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阿澍的(nv)朋友

作者:LittleTree
更新时间:2017-12-30 19:34
点击:867
章节字数:22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暑期集训伊始,章澍就深深感到,力不从心四个字的意义。

即便是H大女篮小钢炮的肖阳,也觉得有一点吃力。

“不行了不行了”和“要死了要死了”是她们一天说的最多的话,其余时间光喘气儿就很不错。在强抓体能之下,半场练习赛已经成了难得的休息时光。

老金对这十二个孩子,按照每个人的不同属性与能力弱项,制定了对应的细节训练。章澍这个体能奇差的,自然成了重点关注对象。

几天下来,她走路的姿势都变得很奇怪,各种打颤儿。然而一旦在场上跑起来,身子一热,就感觉不到疼,运动真是件神奇的事情。


“老金,阿澍挂了。”肖阳的头发丝儿上挂着一颗颗汗珠,脸庞有些淡红。

教练老金沉思了一下,说:“那休息一下吧,来来来分成两组,靠墙站。”

场内的大家都不知道老金又闹哪一出,有气无力地挪动着脚步,稀稀拉拉靠到墙边。

“哈哈,我们来尝试一下倒立啊,我先做个示范。”老金说完,就翻了上去,T恤衫经这么一翻,直接翻着盖了脸。

他忙翻下来,扯好T恤,颇为尴尬地说:“咳,你们互相帮助一下,翻上去之前把衣服扎好啊。”

十二个人目瞪口呆。去tm的篮球梦!这哪是休息啊,您确定不是在体罚吗?

心里头骂归骂,老金的话也不能做耳旁风,于是两两分组,在指导下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倒立项目。

章澍觉得自己打死也完不成这种动作,但在肖阳的百般怂恿下,被逼无奈弯下了腰。

然后就莫名其妙成功了。章澍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里灌,会不会一会儿就从耳朵鼻子里淌出来了?

五分钟漫长得看不到尽头。

这时,章澍正对着的,场馆的一个门门口,一阵脚步声响起,接着出现了一个人影。

谁啊这时候过来,没看见人倒立呢,怪尴尬的。章澍根本看不清、也看不懂倒着的世界,全心全意在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老金注意到了,拍拍肖阳的肩,说:“大胖,你去看看,是什么事。”

肖阳得令,松开了扶着章澍的手,往门口吊儿郎当地走。

“哎你快点啊!”章澍的腿立马颤一颤,憋着力气喊了一句。

肖阳很给面子,小跑着过去了。

高个子,冷美人。这是肖阳对来人的第一反应,不自觉的,脚步也放轻了,挂上礼貌的笑容。

“同学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十秒之后,肖阳回头大吼两声,“阿澍!找你!”便板着脸孔,默不作声地转身走回来。

阿澍被肖大胖中气十足的吼声吓得手一软,差点儿歪下来,被站在一旁看着的虞若蓝眼疾手快地扶住,才缓缓放下腿来。

重新站到大地上的感觉,真是太好了。章澍还来不及充分体验这种脚踏实地的快乐,就被逐渐走近的那个身影惊到了。

“阿……阿青!?”章澍觉得,自己大概是倒立倒到脑充血,视网膜都脱落了,要不就是神经错乱出现幻觉。

林青迈着她一贯的慢步,啪嗒啪嗒,板鞋在闪烁着蜡光的地板上叩出好听的声响。

“我来得不是时候?”林青的声音,久违的声音,和电话里面的不一样,是真实的、在她耳边的声音。

这时候的章澍,已经被唬得只剩下条件反射了,林青这么一问,她心里着急,赶紧又是摇头又是挥手的。

呆呆盯着林青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还在训练中,为难地支吾道:“我……我还训练呢……”

林青看着章澍大惊失色又变得呆呆傻傻的表情,心里很是愉快,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冒着热气的脑袋。

“我在旁边等你,不打扰吧?”

章澍又一愣,然后小跑回到老金身边,语无伦次地说了情况,老金大方点头,反正不是对手学校来偷战术的就没事。

章澍得了许可,又小跑到林青身边,点了点头。

林青笑得很好看,垂下头时,柔和的发丝轻巧地滑过肩膀,清冷的五官也好像带上了粉红的色彩。

她跟着章澍走到看台边,转过脸说:“你去吧,我在这儿看会儿。”

章澍木木地点点头,“嗯,再有一个半小时就差不多。”然后木木地跑回去要翻到墙上去。

老金笑嘻嘻地说:“好了好了,咱们继续训练啊,休息结束。”

队友们也纷纷从墙上翻下来,笑嘻嘻地聚到一块儿,继续分组强化练习。

除了肖阳是一副不快的模样,其他人似乎都在有意无意朝看台那边瞄。步子移动起来快得多、投篮姿势漂亮不少,还带了好多花招,总之就是一个精神百倍。

章澍一开始还尴尬兮兮的,觉得有林青在一旁看着,怪不好意思,不久也就投入到训练之中,没有功夫分神了。

老金在一旁默默瞧着,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平时最难熬的训练的尾巴,也愉快地结束了,老金的哨子一响,这群活宝立马拔腿往看台那边跑。

章澍收拾收拾东西,也准备过去,被老金叫住了。

“大澍啊,你那朋友是我们学校的吗?”

章澍摇摇头。

“那她是来看你啊?在这儿待多久啊?”

章澍摇摇头。

“哎你怎么啥都不知道啊?”老金一副看傻子的表情,“这样吧,你回去问问她,要是有兴趣参观训练,随时欢迎啊。”

肖阳在一旁听得郁闷极了,她们自己训的就挺好的,干嘛非要找个人旁观。虽然老金的意思她也懂,提高训练积极性嘛,但她就是不乐意。

章澍这回点头了,拎起水瓶慢慢往林青那儿去。

此时,林青已经走下看台,在场地边上稳稳站着,周围满当当一群人,不知道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

见章澍走过来,林青笑盈盈迎上去,旁若无人地,拉着她的手就往馆外去了。就好像这里是她的学校一样,驾轻就熟。

剩下那群闲事婆原地啧啧称奇,每个人脸上都是高深莫测的样子。肖阳拉过还傻看着门口的虞若蓝,问道:“她跟你们说她是谁啊?”

虞若蓝奇怪地看了一眼肖阳,“阿澍的朋友啊,还能是谁?”

肖阳明白,看来自己是被针对了。这个冷美人见到自己的第一句话是,“你好,阿澍在吗?我是她的女朋友。”

好死不死,许梦周又插了句,“人家可是专程来找阿澍的,说是要呆上一个假期呢,阿澍好运死了,这么好一朋友。”

忽然之间,肖阳像是被戳了一个洞一样,感觉自己正在往天外飞,飞到看不见了,变成一颗无足轻重的星星。

心口堵得慌,发涩,发酸。她有些受不了,急忙拿起水瓶,匆匆往另一个门走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