刚提出的那个要求。

“诶,莓姐不是对这种题材不怎么感兴趣的吗?而且这是全英文的哦,莓姐你能听懂吗?”虽然是非常合理的疑问,但是对于莓而言,姐姐的威严再度遭到挑战,这可是不能容忍的。伸出双手,捏住林檎的脸开始第二波惩戒攻势。“就是这张嘴一直在质疑我吗?”嗯,手感非常好,柔软度适中,刚洗完澡之后的皮肤也格外的水润嫩滑,真想一直揉下去啊。不过如果咬上去的话会怎样呢?要不下次拜托林檎试一试?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已经完全偏离了初衷,莓手上的动作却一直没有停下来。

“好啦快停手啦,我读给莓姐听就是了。”林檎含糊不清的求饶声将莓愈加发散的思维带回正轨。“这才对嘛。”满意的捏了最后一下,莓伸了个懒腰,把在两人玩闹过程中滑落到地上的被子拉回来,接着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好。而林檎则把枕头拉到身后垫着,靠墙坐了起来,调整好床头灯的角度,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读书。

“莓姐,你这样我很难读啊。”

莓的双臂再次缠上林檎腰间,这次还变本加厉的把头枕到了她的大腿上。

“因为这样很舒服啊,林檎身上又软又暖。而且总觉得如果林檎来读的话,就算是那种难懂的书,也会变得好听。所以以后就由林檎来把那些书读给我听吧。”似乎是完全放松下来的缘故,莓的声音也变得懒洋洋的,如同餍足的猫咪一样。

“莓姐今天还真是爱撒娇呢。先是说要一起睡,现在又要膝枕又要我读书给你听。明明我这边才是妹妹的说。”

“嘿嘿,林檎平时也多对我撒撒娇嘛,姐姐我可是很欢迎的哦。不过今天姐姐就先让林檎当吧。”虽然看不见脸,但是林檎一样能想象现在笑的一脸满足的姐姐的样子。

“The girl on the hill made Mark think of……”

三月和风般温柔的声音开始在小小的宿舍里流淌,暖黄色灯光下,读的人一脸认真,听的人则是一脸幸福。


“林檎真是的,明明是要读书给我听,怎么自己倒先睡着了。”专心享受着难得的膝枕的莓注意到的时候,读书声已经变成平稳的呼吸声了。起身查看才发现,林檎居然就这样靠在墙上睡着了。然而墙壁的触感显然比不上柔软的床铺,林檎秀气的眉头也微微地蹙在一起。没来由的,莓忽然想起之前不知在何处看到的两句诗“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描摹她的轮廓。淡红的双唇微翕,毫无防备的无瑕睡脸仿佛是对她的邀请。莓一手撑在墙上,微微倾身向前…..

“不对不对不对,这种时候才不是沉迷的时候,”双唇相贴的前一秒,莓忽然清醒过来,猛地摇摇头“不好好叫醒林檎让她躺下的话明天脖子肯定会受不了的。”像是为了说服自己一样的台词,并没有第二个人听到。

“林檎,林檎,要睡的话要好好躺下哦。”轻轻扶上对方的手臂拉了一下,却没想到林檎就这样顺势直接倒进了自己的怀里,柔若无骨的身体、温暖甜蜜的气味,一时间让莓的大脑再次过载。愣了几秒后,莓才轻轻地把林檎放倒在床上,拉好被子,关掉床头灯,自己也钻了进来。

“莓姐…..”

刚刚躺下,就听见含糊不清的声音叫了一声。

“诶,弄醒林檎了吗?”还未成形的疑问马上就被接下来的一句话驱散了。

“不要捉蝴蝶啊……会怕的说。”

“噗。”没忍住笑出了声,不过还好林檎并没有真的醒过来,只是出于本能,扭动着身子贴上了最近的热源。

用更加轻柔的动作把已经熟睡的林檎拥入怀中,莓压低了声音,从来没有过的温柔。

“其实今天说的寂寞,是真的哦。最近大家都很忙的样子,小苏芳刚刚接手尼西亚会,小立花也一直在给她帮忙。小千鸟则是一直跟小八重垣在一起。连晚上的茶会都好久没办过了。而且让叶前辈也不在了……明明以前也是只有我跟林檎而已,为什么现在会觉得有点难受呢?

“说到让叶前辈,以前她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是说远古神话里只有‘男女’‘女女’‘男男’三种人,神明为了得到更多的贡品,便将所有人一分为二,于是世界上就只剩孤独地男人和女人了,而且还注定要用尽一生寻找原本一体的另一半。

“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的让叶前辈,一脸非常悲伤的表情。虽然她一直是那种笑容,不过总觉得那时候她并没有在笑着。对让叶前辈来说,大概小御门前辈就是她要找的另一半吧。不管经历了什么,最后她们一定会找到对方,回到对方身边。可是为什么她们要走呢?难道还有什么连让叶前辈都解决不了、只能选择逃跑的事情吗?我是不懂啦,不过就算真有什么事,我也会想办法的,毕竟我是姐姐嘛。

“其实我倒是觉得让叶前辈说的故事也没那么悲伤。不如说正因为被分开了,我才能像现在这样,看到林檎的脸,把林檎抱在怀里,跟林檎kiss,感觉有赚到。虽然有时候会觉得不懂林檎在想什么,不过只要我们在一起的话,就没问题吧。

“所以说,请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吧,我的妹妹,我的挚爱,我的半身……我的林檎。”轻轻地在妹妹头上烙下一吻,莓也带着笑容,渐渐沉入梦乡。


沙沙贵莓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习惯,甚至就连她那宛如镜中分身的妹妹都不知道的习惯--每一个沙沙贵莓与沙沙贵林檎相拥入眠的夜晚,她都一定会在怀中人沉入甜美的梦境之后,用最真实最虔诚的声音与心意,告解自己深埋心底的爱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