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篇完

作者:小谷
更新时间:2017-12-28 20:17
点击:1322
章节字数:65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愿知我心》

文/Kotani 小谷



沈溱和穆杨是在她们初中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学校,一个班级。

穆杨是转学生,初二快结束的时候,因为父亲的工作变动才转来的。

沈溱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她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模样,站在讲台上,脊背挺得笔直,眼睛却看着窗外面,皱着眉头冷着一张脸,老师让她自我介绍也只是一句名字便噤了声。要多不情愿有多不情愿。

这样的人当然是很难融入集体的,说不定还会遭到排挤,不过好在穆杨家里好像很有钱,给老师送了不少礼,老师便安排她和身为班长的沈溱做了同桌,也时常照顾她,所以倒也没什么人去找她麻烦。

但是给沈溱带来了麻烦。

因为穆杨实在是难以相处,脾气怪异,说话很容易就让人生气,总透着一股子高傲。

不过沈溱是个不爱和别人争执的人,她觉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三观,凭着几句难听的吼叫就可以改变对方和自己一样,怎么可能。秉着这样的态度,该管的管一下,管不了的闭一只眼,让班里一切井井有条,所以班主任才让她担任班长的。

沈溱和穆杨就这样很奇妙的,明明是同桌,却一周不超过十句对话地度过了初二。

初三的时候,国家下发了政策,说是要快乐学习,不让孩子没有童年。学校为了号召党的政策,办了第一届校运会。沈溱觉得就是吃饱了撑的,大家为了升学恨不得一天长在凳子上,谁会去挥散汗水然后换一张没有什么用处的奖状?

但是她是班长,她就得负责号召同学把她们班的报名表给填满。

“你可以参加一个项目吗?”反正全班都要问的,所以沈溱决定先从离得近的人问起。

“不。”立马拒绝,甚至头也没抬。

这在沈溱的意料之中,所以她甚至眉毛都没皱一下,又去问下一个人了。到最后,报名表上还有一个女子跳远项目没有人愿意报名。沈溱已经报名三项了,校运会规定一个人最多能报三项。明明只是跳一下而已啊,沈溱看着班里其他女生躲闪的眼神,在心里叹了口气。

表丢在桌子上没有收,沈溱就去吃午饭了,下午的时候,穆杨推了一张小纸条过来,上面写着:如果实在没人报名,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

沈溱抬头看向这个人,耳朵好像有点红,面无表情,装作听课地看着黑板,沈溱突然就有点想笑。

那么,谢谢你。她回复道。

也许是不满意沈溱平淡的感谢,穆杨把纸条揉作一团然后丢掉了。然后两个人又是不说话的状态,直到校运会。

得知穆杨跳个远把腿扭了的消息时,沈溱刚跑完400米,气喘吁吁满头是汗,然后皱了一下眉又跑回了田径场。穆杨没什么朋友,班上的人又是比较看中学习的,没几个人看比赛。也就有人去通知了一下班长,算是尽了同学情谊,没人扶穆杨,也没人去帮她。

这个麻烦还是丢给了沈溱。不过说起来,穆杨受伤了她还是要照顾一点的,毕竟她是为了“帮”自己,才去参赛的嘛,沈溱扶着一瘸一拐的穆杨去医务室的时候,这么想着。

“我这次只是失误了,不然肯定能拿奖的。你现在是不是在笑话我?”穆杨皱着眉,嘴巴抿着,口气不善问道。

“没有。”但是很麻烦,沈溱心想。

“哼。”穆杨轻哼了一声,把头扭到另一边去了,不再看沈溱。又是一路无话,到了医务室,沈溱在旁边陪着,没说话,等校医弄好了,确定没事了,又扶着瘸子穆杨回教室了。

回到班里,沈溱余光看见穆杨不知道干什么畏畏缩缩着弄了很久,然后才像是下定决心一样,丢了张纸条过来。

上面写着:谢谢。

沈溱觉得穆杨这个人可真好玩,不就是一句谢谢吗,搞的阵仗像是要去服刑一样。

沈溱想了想,觉得按这个家伙的奇怪脾气,回复纸条的话也许她不会喜欢,决定把纸条收好,然后继续看书了。

穆杨在递完纸条之后,装作在写作业一样,把头埋了起来,等了好久,旁边的人都没有动静,抬头看见对方如无其事的样子,气得恨不得把笔掰断,她难得的道谢这个人怎么心安理得成这样!穆杨很生气,后果就是……她也不要理她了。

后来初中就这么平平淡淡地度过了,沈溱本来以为和穆杨的缘分止之于此了,结果高中开学第一天,上午报完名,下午集会的时候,又看到了穆杨。

嗯……又是这个麻烦精。沈溱想。

高中的大家来自这个市的各个县区,难有熟悉认识的人,所以沈溱想了一下,还是走向了那个坐在椅子上玩着笔冷着脸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穆杨问:“可以和你一起坐吗?”

“既然是认识的人,那你就坐吧。”看都没看沈溱,一脸不在乎无所谓的样子。

所以高中的时候沈溱和穆杨又成为了同桌,只是这次沈溱不愿意当班长了,默默无闻想要当个透明。学生时代的管理层吃力不讨好,她不愿意在这上面花时间了。

高中的时候穆杨的脾气还是稍微改了一点的,但也只是一点,愿意和别人交流了,但是说话不知不觉还是透着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过好在穆杨长得好看,好看的人大家都是宽容的,美名其曰有个性。

而且这个人出乎意料的大方啊。沈溱想。作为同桌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穆杨送东西给她那些朋友了,而且价格不菲。作为送同学的礼物来说,有些贵重了。

穆杨那些所谓的朋友眼里的贪婪,沈溱也不是没看到。

其实穆杨也是感受到了的吧,别人总是向她索取,她总是在付出。你看你笑得多僵硬啊,沈溱想。

不过这些,大概也和自己无关。沈溱的高中时期,目标很明确,就是安心学习然后上个理想大学,她不会也不想像穆杨这样,耗费大量精力去经营这类塑料友谊。

但是有时候沈溱还是会可怜一下穆杨,之前看不懂,随着年龄增长,沈溱也明白了穆杨的性子。

缺爱又不会与人相处的小可怜,拿着刺把自己武装起来的刺猬小姐。

只是偶尔的话,沈溱是不介意去稍微关心一下穆杨的。

高三的时候,穆杨和朋友去新开的溜冰场滑冰,然后摔倒了,进了医院。腿包得像个粽子一样,眼睛红红的,咬着嘴冷着脸,怎么看怎么可怜的穆杨坐在沈溱旁边时,沈溱还是没忍住,捂着脸把头扭向旁边,笑了几下。

然后被敏感的刺猬发现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有用。”沈溱把脸扭回来时,就看到穆杨靠很近,面无表情的脸,虽然很好看但是还是吓到她了。

“没有。”立马否认。

“算了,反正你一直都觉得我没用,也不差这一次了。”穆杨像是没听到沈溱回答一样,自言自语了一句。

“我没有这么认为过。”沈溱觉得这孩子又开始难搞了。

“反正我就是不讨人喜欢。”低着头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马上要哭了。

啊,好麻烦。沈溱眉毛跳了一下,决定牺牲一下自己,说:“我觉得你很好,你不要乱想。你腿伤期间,我可以照顾你。”

“哼,”抿着唇,一脸不乐意的样子,不过看着反正是不会哭了,“是你自己要来帮忙的啊,我可没有求你。”

这孩子……要不是那张脸,嘴都给她打歪。沈溱想。

穆杨受伤期间,她那些狐朋狗友倒是很少来找她了,毕竟嘛,总不能让个病号拖着瘸腿去小卖部请他们客是不是。

沈溱有遵守自己的诺言,中午帮穆杨打饭,有时候扶着她去食堂,有时候帮她拿到教室来。虽然看上去关系很好,但其实两个人吃饭时超级安静,不会交谈,在瘸腿期间也就是穆大小姐有事了戳一下沈溱,然后丢个纸条过来。

穆杨腿好了之后,又变得和以前一样了。不交流,不微笑,见面不打招呼,互相当空气的状态。

沈溱看着穆杨旁边围着的狐朋狗友们,心想,这孩子还真是不会学乖。但是这还是与她无关。沈溱也是会生气的,觉得自己养了头大尾巴狼,蠢的不行只会对她大尾巴的狼。

后来高中就结束了。

学霸沈溱的成绩优秀,老师后来还单独找她去办公室讨论志愿问题,最后沈溱想了想,按照穆杨不能吃苦的性格,还有她家那么有钱的感觉,应该不会报考离家里距离好几千公里的北方的,于是毅然决然填报了北方某知名大学。

结果,因为学车晒成了非洲人的沈溱,去大学报道完,打开宿舍的那一刹那,她愣住了。

怎么又是这个麻烦怪,沈溱想。

随便选了个铺位,然后麻利地铺完床,整理好了桌子,沈溱便出门熟悉学校去了。

之后大学四年,沈溱和穆杨的另外两个室友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两个人同高中还同班,怎么关系……也不是说多差,但是就是透着奇妙的诡异感。

沈溱会一声不吭地帮穆杨任何忙,而穆杨也会一声不吭地接受,两个人的交流多半靠纸条留言,不然就是社交软件。很少看到这两个人面对面交流。

“小溱你是不是和穆杨有过节啊?”舍友A某天忍不住了,趁着其他人不在,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沈溱的确和穆杨没有任何过节。

“那……你们两个之前不是同学校同班的吗,就感觉你们两个关系没有想象中的好。”

“是吗?可是我们两个一直都是这样的,习惯了。”没办法成为好朋友,难道不是穆杨的原因吗,沈溱想,她可是一直对那只刺猬伸出橄榄枝来着,结果每一次,那个大尾巴狼都视而不见。

不过被冷屁股冷了这么久,沈溱还总去贴,她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大学时候的穆杨变得忙碌起来,或许是为了接管家里生意,不得不让自己与他人交际,经常出去参加各式各样的聚会。沈溱在穆杨第一次醉醺醺地回宿舍之后,就养成了晚上去接醉鬼的习惯。

本来是怕醉鬼出事,结果穆杨反而觉得有人管了,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沈溱每次看手机上穆杨留言的地址都特别气,但是每次还是会去接,风雨无阻。

罢了罢了,都管这么多年了不是,沈溱这么安慰自己,算算年份,初中一年半,高中三年,大学三年,都六年了。而且穆杨喝醉之后,特别安静,温顺的就像一只猫一样,捏她脸她还会蹭一蹭你,要是这人醒着,怕不是会拿着煤气罐和你同归于尽了。

不过就算沈溱照顾穆杨,沈溱也不是神,总会有意外发生。

在大四的时候,有个疯子和穆杨表白,文学院的,酸不拉几的一个书生,写了十万字的告白情书,路上拦了正好有事的穆杨。穆杨的脾气一直都那样,就算成熟了也只是稍微变得圆滑一点,骨子里的高傲一直没改。而且她那时候又忙着赶路,语气特别不善地把那个书生讽刺了一顿。后来过了几天那个疯子就骑着电动车在路上蹲穆杨想要撞死穆杨和她殉情。

“我现在是不是该庆幸那个疯子不是富二代啊,不然开着法拉利过来我就没命了是不是。”腿包的像个粽子的穆杨躺在床上,等着吃沈溱给她削的梨。当时她听到有人惊叫就往旁边躲了,可是腿还是被撞到了,幸亏是电动车,不过还是骨裂了需要躺一段时间。

“如果是富二代你就不会拒绝了。”沈溱头也没抬。

“哼,这倒也是。你说那个人怎么就不看看自己的条件呢?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啊!哇,还当众念诗,他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不就说了他几句吗,玻璃心成那样!”也只有这种时候,穆杨觉得自己在沈溱面前丢脸了的时候,两个人才会关系正常的聊天。

“吃吧你。”沈溱把梨递过去,堵上了穆杨的嘴。沈溱看着现在光鲜亮丽,脸上妆容精致的穆杨,心想断腿了说不定也是好事,这样晚上就不会要她去接人了。

“我这次出事可不是我的错。你不许笑我。”穆杨盯着沈溱神色冷淡的脸,想要看出对方的想法,不过她还是看不出来。

“嗯。”沈溱应着,心想我在心里嫌弃你你也不会知道。

穆杨这个人,最后在医院还是不得安宁,总是不忌口,要吃这吃那,那时候外卖文化还没现在这么发达,跑腿小哥自然就是沈溱了。

不过到最后穆杨出院,两个人关系还是那个死样子,舍友AB真的看不懂。最后私底下讨论这两个人可能之前是闺密,不过沈溱抢过穆杨男人,沈溱是在赎罪。

舍友的脑补沈溱当然不会知道,再后来啊,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毕业了。

这次大概真的不会再见到穆杨了,沈溱收拾完行李,看着空荡荡的宿舍心想。

是继续在这个大城市奋斗还是回老家,沈溱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趁年轻拼搏一次,穆杨大概会回去,毕竟她根本不需要给别人打工嘛。毕业季沈溱跑了很多个市场,手里也拿到了几个不错的offer,最后因为一家公司的名字她很喜欢,进了这家公司。

上了三个月班,沈溱转正之后,公司在传要空降一位不得了的太子爷。然后又过了几个月,太子爷来了,不过是女的,吧嗒吧嗒踩着十厘米高跟鞋,气场十足地走进公司,冷着脸环视一周,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沈溱把头缩在隔间里,叹了口气,心想,又是这个麻烦鬼。

难怪这公司名字后头有穆氏,以后得避开,沈溱想。

不过就算公司总裁是自己有八年交情,一直同校,最后还同住的室友,沈溱也没有抱上这条大腿,完全是靠自己打拼,靠自己努力升职。

一直到现在。

沈溱今年28,单身,职位是经理,加班中。准确来说是装作在加班。

公司写字楼里空荡荡的,她坐在位子上,按着键盘制作报表,顺带等总裁办公室的那位大小姐。

沈溱总是放心不下穆杨,这是个不好的习惯,她得改,沈溱这么想着,又叹了口气。

外头传来了那双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吧嗒吧嗒的声音,老远就能听见,沈溱一直觉得穆杨这个人,就是在作死,穿这么高迟早要出事。

刚这么想完,就听到一声尖叫,然后是扑通的声音。

沈溱立马跑了出去,然后就看到穆杨跪在地上,眼泪汪汪的样子。公司的设计其实沈溱老早就想吐槽了,不同部门之间,地板上会有一个分层台阶,谁不注意就会一脚踏空,你瞧,又出事了吧。

“你现在能动吗?疼得厉害吗?”她问,这家伙怎么腿老出问题。

穆杨看到来人是沈溱,立马就把眼泪擦掉了,冷着脸问:“沈经理,你怎么在这里?”

这种时候了还要端架子,疼死你算了,沈溱想,还是回答:“我正好在加班。”然后又问,“腿怎么样了?”

穆杨把头低着,小声说了一句没事,沈溱觉得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麻烦得要命。

“不能走就送您去医院?”沈溱蹲下身,看了眼穆杨的脚踝,已经红肿了,也是,那么高的跟,这样一扭,怕是伤的不轻,希望肌腱没事。

“不用。”穆杨拒绝。

“你到底在变扭点什么啊?”沈溱这会也有点生气了,这个麻烦鬼,其他的事闹脾气就算了,这种事还闹,想瘸一辈子吗。

“你现在肯定嫌弃我嫌弃得不行吧。觉得麻烦就继续加班去吧,我自己能行。”说着就想起来,然后疼得吸了一口气,又坐在了地上。

“啧。”沈溱眉头皱了起来,懒得废话了,伸手想去扶穆杨。

“都说了我不要你管!”穆杨立刻拍开了沈溱的手,大概是情绪激动,用了点力气,手打在沈溱手上发出的声音在过道里回响,一切都安静了。

空气凝固了一会,沈溱勉强把火气压下去了。

她好言相劝:“我真的搞不懂你。从初中到现在你一直在拒绝我的好意,你很讨厌我?讨厌就讨厌吧,先去医院,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

“难道不是你一直以来都在嫌弃我吗!你从来都不会正眼看我,对我也从来只是看我可怜给我的施舍吧。反正我再怎么努力,你也觉得我特别没用。别碰我!”穆杨又一次躲开了沈溱的手。

“你一直都在乱想什么东西啊?我吃饱了撑的见个人就去关心你的意思是?世界上可怜的人那么多我每一个都得去奉献爱心?我施舍人我深更半夜去乱糟糟的酒吧接人?我施舍人我帮一个和我无关的瘸子帮一个月?我施舍人我大晚上怕人出事一个人在公司待着等她下班?”一直以来不愿意和人吵架的沈溱这会是真的怒了,深吸了一大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试图讲道理,“你从初中到现在,有说过谢谢吗?明明是你,每一次帮了你都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吃饱了撑的施舍一头白眼狼。”

穆杨愣住了,呆呆看着沈溱,然后眼睛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聚起水汽,泪水越来越多,最后眼眶不堪重负,大颗大颗的泪珠掉了下来。

“你觉得很委屈是吗?”沈溱看着穆杨,现在有点想笑,“我才委屈好吗?这么多年了,我才是最委屈的那个人,我吃饱了撑的才会去喜欢你,明明一早就知道不可能,所以我高考填了北方,工作决定在北方,想离你远远的,结果你这个人为什么每次都甩不掉啊。”叹了口气,“我很累了。乖,去医院,明天我就辞职行吗?”

“你累?”愣完之后的穆杨回神,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嗤笑了一声,“我为什么不能委屈?你知不知道为了和你填一个学校,我学得都快疯了?我跑到这边来你知不知道我求我爸爸求了好久答应了多少条件?你看你果然是想甩开我。我就知道。每一次你就算在我身边,脸上都是不耐烦的表情,你嫌我烦你干嘛还要来啊,你知不知道我很容易感动啊,你知不知道我很容易就喜欢你了啊,你这样的人,滚,滚的越远越好!我死了都不要你管,滚!”

这孩子……语文理解能力这么差,当初是怎么考进B大的啊……沈溱在心里吐着槽,还好自己是一个优等生,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信息呢。

“不要我管啊?那好,我滚。”沈溱现在心情好的不得了,绷着脸站起身,背对着穆杨离开,才勾起唇放肆地笑出了声。

从这边电梯下了一层楼,然后又从安全通道的楼梯摸了上来,轻手轻脚走到穆杨后面,发现这家伙果然在哭。整个人缩成一团,脸埋在手臂里,抖着肩膀,呜咽着。

然后沈溱把穆杨打横抱起来,后者吓得反射性地搂住了她的脖子,脸上的妆都花了,惨兮兮的,瞪着红彤彤的眼睛看着沈溱。沈溱的心情更好了。

“我们先去医院,其他的事,我们日后再说。”说完不等穆杨拒绝,吻住了穆杨的唇。

穆杨嘴唇的触感,与优等生沈溱一直想的一样,柔软又香甜。

又想起这么多年来,心里憋着的气,穆杨,我们日后在谈,沈溱眯了眯眼。


fin.


感谢看完。番外有三篇。一篇轮椅车,一篇办公室车,但是为了遵守百合会不能开车的原则,只能放没车的番外三。

希望大家能去看看《她的国》
鞠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